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避

 〔貮拾貳〕

恨〔貳拾貳〕


相葉這樣忽然就連門也沒敲便走進來了,二宮急忙的拉下了衣袖,免得相葉見著。


“ 小和,我有事想要問你。”


二宮把被子都推到床的一邊去,坐了起來,看著相葉,說問吧。


“剛你與錦戶說什麼了?”


二宮笑了笑不回答,只是看著相葉,搖了搖頭。


“小和,我希望你不要瞞我什麼的。”


“沒什麼阿,就說最近還好的話。能有什麼話能說,念在以前我們曾一同練武學習,又還能對他怎樣?”二宮站了起來,一臉悠然,相葉也說他不著阿!


“那好吧。”相葉笑了笑,也隨著二宮站了起來打算離開,又想起什麼的轉過身來“小和,你不是說做一餐給我們嘗嘗的嗎?今晚小潤做飯,那明天你能不能做給我們吃阿?”


二宮驚詫的看著,為什麼相葉會這樣問阿!


“雅紀哥哥!現在連晚飯都還沒吃,你便說翌日的晚飯,要是讓潤哥哥知名,他定不多做飯給你吃!”今晚的都還沒吃,相葉這嘴饞也不至於阿!


“嘻嘻,小潤不會的。那小和我們說定了喔,可不要後悔!不然我們明天都沒東西吃了。”相葉笑呵呵的走了,還不忘丟下一句,二宮笑著回到知道,為了吃真是的。


松本讓雪露來了一趟,雪露替她再好好的換過一些新的布條,又熬了藥來,說這些都是松本吩咐的,又加了句她不會說出去。


“雪露姐,就連妹子她也不能說出去喔!”對雪露喚了聲,要是仲里依紗知道了,她就肯定過來問長問短的。


“嗯…不要!咱們這行人就小紗姑娘與我是女子,咱們倆可是知心友呢!”雪露歪著頭,裝著想東西的,誰知卻說不行!


“欸!雪露姐你怎能如此!”


雪露哈哈大笑起,一點也不忌諱什麼自己是女子似的,掏了幾顆棗子放到二宮手上“說笑罷了,讓松本公子知道了可不放過我呢!”


二宮拿起碗子咕嚕咕嚕的就把藥一飲而盡,才把棗子丟到嘴巴裡去。


“雪露姐都隨著雅紀哥哥這麼多年了,今年也二十五了,早就過了女子適婚年齡,就難道沒想過嫁人嗎?”二宮想了想,雪露可是比相葉大三年的,也比大野大,就怎麼還不嫁人。


“往那兒找個公子哥兒喜歡一個喜歡用毒又懂武功的女子阿,二宮公子你定是笑話雪露了。”雪露接過二宮手上的碗,微微的苦笑著。


二宮腦袋裡想著想,忽然想起了朝千刷,三師兄懂武功善於用毒用藥,簡直與雪露配極了!這媒人就讓他家公子去辦!


“雪露姐,若您不介意,小和下次便介紹一位與你趣味相投的公子給你認識認識!”


雪露害羞的笑了笑,拍了下他的頭“你這個鬼靈精,調戲本姑娘是不?快躺下,不然我便去告訴公子去了!”雪露說告訴他家公子相葉去,這事情就真的誰都瞞不了,便乖乖躺下睡了好一陣子,待醒過來也已經日入了 。


松本進房間把二宮叫醒,二宮迷迷糊糊的靠在松本的肩膀上又睡著了,松本本是不忍心吵他,但怕大野他們等著,便搖醒了他“和也,吃晚飯了,先起來吧。”


“不要,再讓我睡睡。”二宮搖頭,又趴到床上去睡了 。


“和也若你再不起來,吾便抱你下樓去。讓智他們笑話你。”


二宮這才懨懨的起來,拉著松本的衣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下樓去。


“小和快坐下,小潤做了很多菜喔。”大野把二宮招到身邊來,夾了很多菜到二宮的碗子裡去。


“智哥哥不用客氣了,小和自己回夾菜,大家多吃一點吧。”二宮笑了笑,把菜一點點的吃掉,唯獨不見五兄弟他們。


“風月他們呢?怎麼不讓他們一會兒吃飯?”二宮看了看櫻井和大野,怎麼他們都不在。


他們也接不上話,就因為他們是隨從,說出來怕二宮不高興。


相葉放下了碗筷,喊了聲“風月、雨堯、雲岡、霧峰、雪露。”


五人很快便來到相葉的面前,相葉讓他們坐下,說是大野櫻井賜碗筷,以後與他們一同吃飯便好了。


二宮恐是自己錯,怕是壞了規矩,大野他們也不說什麼,便不再作聲,默默的把白米飯放到嘴裡去。


松本就不時夾了點菜給二宮,二宮道了聲也繼續吃。二宮就愛一大口的白米飯放到嘴裡去,再慢慢吃,怕二宮嚥不下,松本也倒了杯茶給二宮。


“小潤哥,你照顧太周到了。”生田不滿的嘟囔著,整頓飯就一直夾菜給二宮,旁若無人似的。


“斗真你別多嘴,不然今晚你去洗碗好了。”大野順手把菜都夾到生田的碗子裡,他家的就怎麼吃這些醋阿!


“欸!智哥哥你怎麼自己不洗阿!”生田推了他一下,抱著碗子又繼續吃飯。


“好了,今晚由我洗。打擾了你們這麼久,小女子也不好意思,就讓我來洗吧。”仲里依紗放下了碗筷,便回答著,讓他們這些公子哥兒來,恐怕明兒得多買碗子去。


霧峰忽然說要幫忙,相葉也感好奇,不過也罷了,讓仲姑娘一人把這麼多的碗筷都洗淨,恐是要很長時間才能把東西干完。


“智哥哥,我想我們得去買材料,請廚子、小二、洗碗的。不然總是如此的便過一天也不好。”二宮想著便說了聲,他們得盡快開始營商,不然何時才能開張。


“智,我去幫忙買材料的都由我來干吧。翔的字端正,正好可以去寫招聘的紙,貼在店門或是街上也好的。”松本點了點頭,還是盡快開始辦貨比較好。


“那我去買桌椅好了,這些桌椅除了這一張比較穩的,別的都晃來晃去的。還是買點新的比較好。”相葉想著剛才一坐下來椅子都破了,他的屁股可痛了。


“不過記得要與買家議價,不然會買貴很多。”仲里依紗提了句,不良商人可是見你有錢,便要你很多錢阿!


““議價?””各人異口同聲的問,除了二宮之後,他們都不懂…


“潤哥哥去買菜的時我隨他去,雅紀哥哥去買桌椅時小紗你隨他們去好了。”他們只好隨著去和他們議價好了,不然他們可虧大了。


“我想替這裡裝潢一下,最起碼也要重新為樑柱再塗上油漆。”大野看了看店裡的裝修,油漆大半也脫落了,他也想再把店裡弄漂亮一點。


各人也不反對,本打算不再聊什麼的,櫻井便說了“我們得找一個人來管理銀錢,不然花光了我們也不知道。也就是得找個掌櫃!”


二宮忽然說由他來干,他管錢可厲害了。


他們也沒意見,二宮便繼續說了“那哥哥們現在把銀子錢票都拿出來,所有銀子要重新分配了。”


他們便把銀子都拿出來了,二宮跑到房裡去拿了個盒子出來,大概是別人落下不要的首飾盒子,他便把他們的錢都放到裡面去。 


“那每人身人就拿著一両銀子好了。這裡夠大家用一個月了”二宮把銀子分了,笑盈盈的把盒子關上,又剛好這盒子裡有些首飾,和一條鑰匙,把裡面的首飾都拿了出來便鎖了起來。


“小和,一両會不太少?若要作飯,那錢往那兒扣?”各人看著手上一両銀子欲哭無淚,怎麼二宮會是如此小氣之人,不,是節儉之人。


“這些問我拿好了啦,十幾文錢便夠了。”


各人只好認命的收起今月的銀子,免得掉了什麼也買不了。


看似從今以後也不要得罪二宮為上策,不然可沒有錢可用…


松本看了看二宮笑逐顏開的樣子,也鬆了口氣,雖不知二宮在想什麼,但是總比他沉默不言好。


霧峰去幫仲里依紗洗碗去了,大野拉著生田去畫畫,櫻井與相葉外出走走,各有各的節目,便散了。


年復年,月復月,日復日的早起,二宮也那時候起來了,依然練了一兩個時辰其他人也快醒,二宮便去買了早飯回來,若是有白米、麵粉,他便不再去買了,自己做飯始終比較省錢。


吃過早飯,二宮便拉著松本走了,去找了一間又一間的店子,跟老闆去議價。


“老闆再便宜五両,我們店裡以後跟你長期買菜,好歹也給個折扣我們阿!”


‘大官阿,我們這小店子,鎮裡好幾間都跟我們買菜,怎麼有您如此開價的。’

松本想著這價值也不過份,想說讓二宮就買吧,二宮便叫他閉嘴。


“你閉嘴。”二宮跟松本丟下話,又面向老闆,“老闆阿,既然您要做這麼多單的生意,看也不需要我們給您買了,那我們只好找下一間去了。”


說罷便想要拉松本走,老闆連忙追了出來‘大官有話好說阿,小的這裡什麼多生意呢,便宜五両也太多了,小的賺不到錢呢,能只便宜三両好嗎?’


“好吧,見老闆您人好,便跟您買好了。”二宮掏出銀子付了訂金,笑著在老闆說了句“老闆下家賣可賣板子上的價便好了。


老闆便與二宮一齊哈哈笑著,二宮滿意的接過單子,道了聲告辭。


“汝與老闆說了些什麼阿,笑得如此高興的。”


二宮笑盈盈的看著松本,裝是想了很久的樣子,“不知道呢。”


二宮見松本一臉嚴肅的樣子,便呼呼的笑著“難怪潤哥哥會常把人嚇到。”


松本心裡好奇的,他樣子就是生成這樣,正所謂: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這跟外表又與他人格有何關呢?


“潤哥哥,難道你不覺得你的眉,比常人特別濃厚的嗎?”


松本摸了摸自己的眉毛,這麼說倒是特別的厚,想是二宮這麼笑他,松本便抓住了他的手。


“和也。”


“怎麼?”
“你是在嘲笑我嗎?”


二宮嘻嘻一聲,怕是松本生氣,甩開松本的手,拔腿就跑。


“別跑!”


松本也跑起來,追著靈活地穿過人群的二宮,人群不知是否故事似的,怎就覺愈來愈多人,當松本回去店裡的時,二宮早便在廚房裡做飯。


二宮做了很少有肉的菜,大半也是青菜、瓜和豆腐,但二宮做的菜各人也讚不絕口,說本是清淡的素菜也能做得比大魚大肉的更好吃。


“對了,小翔你想好了店的名字沒有?”大野抬起了頭望向櫻井,之前便讓櫻井想名字的,但這又差點忘了。


“嗯,我想「夕曉樓」怎麼樣?”


“夕陽和曉明阿,定了名字,不過買了牌匾沒有?咱們可不能光掛一張紙出去吧!”他皇弟從來也不用他掛心什麼,想個名字也特別有意境的!


“定了,說是七天後送來。”


大野今日買了油漆回來,相葉也買了桌椅回來,店裡的大部份東西也齊了,櫻井便早拜會了一些廚子,把兩三個能手請到店子裡來,小二倒是暫時請不了,便作罷了,他們先充當著小二吧。


“我想明天把店裡,重新刷一次油漆。大家一齊來幫忙吧!”大野只拉生田和相葉來刷的話,早也開不了張,要是人多的話,人多好辦事嗎!


不然皇宮裡宮女奴才們為什麼要如此多!


各人不請願的答應了,大野雖不是最年長,但礙於身份,始終大野為最上位者,他的命令誰也不敢反,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幫大野刷了一天油漆,才覺得這店裡喚然一新,整個感覺不同了,精神多了。


他們晚上便一同寫單張,菜單和菜餚名字都由櫻井去寫了,他們一同分擔寫單張,打算翌日去派給街坊,也順便告之正在夕曉樓對面向的餐店,免得他們說他們是小人。


店子在三月中旬開張了,客人見是在在興旺的街上開了一間新餐館,各人也貪圖新鮮,去嘗嘗這間店子。


店裡更是座無虛席,店子外更是排著長龍等著試試看,店裡內外也是忙得不可開交,廚子三人幾乎不夠人,松本也去了廚房裡幫忙,二宮忙著收錢,也盯著店子裡的客人,看看誰吃了霸王餐不付錢。


大野、櫻井、相葉、生田、仲里依紗也在店面裡忙,左一邊加水的,右一邊上菜,一句說完便是忙忙忙。到了晚上,有時就連風月他們也得出來幫忙。


忙了好了幾晚,七天之後的生意明顯沒有如此多,雖說少了人來,但生意的確很好,他們這好幾個月也賺了不少錢。


而相信其中原因,是大概有仲里依紗在吧。因為不少男子客人,也好像也很多剛結婚不久的年輕女子來,也大概是來看俊俏的小二。


他們這樣搶了對家的生意這麼久,對家似乎看他們不好,讓人來踏場子來,像是說他才是主,你們這些後來的店子都給本店滾蛋的感覺。


生田走到二宮旁邊指了指那趾高氣揚的客人。二宮笑了笑,把桌上銀子收好“喲,不速之客呢。”二宮說了句去忙吧,便逕自走到那人面前。相葉見狀,也隨了上去。


“這位客人,不知您想要吃什麼?”


那男人不屑的看著他們,切了聲便大力的拍了下桌子“可笑,老子想要的,你們這破店能給嗎?”


二宮忽然不再說話,相葉便笑盈盈的逐一把菜名告訴那男人,那男人裝作聽不到,又呸的一聲,把口水都噴到相葉和桌上了,相葉連忙擦了擦桌子,又抹了把嘴巴。


雨堯看不下去,他家公子豈容人如此粗野無禮的嗎!


雨堯還沒有衝出來,但相葉依然笑著。“大官,今有什麼不滿意被盡管與的說吧!咱們既然開了店,您是客人,就該聽您的。”


相葉瞥了眼雨堯,讓他回去,說著不得對客人無禮。


“老子要見你們的老闆,順便叫你們這可惡的店滾蛋。”那男人繞手,無視他們倆,雨堯忍不過,就算不聽相葉也是了,“誰容你如此無禮對我家公子。”


相葉把雨堯拉開,雨堯怎麼就如此衝動了,他的話可不聽了?


“公子!”雨堯輕輕我呼嚷了聲,但相葉決要他回去“你回去。”


大野見狀也走來了,讓雨堯回去了,便走到二宮旁邊。


“這位大官阿,不知可否賞面喝口茶,罵久了也口渴了吧。”說罷,便馬上倒了杯茶遞到男人面前,說了句請。


那人果真喝了口,大野笑了笑便喊著“來吶!來端茶送客去!”


聽大野這個‘老闆’都下逐客令了,雨堯他們都出來請走這男人,二宮還不忘喊著不用付茶水錢了,本店請你!


“老闆,你這一口茶就送走了人,這還真夠絕的。”二宮拍了拍大野肩膀,收走了杯子,說他哥這茶也未免太厲害了。


“不送走他,怎麼繼續賺錢。”大野依然笑了笑,看著就怎麼覺得他笑容特別冷的,二宮看著打了個冷顫便走開了。



晚上乘著不太多客人,二宮便拉著松本出去走一趟,讓雲岡這老實人來當著暫代掌櫃,在相葉和生田的抱怨聲下,他們樂呵呵便出去了。


本打算在街上漫步著,卻見一所青樓外,有人在拉拉扯扯的,遠看是一名女孩與男子在拉扯。


二宮看了看松本,“潤哥哥,我們該幫忙嗎?”


松本點了點頭,看著有女孩被迫良為娼,叫他這當官怎麼能看得下去。


二宮嘻嘻哈哈的回了聲好阿,便一人跑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