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避

 〔貮拾〕

悠〔貳拾〕

二宮落下一聲道歉,便往門外跑,松本追了上去,抓住了他的手。一個失了平衡,二宮便穩穩撲到了松本的懷裡去。


在各人面前擁擁抱抱的實在不妥,二宮使盡力氣推開松本,但推不過來,卻被松本帶回了房間,二宮一言不發的盯了松本一眼便坐到了床上。


松本逕自往二宮那兒走,走到二宮面前,蹲了下來。


松本雙手搭在二宮肩膀,兩人凝視對方好一陣子,二宮忍不住問。


“有何事?”


“兌現一位姑娘的承諾,我答應了她。”松本話畢,便吻上了二宮的唇。


二宮被他一嚇,不小心踹了松本一腳,急急的道了聲道歉。


“不用再道歉了。這些年我對你的感覺也就是這些,汝想什麼我一概也不知,但從今以後,我也得讓你知道,我松本潤只想在你身邊保護你了。”松本把地上的棗子都拾起來,站起來便離開了,把二宮留在了房間。


“潤哥哥,小和不值你如此守護阿。”從一旁放著的自己物品的袋子,拿出了兩個用了多年的錢袋,看了好一陣子…


想了想這樣也未免太衝動了,就這樣走了來算什麼,想起當初送了些女生東西給二宮,還是去買回什麼送他罷了,便轉身往市場那邊走。


“公子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店主見一身富貴人家的穿著,上前討個好,望松本多買點東西。


松本搖了搖頭,在店裡打量一下便離開了,走了大半個市場也沒合意的,卻見一個個小孩拿著糖葫蘆的孩子,松本上前問了問,嚴肅不苟言笑的樣子,差點把孩子嚇得哭著跑走。


松本勉強的擠了個笑容,逗得孩子笑才問得了賣糖葫蘆的伯伯在那裡。


看著老伯伯拿著一串串的糖葫蘆,松本上前問老伯伯要了兩串,掏出錢袋付了兩三文錢。


“年輕伙子阿,懷念一下舊時吃糖葫蘆的時刻,老夫可不知與其他國家的味兒是否一樣呢。”老伯伯笑著把兩串糖葫蘆遞了給松本,糖葫蘆孩子們喜歡,就連小伙子們也喜歡呢。


“太久沒嘗過,味道也不知有何變化,就這樣在下告辭了,有緣再見吧。”松本微微一躬,便往客棧走回去,望糖葫蘆就能讓二宮高興一點。


松本敲了敲門,大野、櫻井他們全部人都在,二宮坐在大野旁,松本關上門便坐到二宮旁邊,把糖葫蘆給了二宮。


“小潤你偏心!怎麼小和有糖葫蘆,我和小斗就沒!”相葉見二宮手上多了兩串糖葫蘆,便指了指松本抱怨著。


松本拍開了生田和相葉兩雙想要偷拿糖葫蘆的手,“今次沒買你們的份兒,找天再買回來,不可搶和也的。”


二宮把一串自己沒有吃過的遞到相葉和生田面前“雅紀哥哥、小斗你們倆吃這一串便好了,我這裡還多著,都吃不完。”


相葉生田兩個大小孩的興高采烈的接過糖葫蘆來吃,酸酸甜甜的,可好味了。


大野把顧著搶吃的生田拉回身邊來,“和也,暫時汝有何打算?”


二宮嚼著嘴巴裡的糖葫蘆,想了想“沒處可去,一時我回不了雲煙閣。”


櫻井替各位倒了杯茶,站了起來“小和,可有想過伴我們回一躺嵐國嗎?不回皇宮也可,就是回去看看丞相們罷了。”


二宮拿過茶杯抿了口茶,點了點頭“但是暫時能否不回去,回嵐國也不是不可,只要不在汴城就好了。”


“那去颯崎鎮吧,那兒離汴城不近,但三四天便能抵達汴城,好讓我們回去辦事。”相葉又吃了一口糖葫蘆的,想了想嵐國的地圖,便想大概這地方不錯吧。


“颯崎鎮阿,這裡去好像不遠,剛好一條直路走便是了。”生田也回了句,剛好他們這城去西門關近,這就出發時間還是充裕。


“只是,我們去了颯崎鎮能干什麼?”二宮看了看各人,他們一大行人如此走來去的,雖不找個地方停下來也不可,但一時停下來就天天住客棧嘛?


“經商唄,就開客棧,不,還是賣小菜的也可,小和你說呢?”他們拿著百姓交的血汗錢來出外,若他們能賺回來的給還回去罷了


“這事關乎太多事情了,需詳談阿。那兒有鋪子給咱們呢?賣什麼呢?若是開餐館或是客棧的,小二呢?廚師呢?智,這可太多事情得商議,怎能說經商便商呢!”櫻井拍了拍大野,這事兒怎麼被大野智說得如此輕鬆的,真是的。


“小翔阿,咱們去寫封信去颯崎鎮的鎮官,讓他給咱們物色一個鋪子不就成了。廚子什麼的,再找也可,你怎麼就想不著阿!”被櫻井這一拍,手裡的茶都撥到身上來著,真是的,他們家的小翔是忘了自己是二皇子來著嗎?


“讓風月去送個信便好了。”相葉遞了一條手帕給大野擦擦衣服,又把最後一顆的糖葫蘆給了生田吃。


“既然都讓風月去了,便不要帶信去了,盡量不要跟官府說出咱們的身份,不然人們都說咱們恃著與官府生意才好。讓雨堯一同去,他們去找鋪子便好了。若是他們得辦個牌方能開鋪子的,便讓他們去辦了。”櫻井回答,就算是在嵐國,也不好把他們皇子的身份說出來阿。


“那我去告他們知,你們繼續聊便是了,我去去便回。”相葉站了起來,便出去了。


“對了,可要問過小紗可否與我們去,哥哥們你們聊吧。”二宮又手上吃不完的糖葫蘆塞到生田的手裡去,道了聲便離開了。


“智哥哥,小和就只吃了兩顆罷了,你吃不?”生田遞了串糖葫蘆到大野面前,問他要否。


“小翔,你吃吧。你看的嘴饞的眼神,就直直看著小和的糖葫蘆,給你還不成嘛!”大野接過又遞到櫻井面前揚了揚,小翔嘴饞他怎不知,嘻嘻,讓他常常說自己不是,這下可讓他好生取笑他一番。


“誰說吾想要吃,你吃了便罷了。”櫻井別過了頭,暗暗的罵著松本,就只買兩串怎麼夠吃!


“小翔真的不要阿?那我可吃不下,斗真他也吃不下,那只好丟了罷…”言畢便起來裝要丟掉,櫻井立即搶過來“智,不能浪費,我替你吃了罷。”


大野呵呵大笑,他這皇弟平常太正經了,但對著食物,近年可是愈見他這皇弟那滑稽的樣子,實在好玩兒阿!


糖葫蘆故然好吃,但松本就見二宮吃不多,還是為了凌日光而耿耿於懷吧…風月他們找不到凌日的屍首,也未尋得他人,只盼凌日安然無恙。


風月敲門而入,行了禮便在相葉耳邊說了什麼的,相葉也是道了聲知道了,不再說什麼。


櫻井問發生何事了,相葉只是一笑置之,說沒事兒。
#

二宮問得仲里依紗同意,過了兩天他們便出發直接到嵐國颯崎鎮去。他們早早便收拾好包袱,去辦了點乾糧。


大野早早便領著生田不知往那兒跑了,櫻井也拉著相葉去遊覽說要記錄一些名勝地方,好讓他下回來再看。


松本起床後去敲二宮的房門,見門沒鎖上也沒人回便推開了門,二宮仍在熟睡,怕是吵醒二宮,松本也不離開,輕輕的拉了張椅子坐。


不久二宮也醒來了,一見松本便問“潤…松本公子您怎麼到我房間來了!”


松本抬頭,原來二宮已醒,都這麼多年還是這時辰醒過來阿!


不過,他不再喊他潤哥哥了。


“想帶去走走罷了,仲姑娘還沒醒過來,其他人都出去了,若你不想也罷了。”


二宮坐了起來,看著松本想了一陣子“既然人都出去了,那豈有留自己在客棧裡悶之理呢。”


松本站了起來,放好了椅子,“和也你便更衣去,吾在外面等你。”


二宮點頭以表明白,松本便出去了。穿過大野他們再讓人製的衣服,二宮拿過梳子把頭髮梳順了,拿了條仲里依紗給的湖水藍絲帶把頭髮系起,放好了錢袋便抄起佩劍向門外走。


“走吧。”松本說罷便拉過二宮的手,往客棧的馬棚走去,領了兩匹馬便離去。


“松本公子,咱們現今是去那兒?”二宮一邊騎上馬,一邊問。


“隨著我便是了,帶你去看一點東西罷了。”


二宮不作聲,默默揮起馬鞭隨上了松本潤的身影。明明記憶中的松本潤只是個帶著包子臉卻一直跟自己說禮教的人,現在可是相貌堂堂的男子呢。


對著如此的他,他可喊不出‘潤哥哥’這三字,一切太陌生了,他習慣不來,也怕會失去。


兩人一直騎馬到了郊外去,松本便在一處停下來了“和也,你看。”


二宮抬頭一看,就除了青草綠葉大樹的,別的都沒看見。


“你往北方再多走幾步便知。”


二宮從了松本的話,撥開了樹枝,才驚見裡頭是個種花樹的地方。


“這是…梅花源?”


松本點了點頭,領著二宮走到裡面去“書中曾說桃花源世人也不曾找到,但卻讓我找到一個你定更喜愛的梅花源。淼國的天氣與嵐國相差比較多,本應在嵐國寒冬時開的梅花,來到了淼國,這裡的梅花便是初春時開得茂盛。喜歡不?”


“喜歡。多謝松本公子一番好意,小和可喜歡了。”二宮笑了笑,攤開手掌接了好幾塊花瓣,又拋高了它們,看著它們緩緩的落地。


“若是晚上看此景定是更美。”松本隨著二宮走了走起,接了點花瓣全都給了二宮,讓他玩弄去。


“為什麼阿?”


松本抬頭看著蔚藍的穹蒼,說著“今天是月圓之夜呢。”


“那我們晚上再回到這裡來,一同再賞月賞花吧?”月圓之夜阿,平常也不留意,前一次賞月也像是多年前了,大概是三四年前與凌日在雲煙閣裡看的…


松本見二宮看著地上的花瓣,忽然不再說話“和也,你想起什麼不開心的事了?”


二宮搖了搖頭,靠到梅花樹下坐下”沒有,只是想起了光兄罷了。”


“和也,咱們先回去吧,先去吃個早飯。”松本拉起了二宮,剛好二宮系著的絲帶掉下了,松本便撿了起來。


“阿,掉了呢。松本公子你讓我自己系好便好了。”見松本拿著自己的絲帶,才驚覺自己的頭髮都披下來了,便想要拿回絲帶。


“我幫你弄吧。”松本站到二宮身後去,替他小心的把頭髮系好。


“謝謝。”二宮摸了摸系好的頭髮,道了聲謝,兩人便騎上了馬,回到城裡去。


二宮說怕是仲里依紗醒了,便想買點吃的回去一齊吃,松本也答應了,松本便讓二宮先回去。


二宮讓小二安置好兩匹馬,便去敲仲里依紗的門,裡頭碰碰撞撞的,好不容易開了門,二宮便彈她的額頭。


“都何時辰了,還在睡阿!”


仲里依紗揉了揉被打的額頭,拉開了門讓二宮進去“還不是雪露姑娘她拉著霧峰雲岡和我昨夜跑到外面去了,害我很夜才睡。”


二宮替仲里依紗收拾好地上的東西,待她換好衣服,松本便回來了。


除了仲里依紗間中說了幾句好吃罷了,二宮松本兩人也不再說話了,害仲里依紗自己一個沒趣的,仲里依紗吃完了東西便去了找霧峰他們去玩。


“我吃飽了。”二宮放下了筷子,隨便的收拾了一下。


“和也,我們去走走吧,淼國的市集大街有很多有趣東西可看。”松本叫住了想要離開的二宮,他們倆人的氣氛也頗尷尬的,小時候就說他倆互相依賴,現在就連朋友也說不上,他們只是的一問一答似的…


二宮轉過身來,掏出自己空無一物的錢袋“我錢袋沒有銀両。”


松本心裡實實的鬆了口氣,還以為二宮討厭自己。


“我有就可以。”


二宮笑了笑,收起了那乾癟的錢袋。


“松本公子,那我們走吧!”


松本看著二宮那得意的樣子,覺得有點可愛,微微的笑了笑。


“阿!笑了!”不知從何時在門外的仲里依紗大喊著,二宮衝了前便堵住了仲里依紗的路。


“霧曉哥哥你就不要擋住我,看,松本公子終於笑了,你是怎麼做到的!”仲里依紗一臉驚訝的看著松本,明明剛還在笑著,為什麼她自己怎麼逗松本他也不笑,倒是二宮說幾句便笑著阿!


“小紗你滾去找雪露去,警告你不要再打擾松本公子,他那有笑。”二宮把仲里依紗往門外推,免得她再說錯話來。


“我沒有說謊阿!霧曉哥哥!”外來傳來仲里依紗的大呼大喊,霧曉只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女孩子家的在客棧裡大呼大喊的,就她一個敢吧。”


松本拉過二宮的手,打開了窗戶“她無礙於我,怕她在門外候著,到時纏著你,咱們就再走不了。咱們從這裡走吧。”


他們從窗戶跳了下去,著地後二宮忽然大笑起來。


“和也你笑什麼。”


二宮嘻嘻的繼續笑了好一陣子,看著像是超生氣的松本“想不到,松本公子也有如此不理智的時候,從窗戶跳走的事情,小和不曾想過松本公子會這樣做呢!”


松本一時也不知怎樣回答,說他也曾跳過窗也不妥,因為他的確不曾這樣做,但說自己其實真的不會跳窗,這樣可怪了,那他為何這樣拉著人就跳了下來!


見松本一臉迷惘的樣子,二宮也不再說下去了,拉過松本的手,便往大街去。


“不如買點乾糧好讓咱們路上吃吧?”二宮見著賣乾糧的店子,便問。


“你愛買便買吧,不管餘下多少,翔他都會替你不遺餘力的吃掉它們。”


二宮嘻嘻哈哈的去買,想不到一直嚴肅得嚇人的櫻井,也有可愛的一臉阿!


兩人在大街、市集裡走著,左買一點右買一點的,兩人手裡都提著東西,二人方回去客棧。


回去不久其他人也回,差不多也該吃晚飯了,他們讓小二弄幾個小菜,夠十幾人吃便好。


“小和,怎麼不吃了?”見二宮也不再吃東西了,生田便關心了一下他,怕是又病了。


“這裡的菜味道濃了點,我不太愛罷了。平常做的菜也不常下鹽,這裡每一道菜也放了,太多鹽蓋住了原本食材的鮮味。對小和而然,仔細吃過這些菜,不太好吃。”


大野夾了好幾條菜給二宮,說著“不好吃也得吃。難道小和覺得自己弄的較好吃?”


二宮理所當然的點頭了,又說了點今日的趣事,把菜都丟了給櫻井旁邊的相葉。


“小和,你怎能不吃呢!”相葉看了看碗中的菜,便稍微責罵他挑吃的。


“小和你概然說自己弄的比這個好吃,那你還是得做一頓給咱們吃阿!”大野又再夾了別的菜給二宮吃,盯著他吃。


“好喔,等回到嵐國便做一頓給你們吃。”二宮點頭答應,把菜和飯一同塞到嘴裡去。


松本遞了杯茶給二宮,免得他咽著。


“松本公子我們走吧!”二宮急急的喝完茶,便站了起來。


“那,我們失陪了。”松本也站起來,跟他們道了聲,便離開了。


“他們神神秘秘的到那兒去呢!”相葉把一塊豆腐放到櫻井碗子裡便問。


“不知道。”櫻井一邊吃著相葉夾給自己的豆腐,一邊回答。


“仲姑娘也不知嗎?”看了看在一旁的仲里依紗,她搖了搖頭。


他們吃過早飯便丟下了她,明明在門外候著他們,誰知他們從窗戶走了,回來的時候兩人都提著東西,誰知道他們去了那兒!


“話說,小翔你不覺得小和他對小潤他特別的生疏嗎?他就一直對小潤喊著公子的。”大野就好奇,他們家的小和就對松本喊公子,也不知道為什麼。


“他們倆的事,智你還是不要多管比較好,其他人也是。”櫻井放下了一顆米飯也沒有餘下的飯碗,叫他們不要管他們的事。


“是的…”各人乖乖的回話…


松本一路也沒說話,二宮也不再說話了,就怕在夜裡跟掉了,他可不懂回去的路。


兩人跳下了馬,二宮便已跑到裡面去,對松本說這裡看的月亮特別大特別的圓!


“松本公子,這裡的看真的很美,謝謝你。”二宮拉過松本到自己身旁,微笑著道了聲謝。


聽著二宮一聲又一聲的喊他松本公子的,其他人他都親暱的喊著小時候喊的名字,就他一個不是…


“和也,為何你不能喊我潤哥哥呢?”松本抓住了二宮的手,輕輕的問。


“我…松本公子,我們賞月吧!”二宮咧嘴笑起來,指了指天上的月亮。


“和也,你在他們面前裝也罷了,不用在我面前強顏歡笑的。若你不再想喚我做哥哥也罷了,你不要再逞強吧。”


二宮搖了搖頭,看著松本的眼睛“不,潤哥哥。我只想喊你做潤哥哥,你是小和唯一的潤哥哥。


但是我怕阿,怕我那一天會再離開,或是你離開了,再也喊不了這個名字…”


“傻孩子,你怎麼這樣傻。我就在這裡,再也不與你分離。”松本拭過二宮眼角的淚光,把他抱到懷裡去。


“潤哥哥,但是你本是松本家的長子,本就該效忠於朝廷…”


“你也不是本該就是三皇子,有什麼不一樣嗎?”松本笑了笑,拉過二宮到樹下坐下。


“不…小和再也不是什麼皇子了,小和只是霧曉貉或是二宮和也罷了。”二宮輕輕靠到松本的肩膀上,他就如月亮旁被月亮的光芒蓋過的繁星之一罷了…


松本輕輕的撫過他的臉頰,笑了笑。


若他不是皇子,那他松本潤也不再是什麼臣子了,因為他願意追隨的主子就只有他一人。


兩人靜靜的看著花瓣飄落起舞,月亮高掛,繁星作陪襯的夜空,這樣就足夠了。只要有他作陪,那兒也可以。


再也不想恨,再也不想思憶,只求他們能安逸的在一齊。


=====

再說一句,大家中秋節快樂喔!
大家一齊吃月餅吃水果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