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避

 

〔拾貳〕

不〔拾貳〕


生田好不容易才把‘怒沖沖’的大野帶回甄凱殿,這才鬆了口氣。


生田鬆開了拉著自己的手,大野便笑盈盈的上前,一臉自豪的看著生田“小斗,看本皇子演技夠精彩吧?”


生田只能附和笑了笑,這大皇子辦事不分輕重嘛。


“智哥哥,這一鞭揮到二皇子的臉上,恐怕不太好吧…”好歹那可是他的親弟吶,怎麼說打就還真的打了。


“小斗阿,汝試想一下,要是本皇子真心想要花了他的臉早就拿刀子劃他臉了。這軟鞭子的特點便是,抽的疼,也有傷口。但是不消幾日,傷口自會散了。”大野拿過生田的軟鞭子,又‘霍’的一聲把鞭子揮了出去,打到了椅子上了,椅子看上沒事兒,但大野一坐,椅子便散開了。


“要是真的如此揮向二皇弟,這本皇子可會惹上殺弟之嫌呢!”大野坐到另外一張椅子上,這皇宮裡盡管櫻井多愛嘮叨也好,除了皇帝的寢宮,整個皇宮也只不過是個勾心鬥角的地方。他這揮了櫻井一鞭定會被拿來當話題說罷了。


“大皇子這事豈容您說笑呢,怎說,要是二皇子還不快哄回相葉大人,這就難做這就難做了…”這聽邊陲又傳來敵外的消息,這不好的預料阿!


“嗯,一切待書信抵,方能派兵。”大野早幾天便知這邊陲那兒有問題了,只不過這又得讓他們的計劃又推遲了。


“智哥哥,小斗不想讓二皇子像小潤哥哥一樣後悔阿!”生田不憤的抓住了桌上了杯子,倒了杯茶又遞了給大野。


“小斗,小潤他呢,是後悔自己沒有好好保護三皇弟,就別拿他來道。小潤一直在責備自己,他定不比吾等好受阿!”松本潤這些年的默不作聲、獨自承擔他們也是有目共睹的,嘴巴說上來是為朝廷效力,說是了,便是想念某人又見不著人,就變得只會工作了。


“這要是愉親王揮軍南下,看阿小雅哥哥定要出征,上次一年便回,這次可難以預測…不管怎麼樣,咱們又得把到外的打算延後了…智哥哥,小斗想小和阿。不知小和生活過得好嘛?”靠到大野的肩膀上,生田有些感觸似的,二宮是在七八年前失蹤的,而這些年二宮過的什麼生活,他們可是什麼都不知,只能傻擔心一番…


“小斗…先答應本皇子一個要求好不?”兩人走回寢室,大野便把生田抱在懷裡,他們這君臣之間的親匿動作也只能藏得好好的…只因他們一人是君,一人是臣。


生田也終明曉當年二宮為什麼會因松本對自己說君臣而大鬧一番。他們之間始終有一塊隔膜那!


“大皇子請說。”
“小斗。”
“大皇子請說。”
“小-斗。”
“殿下請說。”
“生田斗真!”
“大野殿下。”

“殿下,沒事的話,微臣先行退下了。”
不理會大野話裡帶著的不滿,生田就直接躹躬了便想離開。


“站住。”陡然間,只聽一聲響。繼而,是大野低沉威懾的聲音


“不知殿下還有什麼事呢?你!”不待生田把話繼續說下去,大野便上前抓住了生田的手臂。


“殿下,若沒有什麼事的話…”“有!”

大野沖著生田大喊,這人忽冷忽熱的實在讓人恐懼,他可不想像櫻井一般,有話卻不敢言。


“小斗,待我們找回三皇弟,我們便完婚吧。”大野知道自己說了多麼輕率的話語,但他決不後悔!


“大皇子,這話太沉重了…”生田忽然也不知該說什麼,只是他從並沒有打算。


“小斗,汝知道的。本皇子只要你答應!”大野一時激動,抱住了他不讓他離開,他只想要他一人!


“智哥哥。我答應成了。汝先放開小斗,這一切聽您說罷了。”敵不過大野,生田也就如此便答應了大野的婚約。


“小斗,你喜歡本皇子嘛?”
“當然喜歡了。”


大野看著生田的眼睛,想要確認對方的感受。


“那為什麼要猶豫呢?”
“只因我倆乃是君與臣吧。”


大野不再說什麼了,再說下去也只是自討沒趣。最近,生田大概是受了松本的薰陶多了,思想也大概松本差不多了,常把君臣之禮丟出來了。


“大皇子,這夜也深了,微臣就此告退了。”見窗外夕陽已落,生田便告退了,留下大野一人在寢室裡呆坐。


智哥哥,您可知君、臣,始終都是一高一低的,他生田斗真只不過是臣,而大野卻是大皇子。


#
隨即,能留回學堂去的二宮早早便起,盡管當晚睡得有多麼的難熬,學堂坐著的師兄弟也看得出二宮比以前憔悴、臉色更有蒼白,不過幸好凌日對他們是二宮病了,幾人本來跟二宮頗要好的師兄也前來關心一兩句。


凌日與朝千也只能嘆氣,這個霧曉貉日以繼夜的練武、看書的能不成了一個病容嘛…只盼他別病倒…


本應起來到學堂去的霧曉貉並沒有出現,凌日因處理一些幫派之間的事而早早出門了,習以為常的為二宮留了一份早餐,不見二宮便以為他睡過頭,敲了敲門,朝千便推門而進。


見二宮仍在床上,朝千放下了早餐便想要叫人起床,誰知朝千一碰到二宮便嚇到了。


二宮嘴唇發白,整個人都燙得要命,朝千一時慌了手腳,替二宮擦拭過頭上的汗水,自己便匆匆的抓上本派閣的大夫上,這大夫也是弟子罷了,但只學一點武功,專研用藥,喜愛藥草的二宮也常往那兒去偷師,這人也就是常常不見蹤影的三師兄。


這只能找這個動不動就板起臉跟你說教的傢伙-朝千明,朝千斗的親弟。


“明,這下有急事找你,帶上你的藥箱。”朝千斗跑到朝千明我寢室,把人拉走。


“斗哥,請問這是為何事呢?”朝千明撥開了朝千斗的手,自己便又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明,這可不是斗氣的時候。”朝千斗不得不冷靜下來,他是這派閣的掌門之一,他用不著要罵自己弟弟“霧曉他,躺在床上不知何事。吾來只是想要汝去治療他罷了。你恨哥哥便好了,霧曉他是無辜的。”話畢,朝千斗便離開了弟弟的寢室。


要是朝千明不肯來,便花點銀子請個大夫來吧。他可不想霧曉有什麼事。


朝千明隨即便拿著藥箱到二宮那兒去了,讓這把脈便知道二宮為什麼會病掉。


再者,昨夜下了一場大雨。


“霧曉是不是在大雨下待了很久?”抬頭看著朝千斗,像是問著‘到底你們怎麼照顧他。’


“這…吾只見他留一陣子,吾便離開了。霧曉怎了?”他朝千斗早早便離開了,這可是凌日管的阿…


“跟你們早說了,這孩子身體本就柔弱,現在是因雨中久立染了風寒,然而風寒並不難治,只開出藥方待他服下,便會藥到病除。怕只怕。”朝千明看了眼,他本就不放心,這可好,把他交付給兩個師兄,就把他給淋病了。


“怕什麼?”朝千斗搶過話來,他也有擔心,怎麼他弟說得像自己毫不關心似的。


“剛也說了霧曉身體本就柔弱,又經風雨久淋,怕會落下風疾之症。這症發作起來,極其難熬,而風疾之症乃頑症,很難根治的。更何況昨夜大師兄早便出門,至今還沒有歸來,而霧曉之所以會染上風寒,也是斗哥您的錯。吾等這便走了,汝可得好好照顧霧曉。”朝千拿起了藥箱便離開,朝千斗還沒回話朝千明便已離去了…


“怎麼明知道自己受不了風雨還跑去淋雨呢…霧曉。不過,抱歉…師兄並沒有阻止你,反而讓你病了…”朝千斗替二宮蓋好了被子便離開,拿著朝千明留下的藥,他便去把藥煎了,待會兒才好好照顧這人吧…


#
這日,朝千在二宮的房間待上一晚,待凌日回來,他才離開,凌日抓住朝千問所謂何事,朝千只是留下了一句道歉。


“光兄”二宮輕輕喚住了凌日,見凌日終後顧,也繼續說了下去“此事與二師兄無關。都是曉貉任性所致,會落下風疾之症也是曉貉咎由自取罷了。”


朝千曾經讓自己擦乾衣服才回房去的,只是他不聽罷了。


“為什麼?”凌日坐到二宮床邊,問道。


二宮輕輕的微笑,不說什麼,忽然沉默了起來。


到底為什麼呢?他也是為什麼毫無理由便去淋雨嗎?


也許,或許,或是…是因為自己的懦弱或是任性,才成就了現在的局面。


“曉貉,都過了如此久了。是不,有些也該放下呢?看見汝如此折磨自己,師兄看著也心疼阿。”凌日揉了揉二宮的臉蛋,這人太多東西瞞住別人了…始終還是一句也不肯多道之。


“光兄,曉貉自知什麼時候才是最好的時機。事情還沒完呢…”二宮躺回床上,仰看著凌日,又是一句凌日壓根聽不懂的話。


“曉貉…”凌日依然擔心這人兒,他這瞞著什麼似的真夠人放心不下…怕他那一天會忽然離開。


“光兄,曉貉想睡了。”說罷,二宮便轉過了身子,背著凌日睡覺。


這叫他怎能放得下呢!這幾日又傳來嵐國的愉親王向嵐國軍隊宣戰,說是內除國賊的名義來大舉南下,但也不過是藉口,這舉國人民愉親王這無恥之徒貪圖並不屬於他的皇位。


而霧曉即二宮為何上次勇於到邊境去,而這次卻一言不語的。


“先喝了藥才睡,不要裝睡了。”朝千斗端著藥進房,放下了藥便喚醒二宮。


“喝不是剛才喝了嗎?怎又來一碗了?”凌日瞥了眼凌日放在桌上的藥碗,又看了看自己放到一旁已經空的藥碗,這怎又多了一碗阿…


“剛喝的是治風寒的,而這碗是給霧曉
調理好身體的,這藥是朝千明叮囑定要讓你定時喝光的。”朝千拿過藥碗遞了給二宮,也順便給了兩顆棗子給二宮“這棗子好讓你吃藥。”


二宮看著又是一碗黑不見底的藥汁,接過了藥碗和棗子,在兩人看著之下,也只好吞了罷了。


“師兄,這次霧曉病了,多少也跟吾朝千斗扯上關係,也請讓朝千與師兄照顧霧曉至霧曉的身體調理好。”他顧然想照顧好二宮的同時,他當然不再讓朝千明對自己徒添誤會罷了,他這作兄長的實在不稱職。


“嗯?阿,當然可以。”二宮的風疾之症於夙夜才發作,這他多一人好照顧二宮,他也能分心管理派裡的事務。


二宮一時憶起當年與松本大野他們在皇宮的時候,他們也是怕自己厭藥汁太苦不肯喝,便拿過棗子來讓自己喝。自己還藏著棗子,那晚便作零嘴吃掉了。想起來,覺得有點傷感又有點好笑。


“曉貉,那朝千這晚起便睡在這房了。”再向二宮確定一下,凌日方安心,凌日跟朝千常常有點衝突,這可是一個機會讓他們熟悉熟悉罷了。


朝千把藥碗都放好了,便拎著枕頭被子到凌日與二宮的房間去了。自此天起,兩人更是管著二宮何時休息、何時干活。


這風疾一發作,要麼一大個早上,要麼便是半天,這應了朝千明那句,可是會把人折磨的不輕。


因而,兩人不讓二宮踏出閣門一步,也只讓二宮到朝千明那兒去了,這學堂阿,也暫時對二宮沒用,因為二宮早早便讀完所有東西,這學堂裡學也沒是沒什麼特別罷了。


當然,二宮多番不滿,也只是被兩人以調理好身體方可而拒絕了。


#
嵐國大將軍忽然病重,這時傳來了便軍書,在相葉丞相的勸告下,這次軍隊便派了眾人口中的小將軍-相葉雅紀帶兵北上迎戰。約一年前,相葉雅紀打了場勝仗回來,聖上便封了他為從五品上的游騎將軍,亦封松本為從五品上的朝請大夫,兩人的封號早就被人一傳再傳是靠著父親才能當上,此名乃不實阿。


這話不但傳到相葉松本兩人的耳兒裡去,亦傳到聖上、左右丞那兒。這次文武丞力薦兩人去打這場戰,也是免得這惹得臣子的誹議,兩人實力是有,只是欠缺經驗,讓兩人為國效力,別紙上談兵好了。


丞相倆在聖上面多加幾句,聖上也就放膽把這仗的勝負放到相葉雅紀手上,這軍師之役仍然是松本潤,這將軍依然還是相葉雅紀。


聽是相葉雅紀帶兵,軍中的士氣也增添不少,相葉平日到軍營去那兒,待他們不差,相葉松本兩人自小在軍營中打滾,不但視各位士兵都是兄弟們,對軍中的一切更是暸如指掌,這更是聖上放心讓相葉率兵去迎大敵愉親王。


一行人也出戰也快一年,而二皇子櫻井依然是那個樣子,時而在書房,時而便與大公主即昭夕公主櫻井舞旁。


大野實在看不下去,便天天到在櫻井那兒去,把自己所知的軍情都告之,也不忙加了醬油、醋的,好讓櫻井肯聽自己的話。


大野領著櫻井便跑到麟軒殿去,皇上再也搬出什麼話留住兩個孩子,再者,這兩人也把外出的事告予,皇上也答應了,只是定要兩人在離京前回宮待上幾天,好讓他們團聚一下。


聖旨一下,大皇子二皇子便領著生田帶著一些精兵去助相葉松本去。盡管這次並不是聖上親徵,但倆皇子抵達軍營,這軍中士氣倍增,松本與剛想出攻破對方陣營的軍陣,相葉便乘勢下令攻入愉親王所佔的北城,正要以叛國之罪把愉親王拿下,這時卻被京城快馬加鞭送來的聖旨攔下了他們攻進愉親王的宮殿。


相葉讓副將軍帶兵先回京城領命去,只留下五家族的五兄弟,與大野、櫻井、松本、生田去跟愉親王好好談一番。


“愉親王。”相葉踏進這宮殿,嗅到重重的血腥味兒,相葉不禁皺起了眉,只怕自己的腳在發抖。


“皇伯,收手吧。父皇也下令收兵了,只是不想您愈錯再錯阿!”櫻井上前,對著愉親王說著。


“不,哈哈。寧定他獨霸著皇位,本王怎麼也不容許!咱們有的是十五年之約!吾就看皇上阿,是否君無戲言!這只餘下五年,二宮和也若是不亡,這孽種也十八!哈哈!看是本王的親忠快,還是你們區區幾個小子!”愉親王看了眼櫻井翔、大野智。他愉親王並不笨!他是留有後著的,他不單是要找二宮回來,他更拿他的首級好讓他那個當了皇帝二十多年的寧定皇弟!接著便毫不猶豫的大笑起來了。


大野睨了眼愉親王,轉身便把宮殿的人都喚走,只餘下一個近身太監和侍衛在這兒。


皇上下旨軟禁愉親王在宮殿裡,不殺他,是免得朝臣道他殺兄,也念在多年的兄弟之情,不捨的罷了。


走出殿門,大野方上前輕拍松本的肩,也讓雪露霞上前先為松本手臂上未治療的傷口上藥包紮。


幾人也不打算再留在北城裡,跟北城的官員囑咐一些話,便回汴城去了。此戰在嵐國的版地上開戰,死傷無數,只是嵐國軍的傷亡並沒有如此慘重。


回程並不需一月,要是騎的是良駿的話,七天便可,但幾人途中在每個地方待上一天,打聽了一下民間的現況,因花了十四天方回到皇宮。


換下了民間的衣裝,幾人便換回皇子、平日穿的衣衫。當所有事情安排妥當,他們便一同到麟軒殿去跟聖上請安。


“大皇子、二皇子、相葉將軍、松本大人、生田大人晉見。”讓守在門外的公公們幫自己通傳一下,待聖上允諾,五人一同進殿,見過聖上。


聖上見這幾個孩子,只感嘆時間又不知不覺的從指間溜走,轉眼間似的幾人立了功回到京城來,走到這殿前,換言之,他們又得離開了。


“智兒、翔兒。來,到朕旁邊來。”寧定把孩子招到身旁來,兩個孩子看是想要把皇弟找回似的,但也難免說上是為了不想聖上失信於人。


只記得當初,三皇兒失蹤之後,大皇兒大野便天天跑到麟軒殿來,說自己當父皇的不理會皇兒的生死,結果自己狠下了心,賞了他一巴掌方讓大野不再吵吵鬧鬧的。過了幾天,便被二皇兒揪了過來道歉,還跟自己說,若他們學好武功,定得允許他們去尋三皇兒。


時光飛逝,這就十年了阿。


“父皇,日後兒臣走了,您要好好照顧身體阿!”櫻井就只怕皇上的身體,這些年也是自己讓人來給父皇醫治,怕父皇太強迫自己罷了,這他走也走得不安心。


“父皇,萬事小心。”到了離別方不知能說什麼,一大早想好的話都不知到何處 了,大野一時就只能說出‘小心’兩字。


他不捨得父皇,但他也得把皇弟找回來…


“父皇明白,智兒、翔兒,找不到和兒,也罷了、也罷了。別太執意了,由其是翔兒,皇兄有什麼不知曉的,記著多提點喔!朕也該放手了。以前讓你們多練武,把武功都練好方可出去尋和兒。現在,你們都長大了,朕不可再留著你們在宮中…萬事多保重阿”離開那一天,聖上因要早朝而不能親自目送孩子離開。


“皇兄!”一把尖嫩的聲音忽然在殿中響起,幾個侍女正隨著這女子跑,一見聖上便跪下請罪。


來者正是昭夕公主-櫻井舞。


“舞兒,不可無禮!”櫻井見皇妹如此無禮的在殿堂上大喚自己,這她堂堂嵐國昭夕公主殿下,這豈能讓她如此放肆!


“昭夕參見父皇。”櫻井舞也知自己無禮,便好好的行禮,只能默哀她耳朵定要聽自己的皇兄一番教育。


“舞兒怎就跑來麟軒殿來找父皇了?還是來找二皇弟?”大野免得櫻井又一番說教,便連忙替櫻井舞接過話來。


“舞兒阿,怎麼就不去多學女工刺繡呢。這次,又為何事來呢?”猜透女兒這又莽撞的來,定是有求於自己的。


“父皇。昭夕有一事相求。”櫻井舞跪下,看著聖上。


“說。”
“昭夕想要隨皇兄們去找三皇兄!”


“不行。”櫻井連忙否決,櫻井舞也是一時用氣罷了,這絕對不可。


“昭夕,汝這女孩子的一人,實在不方便阿。此行並不是遊樂去阿!翔兒離開了皇宮,汝更該待在母妃旁阿。”聖上也不贊成櫻井舞一同去,這孩子是隨口說說就好了。


“昭夕也會馭馬,皇兄只是撇下昭夕罷了!更何況,相葉將軍的隨從中,雪露霞也是女生!要不,皇兄都不要離開,父皇便對外宣告三皇兄逝世!”櫻井舞一時衝動,便就說什麼也不清楚了,當然也說了不該說的話。


‘拍’,櫻井上前摑了櫻井舞一個耳光,衝她罵了一頓。


“堂堂大嵐公主殿下,這話是該汝說的嗎?三皇弟也是汝的皇兄,更何況這關係著國家大事,豈容汝亂來。”


櫻井舞含淚看著一向疼愛自己的櫻井,匆匆的離開了麟軒殿。


“父皇,舞兒她任性,竟在殿上胡鬧,兒臣回去定教育她。”櫻井一躬,她這皇妹實在太任性了。


“翔兒,昭夕想隨去便隨她吧。朕相信雪露霞能把昭夕照顧好的。而昭夕剛說的那番話,就別放在心裡去好了,要學會接受。”聖上嘆了口氣,要攔著孩子們,實在難阿…


“兒臣遵旨。”
“你們退下吧,朕還得批閱奏摺。”


五人離開了麟軒殿,大野也回自己的甄凱殿,而生田隨松本回丞相府去了,只是櫻井硬留下了相葉。


“雅紀,本皇子有話要說。”

=====
始終不讓櫻相和好的我被拍了吧

好吧,本作者(咳!咳!)要大考了!

所以就...停更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