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春夏秋冬系列 

 

凝視窗外的大茫茫,雪花沒打算停下來,地上的雪只是愈積愈厚,天氣也只是愈來愈寒冷,被這凜冽的雪給吹得打起冷顫。
即使在室內,每一呼氣也能吐著一縷縷白煙,不過他就是愛下雪,從小就是。

 

要讓一個怕冷的人說喜歡雪,恐怕也會給別人說是自作自受。
對,二宮並不否認自己是自作自受。別人說他是傻瓜,對,真的一等的笨蛋。

 

“カズ,今天要多穿幾件衣服。下雪了,天氣會更冷。”松本見二宮一直凝望著窗外的積雪,怕只穿著睡衣的二宮會冷著,就多拿一件外套,蓋在二宮的背上。

 

“謝謝潤君。對了,我想今晚跟你說點事情。放學一齊回家吧。”罕見的,二宮竟然作出邀約。松本也笑了笑,爽快的答應了。

 

這個總是對他溫柔的松本潤,與他二宮和也同一間高中,再過幾個月他們就升大學了。松本潤與二宮和也是情侶,拍拖都兩年的一對。

 

松本喜歡拍照,二宮喜歡雪。他們認識的契機當然是雪。今年是他們在一齊的第二個冬天。

 

“別想太多。 カズ你就是想太多了,才常常皺起眉毛,看著雪的カズ實在會想很多東西。可是,現在要回學校了,這些都先放在家裡,去上學了。”松本撫平了二宮的皺眉,這種溫柔實在讓人無法抗拒。

 

“嗯知道了。”二宮點點頭,乖乖的套上松本給的外套,背過書包便隨著松本出門了。

 

松本對二宮的寂靜也已經習慣了,明明兩人都是戀人的關係,但是二宮總是有一層隔膜似的。

 

不過,松本就是喜歡二宮和也。

 

“潤君,我們分手吧。”這是松本期待了一整天得到的話語。

 

二宮說完就轉身離開,把松本一人留在學校門外。

 

分手並不是因為他不愛松本或是松本對他不好,也就是因為松本太愛二宮,二宮才決定要與松本分手。
因為二宮覺得對不起松本,所以不想再欠松本太多,這樣大家也不會幸福,所以才這樣說。

 

二宮說分手之後,也搬出了公寓。並把所有屬於松本的東西交給了房東交回松本。見二宮的公寓空著,松本到房東裡問,二宮前一天還在,為什麼第二天就搬出了,房東也只說二宮突然一天把前幾個月欠下的房租清了,便搬走了。

 

學校那裡松本幾乎見不了二宮,因為二宮避開了所有松本能找得他的機會。他們不同班,加上松本還有很多事被纏住了,更找不著二宮。
在松本的生命裡,二宮和也這人似乎消失似的。
無故的分手,無故的消失。

 

卻沒人向他說明一切。

 

二宮在這學校並沒有任何的朋友,櫻井也只是松本介紹給二宮認識,但其實他們並不熟。

 

二宮的手機早就停機,無人知道他的聯繫方式。一畢業,二宮就消失了。

 

那年冬天,二宮失蹤。
之後幾年的冬天,松本並等不到二宮。
二宮從來沒有找過他。

 

有人說二宮跑去別縣去諗大學了,有人說二宮去了外國,種種說法也有人說過,只是松本不相信而已。

 

好友櫻井苦口婆心的說服松本,讓松本忘了二宮。二宮沒再出現過,松本也開始放棄了,取而代之,是在大學中認識了更多的朋友,參加更多的活動,成為了大學的一個風雲人物。

 

多交了幾個至友,一臉永遠都睡不醒的大野,一個永遠也說不停的相葉,還有愈來愈愛嘮叨的櫻井而已。不過三人的共通點就是成績好。大學的課程也接近完結,他們幾個人修完學士課程,相葉就拖著好友們去好好喝一杯。

 

去烤肉是櫻井,他們各顧各的功課被忙了不少時間,終於有這空閒的時間來,也就緩解那繃緊的精神,也算是一頓獎勵自己的晚餐吧。松本大野並不介意吃什麼的,跟著聽著兩個聽著吃飯也能期待上半天的櫻井相葉去吃什麼就吃什麼。

 

周圍洋溢著烤肉片的氣味兒,肉片發出的滋滋聲,也蓋不住相葉的興奮。

 

“終於忙完了那一篇論文,來先預祝我們將大學畢業吧!干杯!”相葉拉著櫻井,自己干了一大杯啤酒,喝酒喝得臉也開始泛紅。

 

“雅紀吃點東西吧,別空著肚子喝酒,對胃不好的。”一邊囑咐,櫻井還不忙把肉片夾到相葉的碟上,生怕空喝酒會傷胃。

 

“翔醬要擔心的話,也該去擔心ニノ阿,ニノ的胃痛可嚴重阿…”相葉糊糊塗塗的又把一塊肉片塞到櫻井的口中,自己又吃了一塊肉片。

 

“翔君,你知道相葉醬說的ニノ是誰嗎?”松本知道相葉醉酒就胡亂說一大堆東西來,說不定又是家裡的寵物病了。

 

“智君知道嗎?”櫻井搖搖頭,看著在一邊正拿著畫筆在畫畫的大野問。
“不知道。”這回答如無意外的是不。

 

“大概是相葉醬新撿回家的寵物不定呢。”相葉那看見被拋棄的小寵物都會搬回家或是拿去問人要不領養,當然也會拉上他的好戀人櫻井去。

 

“那…我想阿,相葉醬醉了,不如翔君先送他回去,我們可以坐電車回去的。”松本看相葉那醉醺醺的樣子,也不能去坐電車的公共交通工具,坐計程車回去吧。

 

“嗯,那我們先走了。”櫻井拿出錢包,從錢包拿出好幾張鈔票給松本,便扶著相葉站起來,揮揮手便離開了。

 

“智君,只餘下我們,不如這餘下的肉片你拿回去吧,這些肉片你可以畫畫的時候,餓了就可以吃。”把肉片給打包給松本,大野常常廢寢忘食的畫畫,免得大野又餓得瘦了幾個圈。

 

“再見。”

 

與大野在烤肉店門道別,松本也坐上了電車,不過倒是在意相葉口中的‘ニノ’

 

二宮嗎?還是別的名字。

 

明早就買早餐到相葉那裡吧。松本就這樣決定了明天要到相葉那兒。櫻井大概也會在那兒留宿一天,把櫻井那份兒也買了。
‘叮噹’

 

翌日是周末,松本真的帶著買回來的早餐去相葉家。不過…

 

開門的不是相葉而是櫻井,但似乎裡面除了相葉還有一個人。松本並沒有去窺探,去確認自己的推測,只可能是相葉的朋友,並沒這個必要去猜測什麼。

 

“翔君,我買了早餐,相葉醬醒來沒有。”見櫻井的樣子也彷彿還沒睡醒似的,松本也只能笑了笑,酒精的力量還真的厲害…

 

“嗯,別站在門口吧,進來。今天雅紀這裡有一個朋友,最好別吵到他就可以。”櫻井接過早餐放到餐桌上,指了指相葉的房間。

 

“他們一起睡?翔君不吃醋嗎?”相葉房間只有一張床,相葉有一個這麼好關係的朋友嗎?

 

“對,那是雅紀的青梅竹馬來的,只是我忘記了他的樣子…”櫻井一臉想要找回昨晚對那個朋友的記憶,但是酒精實在讓他的樣子從記憶中消失似的…

 

“要是他出來看到就可以,別想了。我帶了一點藥來,要空腹吃的,吃完就吃早餐。”松本從袋中拿出一盒藥遞給了櫻井,免得他們的腦袋給宿醉折磨。

 

“我先去叫醒雅紀。”放下了藥,櫻井輕步地走入相葉的房間,打算把相葉叫醒。

 

不消一會兒,相葉便揉著眼睛隨著櫻井從房間走出來,細心的櫻井當然拿了件外套讓相葉套上,在大寒天裡只穿睡衣是很容易著冷的。

 

“松潤早安…我先去一躺廁所…喔…”好好的穿上了外套,相葉便往廁所去。

 

相葉明顯洗過了臉,人就精神了,本要想問松本帶了什麼好吃的,卻被一陣聲音給打住。

 

‘砰’明顯從房間傳出來的聲音,仨人立即沖往房間看個究竟,卻發現有人暈倒了在地上。櫻井立即走上前,因為他暈倒了,而且他就是多年沒見的二宮和也。

 

“松潤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想要問。但先把他放回床上,他的額頭很燙。松潤,有什麼待ニノ清醒一點才說好不?”見到二宮,松本完全的楞住了,那個失去了蹤影的二宮竟然出現了。見松本想要問相葉什麼,櫻井亦及時阻止,只怕話說來話長,不得不坐下來說。

 

二人合力把二宮搬到床上,不過這重量也輕得嚇到了他們兩人,作為一個成年人,二宮恐怕還要比高中的時候輕。

 

“ニノ暈倒了阿,我得打給他的醫生。”相葉見二宮又再次暈倒,已經不得致電給二宮的家庭醫生,這已經不知第幾次了,就算要幫二宮隱瞞也夠了。

 

「是醫生嗎?我是二宮和也的朋友相葉,他又再次在家暈倒了,是不該讓他回去再作一個檢查呢?我怕…」

 

『那,待二宮醒來後便把他帶到診所來吧。要是你一人不行,就多找一點朋友幫忙,我想這下子也不得不住院了。』

 

「謝謝醫生。」

 

“相葉醬。你跟カズ同居了多久?”待相葉放下了電話,松本便開口問,相葉也能對這幾年的二宮有所認識。

 

“唔…前幾年吧。ニノ是被我帶回來的,那時ニノ暈倒的情況可沒有這麼嚴重,只是這幾個月,突然的嚴重了。

 

“那カズ是不是有什麼病?”松本一臉正經的看著相葉,他知道相葉不是會說謊的人,才讓相葉坦白

 

“不知道。ニノ不肯讓我帶他去醫院。”相葉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二宮,擔心地吐出一句。

 

“這麼久,所以翔君知道嗎?”

 

“不。”

 

“翔君,不是常常來的嗎?”松本看著櫻井,松本可是記得自他們以來,櫻井也去過相葉家不下幾十次。

 

“我可以承諾你我並沒有見過ニノ。”櫻井看著好友松本,見著二宮之後就有點失常了,還真不常見。

 

“翔醬、松潤,你們也該知道ニノ他故意躲起來誰也找不著他,要不然這幾年你們也不會從來沒有遇見ニノ他。”二宮想要逃的話,只有有心還是沒心去做事,想要逃避的,就算天崖海角也找不著。

 

“翔醬、松潤一直瞞著你們抱歉。不過,要是你們不能明白ニノ,也請你們不要當看過ニノ,好不?“自己是二宮唯一依靠的人,要是自己把會傷害二宮的人帶到二宮面前,相葉也難以面對二宮,二宮只會再次選擇消失,甚至真的選擇消失在這個世上。

 

相葉一直留著二宮,也就是為了阻止二宮做一切的傻事。

 

“相葉醬,你這是什麼意思?”松本看著相葉的面,也大約感覺到相葉想要保護二宮的感覺,但是卻聽出相葉的話裡話。

 

“這樣要勞架相葉桑你真的抱歉。要解釋的我自己來。”突然各人的後面傳來一把微弱的聲音,各人轉身看,原來是二宮醒來了。

 

“ニノ!快躺下,要不然醫生要把你扛進醫院了。”相葉想要讓二宮躺下來,才知道二宮跟本沒有暈過去,他們的短短對話,他都聽著了。

 

“相葉桑謝謝你了。相葉桑的意思是,要是你們接受不了我是一個牛郎的話,請暫時離開這所房間。當然翌日我亦立刻搬出。”盡管二宮帶著一臉疲倦的樣子與他們對話,會話還是不饒人,但一看就能知道他在逞強的事實。

 

“牛郎…”櫻井瞥了一眼二宮的樣子,過了幾年,變得愈來愈瘦的二宮,實在與男郎扯不上關係。

 

“信不信由你們。”說罷便蓋上被子,相葉也給關上了門。

 

“相葉醬,給我地址。カズ工作的地址。”松本知自己現在與二宮說什麼休不能作出什麼結果,自己去牛郎店相信能比現在好多一點。

 

“IcePlaXes。ニノ的名字是夜雪。要找他請叫他這個名字。”相葉把地址交給松本,也把二宮在店裡的假名告訴松本。

 

“那…我先走了。打擾你和翔真的抱歉。快把早餐吃了吧,快冷了。”松本接過相葉遞給自己的紙張,便離開了相葉公寓。

 

為的是要回去,查找這間牛郎店的資料。
想到二宮這些年過的生活,松本不禁捏緊手中的紙張。

 

#
一踏進‘IcePlaXes’,那有點兒嗆鼻的酒精味傳到鼻子裡,松本也咳了一聲,好不容易才習慣到這兒的半明暗的氣氛,剛就有人來到他旁邊。

 

“先生,是第一次來嗎?”那個人看起來也很年輕,只是樣子比二宮大一點兒,看起來一副充滿氣質的臉。

 

“是的,不過我是想要來找夜雪的。”松本稍稍打量過店的人,看似二宮並不在裡面。

 

“夜雪阿,看來先生是為著夜雪而來的吧。先生真幸運,剛好今日夜雪並沒有預約,那我現在去把夜雪叫來。先生您先到那邊坐坐,待回夜雪會與先生您到房間去的。請。”一邊招呼著松本這位客人,真罕有的夜雨這店裡的皇牌有空檔,心裡也為著松本的幸運而歡悅。

 

“お待たせでしました,我是夜雪。”二宮的頭髮用了髮膠弄了個髮型,看起來精神多了,而且帥氣了。不論男女也會迷上的感覺。

 

“夜雪不是你的真名,能告訴我它背後的意思嗎?”松本看著二宮的樣子,二宮到底為什麼當年要突然就消失,加上他知道夜雪這個名字一定有它背後的意思。

 

“松本先生,夜雪的意思有很多直接理解為夜裡的雪就可,又何必要去考究呢?來喝一杯。”二宮輕輕的微笑了一下,說罷便倒了一杯酒給松本。
夜的雪,誰也不會去理會的雪花,隨意飄在天空裡,與它作伴的只有孤獨暗淡的街燈光線。

 

想也不在意的夜雪,那怕一天消失不見了,也不會有人去留意。

 

“夜雪。我有事想要問你。為什麼當年你要消失的無影無縱的,至少你也該留個原因給我阿。”松本抓住了二宮的手,盡管這樣他知道並不好,隨時也會給人轟走,但他非問不可。

 

“松本桑,我們工作守則不允許我們在這兒說自己的事。要問什麼的話,請往那邊走。”二宮站起來,指著店裡的房間,這間男公關店,整幢有三層,一層是招代、一層是休息室及房間、一層就是房間,房間的用途恐怕不用說也知道。

 

“松本桑這裡請。”請松本內進,二宮順手的就鎖了門,看著正在打量房間的松本。

 

“這房間和床還真大。”松本不經意就吐出了一句感嘆,卻忘了與二宮進來房間的原因。

 

“只是當那檔事好而已。好了,潤君。我想你也不習慣叫我夜雪。看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吧,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嗎?”二宮坐到床上來,盯著松本。松本來這兒找他的原因,他早就猜到,只是他故意要把松本帶來而已。

 

“カズ,是不是因為你當時開始從事這種工作所以才要分手的?”松本聽相葉二宮從高三開始從事這工作,就知道二宮並不是因為什麼愛與不愛的問題。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現在我們分手了不是嗎?”二宮想要甩開松本的手,但是卻抓不開。只能眼盯著松本。

 

“我還沒有說要分手,所以你二宮和也還是我松本潤的戀人。”松本一下把二宮擁進懷裡,把自己的嘴唇貼上了二宮的嘴唇上。

 

“唔…!你在做什麼,松本潤。”二宮氣喘喘的推開了松本,隨手便拿衣袖擦了一下嘴。

 

“誰說你能任意的吻我的。松本潤,我當時也說清楚,我們分手了。”二宮把眼淚迫回眼眶裡,推開了‘不知廉恥 ’的松本。

 

“‘難道夜雪,也只不過是如此。’カズ你是不想要我跟你這樣說,然後就離開,對不對?カズ,這樣趕不了我走。”松本依然是微笑著,因為他清楚二宮的動機。他可是帶著相葉說的情報來的。

 

“誰說的。我回去砍了他。”二宮一時衝動,一句話就衝口而出,誰知卻引來自己笑起來。

 

“カズ,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只要一句你的坦白,你知道的。

 

我依然還是一直保護你的潤君,有什麼還是可以跟我分享的,我永遠都是你的潤君。

 

夜雪今天不在,你並不要認為自己是什麼配不配的。

 

還是你就想我當你是夜雪?”松本把二宮擁進懷裡,他輕輕的感覺有一滴滴溫熱的滴到他的肩膀上,松本輕輕抱住了二宮。

 

二宮愛依賴松本的擁抱,但是卻是唯一一個能讓他吐真言的地方。

 

“潤君欺負我。你知道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二宮的臉都埋在松本的胸膛裡,微弱顫抖的聲音可見二宮的心情。

 

“カズ,那你還喜歡我嗎?”松本這麼久還是想聽到二宮一句。

 

他松本潤一直就是喜歡二宮,喜歡他的微笑,喜歡他的愁容,喜歡他不出聲,喜歡他的所有…

 

而他呢?

 

“嗯。”二宮點點頭,把臉埋到松本胸膛裡。

 

他也喜歡松本,喜歡拍照時的松本,喜歡總是在他旁的松本,喜歡認真做事的松本,喜歡松本的所有。

 

可是他已經沒什麼時間了。

 

“那…”

 

不待松本把害羞的話說出,二宮主動的把整個身體轉向松本,把瘦削的雙臂圍在松本的肩膀上,向前送上自己的嘴唇。

 

最少,讓我們今晚能擁有彼此。
之後,他就能放棄所有東西了。

 

松本把舌頭滑入二宮的口腔,二宮被吻到幾要缺氧,二宮還是努力的回應松本的吻,舌尖劇烈的交纏,讓兩人也開始熱起來。

 

(請自行腦補)

 

“ カズ…我愛你。”

 

“我也愛你”只是這是最後一次,二宮和也將會消失…

 

“不要再離開我好嗎?カズ,我們可以一齊面對未來的…相信我好嗎?”松本再次抱住了二宮,過了這麼久,自己還是那個值得二宮信任的松本嗎?

 

“嗯,起碼這一刻不會。”二宮心中說著這一句,但松本不會聽到,松本只看到二宮微微點頭。

 

突然,二宮坐了起來,從深邃的眼睛彷彿看見了二宮的堅持“潤君我們走吧。去看雪吧。”

 

“ カズ,你不用休息嗎?要是看雪明早也可阿。”松本可是知道二宮做完檔事一定某個部位會感到不適,但二宮卻說要去走走,也只讓他更擔心。

 

“潤君是否忘了我是干什麼的嗎?這樣小事一樁而已,走吧。”二宮把衣服從地上撈起一手丟給松本,仿若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穿好了衣服便拿出手機。

 

“錢不用給,也推掉所有的客人,今晚完全空出來給潤君,走吧。” 見松本也換好了衣服,二宮關了房中的東西便拉著松本離開。

 

漫天飄逸著白皓皓的雪花,兩人停下來凝視著已落下了夕陽色的幕的深藍紫色的天空。

 

“寂しいな,雪兒們。不過很快,我會回來的。”二宮仰望著天空時,嘴裡突然吐出一句感嘆。

 

“嗯? カズ你剛才說什麼?”二宮的細語夾在風聲中,模模糊糊的讓松本聽不清楚。

 

“沒什麼。”輕輕一笑帶過了松本的問題,二宮直接躺在雪地上看著天空。

 

“カズ這樣會涼著。看夠就回去吹暖風了,你昨天早上的燒幸好退了,要不然…咳咳就會讓你這病更嚴重了。明天要不要去看醫生?”松本拉起了二宮,替二宮撥走黏在衣服上的雪。

 

剛一時可沒注意到二宮是否有發燒,但聽到相葉打來報告,就放心了一下。

 

只是覺得二宮有一種感覺是在道別。
是自己的錯覺嗎?

 

“潤君,謝謝你還愛著我。”但是之後請不要再繼續愛下去了…二宮沒法子把話說完整的話,想要對松本說的話,但卻不能告訴他,二宮只能硬生生的話吞回去…

 

不能再留戀任何事情便可…

 

“潤君,請原諒我所有的自私及愚蠢…”二宮低著頭,但那微微的啜泣聲,松本聽到的,不知道二宮為何說出這樣的話,前言不對後言的,就知道二宮一定隱瞞著他什麼。

 

“要是我不原諒你,我還會吻你抱你嗎?カズ,你再說一些什麼自己不對的話,我真的要生氣的。還有,有什麼不要再瞞在心裡了,這會很辛苦的。”松本自知自己說的話前言不對後語,可是卻不知該用什麼言語才能說出自己的話。

 

“潤君,前言不對後言喔。”臉上微微勾起一個微笑,但松本的話卻讓他的心更是沉到最低。

 

“我知道,不過我說的你一定要聽。”松本帶著半命令的語氣說著,笑了笑便牽上二宮的手,放到大衣的口袋中。

 

“叫人不要說,卻要人不要隱瞞著你。潤君是不有點霸道呢?”二宮嘟嘟囔囔的圍好圍巾,把臉幾乎埋到圍巾裡。

 

凜冽的寒風把人們都吹得都想要裹在大衣,盡快回到家。但卻把二宮和也的心吹得更為寂寞、孤單。

 

“嗯。看鼻子都紅了,還不想回家嗎?”松本回家轉移了話題,可是卻沒留意到二宮那看著雪的雙眸中,浮現的不捨、孤寂。

 

蕭然的街道上,有一對手牽手的伴侶。雪為城帝蓋上一層白雪,凝視著蓋著雪的街燈。在漫天飛舞著雪花下牽著手,世人覺得這是一種浪漫。但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這是孤寂。

 

兩人回家洗過操,二宮讓松本給他看松本一直拍的照片,春天夏天秋天拍的也有很多的照片,但是冬天卻比其比其他的少。

 

二宮放下了照片,不,手並沒有在那一刻拿好照片。二宮微微皺起了眉毛,不是為著沒有冬天的照片而這樣,而是突然的一陣痛楚閃過腦袋。
“カズ?照片都拍得漂亮嗎?”松本把照片整理好,又放回去了。

 

“嗯,潤君能把這張拍街燈的送我嗎?”二宮一笑把剛才的痛楚置之不顧,乘松本還沒來得及的時候,拿起一張自己喜歡的一張照片。

 

“カズ你喜歡的就拿去吧。不要全拿了就好。我還得交報告。”

 

“潤君,現在很晚了去睡覺好不好?”二宮收好松本給自己的照片,就幫松本收拾好桌上的照片,但見時鐘裡的針已過一點,便想要讓松本睡覺去。

 

“好吧。那我關燈了。”兩人靜靜的躺在床上,閉上睡著了。但過了半小時,二宮掙開了眼睛,確認松本已睡著了,二宮便從床上起來。

 

二宮拿出了一個信封和好幾張的信紙,一口氣的寫了很多很多字。雖然用了很多時寫,但是眼眶流出的淚光卻從未停過。

 

留下了一封信給松本,二宮拿過自己的東西便離開了松本的家。在相葉家並沒有留下什麼東西,可以說是帶走所有的東西。

 

背著自己的東西,二宮走到剛剛的那個雪地,放下自己的行李,從衣袋拿出一把小刀。

 

“所有的,也完結了。這個世界再沒有一個叫二宮和也的人…。”

 

二宮知道那天化為雪花的一天總會到,但在別人面前化為烏有,他選擇了自己在誰也不知道的時候,悄悄的離開。

 

二宮拉開了手臂,喃喃自語說了一句話,手臂泛起了一個圖樣,二宮毫不猶豫的把刀插進那個圖騰,手臂流出一滴滴的血。直至二宮的軀體開始變得透明,二宮笑了笑對著自己的東西說了一句咒語,跟著連那個行李又不見了。

 

“潤君。對不起,我對你說了謊。
但是,我愛你。”

 

二宮笑了笑,一下子從已成透明的人形變成了雪花,落在雪地上。
這一晚過後,

 

男公關店裡的皇牌,從來也沒有一個叫夜雪的牛郎。這個世界亦從來沒有一個叫二宮和也的人。

 

所有有關二宮和也的事都被抹乾淨。
只餘下留在松本家,被收藏得很好的一封信。

 

‘這個世界存在著一種精靈,牠們叫雪精靈。這種精靈很喜歡待在有雪的地方,但是很怕冷。’

 

完。

 

====
幸好有打完!
要不是平安節貼這樣的虐文出來我可是會被罵死的TAT
大家冬天要多穿衣服喲
天氣冷冷

 

這是春夏秋冬我冬天~
這應該會成為一個系列(雖然沒有關係!!

 

我應該會這樣分的

 

春天:櫻二/磁石(是因為櫻花

夏天:相二/竹馬(是因為相葉醬陽光!

秋天:大宮(是因為.....畫畫!!((爛解譯

冬天:潤二/末子(因為我愛冬天,所以把我最愛的冬天讓給末子了!!

 


就這樣
又會潛水的~拜拜~!

8828408_192412354000_2  sy_58346179587  

1380723549-2360882771  20091019190344876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