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避

〔伍〕

懷〔伍〕

暫不說羽信到皇宮去了,先管不著這到敵人,光是相葉雅紀一人不知到何處,就把一向成熟穩重的櫻井翔不知讓怎麼辦。

 

怕這羽信隨時見相葉剛並沒有隨同,恐怕就會承機而入了,沒法再在五兄弟中派一人去找相葉,唯有讓軍營中聽從松本相葉的小卒去幫個忙…

 

這他們能做的也沒多,只好待人把相葉找回來。大野並沒有責怪櫻井,他深知櫻井在想什麼,盡管他矢口否認,心能還是悔不當初!他這皇弟就是不坦率,相葉這人又沒什麼一樣…

 

說這羽信大人並不奸詐,只是常玩弄律例漏洞,公然的收取賄款而已。可惜,他萬萬想不到就是丞相知道此事,讓皇上修正了大嵐律例,他作的一切,也順其自然地成了犯罪。

 

而恃著太后的寵信,這麗妃在後宮橫行無道,因為皇上也聽太后話。左右站著的奴婢,麗妃一聲便斥退了所有人,只因要見羽信。

 

“羽信,讓你辦的事,辦成怎樣?”放下了茶杯,麗妃舉眸看著跪在殿上的那人,緩緩地開口,並沒巾讓人平身的意思。

 

“回娘娘,剛才大皇子與二皇子帶著伴讀松本潤到了軍營,但是相葉雅紀卻不知到那兒去了。”

 

“讓你辦事,才到那一點兒嗎?而且右丞之子又不礙本宮事情,不要為著他而對本宮廢話多多!”在民間聽著這話,難免教人生氣,特別對方只是一介女流!

 

“娘娘,他們還帶著兩個六歲的孩子,一為宮一為斗。而且臣詢問有關這兩人的事,大皇子二皇子故意不讓臣去猜測,似乎有事隱瞞。恐怕那‘宮’就是娘娘要找的二宮和也。”羽信內心雖對這麗妃存有一絲忿怒,但也不能在這宮中胡亂說話!

 

在宮中,始終怕的是禍從口出!

 

“那還不快辦?既然其他人對本宮有何不利的,一次把所有剷除,免留後患!”除了二宮和也,恐怕大皇子大野智、二皇子櫻井翔、左丞之子松本潤、右丞之子相葉雅紀,也是麗妃想要剷除之一!

 

莫說保護到兩小人兒,這下子恐怕其他人也自身難保了…

 

麗妃目的只有一個,讓自己將來出生的孩子能取得皇位,而她那姓皇甫的,就能在史上留名!

這宮中的爭奪戰,二宮這人兒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天真無邪的他,真的還以為自己真的是在丞相府出生的…

 

但是兩丞堅稱兩人兒是為養兒,所以兩人也知道了丞相府只是收留他們。兩人兒特別黏松本相葉,其中一人有何不妥,兩小人兒就想辦法逗回兩個如同哥哥的相葉松本。

 

“潤哥哥,怎麼雅紀哥哥這麼久還沒歸來呢?小和怕怕…”二宮見相葉過了一時辰多還未回來,就問松本。

 

“和也,小雅他…看他不是回來了嘛?”松本這話還沒道完,相葉就擺脫了霧峰的制抓,自己走進房間裡。

 

“卑職參見大皇子、二皇子。卑職獨自離開是為卑職的錯,不防責罰卑職。”一進來便跪下,大概這兩時辰都讓他給想通了,所以一回來就認罪…

 

“汝也知道自己錯什麼的嗎?汝可知道你一走,多少人為你擔心嗎?”櫻井還是罵了出口,唉,怎麼就這麼嘴不合心的呢!

 

“小翔,你閉嘴!小雅汝平安沒事就好,快起快起,以後就別不說到那兒去就離開了,盡管汝武功有多好,咱們還是小孩而已!你看兩個娃,多害怕汝不知那兒呢!”大野讓那說多錯多的嘴給乖乖閉上,就自顧自地給與相葉說話。

 

“卑職知罪。”

 

外面忽然響起一陣陣的金屬碰撞聲,房內的人還沒搞清楚,五兄弟就沖了進來“大皇子、二皇子、公子,松本公子,突然有一班黑衣人闖進了這軍營,這是一些配劍,我們先擋著,你們也快找地方離開!”

 

可是這可不是他們說什麼就說什麼,沒待他們離開,這黑衣人就闖了進來。四人手執配劍,架好姿勢站在敵方前,為要保護對武功只有基本知識的兩位小人兒。

 

可是,他們並不單是沖著二宮來,除了生田與五兄弟,他們五個也是黑衣人的目標。

 

“公子,小心。”相葉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風月就擋在他面前,用劍擋下了對方的攻擊。

 

風月這一聲,相葉才從腰間拔出配劍,走到風月旁邊迎戰。

 

櫻井大野武功底絕無松本相葉的好,莫說拿著配劍去反擊,他們也只能在外護著二宮和生田兩個一點功夫底子也沒有的人兒。

 

乘所有懂功夫的都站在前方,幾個黑衣人衝向大野那方,這幾個黑衣人讓松本分了神,一個不留意與他對打的黑衣心就有機可乘,一條長長的刀痕就落在松本的手臂上。

 

“潤哥哥!”聽到松本倒抽一口氣的聲音,二宮就想要往松本那方跑去。

 

“小和不可以!這樣只會讓松潤多受傷而已。”櫻井一下把二宮抱住,不讓二宮離開自己身邊,只怕這人兒一哭,松本又分神而已。

 

“翔哥哥…嗚嗚…潤哥哥…潤哥哥…嗚哇…”二宮還是哭了,小人兒可擔心松本,自己又不能做什麼…

 

“今日將是你們的死期!”一把低沉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大野抬高了頭,從人群中找出說話的人。

 

“到底是何人派汝來!行刺當朝皇子,該當何罪!”生田早就害怕得窩在大野懷中,大野那沉穩的聲音的確有著皇子該有的氣場,不過這氣場只能帶給一絲安心給生田。

 

“何人派來有何重要呢?反正你們今日得葬身在此!”聲音不斷從人群中傳出,大野也難以聽出是誰語之。

 

兩個孩子,五個待從,怎能打倒一大群的高手呢?

 

而他們所能作的只是等。要不等待有人來救他們,要不就是等死。

 

七個人傷的傷,對方也沒有減弱的趨勢。正當以為對方有稍稍減弱,誰知對方反而衝往二宮那方。

 

七人的動作也被限制著,也就只眼睜睜看著他們四人。

 

“休想傷到和也與小斗!”大野把生田交給櫻井,自己就從旁拿了一把頗輕的劍,站到櫻井等人前面。正所謂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他還不拔劍,就沒做到他為的。

 

“皇兄!”

 

好不容易擋下了幾下攻擊,之後大野就一直被攻擊了。一刀又一刀,盡管擋下了不少,還是承受了不少刀。

 

那大野穿著的碧藍衣衫,被刀劃得殘破不堪,殘存的布上逐漸的逐漸的滲出血紅,那鮮得驚人!

 

相葉不能再對那些人於心不忍了,不單是大野受重傷,連松本、自己也被血水浸濕衣衫,但連武功高強的五兄弟也受了傷…可是這是力有未逮,連五兄弟也做不到什麼,更何況他一人呢…

 

忽然‘砰’的一聲,門被撞開了。隨即倆是一大堆江湖兄弟衝進,一瞬間就把所

有黑衣人都給打倒了。

 

見都是熟悉的叔伯,相葉一放鬆就倒下來了。站在後方的武丞相,見孩子倒在血泊中,頃刻跑到孩子身邊。

 

“雅紀你怎了,讓為父看一下。”擔心孩子怎麼樣,相葉勝吾也緊張起來。見羽信到麗妃那邊去,不經意聽到外面奴才的話,相葉勝吾連松本勇也未能告之,便去搬人馬來教人。

 

誰知還是遲了,一定是羽信早知道麗妃會讓他做什麼,早就向人下令要殺死他們的口喻。

 

“爹,不用理我。孩兒還撐得住,快去看小潤與大皇子…”想要撐起身子,可是卻連聲音都微弱得聽不到,教他做父的怎放心得下。

 

“雪露霞你不怎麼傷, 你與雪露去看大皇子與松本少爺傷勢如何。”相葉勝吾所叫的雪露是追隨他的五兄弟,盡管一個多以朝野為主的爹,但還是明白什麼是‘傷在兒身,痛在父母心’

 

“丞相,臣這裡沒什麼可用的藥,但馬車上有金創藥。先扶他們上馬車,趕快回府去,臣馬上入宮拿藥來。特別是公子,公子更受重傷不得再推遲了。”雪露霞一人診察大野和松本的傷勢,只是受傷比較重,就交給雪露。

 

“你們把三人帶上馬車。”把相葉交給風月,相葉勝吾就走到櫻井面前“二皇子有沒有受傷呢?小和小斗也是,有沒有受傷呢?”

 

“老爺!潤哥哥雅紀哥哥智哥哥他們“嗚嗚哇哇…”兩人一見相葉勝吾,害怕的抱著他,說不夠幾句又泣不成聲了…

 

“相葉丞相,本皇子沒事兒。不過相葉他…”聽著剛剛雪露的話,櫻井就擔心相葉的傷勢了…

 

“雅紀那孩子…,暫時先回丞相府先吧。隨著雅紀他們那輛馬車,臣先盤問他們。小和小斗好好隨著二皇子坐馬車回去,讓風月替你們擦藥吧。五兄弟他們會隨你們回去。霧峰隨我就可。”把所有人帶上了馬車,帶來的高手也留在營中了。

 

“快招來,是何人派汝來的!行刺當朝皇子可是死罪,重則殊連九族,不想家人也連帶罪,就從實招來!”

 

“寧死不屈。”早就預則這些人是殺手,寧願死也不會道出任何事兒來!

 

相葉勝吾一把抓住黑衣人中的領袖,擒賊先擒王“喔?汝就那麼小看吾這武丞,阿不是,原江湖盟主了。別以為咬舌自盡這可是了斷這事!盡管汝只有一副屍骨,吾也能把你九親抽出來!”

 

“相葉勝吾,我們是不會道出自己的主子出來的!”這人咬牙切齒地看著相葉勝吾,想不到這右丞是如此的人…

 

“羽…信…”


“吾想汝錯了!看汝的同胞多麼認同吾的話,難道吾有說錯嗎?羽信大人。”一開始羽信矇著臉,大野認不清也難免,不過落到他們手上,要認出那人不難。

 

“呸,右丞相也就是靠著這江湖勢力,我羽信也沒什麼好怕!”嘴硬的羽信還是不肯說什麼,相葉勝吾還是一臉從容。

 

“霧峰剛曾說羽信名字的帶回去大牢去,死的給我把他們的九親找出來。”相葉勝吾一聲命令,霧峰就順從他說什麼,只餘下兩人對恃。

 

“那羽信也請一同去大牢去。待明日早朝吾才請汝來。”說罷也把這人交給霧峰與其他叔伯,自己騎上馬兒快馬加鞭的回丞相府去。

 

#
“霞兒,汝先替他們止血,吾去皇宮一趟。”雪露是皇宮中的太醫,去拿一點藥並不是問題,先讓雪霞處理傷勢比較重的相葉和大野,松本就讓風月幫忙。

 

“爹,不過…。”雪露霞怕…

 

“霞兒,這是汝的工作。爹頃刻就會回來。吾相信汝可以的。”說罷便坐上馬奔去皇宮。

 

“雪露,本皇子有何可以幫忙的呢?”櫻井看著臉色已經變得非常蒼白的相葉,不知該怎麼辦,總不能再次眼睜睜的看著相葉痛苦而不作什麼。

 

“那…二皇子先帶二宮少爺與生田少爺到外面去…”


“不要,小和與小斗要在這兒!”雪露霞話還沒說完,這兩小人兒就拒絕,兩人各自跑到松本和大野的身邊。

 

“那好吧。請二皇子幫忙拿剪刀剪開公子的衣服,這樣診治起會比較麻煩。”說罷便把剪刀遞給櫻井,自己便拿過白布按在相葉身上正在出血的傷口。

 

“咳咳…水…”大野虛弱地吐著幾個字,在旁聽的生田馬上對著雪露霞大喊“霞姐姐,智哥哥他說要水!”

 

“喔好的我現在來。二皇子麻煩你按著這裡。”讓奴婢把已經染成血色的水換走,用乾淨的水洗淨雙手,便拿過水杯到大野身旁。

 

“雅紀…千萬不要有事…”櫻井一手按著傷口,一手緊緊地握著相葉的手。

 

“霞兒,還好嗎?”雪露拿著一瓶又一瓶的藥粉衝回丞相府裡,先行處理相葉的傷。

 

“二皇子,之後請交給微臣。”急步走到相葉旁,櫻井也鬆開了手,站到雪露後方,但還是沒離開。

 

“翔哥哥先行清潔雙手吧。血腥腥的雅紀哥哥會不喜歡的喲!”二宮把接過奴婢給的濕布巾,把它放到櫻井那沾滿了相葉的血的手上。

 

其實二宮明白的,櫻井有多擔心。剛一直抱著自己,但是卻看著兄長、友朋在自己面此一個又一個受傷,一個又接著一個撐不住,想要倒下。

 

尤其看見相葉時,櫻井的手是在顫抖。


他們六人此刻都不會明暸,為何會為著一個人而去令自己傷痕累累,盡管生在帝王家或是丞相府,此等事情也許只是一點兒傻瓜,但是在長輩眼中只是無知的愛。

 

“小和,是不是剛剛嚇著了?不如到庭院裡坐坐好不?”櫻井見二宮愣住凝視著床履上的血跡,就問人兒是否需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小和要在這兒陪著潤哥哥。”說罷又走回松本的身邊。說實話,二宮那見到松本受傷時聲淚俱下的情境,也嚇到了櫻井。相比起現在卻冷靜得在發愣的樣子,也未免過於極端了。

 

從背面注視著二宮那故作鎮靜的小背影,一起一伏的,櫻井就知道這人兒在自己面前,不,在所有人面前逞強,但這還是一個六歲的娃兒。

 

“小和,有什麼不用在皇兄面前逞強的。哭吧。”在皇宮裡,不管是誰也得忍住喜怒哀樂,既然不在宮裡,這孩子還沒回復皇子身份,也盡情哭泣、開心的就展露笑容。

 

坊間說這生在皇宮的,有福。在皇宮裡當宮的,有福。其實是福是禍,又有誰明暸呢?

 

尤其是皇室子嗣皇子們,一大群口蜜腹劍的奴才臣子從小就在身邊打轉,在皇宮中容得了他櫻井侃侃而談的,只怕只有大野會陶然無機的聽他的話兒。

 

“翔哥哥…嗚嗚…要是他們都醒不過來怎麼辦?潤哥哥醒不過來怎麼辦?小和很怕…小和不要這樣…”櫻井這麼嚴肅的人也說一些慰藉的話,二宮更是放下了機心哭喊出來…

 

他心裡充斥的盡是驚恐,恐怕有一天松本會離開他。因為松本的存在,比家人親族還遠矣。

 

“和也?怎麼哭哭啼啼的,是又有黑衣人是不?”矇矇矓矓的聽見二宮斷斷續續的哭啼聲,松本想要撐起身子,卻被櫻井一聲斥退了這打算。

 

“自己也管不好人,無這權力說討個什麼!小和哭的原因還不是因為汝嘛,都回丞相府了,黑衣人這事兒也交給侍衛們。你可別想再惹我皇弟落淚,小心我這當皇兄的不放過汝這小子!”認識櫻井多年也未曾聽櫻井這語氣說話,松本也被唬住了。

 

“潤哥哥傷口痛嗎?”二宮見松本便馬上退出櫻井的懷抱,撲到松本的身旁。

 

“不痛。和也累了就與小斗回去休息吧。”剛好不容易才乘著那顛簸的馬車回來,別開傷口是否痛的事,光是架一場大架也就快耗竭他這小孩的力氣了…

 

“嗯嗯,那潤哥哥要好好休息喲!小斗,咱們回去吧。”二宮乖巧的聽松本的話,拉著待在大野旁的生田回房去。

 

盡管相葉勝吾多想回府,但先處理這班行刺皇子們的刺客們為要事,在皇宮裡遇上了松本勇,來不及事情一五一十地道給松本勇,便一邊拉人一邊詳述何故如此急緊。

 

見相葉勝吾神情緊張的,就料發生了大事。行刺皇子是何等的死罪,若不招認,可是背著株九族罪名。但每一個皇朝或是新帝繼位,此等危險的任務還有人會繼續做的。

 

那班人到底晬愚昧還是機智,誰也不知,因為他們全是死士。

 

“好了,現在該怎麼辦。既然犯人已抓拿,而且大皇子傷重,並不能再乘如此顛簸的馬車回宮去,吾等只好立刻上書皇上,待明日於早朝上讓皇上親目審理。”松本勇也不多想,早日取掉這個貪宮,對嵐國社稷天下,民眾不用再怕這貪婪的羽信。

 

“勇兄,小和那身份是否真的暴露了,這該怎麼辦。事情還沒調查清楚,怎能讓小和進宮去呢。這事只查找到肇事者,還沒抽出那主使者,這豈不是送小和入虎口。唯恐皇上一下旨,咱們也保護不了小和。”相葉這一日可終見識到為著不要讓二宮回復皇子身份,那人真能做到如此恐怕的地步。

 

要是不把主使者給找出來,二宮回到宮中,面對的可不是單單的宮鬥,既然怕二宮成為皇子,恐怕那人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要讓二宮成為太子。

 

那人的目的是不讓別人有機會坐上皇位。要除的不單是還沒回復身份的二宮,是皇長子大野及最深得皇上喜愛的櫻井。所以要說最危險可是大野櫻井兩人。

 

“恐怕這一時也不會什麼事兒發生了,小和小斗也大概哭也哭累,嚇也嚇壞了,他們倆睡著了,就多派幾個人在門看守著。咱們倆還是去看一下大皇子、雅紀與潤,雖然雪露已告知吾他們三人傷勢如何,但是為父的還是放心不下,潤這孩子這麼倔強,恐怕會不願躺在床履上,還是得去看看,才能放心。雅紀還沒醒過來,看似是正在發高燒。唉,咱們倆為父的就該讓他們給隨行到那兒去,怎麼能讓羽信他有機可乘呢!”松本勇與相葉勝吾兩人聽著雪露御醫在述說自家兒子們的傷勢就快嚇倒了,但是要不是得處理好亂黨的事兒,他們可想直奔回府阿。

 

“勇兄阿,盡管他們這次真的沒受傷,可是咱們送他們去軍營那兒,受傷可是不能避免的阿。雪露都說了,沒生命危險,不是嗎?咱們去看看便好讓他們好休息吧,他們累了一天,受傷的還不是最好休息。”兩人瞥了一眼便回各自的房去,只是二皇子躺在相葉床邊倒是嚇了他們倆。不過他們都知道,他家這相葉寶貝長子的心,也恐怕早就給二皇子給勾走了唄。

 

“對了寧姨,小和與小斗怎了,可有嚇著?”松本順手關了門,便問一向照顧兩人的婢女,只怕這一事嚇著了兩個孩子。

 

“回老爺,二宮少爺和生田少爺兩人去淋浴後便回房了。看似沒發生什麼事兒。”這叫寧姨的婢女是二宮和生田的奶媽,可算是比較明暸兩個娃的情況 當然這熟悉的程度比起相葉松本兩人還差一點。稟報完便工作去,去看看兩個娃是否睡了。

 

#
這長夜漫漫,盡管各人擔心那受傷的三人,但這夜還算勉強能入睡,可是在寧姨面前裝睡沉了的二宮,兩顆眼睛也只能眼睜睜望天亮阿。

 

怎麼說,二宮從小就睡不長,有害怕或是擔心的事,要是松本沒在他旁,就連一個時辰也睡不了,更何況這次還是松本受了傷,二宮不擔心才怪 。

 

這還沒到卯時,二宮小睡了一會起來便在丞相府中跑來跑去看有什麼可干的,老爺曾吩咐隨二宮生田兩人隨幫忙 這些當小的,豈敢違令呢!

 

二宮就學著婢女學做這樣那樣的,相葉丞相夫人梳洗過後,看二宮又捧書又拿抹布的,便把二宮招到面前來問“小和怎麼早起了呢?拿著抹布做什麼呢?”

 

二宮放下了手中的抹布,洗了一下手,便跑回相葉丞相夫人面前“夫人,小和剛把書房收拾好喔!齊整了,也拿書時也便利一點兒。”二宮笑盈盈的看著相葉丞相夫人,可是卻被看出了那徹夜未眠的倦怠。

 

“小和阿,潤他們你大可放心,雪露大夫說了他們也沒危險了,只是多需一點休息。來,先去換件衣物,我陪你去。寧姨,把我與小和的早飯先留著,待小和再睡一覺才拿進來。”相葉丞相葉夫人對著站在一旁的寧姨說了聲,便牽著二宮的小手回臥室去。

 

“夫人,小和不想睡…”二宮抬起頭看著一直對他疼愛有加的相葉丞相夫人,低聲的吐出一句,他實在醒著睡不了。

 

“小和是不想要讓潤生氣?潤看見小和這疲憊不堪的臉容,會生氣的。盡管睡不著,有我在。”相葉丞相夫人的特別確疼愛二宮,因為這孩子真的很懂事乖巧,所以見到二宮這才六歲的孩子為著家人的傷而徹夜未眼的話,也未免過份懂事了…這可讓人擔憂。

 

“那…小和就睡兩個時辰好不?小和會掛念潤哥哥他們的!”思量一下相葉丞相夫人的話,二宮衝相葉丞相夫人一笑,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好吧,不過先擦擦身。”見相葉丞相夫人點頭,二宮也會乖乖的聽話。二宮從不會不聽從丞相夫人的話,視他們為親母一般的。

 

二宮乖巧的睡了兩個時辰,起床實已到午時,二宮整好衣裝,跳下了床履,踏出了房門。

 

松本丞相夫人剛巧就在門外剛過,二宮刻不容緩的就向松本丞相夫人行禮。

 

“快起,小和有休息好嗎?昨晚一整晚是擔心他們嘛?”松本丞相夫人見二宮立刻牽著二宮到廳堂去,聽這人兒可沒睡好,松本丞相夫人打算去為人兒和其他受傷的張羅一點補品,既然二宮醒了,就先讓二宮吃點東西。

 

“夫人待一下要出外嗎?”二宮抬頭看著松本夫人,見隨行的下人亦拿著籃子和大衣的,看似松本夫人要到外去的。

 

“去添置一點食材,小和可想一同去?小和近日也沒隨著夫人倆到外去阿,皇宮是有趣,但可不想念大街上的糖葫蘆嗎?”松本夫人打算與相葉夫人兩人到市場去的,說是待二宮醒來,一同讓二宮隨行,到外走走。

 

“夫人帶小和出去走走?小和是第一次到市場去呢!可以買糖葫蘆吃,那快行吧!”聽著夫人們願意帶自己出外,又會買零嘴給自己,二宮這小兒當然樂了,恨不得立刻出門呢。

 

“不可不可,小和得先吃過午飯才能一同去。我讓翠姨煮了你最愛的菜,來,我們等著你。鈴兒,去拿二宮少爺的大衣。”松本夫人看著二宮這人兒聽到糖葫蘆的樣子,笑瞇瞇的叫住了二宮這急不可耐的人兒。

 

松本夫人看著二宮亦只能嘆氣,如此乖巧的孩子竟然生在帝王家,只盼松本這兒子能保護到這小人兒。

 

“夫人夫人,小和吃完了。”二宮捧著自己的碗筷到兩位夫人前,眼睛充滿期待的看著夫人們,一個孩子把白米飯吃光。

 

“那走吧。”把二宮手上的碗筷交給了旁邊的翠姨放好,兩人便牽著二宮的手一同到市場去。

 

“夫人,潤哥哥雅紀哥哥喜歡吃零嘴嗎?小和想帶一點回去給他們。”二宮出到外面還不忘要把東西帶回去給松本和相葉吃,嘴裡說不要緊,卻擔心著他們。

 

“小和,不如買兩個小錢袋給他們比較好。潤和雅紀兩人不怎好甜食。”相葉夫人指著在一旁的小攤檔上的一對錢袋,二宮見著亦很喜歡,用了相葉夫人給的零錢便買起來了。

 

二宮一手拿著錢袋,一手便拿著糖葫蘆隨著夫人們回家去,一回家就看著松本坐在庭院裡,便奔到松本旁,遞了一顆糖葫蘆給松本吃。

 

“潤哥哥,糖葫蘆好吃嗎?”二宮一臉期待看著松本,卻無視了松本手上的蘋果。

 

“好食。小和怎麼隨著娘親她們到市場去了?”二宮從來沒出門,最遠也只是隨著他們到皇宮去而已。但一時還沒抽出主使者,他們亦有危險…

 

“夫人允許的。潤哥哥的傷還疼嘛?抱歉…都是小和的錯,才會讓你們受傷的…”二宮一見松本手上的繃帶,就後悔了。

 

“這不是和也的錯。而且這是吾當的。”松本昨隱約聽見那些人的對話,說是要把他們全部殺掉。那些人是為某人而除去皇子兩人以及相葉松本丞相兩長子。

 

“潤哥哥,才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的。”人兒低下頭,輕輕的聲音中讓人聽到了不甘。

 

二宮不甘心,為何讓他留在民間,卻要給他冠上皇子之名。這皇子之位他寧願不要,當初棄他皇子之名,現今給他,他亦不望。

 

難道要一直松本身邊亦有錯嗎?為何總是要把自己拒於千里外…

 

“和也…汝當要明暸,汝生於皇宮,父為一國之父,身體流著是皇族的血液…”松本並不是想要讓二宮這人兒難受,但是二宮身份卻是千真難確。

 

“小和不要聽!爹娘當初棄我而去,現在卻說要還我一個皇子之位作補償,可有問小和嗎?小和在丞相府有什麼不好?有老爺夫人疼,有潤哥哥雅紀哥哥作小斗作伴!小和不要。”二宮蓋著耳朵,不聽松本的勸說,他討厭拋棄他的爹娘。

 

“和也!聽著,爹娘他們會收留汝的原因,就是因為汝是皇子。丞相府從不會收留任何的人,包括皇爺在內。就是因為爹他們清楚和妃的苦楚,而汝又不宜待在皇宮裡,才把汝安置在這。”

 

“夫人,潤哥哥說的是否屬實?”二宮轉身看著兩個夫人,這人兒才六歲卻學著松本那質問的技倆…

 

“小和,這兒…”兩人亦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看對方…

 

“小和明白了。原來是這樣。”二宮把手上其中一個錢袋丟到地上,頭也不回就跑走了。

 

“小潤阿,那錢袋是小和送你的,汝怎麼不能婉轉地告訴小和嘛…娘親知道汝在乎這君臣之禮,但小和在意的是汝是否在他旁,而不是什麼君臣。汝可是知道的,怎麼還是這樣砍釘切鐵的告訴他呢?”說最為明暸二宮的是松本,但最傷到二宮的,又是松本。二宮還小,但二宮想的並不單純,只是他愛伴著松本,在松本把自己單純的一面告之。

 

“娘親,和也需要一點時間去接受。畢竟他是在宮外生活。”松本放一句話,上前拾起那被丟在地上的錢袋,自己回房去。

 

“這兩孩子,以後的路還長矣…”相葉夫人輕輕拍拍松本夫人的肩,嘆息著。

 

兩孩子那被牽起的紅線,不可能會被剪斷的。但是線上打的結卻多不勝數,兩個孩子相愛是否正確呢?

 

“其實吾早就知道,要是這在肚子的孩子是男生,就隨小潤去吧。小潤想做什麼的,亦論不到我這娘說什麼了。”松本夫人感嘆著,松本潤乃是松本家的長子,但要是下一個孩子是男生的,松本就無後顧之憂,隨他去。

 

#
在朝堂上,朝臣都穿著朝服,待皇上處置在堂上的犯人-羽信。

 

“朕問汝,為何要帶人行刺智皇子及翔皇子!”皇上走到羽信前,一字一句都帶著憤怒,皇上因著這事而非常憤怒,因為羽信竟有人背後指使去殺害他的兒子!

 

“是皇…皇上…”羽信那如蚊蚋般的聲音,卻更讓皇上怒斥羽信。

 

“朕何時讓汝去殺害朕的兒子!說,是誰指使汝的!再不跟朕坦白,朕就殺了你九朕!”殺害皇子本就是死罪一條,羽信這臣子還討得皇子一心,但這下子皇上卻不再相信這人了。

 

“是…麗妃娘娘…麗妃娘娘為要讓自己成為皇后,讓她懷著的孩兒成為太子…所以讓臣殺害大皇子、二皇子、留在民間但那時正與皇子倆一起的三皇子二宮和也,還有把兩丞相家的滅了…求皇上不要禍及妻兒,罪臣罪該萬死,告皇上不要殺害家人!”羽信聽著家裡的人可有危險,已顧不得麗妃的話。

 

麗妃亦著以家人威脅他,他只是不得不說。

 

“麗妃這惡毒的婦人!把麗妃給召來,朕要在眾卿家前,審這個毒婦!羽信,朕見汝乃是為家人著想,但他們死罪可免。來人,抄了羽信家!”盡管羽信的苦楚值一同情,但罪實該萬死,抄了家也只是便宜了他。

 

“皇上,不知叫臣妾來,所謂何事呢?難道皇上想清楚了,要處死和妃?”麗妃輕輕行禮,但卻不知道所謂何時,猜測著,就猜大概是關於和妃的事。

 

“喔!麗妃卻真的料事如神。但處死的並不是和妃,而是汝這個惡毒的婦人!”皇上一怒,站起來狠狠的摑了麗紀一個耳光,這婦人的話就是如此的衝著和妃去!

 

“皇上,和妃那賤婦才該處死!和妃生下的賤種留在民間,皇上國事繁忙,連那賤種也忘了殺嘛?臣妾勞心勞力的為皇上除去賤民,難道臣妾有錯嗎?”麗妃捂著臉,看著眼前的皇上,皇上因為和妃而打自己,她不服!

 

“賤種?喔,原來如此。汝對和妃懷恨在心,因此要把她置於死地是不?三皇子的謠言亦是汝傳出的!派人殺害他們也是你!”皇上見麗妃這話,所有事亦解開了,麗妃招認了,所有的事!

 

“皇上,臣妾一心一意的為著皇上著想。哈哈哈,臣妾錯了嘛?臣妾錯了嘛?”

 

“人來,把麗妃拿下,翌日與羽信一起,砍!兩位丞相請留步,退朝。”叫退朝,朝臣也不得不退,大皇子二皇子的傷勢皇上在意,但三皇子的去向,皇上更為在意。

 

“丞相,朕要把三皇子宣回皇宮。幫我去張羅一下,朕要立皇后。”皇上平下氣來,說的話卻嚇著了丞相。

 

“皇上…三皇子之事還可說,但是立皇后這事,是否該過問太后呢?”皇后之位一直擱著,其一原因是睿妃,其二是太后那邊。

 

“一國之君是朕,一國之母理當由朕來選,太后也無權說什麼。兩位卿家隨朕來,朕要去和妃那兒,罷駕。”皇上說一無二,恐怕這立后的事乃是真的,那就是代表,三皇子將成為了嫡長子。

 

#
這用作軟禁妃子的冷宮裡,和妃一待也就六年多了,或許前朝的妃子待的時間更長久,但這冷清盡管這炎夏裡,卻解不了那內心的冷清阿…

 

和妃每日安常習故的,待的並不為了自己,而是他那送了到民間去的孩兒…那做娘親的擔憂,摧毀了和妃的年華。

 

這丞相為她平反昭雪,和妃除了與兩個皇子見了幾面,可沒什麼知情的,那僅餘幾個照顧和妃的奴婢奴才突然跑進來了“娘娘,皇上正擺架到此!”這幾年了,這奴才奴婢的都成了和妃的心腹了,來報個喜訊,可不見這娘娘的喜意…

 

“皇上為何事到來?平身吧…這禮可免了。”和妃輕輕扶起了一個跪下來的奴婢,輕聲地問…這皇上可到這來,朝野或是這民生裡,必發生什麼事兒來了…

 

“這奴婢可不知,但是皇上可是與倆丞相一同前來的。”這奴婢俯瞰著地下來,和妃拍拍他肩膀,輕輕說了‘謝謝’就到那前苑候著那多年沒見的天子…

“皇上駕到…”這皇上身邊的隨從那宏亮的聲音響起,眾人也紛紛向這一身龍袍的皇上低頭行禮…

 

“臣妾參見皇上…”
“臣參見和妃娘娘…”
“奴婢/奴才參見皇上…參見文丞相、武丞相…”

 

“平身。和妃別來無恙嗎?”這見和妃那如花似玉的臉帶上一點疲憊,卻知這皇宮,盡管冷宮也不適合這女子居住…

 

“皇上,臣妾一切安好。皇上這來冷宮,有何事呢?丞相們來了,看怕這事可不小阿…有關臣妾的嗎?皇上先進這殿裡坐,丞相也是。”這讓天子在那庭院裡曬著可不好,免得這下皇上得病了…

 

“和妃,你並沒塗脂抹粉嘛?”這女子不施粉黛的,當時的確迷著那皇上的心…不,現在也是…

 

“皇上難道常年不來,一到這冷宮來就得跟臣妾說笑嗎?在這冷宮,又有誰看那粉裝呢?就算不在這,臣妾也那來梳妝打扮呢?皇上這政事繁忙,後宮佳麗多不勝數,那會記得臣妾那樣貌呢…”和妃接過茶水,倒了一杯給皇上,也倒了一杯放在旁…

 

”和妃,這杯子…”這杯子不像是讓和妃她自己喝的,那又該讓誰喝呢?

 

“皇上,臣妾這兒可沒酒水,雖臣妾沒曾見過睿妃娘娘,但亦知前幾天可是睿妃娘娘的忌日,雖遲了幾天,但請讓臣妾以酒代茶敬姐姐一杯好了。”這睿妃可是皇上的心患,單憑和妃一敬茶,這天子可是真的明暸當年的事情…

 

“和妃,為什麼你六年前一言也不道,白白在這冷宮的等待?要不是卿家們為你平反昭雪,你可要在這冷宮待上一生的。”這天子,在各方面也是一個仁君,但唯一不懂的卻是女子的心態…

 

“皇上,那要是臣妾帶著和也到你那兒,當時的你可否聽臣妾的話呢?和也的安危可是及及可危呢。而且那時皇上不是深信麗妃姐姐的話嗎?臣妾的話豈能聽下去?”皇上這固執可是領教過的,這三皇子二宮和也的安全,她能棄兒而去為求自己的安逸生活嗎?

 

“和妃,朕真的對不起你倆母子,這些年亦沒曾下旨尋覓皇兒,抱歉…”這皇子把那楚楚的女子擁進那闊倘的胸懷裡…可知這胸襟全放進社稷裡,卻沒分一點給予和妃…他的家。

 

“臣妾並沒受到委屈,倒是和也到何去…求求皇上把皇兒找回來…大皇子和二皇子可是一個疼惜和也的皇兄,盡管臣妾在這裡,既誤會而化,臣妾只盼和也能有個安全的地方…”這和妃前後叫著的和也,卻讓兩個丞相在後感嘆一番阿…

 

“和妃請放心,朕一定會讓人把三皇兒帶回宮裡,而和妃你也不必再待這冷宮裡,即日回你原本的宮殿去,你不再是失寵的妃子,是朕一直寵幸的和妃。待三皇兒重回宮,朕定必讓國師挑個良辰吉日,封汝為我嵐國的皇后!”這皇上,一站起來,一說口諭可嚇著了這殿裡的眾人…

 

“皇上…但睿妃呢?”這皇上在意的睿妃呢?

 

“正如和妃你所言,今日是睿妃的忌日,大皇子也十歲了,難道這些也不能過去嗎?這事也好、那事也好,也得成了過起,乘風而去…”明白這睿妃的事兒,所有也乘風而去吧…

 

“皇上,但臣妾並無意…在這冷宮待上一世,臣妾也可的。”這皇上大概一時想錯了,這皇后之位那是他二宮家能當上的呢!?

 

“沒有但是,朕的話就是聖旨。汝為皇后,這嵐國的一國之母。”皇上的豈能反抗?這可是聖旨!但這都是尋回三皇子二宮和也的後話了…

 

“恭喜皇上、和妃娘娘。自開元以後,嵐國就無后,今終能有后。唯望皇上能早日一家團聚!”相葉松本兩丞相共賀喜皇上,但怎能讓二宮自願回去呢?

 

“兩位卿家,請你們把三皇子帶回來。你們定知道他的去向。”皇上看著相葉丞相、松本丞相兩人,兩人早就知道三皇子去向這事,兩人亦早已坦白。

 

“不瞞皇上,三皇子一直在丞相府裡。皇上可待大皇子的傷好了,可一同迎接皇子們回宮。再擇日,去祭天。”松本丞相見和妃聽三皇子在府上的事,也鬆了一口氣。再作出一個對所有人一個好的建議,雪露御醫亦說,大皇子需五日休息。

 

“再過四天,朕就派馬車去把三皇子帶回來,卿家是這個意思嘛?”

 

兩人點頭,亦退下去了。

 

#
兩人回府去,就見兩位夫人皺著眉毛,兩人亦上前問個究竟,原來是二宮有點鬧彆扭,也將晚飯時間,就決定先行吃晚飯。

 

二宮聽是老爺倆吩咐定要去吃飯,二宮不得不離開房間。整頓晚飯鴉雀無聲,誰也不說話。

 

“到廳堂去。我有事要說。”相葉丞相讓所有人到廳堂去,誰也不知有何事,但看似很重要。

 

讓二宮坐到主人位,除了大皇子、二皇子、相葉雅紀,所有人也跪下“微臣/民婦/卑職 ,參見三皇子殿下。願三皇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二宮這人兒當然嚇著,之前還說得等上一下,但這突然告之他還真的回復這皇子身份。

 

“老爺…不是說再待一會兒,怎麼這麼快就這樣…”

 

“三皇子,請不要再稱微臣為老爺了。四天後,皇上會派人來把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一同接回皇宮。要是三皇子想,微臣將安排一間房間給三皇子。不知三皇子有何意見?”松本丞相也不想二宮離開這府,但皇上已下令,他們也留不得。

 

“小和不是什麼三皇子,小和就是小和!老爺夫人是要趕小和離開丞相府嘛?小和會聽話的,不要趕小和離開好嗎?小和給老爺磕頭,小和不要離開,小和不要!”小人兒雙眸裡浮著淚光,跪到兩位老爺前,一直在磕頭,櫻井不忍心,把二宮拉住。

 

“皇弟!不要這樣了,真的不要這樣了!看,額頭都青了。皇兄會心疼的,松潤、雅紀也會心疼的。皇弟,你的身份是三皇子,是不能改變的!”櫻井抱緊二宮這發瘋的磕頭的小皇弟,看松本的眼神,就知道松本真的擔心死了。

 

“翔哥哥,小和錯了,老爺才要趕走小和的,翔哥哥你讓小和認錯好不?小和不要…”小人兒哭得更兇,誰也阻止不了他,不讓他磕頭,就用拳頭打自己。一放開又是跌的,又是撞的。

 

平時多頑皮的二宮亦不會這樣的,看二宮真的不想離開。

 

“皇弟,你是二宮和也。你的父親是當今聖上寧定帝,你的母親是將被封為皇后的和妃,你流著的血液乃是皇族的血液!”大野在旁看著也不忍心二宮如此發瘋的抗拒皇子之名,也幫忙說了一句。

 

“讓吾來。”松本站來起來,走到二宮面前“失禮了,三皇子。”一點二宮的睡穴,二宮也暈在櫻井手中。

 

“三皇子…”只是一個皇子之名,為何就成了對二宮這小人兒的折磨…

 

“好好讓他睡一晚吧。三皇子,真的不能接受這個身份…”相葉丞相亦只能讓二宮休息,二宮之所以會如此的不捨,全因為松本,而他們誰也無能為力。

 

看著暈睡過去的二宮,松本不忍的撫過人兒的額頭。瘀青的傷痕刺痛了松本的心,要是二宮不是皇子,自己亦不是丞相之子,或許二宮就不會被折磨的如此痛苦。

 

“和也,我捨不得你,盡管聽不著,我愛你。總有一天,我們能浪跡天崖的。”松本輕輕的在二宮的額頭印上一吻。

 

只是輕輕的,輕輕的,生怕弄痛二宮。

 

盡管他們還小,但是他真實的,確實的愛著這人兒。

=====

盡管樽頸了很久

但是終於出來了(曬花

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晞
  • 謝謝你 寫這麼好看的文章
    請加油
  • 先謝謝你的留言
    我會加油的喲

    しより☆栞 於 2015/01/21 22: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