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避

〔捌

 

到〔捌〕

松本自行回府去,本想與相葉回,但見相葉也沒這心機回去,便自行回去了。回家見兩丞,請了個安,便找自家姐姐去了。

這刺繡女工的東西,他只能央求姐姐幫個忙,說是弄給二宮,松本吹雪也不會推搪的,是說全丞相府上,除了剛出生的松本光以外,都甚是喜歡二宮。

把布交給松本吹雪,松本便在旁等候著,只是松本吹雪忽然開口問了句。

“小潤,還是弄不清自己對小和的感情嘛?”松本吹雪瞥見弟弟的臉容,輕輕的微笑,自己的傻弟弟,還真的想要公私分清。

“姐姐…”松本不知能對姐姐說什麼,自己還這麼小,還干什麼呢…

“傻弟弟,怎麼汝這牛脾氣跟爹爹如此相似呢?怎麼就如此怕高攀不起呢?爹爹當年也只不過是一名懂點武功的書生,要不是取了個功名,看阿永遠也不會把娘迎娶回來…怎麼,是說高攀不起小和這三皇子嘛?”松本吹雪依然是輕輕的微笑著,笑著自己弟弟與父親的相似。

“姐姐,這怎麼一樣呢?”松本搖了搖頭,別過了臉…二宮乃是未來太子,怎麼下…嫁於自己呢…

“好了,姐姐也不跟你嚷了,只是萬事小心。這兩小錢包弄好了,字也幫你繡上去了。小和喜歡的這句,大概阿小潤,汝得珍惜了。不經一番寒徹骨阿…吾去看娘親去了,汝去不?娘親昨夜可是很擔心汝喔。”松本吹雪把錢包放到松本手中,轉身便想離開房間。

“好的,姐姐先去。吾得先回房去。”松本也站了起來,只是奔了回房間去。松本吹雪嘆了口,他這傻弟弟真讓人擔心阿 …

松本把掛在衣服的一個玉佩摘了下來,放到送給二宮的錢袋中裡,揣到懷裡去,便去娘親那兒。

待其他人都離開了景明殿,二宮從床坐了起來,拿起兩皇兄所贈的扇子及匕首。

見上刻畫著的梅花,又是拉下肩膀的衣服看了看,梅花,是自己的象徵…

也許,梅花還有著松栢陪伴,而他這一棵梅花,總感覺松樹,離自己愈來愈遠…

接著好幾天,二宮的病還是沒有好轉,反而嚴重了,更是臥床不起。大野櫻井得去上少傅的課,只餘下生田在二宮旁,生田只是能定時給二宮擦擦汗,什麼也做不了,心裡更是難受…

“小和,汝可要快點好起來…小斗沒了小和跟自己讀書寂寞了…”生田靠著二宮床邊悶悶的說著,自己可不想看二宮如此辛苦…

“咳…咳,小斗…汝可是還有…大皇兄…而小和…咳…只是餘下自己…”這些年生田大概黏慣了大野,更是愛隨著大野,他又怎麼不知呢?

“小和怎麼只有一個人呢?智哥哥、翔哥哥、小雅哥哥,小潤哥哥阿!松本姐姐呢?還有小斗呢?小和怎麼就這樣說呢?”生田扁起了嘴看著躺在床上的二宮,不過二宮這話太不正常了…

二宮並沒有回答,閉上了眼睛又是睡過去了,雪露御醫還有幾天日程才能回琲汴城來,是藥不管用,還是自己身體太弱,總之總是好不來…

以前,自己生病松本可是整天待在自己的旁邊,照顧著自己…

現在母后不在了,松本也不會如此照顧自己,想著想著,二宮掉下了眼淚…

“嘻嘻,怎麼又掉下來…”二宮笑了笑嘲笑自己的軟弱,但是卻沒有抬手拭淚。

又見生田不在了,病懨懨的閉上了眼睛,好累好累…卻沒有留意自己病得正嚴重,也不知道自己是睡過去還是暈過去了…

“和也?”彷彿沉沉聽著一聲松本的叫喚,二宮睜開了眼睛…

而寢室內顯然除了自己空無一人,只能抬頭見著還帶著一絲朝霞的夜空。

二宮拉開被子,輕輕靠著床沿站了起來,本想走動一下,卻眼前忽然一黑,暈倒在地上,額角還流著血,剛這一暈正好撞上了床角,倒地不醒了。

另一天早上,松本生田相葉櫻井四人早就到大野那甄凱殿去,只是大野見上殿課的時辰還沒到,便提個意見到景明殿去陪陪二宮吃早飯去,畢竟這好幾天二宮吃不下很多東西,有松本在起碼能讓二宮多吃一點。

大野見景明殿的下人也不在,也就自行走往二宮寢室去,一見看著床上並人,就問著“三皇弟是不到那兒去了?怎麼床上沒人呢?”幾人再往寢室張望,依然不見二宮的身影,但松本卻推開了站在寢室門外的大野和櫻井,自己一個箭步衝上前把躺在地上的二宮扶起。

“和也!”松本管不了被推的兩人,自己抱住了二宮大吼了一聲…

下人聽著喊聲就衝進殿中,見小主子動也不動的被松本伴讀扶起,又見大皇子二皇子兩人臉也沉下來,一時怕被怪罪下來,就立即跪下來叩著頭…

“還在叩頭有啥用呢?還不傳御醫,要是三皇弟有什麼事,用汝整家人的性命也不夠償!還在那兒愣著干什麼?走!”大野壓抑著怒氣對著一班跪著的奴才說著,自知自己的語氣定是嚴肅,便再不壓抑,就怒斥幾人了。

“皇兄先別怒,小潤快把皇弟給抱到床上,再看傷口止血了沒有?雅紀與小斗去找點淨水淨布來!”櫻井撫了下大野的背,讓自己的皇兄別因這些奴才怒著,自己就上前幫松本把二宮抱到床上。

“潤哥哥…別離開…”當松本正想把二宮輕輕放到床上,自己離開的時候,二宮嘴裡說著這話,松本頓時一嚇,也就不敢再離開二宮半步。

“雪露御醫到。”

相葉匆匆的放下水盆,便到雪露御醫旁,跟雪露大概說了一些話便站到一邊去。

松本本想讓位給雪露御醫,但雪露卻說就這樣扶著二宮,先讓他好好給二宮包紮好傷口,上了藥又把了脈,給了張藥方給奴才才對大野、櫻井說著。

“三皇子感染風耶,腿上的傷還沒好,還發炎,現在又是撞到額頭角,怎麼就沒人在他晚上照顧他嘛?”雪露收起了把脈的東西收好,又是看了看相葉。

“叔伯,下輩昨夜未能守著三皇子,而讓三皇子病了…”松本自己站了起,到雪露面前,又是深深的好幾個鞠躬。

“好了,待藥好了,一口一口喂給三皇子,藥煎好定要暖,再喂給三皇子。

雪露先行回去,幾日讓奴才去給少傳話說聲,五人在二宮房聞、坐著等吧。

松本接過了藥碗,把熱騰騰的藥給吹暖了,才喂到二宮嘴裡去,本以為藥太熱,又多吹一下勺子上的藥,才喂。但是藥依然從二宮嘴邊流去。

可是二宮吃不下任何東西,怕藥冷了,就拿著藥湯,含了一口藥在口中,嘴對嘴把藥送過去。

看得後方的人驚訝,松本只是拿著淨布替二宮擦掉嘴邊的藥汁,又胡亂的幫自己擦了擦。

“小潤,能不隨我來?這兒有二皇弟看著汝不用擔心罷了。”大野把松本叫到面前,又說了寢室裡還有人不用擔心,便到殿裡另一間寢室裡說話。

“不知道大皇子讓卑職來,所為何事呢?”大野一屁股就坐上了寢室的床上裡去,松本站到前微微鞠躬。

“小潤,到底汝是怎麼想的?三皇弟這下子病重又受傷了,難道就不心疼三皇弟嘛?”大野繞起了腿,又問一句。這松本潤要是沒心的話,他做皇兄的就不讓他給照顧自己的三皇弟。

“當然有了。大皇子…卑職只要留在三皇子旁邊便安心,那敢要求呢?只是,咱們這時刻太早了,咱們還小,也不能說上天長地久阿…”松本只能一直對大野挽留,望大野不要迫自己承認。

“那好吧,這話可是汝說的十五後,汝還是辜負三皇弟的,吾就讓親王的女兒給嫁給皇弟。知道沒?”十五年後,要是松本還是喜他那傻皇弟的話…

“卑職遵命!卑職望大皇子能讓卑職在殿照顧三皇子,以彌補卑職並沒有好好保護三皇子,而讓三皇子受傷之事。”松本跪了下來,大野盤算一下,也就點頭答應了。

因著皇后葬禮及二宮病倒了,到淼國之事不得不推遲了一整個月,但久見二宮醒不來,聖上便下令說著若是二宮病重未痊癒的,便不用去淼國了。

只是這話傳到某人耳裡,便氣得那人跺腳…

“水…”松本坐在床邊正好拿著書本看,卻忽然聽見一絲聲音。

松本拿開了書本,見二宮醒了,便把二宮扶起來,拿著水杯便冉冉的把水喂給二宮喝。

“好點沒有?”松本放下了水杯,問了問二宮。

“嗯好點了。我睡了多久?”二宮點點頭,卻察覺到額角痛得很“好痛…”

“別亂動,我去讓小裕子他們去熬藥給你。”松本輕輕的把二宮放到床上,自己整了一下衣衫,便去叫小裕子去把藥拿來,片刻又回到二宮身邊。

二宮不作聲,所躺在床上去,只是松本卻沒有離半步。

待小桂子端著藥進寢室,把小桂打發走,松本才說話“和也,你這好幾天都沒吃什麼,我讓御善房弄了白粥,先吃一點東西才喝藥。”

把二宮小心翼翼的扶起,松本才把白粥一口一口喂給二宮,碗中的白粥很快便見底了,但黑漆漆的藥還是依然的滿。

“來,喝了雪露御醫的藥。這兒有顆棗子,待喝完了藥才吃。”松本把藥遞到二宮面前,二宮只能苦笑了一下,把藥一口氣喝光了,但吃了棗子嘴巴裡還是充斥著苦澀,二宮不禁連連叫苦。

“平時不是拖很久才喝嘛?怎麼就變乖了?”外面傳來了櫻井的聲音,二宮抬起頭便見大野櫻井兩人。

“二皇兄…藥放涼了,沒藉口賴不吃藥了。潤哥哥,能不多給小和一顆棗子,這藥太苦了。”笑了笑看著藥碗,二宮轉身便問松本多要一顆棗子。

“多吃幾顆也無防,雪露御醫說這棗子補血、促進食欲,讓他吃吧。皇兄也帶了點來。”大野笑了笑,讓松本盡管給二宮,自己也掏了點給二宮。

二宮卻不吃松本給的,就一直吃大野給的,櫻井好奇便問“皇弟,怎麼就不吃小潤給的,皇兄的棗子特別好吃嘛?皇兄也給點我。”看二宮吃得滋味,櫻井也跟大野要了點來吃,有美食怎能不吃?

“對了,小潤。武丞曾說送咱們的武器都已完工了,小雅他們正帶過來。”大野把懷裡收著的棗子都給二宮和櫻井,便對松本說著,這幾天松本都沒回家,定不知發生何事。

“卑職知道。”

“參見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兩人讓奴才放下木箱,便上前行禮。

“平身,這快來吧。”櫻井放下了懷中的棗子,便把相葉拉到身旁。

把木箱打開,稻草中放著好幾件鋒利的武器。

“這裡有六件武器及仨條軟鞭子。趁現在這沒人,先說好了。

咱們都以花代表自己。

吾名大野智,字穹采,是為春蘭。
二皇弟名櫻井翔,字翱寒,是為秋菊。
三皇弟名二宮和也,字疏影,是為冬梅。
而小雅名相葉雅紀,字修澪,是為夏竹。
小潤名松本潤,字翠凜,是為松。
斗真名生田斗真,字子歸,是為桂。

咱們的武器都只是長劍及雙劍而已,別的武器將來多的是,但這佩劍乃是隨身物品,可不能丟。

如此的話,長劍上刻著竹的,乃是小雅的雨燕劍。而這個刻著松樹的長劍便是小潤的蒼龍劍。這個刻著梅花的雙劍是三皇弟的暗香疏影雙劍。刻著桂花的雙劍,乃是斗真的飄渺浮影雙劍。這刻著月光及蘭花的劍,是吾的艾亭劍。最後這刻著飛鳥及黃菊的長劍,乃是二皇弟的暄淩劍。而這仨軟鞭子,咱們耍鞭子最好的是斗真、小雅及三皇弟,便一人一條罷了,記著在上刻上花卉。”

大野把武器一一分好,所有人把劍柄都放在一齊看了,包括了鞭子上也有一個圖騰,不是皇室的圖騰,而是大野自己親自畫的一個圖騰,免得被拿了武器卻認不了自己的劍。而這圖騰多年後乃是在江湖中稱為六大高手之一。

風月、雨堯、雪露、霧峰與雲岡五大家在嵐國自成一家,屬東嵐的大家族。另外在淼、明、夜、靖四國天下共有五大教派囉。

當然就可不再從祖先所留下來的,東邪、西毒、北丐 、南帝、中神通了。

“這圖騰並不是萬能,只供咱們認人而已。好吧,快把武器收起。待皇弟病好了,就請武丞大人來教咱們用這些劍。”大野讓人把所有東西都收好,這些武器可是鋒利十分,傷著人傷著自己也不好。

“對了,這個錢袋是給和也的。”松本從衣襟中掏出小錢袋出來,之前一直沒機會交到二宮手上。

“怎麼送小和新的錢袋呢?裡面繡著那句詩…”二宮笑嬉嬉的打開錢袋,裡頭的詩句讓他驚訝十分。

“那個錢袋看也弄髒了,就弄了個新的。”松本並自己的那個拿出來,卻把舊的那個洗淨交給二宮。

“謝謝潤哥哥。”二宮微笑了一下把錢袋放好便跟各人繼續聊天。

#
過了幾天,相葉就把武丞給帶來了。二宮的病好得七七八八了,傷也好了,便說著讓相葉帶老爺來的話。

“爹爹,來這邊,大皇子他們正在那邊等著呢。”一邊把父親帶到景明殿,武丞也只是沒自己孩子辦法。

自八歲後也不喊爹,直接親切的喊著爹爹的,就連弟弟裕樹也隨著這樣叫,總是怕孩子太善良,怕將來當將軍會被人欺…

“爹爹,就逐一武器耍一套讓我們學學吧!”這衝著這一句,他堂堂武丞就被兒子帶來了景明殿來了。武丞搖了搖頭,又是教了他們好幾招,就順便把生田、相葉與松本帶回丞相府去。

二宮又再次隨皇兄們到學堂去學習,又是每日練一會兒劍,過得好不高興。

不過眨眼翌日得起程到淼國去,幾人都在收拾行裝,二宮也把鞭子什麼匕首、暗香疏影也帶過去了。

經幾日趕路,終於抵達淼國首都。淼國皇上也到城門去迎接,一行人也被淼國款待。淼王、淼國太子、公主也出門迎接,一班人皇朝人們站在城門,場景好不壯觀。

跟隨聖上的是佐渡大將軍、翰林學士平井,以及雪露御醫,而左右文武丞相就留在京中替聖上國事。

而仨皇子的馬車上也只是帶著松本相葉還有風月,把雪露留在府中看好生田。

身穿白綠色的長袍衣的少年風姿凜凜的跳下馬車,後隨著一位身穿紫藤色長袍衣的少年跳下了馬車。

此兩人便是左右丞相之子,相葉雅紀及松本潤。

後繼便是一身茜紅色的櫻井翔及一身水藍色的大野智也優雅的走下了馬車,大野智又是抱著那一身木桃色的二宮和也下車,迎上眾人便讓便皇上出聲。

“歡迎阿嵐王,已恭候多時。請來到我淼國的皇宮去。本王早就讓人去備,今夜這夜吾淼皇設宴款待,我倆國聖上,就好好對酒當歌,再聊國家大事,嵐王也勞累了不少日子,要聊國家大事也休息一天,本王定能奉陪!來!”淼王把一行人都好好招待到皇宮去,又給糧水馬隻,好讓嵐國對本國有個好印象。

只是,站在一旁的淼國二皇爺總感覺不懷好意。松本瞥了一眼這人,便追上各人,總之小心以上便是了。

這夜吃過飯宴,倆聖上還在碰碰酒杯,
幾人說想要到處走走,因為有相葉在,皇上也允許了。

幾人換下今朝的袍衣,換上了輕便又美觀的衣衫,便一齊到市集去。

一路上櫻井的視線離不開相葉,是怕相葉會被欺騙。松本的視線總不開二宮,是怕那天的夢會成真,一直就盯住二宮看。大野聳聳肩,又嘆了口氣,一轉身連風月也不見了,就埋怨的衝櫻井喊“翔阿,能不顧一下你皇兄我呢?都只把眼睛放到小雅那兒了,小潤也是!要是斗真也來到,你說多好呢…”

櫻井拉著自己皇兄便罵,他們的身份是怎麼豈容他們隨時皇兄皇弟的叫。

“說記念小斗便把一點東西帶回去吧,大公子。小斗定會喜歡您送的東西的。”松本聽到大野那不滿的話,又是笑了笑,誰叫大野自己不讓生田來…自作孽了哦…

“小雅,看你那乾弟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咱們去吃點地道小吃。”大野跟相葉又是胡亂埋怨了一句,便拉著相葉去買東西吃。

走得累了,幾人便回去淼國皇宮裡去,幾人也直接累得倒在房間睡過去。

深夜,二宮寢室門外閃過一道黑影,又停在門前,紙門被燒了兩個孔,兩個孔探出了兩根迷香,二宮更是睡得更沉,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
這夜淼嵐兩個聖上聊國事聊上一整夜,也就連早朝也不上,各自睡上好幾個時辰去了。

而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夜睡得特別的沉,起床梳洗也快午時了。

各人整理好儀容便想去走走把二宮也叫起,只是打開房門,房裡空空如也。

“三皇弟?咱們出去了,要一同去嘛?”只見房中裡並沒回答,櫻井只能好奇的看著房間找一下二宮是否有躲著什麼的。

“小和呢?不是來喚來一同外出嘛?”相葉也跟了上來,見櫻井找不著人,便開始在房中尋找。

“回二皇子,並找不到三皇子。”相葉又到院子裡找,也見不到二宮影子,只見到二宮舊的那個錢袋。

“怎麼會有兩根煙在那兒?”櫻井又幫忙找了一次,還是不見二宮,卻見地上有兩根煙的東西。

櫻井拾起來嗅了嗅,頃刻神色大變,並把煙收起“這是迷香…”

“怎麼會這樣,是誰闖進皇宮裡去嘛?可是…堂堂淼國皇宮,豈能讓人如此如易的進出?吾今早也在門外找到這煙…小和是不被抓了,要不是,那小和呢?”相葉一邊傻緊張的看著手上的小錢袋,找不著二宮已經讓他們焦急十分。要是讓人下令在淼國京城裡搜人看也會損了兩國邦交…

“先去找皇兄罷了,咱們倆人能想出什麼來呢?走吧。”櫻井嘆了口氣,這事鬧到父皇那兒可就麻煩了…皇后才逝世不多久,又不見了最寶貝的兒,除了悲痛欲絕,他可想不出父皇會怎樣…

到了大野的房間去,大野只見兩人神色凝重,又不見二宮隨著他們來“皇弟、小雅,三皇弟呢?不是隨你們來的嘛?”大野又是看了看相葉,那雙杏眼都快掉出淚兒來,連忙把人招下來坐著。

“皇兄,這些都是在咱們和三皇弟房門外找到的迷香,這是為何昨夜咱們睡得如此沉的原因…只是,三皇弟不見了。只見這個小潤之前給回皇弟的小錢袋。”櫻井把那小錢袋放到桌上,讓兩人看看,卻不見松本的雙腿正顫抖著…

#
“我說你這笨蛋,干嘛不快跑呢!要是那小子追上來,讓這小皇子被救了,主人怪罪下來能怎麼辦!是不要命了嘛?”這抓人的罵了聲抱著麻包那人,他們這麻包裡人可是當朝的小皇子二宮和也,要是讓人給救了,他們的主人愉親王可是會要他們的小命阿!

跑好幾里跑,兩人也來了二宮到他們藏人的地方,把麻袋丟到地上來,他們就完事了。

只是這一丟,也把二宮這小人兒給丟掉意識也丟回來了。

“你們為何抓我!”
“喲,這不是咱們的三皇子嘛?咱們這些無人問津、微不足道的小人說了名字也不知,那像三皇子一般,位居要津,這嵐國太子之位遲早也是你的,咱們是否犯了彌天大罪,草民就可不知,但是咱們就是要活抓你這小皇子交給主子。”這幾個人,不是為錢,但也表明了自己的意圖了,他被抓人質來要脅父皇或是老爺們了!

“你們這幾個人是誰派來的?對著本皇子出言不遜不計其說,還這樣大搖大擺把我從市場抓回來,就不怕丞相之子來找你!?”二宮這待著松本,轉眼就出現在這房子裡,他不是待不上這小房,但他也察覺到了這事的危險。也只能把自己不愛擺的皇子風氣出來,恐些人。

“臭屁,還本皇子吶。老子我還本公子呢!這被抓的可是你這臭小子,一視同仁也容不上你說,豈容你居高臨下跟老子說話!”說著說著就一巴掌往二宮那臉上搧去,二宮整個人被這一巴掌的力給推倒了,他不常用的東西結果惹火了這老頭了…

“我告訴你,你這小子別在給老子我擺皇子風采,打死你管他寧還是定的,就連天皇老子也救不著你!丞相家那小子給咱們給擺脫了,你休想逃!”說著又是另一邊一搧耳光,二宮捂著兩邊的臉,臉上像火燒一般的熱,還帶著刺痛,這臉上的腫痛使他更哭不出聲,只是呆滯在那兒。

說不上是受委屈,他這一小丁個小孩,也沒試過受什麼委屈什麼的,他也不是說要風得風,有樹得樹的人物。

“這夜給他一個饅頭,別讓他吵吵鬧鬧的。聽著,明天就起程帶他到主人面前,主人正在嵐國邊彊,聽到沒!”這特別兇的,看就是搧了自己兩巴掌,就帶著兩人來抓人。要殺,也先殺那個白看不干活白!

“看好這小子,他要想要讓咱們難做,打就是了。這小子享盡這宮裡的榮華富貴,咱們難以還得養得他肥肥胖胖嘛!”二宮也只是坐下了,呆呆的看著那兩個不作聲的大人。

待兇人的那個走了,二宮才開口“小裕子、小桂子,有讓任何人看到你們的樣子嘛?不過你們還在兒好好的,大概潤哥哥也沒留意汝。

一直為愉親王干著活兒?”那兩個人正是一直待在他旁的小兄弟,二宮之所以沉默不說話的也是這原因,免得這兩個兄弟難做。

“小主子,奴才該死。”兩人應聲就道歉,不知是本能反應還真心…

“怎麼,有人威脅你們?本皇子是信任汝才讓父皇一直讓汝留在景明殿的,就連這次出巡也帶上汝,本皇子相信汝不會出賣吾,也早就跟皇兄倆道明,但,為何這樣做呢?”二宮看著兩人給自己跪下的兩人,那時自己留人是錯嘛?

“他們…抓了小的家人,小的不得不這樣做,以保家人之命…”兩人還是這樣的跪著,二宮看著兩人,思考著這兩人的話是否可信。

“我明暸了,為什麼愉親王讓汝來抓本皇子?”二宮揉了揉被摑痛的臉蛋,坐好了身子質問眼前這兩人。

“因為…因為。”這兩人支支吾吾的,有所猶豫的不肯說出話來。

“喔?我說這小桂、小裕阿,傷害皇子可是株連不少人的,既然愉親王拿汝家人來作威脅,就不怕汝被抓一同砍首嘛?!”二宮輕輕的一聲,把眼前兩人也嚇壞了,畢竟這兩人還是本性善良的,要嘛就是被抓把柄,要嘛就是親人,這倆兄弟平來從不做錯事,但對宮外的家人甚好,看也是為了第二件事了。

“我說了我說了,小主子,求你別讓奴才家人受傷害阿!愉親王他本就想拉你這三皇子下來,但右肩上的梅花證明你的身份,他不得不給放棄。但是要先拉下你明正言順的把后位讓給麗妃,愉親王自成了國舅…而皇后娘娘的饍食中下了金鋼粉的事,也是麗妃與愉親王倆指使的…”這人的聲音愈說愈微弱,小得二宮也聽不著。

“繼續說阿。”

“愉親王想是藉國舅之名,設法要讓皇上駕崩,自己當上了皇帝…”愉親王與寧定帝都出色,但好歹也是皇上的大伯,先帝但卻選了寧定,愉親王這心裡可不甘!

“就是說,愉親王打算拿本皇子來威脅父皇嘛,並讓那個麗妃當皇后,然後控制這朝廷?”兩人不再作聲,點了點頭,也順著沉默了。

二宮要盤算一番,怎麼才會讓小桂與小裕不被責備,能逃走,並能治了愉親王的方法。

“小桂、小裕,本皇子有事相求!”

#

待大野留意著,便有人把一封密函從外遞了進來。

[不知是何人寄,但上確實寫著「奪梅」兩字,小心看好三皇子,三皇子有難…]

密函上的字是松本勇的字跡,看是兩丞在京師收到了只有兩個字的信。

但他們都知道,梅是象徵著二宮和也。

“和也定是被人抓走了,吾知道的吾知道的,只是眼睜睜看著和也被人帶走,怎麼還是保護不了和也!吾真是沒用,就連和也也保護不了!”松本後侮得恨不得,把那個不能保護二宮的自己給撞死,一下憤怒,也只是把手往地上打,打得痛不止,打得出血不止,幸好大野及時抓住了松本的雙手…

“你在這煩又有什麼用?我說小和被抓 當務之急還得處理要是尋人的話,兩國邦交乍要事,相葉丞相、松本丞相都留在京師,翰林學士及大將軍又難以盡信…這該怎麼辦?”櫻井從後看著松本,無可否認這下子,今晚就在別人淼國的宴會上說二宮被抓走,無疑會引起很大的問題…

“怎麼說三皇子也是聖上認定了他是太子,倒是這是誰抓了三皇子,既然三皇子的錢袋在此,對方為的定不是為財。”松本捏緊手中的小錢袋,但是裡面並沒有自己贈予的小玉佩。

“還是先跟聖上稟告?”相葉走向松本,把松本收傷的手包紮好,又回了句話,先跟聖上稟告看是上上策。

之前讓人送來的信,還不知想要說什麼,也想讓孩子看好三皇子,卻已經為時已晚了。

“話不能再多說,先請示父皇先吧。”大野剛急急的把馬車招來了,現在還是先找聖上比較好。

幾人急急的坐上了馬車,大野就讓馭車的奴才急趕到嵐王的寢室去,唯望父皇正醒著。

“參見父皇,兒臣有要事要稟告。”
“卑職參見皇上。”

這幾人焦急的走進聖上的寢室,聖上也把人給退下去了,看這幾個人心浮氣燥的走進來,就看大概發生什麼事了,讓奴婢給把門給關上,便聽說他們的所謂要事。

“父皇,本來咱們幾人打算與三皇弟與我們到民間走走逛逛,但房間裡去,在地上找到燒至末端的迷香的,卻不見皇弟的縱影。兒臣唯恐三皇弟抓了。”大野上前把事情簡略的把事情給帶過,。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和也給抓走了,知道誰人所為嘛?”皇上聽著給嚇了一條,怎麼他皇兒就給抓走了…

“回皇上,卑職暫不能懷疑是誰,但是卻無憑據,家父兩收到寫著‘奪梅’的信函,知三皇子的肩上有梅花的,只有朝臣之中,並且這信函送到臣兒去,豈不是明目張膽的告訴臣,這人要奪取‘梅’,而這朝中與臣等作對…除了愉黨…”松本走上前,拿出相葉勝吾送來的信函,這他們並不是想要針對愉親王,但這事情的茅頭實指向愉親王。

“先不說是誰抓了皇兒,但是,這是淼國。實不能把皇兒被抓的事告之,讓朝臣盡失興致。這皇兒被抓定會引起騷動。”皇上聽著聽著,還是憶起愉親王的事來,但這當務之急是晚宴的事,朝臣都早早來到宮裡來了…

二宮拿著從小桂、小裕拿到的熱饅頭,看了看兩人手上的乾饅頭,不捨得 把這熱騰騰的饅頭給吃下去。

把饅頭掰開,放到兩人的手上去“這熱騰騰的饅頭你們倆吃吧,雖然比不上宮中的食物,但是總比邊硬饅頭好。這給半個我好了。”二宮坐到一角去,嘴裡啃著硬饅頭,一邊找著身上的東西來。

從衣服裡找到一把自己用的匕首和扇子,在刀柄、刀鞘上刻著十分精緻的圖案,正是梅花;而扇子上的柳木也同樣刻著梅花,還有不少銀兩便是了。

還有一塊小玉佩,松本贈予的小玉佩,他掛了在頸上,但掉了小錢袋。

但,以後浪跡的時候,這玉佩和旁身用的小匕首和扇不足夠讓他保身。要是自己的雙劍在的話,大概能暫時保住性命…

“小桂、小裕,本皇子有事相求。翌日,汝帶吾離開這兒的時候能不把繩子鬆一點,這是汝唯一能吾逃脫又不會怪罪你們的方法。”二宮這一番話,實在給他們下了一跳,但要是真的小主子給抓去了,對他們奴才來說,他們也不能好得去那兒。

“小主子,汝還相信吾倆嗎?”兩人為著那個熱騰騰的饅頭就樂滋滋了,但也為著自己出賣了小主子,把小主子給抓來交給愉親王。

“你們難道想要再出賣予嗎?盡管不信任,現今吾能信任的,只是你們。”二宮低下了頭,他不知該怎麼算,這下子,要他逃脫回皇宮去,乃是為宮中未來帶來更大的危機,但他不回宮去,就只能待在這民間,以他那對武功的認識,再加上自己一直在用的那對自稱是‘暗香疏影’不在身上,絕不足夠他對付要追殺自己的高手…

這路該怎樣走?

“小主子,這是小的唯一能替你拿出來的了,沒了這個小的也於心不忍把小主子抓來…或是獨自離開!”兩人手裡捧著二宮的雙劍,二宮驚訝的看著兩人。

“小裕、小桂,吾真的無以為報…

雖你們犯下了錯,但人誰無錯,知恥近乎勇,吾在此跟汝倆道謝。但是,千萬不要讓大皇兄知曉,是汝把吾抓了的事!要不他們定不會放過汝…回去要好好的替他們做事,千萬不要再聽愉親王的話了!”二宮深深一鞠,這兩人帶了他最需要的武器。

這雙劍的名字是松本勇親自命名的,曾被櫻井說實在優美,二宮便樂滋滋的抱著劍傻笑了一整天。

而且,此雙劍並非一般的劍,因為他怕拿不起,是松本與相葉親自到造劍的師傅裡選最輕而又鋒利的材料造的,加上劍鞘、劍柄上的梅花可是獨一無二,一劍有著由橙明色的劍袍,一劍則沒有,人稱文武劍的雙劍。

說這劍是他的,倒不如說是相葉比較適合,因為二宮完全不知暸該怎樣用這雙劍,全都是相葉閒暇的時候耍給自己看的,輕功更是一竅不通…

“小主子,明日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請受小的一拜。”兩人又是一鞠,這一離別,不知二宮是為了太子之位而回皇宮去,還是從此就這樣走向江湖。

雖然他功夫只是半杯水,但是他並不貪圖那太子之位,因此爽快決定了要到江湖闖一下。總不能常靠著大皇兄,二皇兄,松本,相葉,他二宮也是男子,與其繼續當個被皇宮寵著養著的小人,他寧願當個能獨當一面的人。

雖話是如此說著,前路茫茫,該是怎樣,有了暗香疏影,他也未必能保命。

見二宮沉思,兩人也退出了房間,在這房間,忽然變得空盪盪,二宮抱著頭,只是任由淚光奪眶而, 劃過那不曾受傷的臉頰落在那對雙劍上。

兩人隨即推門而進,只見二宮坐在一角,默默凝望著月亮落淚。

兩人從未見過二宮如此落魄的樣子,在宮裡,二宮只對著大皇子大野、二皇子櫻井、左丞之子松本、右丞之子相葉,與丞相家中的養子生田哇哇大哭什麼的,但只要幾人一哄,不久便回重拾笑容,對其他人便以禮待之,只是淺淺的一笑,便打發走來要討好他的人。

“小主子,咱們小的給您帶了兩個大餅,把劍給小的,小的幫您用麻布條給繞著有圖騰的位置,免得一時讓愉親王來抓到你。明日小的幫你把劍,放到草堆上,明日汝得在吾等提醒小皇子就往西跑,盡量離開嵐國愈遠愈好,愉親王會設法把小主子抓回去的!”嵐國北方是愉親王的管轄範圍,東方是汴城,二宮能去的地方也只有西南兩方,必竟往南走的路始終較好走,他也決定要往南走,即往明國去…

二宮說了聲謝謝便坐到一邊去,不再說什麼了。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月缺,此事古難全。’

分離是這時候唯一能走的路,他相信要是大野他們明暸他這時候的困擾,便不會責怪自己。愉親王也下了此著棋,抓拿自己去威脅聖上,就是有下一著棋的打算,而自己大概就是愉親王下一步的棋子。為了嵐國江山不落到自私自利的愉親王手上,他只可永不回嵐國,拋棄太子之身份,在別國生存下去。

別了,吾的故鄉嵐國。
別了,吾的親人。
別了,潤哥哥。

#

二宮失去了蹤影已經一星期,在淼國的最後一晚晚宴上,各人的臉上都泛著說不出的憂慮,淼王只是繼續微笑主持著晚宴,以為淼國的風土讓這些嵐國的人感到眷戀了,心中不禁一陣得意。

都過了好幾天,他們幾人私底下也找不著三皇子,盡管不見了人,但見各人那心急火燎的樣子,小桂照書直說給愉親王,愉親王心裡樂透了,讓人都離開了。

待寧定帝回嵐國汴城去,便把皇帝堵在殿裡,讓其他奴才什麼的都退下。

皇上阿,怎麼都好幾日了,還不見,還找不著咱們未來小太子三皇子阿?還真的心煩意亂是不?愉親王一臉得意又欠的樣子故意在皇帝面前晃來晃去,讓寧定帝氣得牙癢癢,卻不能出手。

 

 

 

 

 

愉親王是要干什麼呢?還是想要要脅朕,把皇位讓給你,你休想。聖上聽著愉親王這諷刺他的話,還是一怒下來,斥罵起愉親王來了。

 

 

 

 

 

皇上還真了解呢!皇后都逝世,太子又不知到何處了,看怎麼就不把小妹給昇為皇后,好讓孩子能成為太子呢!愉親王這是都把二宮都搬出來,看這還不能讓他,把麗妃宣為皇后,他們愉親王的黨羽只會更厲害

 

 

 

 

 

小和平安無事,豈容皇叔胡亂猜測!大野一怒便往愉親王吼去,這歹毒的愉親王,為求目的,竟然抓了二宮這手無寸鐵的孩兒,還把他的皇弟當成死人一般!

 

 

 

 

 

下令下去,全國把三皇兒找回來!朕定會重重賞人!皇叔,為何要為著權利而犯下錯此等彌天大罪呢?寧定嘆了口氣,他的叔父竟一個這人的,他只想要得到自己的皇位

 

 

 

 

 

皇上還懂得喚吾一聲皇叔阿!那,敢不跟皇叔打個賭,十五年後,誰先把二宮和也找到便是贏,吾勝了,皇上汝就得把太子之位給麗妃之子-五皇子!而皇上勝了,吾就任由皇上處置!敢不打這個賭?愉親王著皇上,兩人竟然用十五年來打賭,而皇上找不到二宮的話,把太子傳給五皇子,即是宣佈三皇子二宮和也而逝世

 

 

 

 

 

皇叔,君無戲言。松本相葉伴讀,備紙筆以作證明!皇上一拍床,拿起毛筆,便記下所之事,並蓋了手指以作簽署。

 

 

 

 

 

皇叔,要是這十五年汝不乖乖的,別怪朕不客氣待你了!寧定怒吼了一句,揮袖便回自己的麟軒殿去。

 

 

 

 

 

幾人睨了眼一臉得意的愉親王,便離開大殿無了二宮在,幾人也顯得沒了生氣了。

 

 

 

#
二宮獨自往南走,身上帶著的錢並不多,也只是用作買大餅去了,睡就到處也可,便是為了省得省。

“好餓阿…”一個乞丐在二宮面前喊著,但二宮看了看附近的環境,這兒可是山上的平原,怎麼就出現個乞丐呢…

“算了,這分半塊大餅給你吃了!不過在這兒危險,咱們得去點沒有人留意的地方去!”二宮本遞給這乞丐的半個餅又收回,讓人帶他到安全的地方去給他。

這乞丐瞥了眼二宮,本來小桂及小裕的衣服已有點破,這好幾個月衣服也被山路上的樹枝勾得破爛不堪,二宮只是繼續走著。

‘這小子,手上拿著武器,看得試一下身手。’

“這兒就安全了,兄堂怎麼稱呼?”二宮擦了擦都是泥巴沙石的手,跟這乞丐表視友好,卻只見乞丐一個反手把自己的手臂抓著。

“兄堂?”二宮一招也接不了,乞丐沒興趣的停下了手“兄弟,怎麼拿著劍卻不懂武功呢?”

盡管二宮一招也接不了,但看二宮的招式 ,就大概是嵐國五家教派的功夫,但似乎就連入門的武功也沒有。

“這…只是不曾好好學過武功罷了!兄堂,怎麼就跟吾打起來了?”二宮一臉不解看著這乞丐,乞丐笑了笑,坐到地上的禾草上。

“怎麼,打算學武功嘛?好讓汝這別白白浪費。”乞丐指了指二宮手上的劍,二宮下意識看了看自己的劍,又點頭了。

“好吧,到我派去!我派就在明國,咱們一齊起程!吾姓凌日,名光,汝呢?”這人站起來,到二宮旁拍了拍二宮的肩膀。

“吾姓霧曉名貉…”二宮小聲的說著自己的化名,曉貉讀上來,跟小和一樣,二宮才想而如此的化名,但這倒是首次向人道這名字。

“唔!曉貉,叫聲師兄來聽聽。”這人輕佻的話說讓二宮笑了笑,又著軟軟的聲音叫了聲“師兄。”

“吃了大餅休息一會,吾就教你一點武功,好讓汝會保護自己。更多的武功,晚點才教。”掰開那一半的大餅,那一半給二宮,自己笑了笑便把大餅丟進嘴巴裡去。

“即是師兄肯這一路教我武功?”二宮驚訝的看著光,武功能未入門派便教的嘛?

“怎麼不想學?”光後顧二宮,不滿的問了句。
“不不不,當然想。”
“那就別問。”

二宮扁扁嘴巴,就躺在乾禾上,看著光。幫了個人,就讓人教自己武功實在太不可思議。

凌日光,到底是不是愉親王的人尚且不知,始終…自己可算是在流浪…

二宮瞥了眼躺在旁邊的凌日光,忽然外面有好幾人走過,凌日光頃刻坐了起了大喊。

“來者何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