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避

 

〔拾叁〕

休〔拾叁〕

櫻井不理會相葉的掙扎,依然把人帶到雅居殿去,論武功櫻井的確比不是天天習武的相葉,但他是抓得住相葉纖細的手腕。

“殿下。不知所謂何事要把臣帶到雅居冷宮來呢?”相葉免得傷著櫻井,也不擊開櫻井的手,只是他不明白櫻井這是何意。

櫻井鬆開了手,相葉看著沉默的櫻井,轉過身便想離開。

“雅紀,抱歉。”

“殿下何錯之有呢?”相葉打住了腳步,停了在櫻井十步之遠的草坪上。

“我…我違背了你我之間的誓言…”櫻井也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錯了、而相葉也許也錯了,只是他並說不出自己或是對方錯了什麼,只因他們是君臣關係,並不該有什麼關係…

“殿下,您並沒有錯。錯的是臣罷了,這些年該過去的也過去了。一切也化作縷煙逝去…”看著眼前依然沒人住的冷宮,相葉微微笑了,那時的自己太天真,此刻的自己也只是太傻。

為什麼還盼著他的追來,為什麼一直盼著背後的人的眼裡不只是政事,那怕只有一刻也好,他也曾盼望著。

“不,雅紀。我們之間的一切,盡管微小,但仍在的。”櫻井衝了上前,從後抱住了相葉,他們不說不講,也許都以為兩人之間的感情沒有了。
但其實,他們比其他人更了解對方了,方會以為已經變成這樣。
盡管櫻井是二皇子殿下,盡管相葉只是一個將軍。

“殿下,請不要再不理睬我。”相葉撥開櫻井的手,看著剛抱著自己的櫻井。

“嗯,都答應你。明日咱們也得離開皇宮,怎麼也好,吾定不會丟下汝。”櫻井笑了笑,看著這個明明在戰場上威風凜凜的相葉將軍,這下子就一個快要哭鼻子的樣子。

二皇子與小將軍兩年的冷戰,
正式宣告結束,
實在可喜可賀。

三皇子失蹤了十年,
可不喜也不賀阿…

#
這晚櫻井花了一整晚,一同與母妃哄回櫻井舞,櫻井不理睬櫻井舞的要求-是讓她隨同出外。

櫻井不允許,櫻井舞便撇下皇兄與母妃在殿堂,回寢室去了。
翌日,櫻井與大野得到丞相府去會合相葉幾人,早早便離宮去了。一早的,本以為櫻井舞不會追來,但她早就隨著馬車後跟來…

在大野的說服下,櫻井舞得以留下,只是櫻井還是想讓櫻井舞回宮。
幾人下了馬車,進了丞相府,便見兩丞及相葉松本生田三人,各自的請安了,這也不再久留,留下幾句話,便離開了。

這路程的盤纏定帶夠了,是讓他們足以找整個版圖好幾次。但只怕,他們一直記盼著二宮和也不在人世了…

“小潤,我們會找到小和的。”大野對著松本說道,這些年最為記盼二宮的,便是松本。他大野智就是看懂了松本,天天看著舊錢袋,怎能不知。

松本只是輕輕點頭,收起了舊錢袋。

連同五兄弟,他們一行十一人,在嵐國由東至西尋人,盡管寧定帝派人尋二宮,多年也沒有消息,但他們依然尋一次方放心。

這光是走遍嵐國各個地方,又是九個月了。他們還餘下四國未去,這靖國版圖並不大,於是幾人決定經靖國往南方的明國。

最終,三個月後,即過了一整年,幾人也找不到二宮。盡管他們知道如此尋找二宮,簡直是海底撈針,但其實幾人也有這個會找不到二宮的預料。

聽相葉說有關風月派前輩的事,幾人便決定從明國首都暖城開始找人,剛好他們去明國,他們更答應為前輩們傳話給現任掌門,這拖得長也沒用,因而需到暖城去。

松本依然如此的沉鬱,當興沖沖跟了上來的櫻井舞早便是提不上勁兒,全靠相葉哄回這人…

大野看著松本獨自看著河川,拉著旁邊的生田。

“想小和了?”生田輕輕的問道,抬頭看著皺著八字眉思考的大野。

“小斗…不知小和正在做什麼呢?”大野嘆了口氣,他們只尋了兩國,這還餘下三國…

“智哥哥,心存希望定能實現的。”生田把自己的手輕輕覆在大野的手上,堅定的說著,他們待了十一年,就是為了找回二宮,他的心情其實跟大野一樣…

“嗯,但願如此。”大野上前拍了拍松本的肩“小潤,該起行了。”

“是的,大皇…少爺。”松本站起來拍了拍衣服上黏住的泥,站到大野身
後。

大野蹙眉,把松本拉到身旁“還什麼皇子的,少爺喚不好便別喚好了。直
接喚智有何不行!喚聲智來聽聽!”

生田看著大野得瑟的樣子,拉著人便走,這一時讓松本叫他‘智’多麼的難堪阿…

“寒冬還未過,咱們早早明國找地方休息吧。智、翔。”松本見著櫻井和相葉,便說之後的行程,倒是對兩人的稱呼實在嚇著他們。

這下大野笑得更是得意了。

#
新年快到了,各家各戶得好好掃除也要好好辦貨了,這本是小徒弟們該去辦的,但二宮跟凌日朝千說了聲,把活兒搶來干了。

這自兩年前二宮得場風寒,病癒但却落下風疾之根,他的大師兄、二師
兄便以掌門之令,不讓他踏出雲煙閣。

一個玩心起了,二宮便曾翻牆到外跑,但這牆都沒翻,便被凌日抓回來。每日喝那作調理身子,好讓風疾不容易發作的藥汁,不到學堂聽課去,由凌日、朝千兩日親自教授,武功什麼都是自己練的,幸好武功是得專注練習,這雖不算特飛猛進,還算上進步不少的。

二宮也曾向兩人抱怨自己大概進了個虎穴,只是兩人依然不讓步。
風疾之症除了嚴冬,便不再復發了,二宮便拉上朝千明來勸服凌日與朝千斗,讓他自由了,也是說,解除了禁足!可喜可賀阿!只是有一事他
並不知,這他的皇兄已到明國了來!

雲煙派在一年前收了五十個弟子,喚凌日光、朝千斗、添喬肇、歐陽辜、公毅 為師父的,他這個師叔都沒見過面…

這些弟子入世未深,這雲煙派裡的事兒可算上一竅不通,連人也未認清,見到人便喚師兄,反正以為這定沒錯。

二宮說要讓他露個面,凌日見這事始終要辦,便讓二宮跟幫派裡僅有的兩位女徒兒帶到弟子面前。

可是一路隨凌日走,只聽見弟子喚的是師兄。盡管他是師父最小的徒兒…但也未至於如此,二宮只能默默在心裡嘟噥。

凌日坐到大廳裡去,弟子們也紛紛喊大師父, 見二宮倒是好奇怎麼這人
會站到師父旁邊。

“這位是霧曉貉,是汝等的前輩師叔。”凌日讓二宮站到自己的旁邊,跟徒弟們介紹他這個明明不比這堆徒弟大很多年的二宮…

誰叫當年他把二宮帶了回來,是替他師父們帶來了一個孩子似的。

徒弟們議論紛紛,只聽各人質疑二宮的武功或是資歷的,只聽一個聲線
較大的少年喊著“他是師叔?師父在說笑吧!”

二宮瞥了眼凌日,見凌日點頭讓他給這些小伙子玩兒玩,他便不客氣的把那個少年揪了出來。

“剛說你們大師父在說笑的給我站出來。”二宮也不跟這個小子嬉皮笑臉的,這小子膽子不小嘛…“小子,汝說什麼呢?本公子再讓你多說一
次。”

二宮看著這少年,冷笑了一下,喲,這可是暖城裡韓家的長子阿!

“大師父,這人就看不比我們大,怎麼就是師叔了,師父您真的別跟徒兒開玩笑了。”少年依然不信凌日所說,但眾人也漸覺二宮的地位實在不小,要不然大師父凌日和默默站到凌日旁邊的朝千也不會如此放任他。

“曉貉他又怎了?”朝千一臉無奈的問凌日。這怎又找人來說呢。

凌日不作聲,讓朝千一齊看戲去,這戲雖沒有武功切磋可言,倒是可看他們的小師弟怎麼戲弄一下這個少年。

“小子,要是汝不信本公子的能力阿,就比一場。讓你拿真劍,本公子…徒手便可了。如此的比,你…服嘛?”二宮丟了一把用作練武用的劍給少年,自己站到一旁,等少年衝上來。

“本少爺可不稀罕!接招!”少年正如二宮所想衝了上來,還是個孩子罷了,不打好了,他想了又想,搶過少年拿不穩的劍,便上前便封住了少
爺的穴道。

“看,這你一招也接不住,這還不認吾為師叔嗎?大師兄、二師兄,小子他如此囂張。”二宮丟開了劍,見到兩位師兄在坐看好戲,二宮便把這少年的問題丟回這兩人了。

“這孩子可是汝教訓的,便由汝處置罷 。”凌日想要答話時,話便被朝千接過來,這明顯是二宮丟過來的燙芋,不接也罷。

“小子,給一個忠告你。我管你家是韓或是越,這雲煙派絕不容你在胡非作為。成了本派的弟子,便容不下汝這個少爺,記著汝只是本派弟子,算不上師父們的入室弟子。而你們需要知道的,是你的師父,也只會選幾人為入室弟子。若是受不住,那煩請大少爺回家去罷了。”二宮解了這人的穴道,看著這少年的眼睛,他笑了。

當年,他一人也不熟悉,就如此來到了雲煙派,也只是如此罷了。他是皇子也需如此,更何況是一個少爺罷了。

“這月洗茅廁的小弟也洗夠了,那這年的茅廁就交給你辦囉,韓、小、子。”二宮這就離開了大廳,見凌日與朝千在給眾弟子訓話,這既然也安心讓他出門了,他也絕不再奉陪了。

二宮拉上了一個正要到外辦貨的弟子,兩人便出門去了。
當凌日朝千從大廳出來,二宮就便出門了,兩人見二宮什麼也沒帶,拿
了旁身 用的劍,便匆匆出閣找二宮去。

二宮市集在東面,但弟子說一年前便搬到西邊去了。這只不過兩三年罷了,這就搬了,但見西市集,二宮安知為什麼了。

“大爺,求您了別砸,這攤子可是我的命根兒阿!”二宮看曾經熟悉的大嬸對著力壯的爺兒們求饒,這幾人可生口面,怎就這樣砸了別人的攤子了?

“這沒錢阿,就砸阿!”力壯的男子理直氣壯的回著,繼續砸著大嬸的攤子,二宮把手上提著的酒壺丟了給弟子。在他二宮和也…不,霧曉貉眼底下問人要錢,他怎能不管。

弟子提著東西拔腿便跑回閣裡去,管不了這個看是師兄但自稱師叔的二宮,他起碼能跟師父說聲。

“怎麼畜生喚人付錢吶?反了阿,反了阿!”二宮對著那幾個人大喊,想了想,唔…這幾人大概就是流氓,只靠自己樣子夠兇,便這樣謀生了…?

“小子,你喚誰是畜生了!”幾人聽二宮在對著他們喚畜生,轉過身來便見瘦弱的二宮噔著他們。

這他們正好收不到保護費怒著,這可有人可讓自己發洩呢!
“誰應話了,誰便是畜生囉!”二宮笑了笑,這些流氓真是聽“話”呢,實在
好玩。

這在雲煙閣待久了,終於有玩的,凌日與朝千他可玩不起,每日練練武看看書,這始終比那些好玩。

“小子,看我怎麼收拾你!”一人拿著刀向二宮那兒撲去,二宮往後一跳,輕易的躲過,但始終身子比以前差一點,衣袖被劃破了。

“多管閒事的小子,怎麼了?不打了?不打就給老子滾蛋!”見二宮看著衣服,他們自以為自己又勝了,這更得意的要二宮滾。

二宮抬起了頭,瞪住劃破自己衣服的那人,向他攤開手掌。見這幾人沒反應,二宮又揚了揚手掌。

“小子干什麼呢?”

“要你賠錢啊!”二宮理氣直壯的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劃破衣服的人是這些人,他當然跟他們要錢。

“小子,老子讓你滾,你不滾還在這兒撒野!問老子拿錢,吃了狼心豹子膽了?”幾人往二宮衝去,二宮躲開,這幾人撲到一起來著了。

“曉貉,這又發生什麼事了?”凌日與朝千把笑得正高興的二宮揪到身邊來,這怎就跟別人干架起來了…

“光兄、二師兄。我說這市場為何搬到西邊來了,這一來便看到這些流氓在這手無縛雞之力的百姓們躺著手要錢,吾這件衣衫被這幫人給劃破了,也是躺著手要他們賠錢,這倒是拿不回錢。”二宮笑著再次揚了揚
手,這錢當然不可就出現了,二宮裝作失落又看回自己倆師兄。

在不遠方的大野、櫻井幾人,喬裝成男生的櫻井舞見西市像是發生什麼事了熱鬧的很,說是沒見識過便拉著人往那邊跑,尤其是櫻井,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與其他人一齊跟了上前。

只來得急跟櫻井舞喊了句“注意。”便被拉到人群中跟百姓們擠在一會兒。

只見一看似未冠的孩子站在倆高大威武,就是玉風臨風的少年前喊著“是說這咱們師父打回來的地方怎就沒人管了,還輪得上這般流氓來管?”

沉默已久的大野指了指倆少年的劍鞘,又指了兩人掛著的玉佩“這兩人是現任雲煙派的掌門之二,至於那孩子嘛,只覺得有一點眼熟,倒是想不到在那兒見著。”兩人衣服樸素的倒是不像是掌門的樣子,只是單單站在那兒的氣勢早就讓他們的身份明白了。

默默的繼續看戲,倒是他想知道那孩子的來歷,只因…這孩子跟二宮在某些地方很像,尤其是嘴角旁的痣。

“智哥哥,這孩子…”生田拉了拉大野的衣罷,大概他們都察覺到,這孩子跟二宮和也太像。

“別吵著,這不肯定。小和當年就連劍也不會耍,怎麼就跟這少掌門在一塊呢?”櫻井看著拿著木劍,在把流氓一一輕鬆的教訓了一頓的孩子,猜著會不會是認錯人。

“可惜他不是拿著暗香疏影,要是的話,吾就把他給帶到你們面前了。”相葉嘆了口氣,畢竟這孩子拿的只是用作練武用的木劍便把人打走了,而不是拿著那只屬二宮一人用的雙劍。

松本只是盯住了那個像似二宮的孩子,這人出劍不但熟練,還有準確的都打到幾人一些要害的穴位,雖說這人孩子,但見這人的髮冠,又見識
到這人一點兒的武功,便知道這人不簡單。

但最重要的,他看到站在一旁的一個少年手上拿著一把纏繞著白布的劍,在白布與白布之間的間縫,他看一部份的圖紋。
這人給流氓要了錢賠衣服,流氓大喚大俠饒命,又賠了錢,但又不願給百姓還錢,這人瞥了眼這幾人,接過少年手上的劍,便拖著兩少年便離開。

讓幾人先回客棧,松本一人隨了上去,只在雲煙閣外看了一會兒,便聽到弟子喚著大師父、二師父、師叔。

這小小年紀的人,竟是雲煙派裡的師叔,看他們這次遇上了雲煙派前輩們所說的小徒弟了。

而這小徒弟的名字是…霧曉貉。
曉貉的諧音便是小和…

這人是不是他的二宮和也?

松本打聽到一些跟雲煙派的消息後,便回客棧了,只見大野和生田留在了廂房裡,其他人都被櫻井舞拉去遊玩了。

對櫻井公主的這些都習以為常了,松本倒了杯水便坐到大野生田面前。

“明國雲煙派-前嵐國風月派,是之前來訪丞相府那幾位前輩所創。明嵐靖淼炎五國的五大幫派之一。

早於兩年多前,把整個幫派傳予凌日光、朝千斗、添喬肇、歐陽辜、公毅。

而剛剛相見的,便是幫內最為權重的兩人,凌日光及朝千斗。
至於那個站在凌日光及朝千斗中間的那個少年,大概剛及志學,姓霧曉,名叫貉。是凌日光他們的小徒弟,聞這掌門之位本有六人,而霧曉貉是其一,然而霧曉貉當著眾師父弟子前,捨這掌門之位而去,外界後覺霧曉貉忽然在那捨掌門之事後,消聲匿跡了兩年多,咱們可算是跟外界一樣,第一次遇上他。”松本放下了茶杯,把自己的佩劍放到桌上,刻在劍鞘及劍柄的圖紋特別奪目,是他們才知道的圖紋。

“小潤,還有什麼特別的事打聽到了嗎?”大野瞥了眼劍上的圖紋,也不過是他畫的罷了,有何特別?

“我剛好看見了,霧曉貉手上拿著上面刻有這圖紋的中央。”松本用著自己的蒼龍劍,把圖紋指了指給大野及生田。

“智哥哥,盡管他是雲煙派的人,學的是雲煙派功夫,我也見著,這霧曉貉耍的功夫,是有五大家族的根底。不難下以決定說,這人不是小和。”生田也摸了一把自己放在旁邊的飄渺浮影雙劍上的圖紋,這圖紋是
他們確認這人是否二宮的證據…

還有,那個梅花印證。就這些罷了…

過了十年了,這他們都行了冠禮,這束起髮冠的樣子更與十年前二宮離去的時候實在有別。

二宮大概也不會認出他們,而他們也認不出是他們。

“那,咱們該待小翔他們回來,方能商討這該怎麼查清霧曉貉的身份。”大野看著眼前的茶杯,他的那個三皇弟曾愛搶自己的茶喝,這現在
茶便放在眼前,卻任由它被放涼了…

生田見大野盯著茶杯,便替大野倒掉已涼的茶,倒了杯新的茶,笑著便把茶杯遞到大野眼前“智哥哥,茶都涼了,小斗替你換杯吧。”

大野嘆了口氣,接過茶一口喝掉茶杯的茶,捏緊了手中的杯子。

 

=====

在回來之前我還是來一更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