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避

 〔貮拾叁〕

悠〔貳拾叁〕

二宮一人衝了上前,一巴掌拍掉男人的髒手,把人護到背後去了。


“小子,你竟敢在本大爺的地盤上搶人,你找死是不?”男人勃然大怒,一手扯過二宮的手,一手把胸膛袒開。


二宮澹然的看著這男人,不屑的哼了聲。


男人本正衝過來,二宮便一腳踢到男人胯下,使得男人踉踉蹌蹌的走著,直奔過二宮面前來。松本見狀也衝了上前,但看男人走得步履不穩的,便覺得好笑。


男人惱羞成怒,又羞又怒的,在自己地盤被如此欺到頭上來,他怎也不忍。


全身望上一撲,想要撲倒這來拆他牌子的混蛋傢伙,好讓他修理他們一番。


兩人見這龐然大物撲過來,豈有不逃之理,只一閃,閃在男人的背後。又一躲,分邊躲到男人的兩邊來。


男人只是一撲、一掀、一翦的,三個招數提不著時,氣性先自沒了一半,喘吁吁的盯著一臉輕鬆的兩人。


“完了?那就讓我治你好了。”松本不等二宮說話,便先衝了上前,提著男人的衣領,恨恨的往男人肚子上招呼幾拳。


“潤哥哥,這人肚上都是橫肉,你這就猶如替他按摩,這兒不行阿!”二宮安慰了聲孩子,看著松本這麼招呼,也太便宜男人了。


松本想得又是,便往他臉上招呼幾拳,把男人打得活像是個豬頭的,小孩也看得笑了。


二宮蹲下來看著這孩子,拉高了他的衣服,看看有沒有傷著那兒了,“孩子,那個哥哥是不是很厲害吧。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了?”


孩子眨了眨眼睛,縮起了上面一條條瘀青的手,看著二宮笑了笑“謝謝哥哥們,我叫手越祐也,今年十年有五了。”


松本把男人丟到地上去,上前看著手越“我是松本潤,這位哥哥是二宮和也。”


“你叫祐也?”二宮不肯定看著孩子。


“對。”手越點了點頭,衝兩人笑。


“你是男子?”二宮再確定一般問了次,手越依然笑盈盈的點頭。


松本依然擺出儼然的表情,倒是手越不怕他,松本說先把他帶回去,免得他一人在外有危險,過一晚才算吧。


手越本牽著二宮那軟軟的右手,忽然便擠到松本二宮中間,兩隻手都牽住了兩人的手。


松本像是被嚇了一跳,但還是沒忍心甩開手越的手,手越很樂的看著兩人。


二宮安置好手越,便去了睡,但一時想要去趟茅廁,便爬了起來,打算順便去看看手越。


回房經過手越的房間外面,就只聽得幾聲喘泣聲,二宮嘆了口氣,回房拿了點零嘴,便去敲手越的門。


二宮就看手越故意躲到被子裡去,輕輕的裝著被吵醒的問道何事。


二宮關上了房門,走到了手越的旁邊,把人從被子裡撈了出來,順便塞了顆棗子到手越的嘴裡去。


手越一臉驚訝的看著二宮,道了聲謝便小口小口的吃著棗子。


“你這裝睡的招式誰也騙得了,就騙不了我。想起什麼傷心的事嗎,可以告訴我嗎?”二宮輕輕的把手越抱住,這孩子就像他一般…


“我沒事,只是擔心我的兄弟,他與我同行,只是我被騙到剛剛那些地方去工作了,他卻不知到那兒去了。”手越抬頭看了看二宮,二宮在想什麼都彷彿看不到似的…


“他叫什麼名字,明兒就替你找他。不過你得留在這裡,你都被打成這樣了,我讓大夫替你看看,其他你都不用擔心了。“見這孩子滿身都是瘀青,看是被虐待了吧,怎麼這地方的官都不管的。


“他叫增田貴久。貴久他就像個包子!小時候有很多人都喊他大包。”手越說起增田就高興起來了,二宮摸了摸他的頭,便讓他睡了,有什麼他會處理。


“小祐阿,以後有什麼自己承擔著不好喔,不要再自己一個人哭了,有什麼找我吧,怎麼也好我都聽你的話。”二宮替手越蓋好被子,輕輕的笑著,放下了一包棗子在桌上。


“和也哥哥,你有什麼不開心也要讓小手替你分擔喔。”手越對二宮輕輕喊了聲,二宮依然笑著點頭便關上了門。


手越這孩子阿…懂太多了。


二宮一起來便去了廚房,去作了點早飯,先等其他人都起來,再把手越的事情告訴他們吧。


就算他解釋不清,相信松本也會替他說話,那他便安心了。


“和也哥哥早安。”


二宮轉身便見手越,替他順了頭髮,便讓他在店裡走走,記得怎麼在店裡走。


早飯做好了,二宮便去練功了,回到房間拿著暗香疏影和木劍便練起來,手越見到二宮練武十分高興,一個箭步跑了上來看著二宮練。


“和也哥哥好厲害喔!和也哥哥在耍什麼功夫?”手越在一旁看著二宮出招,乖乖的等著二宮把一套武功練好方拍掌。


“我耍的是明國雲煙派的功夫,潤哥哥耍的是嵐國五家的功夫。雖然以前學過一點五家功夫,但早以忘掉了阿。”二宮擦了一把汗,站到手越旁邊。


“小手也要學武功。”手越衝著二宮擺出儼然的表情,二宮也只是回了句。


“待找到增田,再教也未遲。只是你們不要嫌我學藝不精就好了。來,我們去吃早飯,然後再同你去找增田。”二宮笑了笑,牽起手越的手便往大廳去了。


二宮遞了個包子給手越,手越依然天真的笑著,二宮看著他樂滋滋的吃著,忽覺一點兒心酸。


既然都已十五了,本就該懂事,手越不是傻,也不是病了,也只不過用了天真來包裝自己罷了。


也罷了,他也沒資格說手越,更何況手越並沒有錯。


“小祐,今天你就留在店裡,等其他人都醒來,我再一一跟你介紹,至於增田貴久的事,我會讓人去查。”二宮收起了碗筷,讓手越在這裡先等他一會兒。


二宮走出了店子,走到一旁的巷子裡,喊了聲“亮。”


一個黑影不久就趕來了,半跪在二宮面前,“不知公子的傷好了沒有?”


“好了。雅紀哥他讓你當我的暗衛一事,雖吾暫不承認,但現在本公子想讓汝去辦一件事。”二宮讓他站起來,聽相葉說錦戶成了他的暗衛,他可是不允許,但相葉硬是說錦戶便是他的暗衛,不允也得許了。


“好的,公子想讓小人辦什麼?”錦戶點頭回答,抬起了頭看著二宮。


“幫我在這鎮裡,找一個叫增田貴久的孩子,他大概也是十五六左右,怎麼也好,本公子不想麻煩到風月雨堯,只能讓你來幫忙。”二宮轉過了臉,若錦戶替他完成這事,就考慮一下是否真的讓他給自己當暗衛罷了。


“小人知道了。”錦戶微微鞠躬,便一縷煙離開了,二宮急步回到了店裡去,便見其他人都陸續起來了。


二宮拉過手越到身邊來,去廚房把早點端了出來,待人齊了便也拉了松本過來。


松本也就順道的給大家講述了一下昨夜的事,手越也順道介紹自己,相葉樂呵呵的迎過手越。


於是手越就在店裡幫忙,大野他們本拒絕他,但是手越堅持不想要打擾他們,他一直在店裡遊手好閒的,他也不好意思,便一同在店裡當個小二罷了。


錦戶一直也沒再出現,大概就是沒有找到人,雖然手越一直笑哈哈的,但是他每晚都跑到二宮的房間來找二宮聊天。


二宮便覺得這孩子是寂寞了,便每晚待手越睡了方睡,松本都把這些看在眼裡。有次,二宮抱著手越回房去的時候,剛巧松本看到了,說是看二宮抱不起,就替他接過了手越,把手越抱回房去。


輕輕的關上了房門,松本看著二宮欲言又止的,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二宮瞥了眼松本,也不再追問下去“潤哥哥,還不睡嗎?”


“睡了。你起得早,就早點睡吧。”松本點了點頭,見二宮走進房間,他方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松本本想說點事,才發現對著二宮無法把這般的話跟二宮說。


跟大野他們之前聊了一下,本想要在今年入冬時回去汴城一趟,現在手越來了,更是不得不推遲,便決定了來年立春時回去,大野讓他來告予二宮知,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到底自己在害怕什麼,還是說不出來。


抬頭看著缺了一邊的月亮,就只覺得一天二宮又會離自己而去,還是這刻比較好吧。


二宮也不再眷念那個皇宮,也不承認自己是高貴的身份。凌日的失蹤,就讓他連雲煙閣也不敢回了。他總感覺,二宮會把夕曉樓當成自己唯一的容身之所。


#

二宮是被錦戶叫醒的,二宮往外一探,看是過了卯時了,坐了起來便問錦戶何事。


“公子,已找到增田貴久了。只是…”錦戶支支吾吾的,一時不敢回答。


“只是什麼?”早上被叫醒這事他可不願,語氣難免有點兇,錦戶也繼續恭敬的低著頭。


“他被關在‘穆戈樓’裡當苦工,大概是被騙了。這家店就騙一些窮困的孩子,說是替他們做工,能讓他們賺到錢養家。”錦戶把查到的事告訴二宮,二宮握緊了拳頭,急急的要錦戶替他磨墨,他揮筆一寫,「東主有喜,休息一日」


至於喜什麼也不再追究了,就只知道二宮一一把人叫醒的,草草的吃過了早飯,便說要去穆戈樓。


各人只好隨了,就除了雪露和仲她們倆女子不要隨行。


手越拉著二宮的手,小聲的問要去那兒,二宮沒有說什麼,只是讓他等一下跟著櫻井或是大野,不要走失。


手越乖乖的走向櫻井,松本也走了上前,便問二宮怎麼了。


二宮只說是為了手越。


松本也不再說什麼了,就當他是想要彌補什麼吧。


他們一行人來到了穆戈樓,小二便立刻來恭迎,一直有禮的請他們進去。


二宮瞥了眼手越,大概這些人裡也沒有他想找的人,便走了進去坐下。


順便的讓其他人選了兩三個小菜,他們也靜下來了。


大野他們主張「食不言,忱不語」嘛。


二宮便坐著東張西望的,直至上菜的人打翻了碟子,碟子都破掉了。


只見一個掌櫃拍桌而起,火冒三丈走到小二面前,一手拎起了他,摑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本救了你這廝,你卻如此無用!若不罰你,豈不是讓你都給砸了我這店的碟子?”


小二護著了頭,一直說道歉。二宮看這上菜的小二們怎都那麼小,便說這店果然有問題。


掌櫃一手再想抽小二一個耳光,但被相葉一把抓住了手“老闆阿,他還小,難免會有過犯阿,他打翻的我們付好啦,又何必打他呢?”


掌櫃聽相葉說願多付錢,便就此作罷,小二來到了相葉的面前道謝。


坐在櫻井和相葉之間的手越見到這小二,顧不了二宮的叮囑,便衝了上前抱住了他。


“貴久,終於找到你了!”


掌櫃又見發生什麼事了,便扯著增田的手讓他滾回去。


松本拍掉他的手,把增田護到身後去。二宮也站了起來,把手越從增田身邊拉到櫻井旁邊。


“客官阿,您怎能這樣呢。這廝他在我這兒做工,我讓他回去工作,您不讓,客官您在難為小的不是嗎?”


“我說你這黑店子,拐了我家小弟,騙他為做工,還打他罵他,我還沒找你算帳呢!”二宮去拉開增田的衣袖,都是瘀青阿,就算不管這些,剛這掌櫃可是當著他們面前打增田阿。


“你不打算說什麼嗎?”松本低聲問增田,增田看了看手越。


“這掌櫃騙我說在這做工可以有不少工錢,但我在這兒做工都兩個月有餘,我可是一個銅錢也沒有收到,做不好就不給飯吃,還免不了捱打,掌櫃,跟本就不是顧用我阿!”增田說完便躲到松本身後,掌櫃衝了上前,松本欄住了他,問他還有什麼事嗎。


客人的哇的一聲,驚訝的盯著掌櫃。


掌櫃一下子不敢說什麼,氣呼呼的一時又不知該怎麼辦,二宮便向他攤開手。


“小增的工錢,還來。”


掌櫃羞著臉,掏出一吊錢,二宮一把便搶過來。


“這樣就罷了,小增與你這黑店再無任何關係了。順便說句,各位客人那,若不想光顧黑店的話,也請移您的玉步到夕曉樓來喔。”二宮說罷,把錢放到增田手裡,便領著人離開。


大野笑呵呵的跟生田說著,他這皇弟問人要錢的方式真夠直接,看掌櫃那變得變幻無窮的臉,也真夠好笑的。


生田也覺二宮的三言兩語就把增田平安的帶回去,還不忘替店子拉客,真高明阿。


然而,二宮就只覺得很小的事情來著,只要道在他們那邊萬事都有商量。二宮瞥了眼掌櫃,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手越慢慢的走到增日旁邊,又不敢拉他的手,就只好在旁邊小心翼翼的走著,增田見手越什麼事也沒有,又遇上了這班好人,也放心的牽過手越的手。


“祐也,你沒事就好。不用擔心我。”增田笑了笑,到了夕曉樓便拉著手越走到二宮和松本面前道謝“祐也幸得兩位公子相救,還收留了他。我增田貴久與祐也實在無以為報。我倆也不再打擾你們了。”


大野走了上前,難得擺出大人的樣子“你們倆人還小,豈能又放你們去流浪去?小手的傷才剛好了一點,小增你的傷就連藥都還沒上,我又怎能讓你們離開呢。”


增田還是一臉不好意思的,想要推卻,二宮便說“既然也留了一間房間給你們倆,那房間就是你們的。就算你們走了,也是你們的。你們在這裡幫忙,就當付了租房子的錢,小祐先前還說想要跟我學武功,小增阿,你想讓他失望?”


增田看了看手越,手越也點了點頭,還說和也哥哥也答應了教增田武功。


增田只好點頭答應,讓雪露來替增田上了藥,就見增田與手越的傷都是被打回來的,雪露也不禁罵了聲“是那傢伙把你們倆都打成這樣阿,真是個混蛋。”


才剛替增田上好了藥,就忽然一大堆官兵湧了進來,說要拿下這店的人。


大野瞇著眼,拿過自己的佩劍,跟大家說了句。


“跟上,看來我們該去拜會一下這裡的官了。”


二宮讓增田他們藏了起來,櫻井相葉生田松本和二宮隨著大野,一同去了衙門,手越拉著增田的衣袖,不知所措的看著雪露。


不知何時跑出來風月、雨堯、雲岡、霧峰也隨了上去,雪露拍了拍他們的肩膀。


“官府裡沒有一人能夠傷得著他們放心,他們只是去拜會一下鎮官去罷了。”


“真的嗎?”增田歪著頭看著雪露,雪露溫柔的點頭。


嵐國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從五品上的游騎將軍、從五品上的朝請大夫,以及從五品下朝散大夫,就這鎮裡的區區九品芝麻官,那兒能動得他們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