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2)

#OOC這是一定的
#Shige今次連打醬油的份兒也沒有
#慶醬順便的當了一次月老牽紅線www

新社長上任,本來就是一件會衍生不少謠言的一件事情,對增田的謠言也是。身為增田秘書的自己,手越都會選擇閉上耳朵,把這些未經證實的話都隔離掉,他寧願自己去向增田求證。

雖然他從未問過增田有關他的私事,他也就不過是個秘書罷了,沒什麼理由去問增田的私事。公事上增田是他的上司,而私下他們只是最為普通的朋友。

自小山被增田點名幫他的忙,十樓就馬上讓出一間辦公室給小山,而剛好這房間在社長室的旁邊,閒來沒事辦的時候,手越便回跑到小山的辦公室裡去躺他那辦公室的沙發。

在手越多次打擾下,小山也沒事就會與一邊聊著一邊工作,卻這樣從小山嘴巴得知,原來小山和增田也是相識一場,在不知好幾年前也就認識的。

也就是因為小山的戀人加藤シゲアキ的介紹下認識的,雖然也不是那麼熟。只是シゲ和增田是青梅竹馬罷了,所以怎麼說也認識上。

“手越君,你怎麼每一次都跑到小山的辦公室來阿,有事要找你,過來一下。”增田敲了敲門,直直走到沙發前,盯著那個正聊的高興的人面前。

“因為慶醬的房間有張舒服的沙發阿,社長有事要找我,慶醬等下我再來找你。”手越從沙發站起來,增田都親自來把他叫過去,這下又得工作了。

把文件都交給手越,待手越關上了門,增田嘆了口氣,就差這麼一點而已,就把公司的事都辦妥,花了好幾個月也終於重組好整間公司的行政上的問題了…

但對手越這三個月卻是原地踏步,每次也就是把文件交給手越,讓他幫忙處理一些文件,手越也很能夠幫忙,只是又好像回到以前那完全不認識的時候。

他這社長室裡也有沙發,卻不曾見手越會進來躺躺他這沙發,每次不見他在自己的位置,就定是在小山的辦公室裡去。

眼看工作快完成,手越選擇加班把工作都完成才離開,再加上增田仍在工作,他不更是不能下班。

“社長,這些文件都好了,你過目一下。”敲一下門,手越把手上的幾份文件都交給增田, 見增田聚精會神地在看著電腦工作,手越坐了在增田房裡的沙發上等他。

等增田把東西都做好,才留意到手越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瞥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鐘,才知道原來已經十點多了。

增田走到沙發,蹲了在沙發旁,輕輕的撥過手越額前零碎的劉海,是有多久沒有好好再見過手越閉上眼睛的樣子,當初會留意到他,也就是因為睡顏

令他眷顧多年,但卻做不了什麼…

增田輕輕嘆了口氣,把西裝外套蓋到手越身上,就靜靜坐在旁邊看著,工作既然都告一段落了,也該讓手越察覺到自己對他的心意。

待手越醒過來發現自己仍在公司,隨便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才發現增田的外套,和坐著睡著的增田。

手越把外套放好,想在公司應該沒有牙刷和毛巾什麼的梳洗用具,乘公司還沒有人回來,拿過錢包便跑去超市去買回來。

當手越拿著塑膠袋回到增田的辦公室的時候,剛好增田也醒了,手越笑了笑上前,從袋子裡拿了把自己買的牙刷、毛巾遞了給增田“Massu早阿。”

增田接過了手越遞過來的東西,看是手越去買的,“早安,這些你特意跑去買的?”

手越點著頭,把外套拿給增田穿上“在公司什麼也沒有,都快上班時間了,總不能馬上回家一趟,Massu昨晚把我叫醒也可以阿,誰知道你就在公司陪我睡了一晚。我才該謝謝你呢,社長。”

增田笑了笑,怎麼捨得把他叫醒阿,去廁所把梳洗完,把東西都放好,也見手越已經梳洗好“剛在洗手間也不見你的,這麼快就好了?”

手越遞了一杯咖啡給增田,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當然去了另一個洗手間去,不然同事們又有話題說了,社長的愛慕者可要心碎了。”

這就讓他們誤會去好了。

見差不多到午飯時間,增田便叫住了正想要拿著杯麵的手越,“手越君,準備一下我們要出去一下。”

手越看了看手上的杯麵,只好放下了它,收拾了一下東西便跟著增田離開公司。增田沒有說要去那兒,手越跟著他走到了停車場,增田坐進了駕駛座,手越也坐到副駕駛座去,但還是不知增田想要與他去那兒。

“Massu我們去那兒?”手越耐不住兩人之間一句話也不說的氣氛,只見增田愈開愈遠,怕等一下趕不在午飯前回來便問。

“這幾個月你有多少次是好好的吃過正餐?不是吃飯糰就是杯麵,我們去好好吃一頓午飯。”增田漫不經心的回答著,依然專注地駕車。

手越扁扁嘴,怎麼他上司連他這幾個月午飯吃什麼也留意到,欸,應該是說他上司怎麼連他的膳食也要管,他可只是他的秘書。

於是,之後的每一天,增田都帶著手越去吃午飯去,有時候還會把小山帶上,但大半都是他們兩人自己去。

下班他們都是一齊下班的,因為手越可不會讓自己比增田早離開,他身為秘書始終等增田下班才離開好。

增田就直接說要送他回家,反正平時手越都是乘電車來的,他剛好又順路。手越喔喔喔的答應了,報上了自己的家地址,每天乘順風車回家。

然後手越才發現自己的上司是多麼愛管他,一回到家就收到了信息說不要再泡麵的信息,早點休息的信息。

手越想自己大概是錯報了地址給增田知道,閒來沒事增田就會按他門鈴把他從家拉出去吃正餐。

“慶醬,我跟你說喔,今天Massu和我去吃餃子。Massu真是超愛管的,吃什麼何時睡覺也要管,我問他為什麼你知道他回我什麼嗎?”手越灌了一杯酒,跟在自己對面的小山抱怨著,整天都好像被增田圍繞住,明明自周末也不怎麼。

他的生活從認識增田之後就漸漸被他改變著,也對那已經把增田的關心和管制當成習慣的自己感到陌生,一下子慌了手腳,怕不再是他的秘書的話,自己又要慢慢再習慣自己本來的生活。

“那Massu他回你什麼?”小山又倒了一點酒給手越,見增田最近可真的很關心手越他也放心下來,畢竟手越經常為了方便只吃泡麵和從便利店買回來的飯糰。

“因為你是我的秘書,我要我的秘書保持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作式罷了。”

小山噗哧的笑起來,增田這理由也真找得爛阿,愛關心他也就算了,倒是怎麼不直接告白算了,都這麼多年。

“Tegoshi阿,其實你沒有覺得Massu其實對你有意思?要是一個人喜歡人的話,當然就會在意他的一切阿,不是嗎?應該說,你認為Massu他人怎麼樣?”小山忽然正經地對著手越說,決定幫忙說一下,不然等增田真正告白也不知要何年何月了。

“Massu他阿很優秀阿,這麼年輕就當上了社長,女同事們直喊他很帥氣。雖然很愛按自己的步伐做事情,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也很愛管自己的秘書,可是他很溫柔,也尊重別人的意見,最近公司的事都是他自己一人處理的,這麼說Massu真的不錯阿。難怪這麼多女同事愛慕他。”手越把玩了一下手上的杯,還是抿了一口酒,小山這麼說,是增田喜歡他嗎?

嘛,他不知道。可是要是真的的他又怎麼回應他?認識了他才半年不夠,但是卻早就習慣他的存在了,甚至每天會不自覺地期待與增田的午飯時間,會想著該與增田聊什麼。

因為從來沒有人這麼對過他,手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這一切感到眷戀,也怕一在一夜過後失去這一切…

“Tegoshi我覺得你有必要認清自己對Massu的感覺喔。也試試感受一下吧,我覺得Massu對你可不是單純上司下屬的感覺喔。好啦,我們回去吧,不要再喝了。”小山搶過手越的酒杯,叫店員結帳,然後就把
拉著手越離開店子。

不然手越又一定恃著明天是周末不知自己喝到那個點的了,明明酒量又不是很好,再加上現在增田這麼關心手越,知道他不把手越好好送回家,一定把他罵死。

明明增田都表現得這麼明顯,就是這個小笨蛋手越總是後知後覺。

“慶醬你送到這裡就好了,我能自己走上去的了。”小山把手越送到家樓下,手越揮揮手讓小山回去,他未至醉得於連家也回不了,起碼他走路還是穩的。

“那你自己小心一點喔!再見了。”小山道別後也坐車回去,手越目送小山至轉角處也轉身走回自己的公寓,迷迷糊糊的按下自己的樓層,撞回自己的家門,隨便把把衣服都脫下,便跳上床睡覺。

然後手越是沒記錯是被門鈴吵醒的,管不了是誰,手越就這麼穿著一條內褲瞇著眼去開門。

一開門就見手越這麼裝束的增田明顯頓了頓,就差點沒把手上的外賣給掉了,“手越君你家裡有人?”

手越打著呵欠搖頭,他昨晚整晚跟小山在一齊,他人都回家了,那兒來的人。

“沒有。”

增田聽到手越的回答心裡也鬆了口氣,見手越一臉還沒睡醒的樣子“吵醒你了?”

手越點了點頭,關上了門,增田都來了,睡回籠覺也沒什麼希望,抓了套乾淨的衣服便去洗澡。

“昨晚跟慶醬去喝酒去,一回來就睡著了,所以嗯。”手越擦著頭髮從浴室走出來,對著自來熟在他家裡把外賣翻熱的增田說,增田也沒什麼的點點頭“手越君把頭髮吹一下吧,會感冒的。”

手越沒有理會增田的話,只顧自地走到廚房倒了杯水喝“等一下就乾,不用緊。”

增田放下手上的盛好的食物,把手越拉到沙發坐著“吹風機呢?”

手越本還想說不用緊的,可是對上增田那強悍的眼神還是下意識縮了縮“在洗手間的櫃子裡。

增田去洗手間把吹風機拿出來,替手越吹乾頭髮,手越一言不語,想到小山昨夜的話,總覺得增田所做的一切變得很怪…

不該是一個上司該做的東西。

“Massu…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手越忽然轉向增田,看著增田的眼睛說。

“那就問阿。”增田關掉手上的吹風機,摸了摸手越的頭髮,嗯,都乾掉了。

“Massu喜歡我嗎?”

增田本來微笑的樣子明顯有一下子僵掉,又若無其事的把吹風機放回原處“先吃早餐吧,不然冷掉的了。”

增田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手越這問題來得他突然,就算他有多肯定自己對手越的感情,但還是回答不來。

手越想要知道增田在想什麼,他並不喜歡什麼拖拖拉拉的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正在吃東西他們沒有交談也好,等他們吃完早餐,手越把碟子和餐具都丟到廚房去。

“Massu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阿。”手越一邊洗著碗一邊對著在旁幫忙的增田,要增田回答他的問題。

“那手越君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喜歡我嗎?”增田微微的笑了笑,放下了洗乾淨的碟子到桌子上,順便把水關掉。

手越沒想到增田會把問題彈回給自己,想了想昨晚小山的話,洗乾淨雙手,就看住增田。

“要是說我們幾乎每天都見面,但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會不自然地留意手機,看看你會不會給我發信息。

明明你就在辦公室裡,也會想著等一下會與你去吃什麼。

總之就不想離開你,我也弄不清楚自己對你是什麼感覺,要是這樣算作喜歡的話,那就算是吧。”手越也不知道自己那兒來的勇氣,對上增田的眼睛還莫明其妙的都把自己心裡話都說出來了。

增田輕輕的笑了出聲,害手越一下子羞紅了臉,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上司,朝他喊著“你笑什麼!”

增田聳了聳肩,把差點沒有羞得把他丟出家門的手越拉到自己面前,增田依家盯著手越那雙明亮的眼睛,兩人的距離一下子拉近,兩人的氣息都打到對方的臉上。

“要是你要回答,可不要後悔喔。”增田在手越耳邊很輕的說著,還沒來得及讓手越問他後悔什麼,下一秒就被增田直接堵住了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