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不知道該寫什麼...
就《十五周年おめでとう》了唄

單純一篇小短文


剛完結了連續兩天在夏威夷的演唱會,今年迎來嵐的十五週年。回想過來就只能感嘆一句,時間過得很真快。要是當年不是加入了嵐,也恐怕會看到這個情境。

要不是加入了嵐,就不會認識了對方。

慶功宴結束了,管不了自家隊長還在滔滔大哭,直接把自己和二宮該付的份兒丟了給酒量比較好的櫻井,讓相葉和他好照顧大野。自己轉眼就把這莫名其妙的喝了不少酒的二宮摃回酒店去。

“カズ,你怎麼了?幸好你沒醉,我們只能坐車回去,我和你都喝了酒,你先把醒酒藥吃下。”抬起二宮的臉一看,見二宮淚水快飆出來,又不知何時,不管三七二十一,讓二宮先行吃了醒酒藥才算。

“潤君,我沒事兒。”二宮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可是這一個踏步,明明憋回去的眼淚又滿溢了眼眶。

“還說沒事兒,算你撐到現在,你是想要痛死自己還是想要急死我。”松本緊緊拉著二宮,叫停了一輛計程車,說也不說就把二宮抬上車,用他那不流利的英語順利的讓司機把兩人帶回酒店門。

“潤君,讓我自己走進去,這太明顯了。要罵的,回房間去才說吧。”二宮甩掉松本的手,自己一跛一跋的走到大堂裡,乘電梯回房間。松本也只好隨後。

只是松本在二宮的房間找不到二宮人,一下子找不到二宮,松本更是緊張,想要發瘋的找人,可是他冷靜下來,卻見二宮痛得皺著眉坐在自己房門。

“ カズ!你還說你沒事,來我抱你回房去。”把二宮手環搭在自己的肩上,松本把房卡放到卡槽裡便馬上把二宮放到床上。

“潤君,你在生氣什麼?” 只見松本一直在找什麼的,二宮又不知道松本在生什麼氣。

“你趴著,我來幫你塗藥膏。”二宮想要坐起來,卻好不猶豫地被松本壓回去了。

“ 潤君,我真的很好。沒事兒的。”二宮沒有掙扎,因為他在說謊,一動恐怕又會扯到扭傷的地方。

“ カズ,你能不誠實一點呢?現在是我們的私人時間,也不能誠實嗎?”松本對於二宮的說謊已習以為常,不曾理會二宮的話,繼續輕輕的幫二宮塗上藥膏。

“我…嘶…算了。”平時可算是牙尖嘴利的二宮阿,想要解釋可是撐起身子來,就扯到扭傷的地方,萬個不願意把他心中要理論的話給收起來了,只好躺回床上。

“我說剛才我問你還要不要跳躍的動作,你卻說可以的可以的,要不leader幫口,恐怕阿,你現在連撐起來的力氣也沒兒。你就不知道有人在擔心你嗎?動作可以換但是人可不會取代他人阿。”松本這話裡滿是責怪的意味兒,但是他那緊張二宮的程度,連二宮也感覺得到。

“最後還是沒做跳躍阿。潤君每次構思的演唱會都很厲害阿,我這小傷不算什麼了啦!每人都在努力的時候,難道我坐在一旁唱嘛?”見松本也塗好了藥,二宮緩緩地撐起身體看著松本,松本知道他想什麼,同時松本在想什麼他也知道。

“我知道你對工作的執著,可是前提是你的身體能支撐著。拍GANTZ和白金數據的時候也是,你這腰患就是因為你不好好聽醫生的話才會變成這樣的。你拉傷了就盡管跟我們說阿,還是你連嵐的成員和我也信任不過?”認識了十多年的成員,到底互相認識多少,包括在他面前的這個是他的戀人的成員。

“潤君,害你們擔心抱歉了。”是因為自己的堅持而讓別人帶了麻煩,二宮也不怕道歉。

“好了,你也累了。之後還有節目要錄影,你最好就多休息吧。那我回房去了囉。”所有人也洗了澡才去慶功的,松本揉了揉二宮那剛洗完軟軟的頭髮,就站了起了。

“潤君,就在這兒陪我一晚吧?以前去開演唱會也是三二人分房的,我們是不好久都沒試過出門可以待在一間房了?這床很大,我自己睡會不習慣。”說不習慣是罷了,可以寂寞這字恐怕要是從二宮嘴巴裡說出來,松本大概就不會這麼費神去關心二宮了。

所以櫻井才說相葉比二宮好關心。因為二宮就是不會坦誠。

“嗯,我就在你旁。” 松本向二宮笑了一笑,輕輕吻了二宮的額頭。

“吶,潤君。你有後悔過成為嵐嗎?”二宮微小的聲音在沉默的空氣中也不難聽得到,但是卻聽得出二宮的聲音帶著一點兒顫抖。

“當然沒有。盡管我們Johnny's的時候已經認識,但是若是沒了嵐,恐怕我們倆也不會走到現在 。 カズ,是因為有嵐才會有我們的,所以我並不後悔。難道你不是這樣想嗎?”松本並沒有頃刻轉過身來看著二宮,因為他知道二宮想哭,要他硬生生的把眼淚迫回去,他可不再想看到,他可會心疼。

“要是…要是我真的不是嵐,會變成怎樣呢?我真的不敢去想像…”在演唱會拼命不在飯前落淚,現在卻說不到幾句就嗶啦的落下來。

二宮曾說自己是嵐的最大飯絲,因為他真的愛這個團體。嵐帶給他的有太多,他已經無法用自己的言語去說,倒不如直接用行動來證明,到底他有多愛嵐。

“傻瓜,嵐永遠都在,不會不在的。我也會在你身旁阿!明明就演唱會痛成這樣還能忍得了眼淚,怎麼現在就成了大花貓呢。”松本拿過紙巾就幫二宮擦,恐怕這番話,他們作為嵐的成員都會想,因為沒有嵐就沒有現在的他們。

“不許叫我傻瓜!是那個傻瓜一開始以為翔桑喜歡我,還與人家架了一場架,害他臉愈來愈腫了嘛!”二宮這終於被松本逗笑了,不過呢,還得惡魔一下…

“跟翔醬架了一場是我不對,我也有跟翔醬相葉醬他們好好道歉。況且,翔醬的臉愈來愈腫可不關我事阿!怎麼你這小惡魔就愛扯到我頭上來呢?”的確,那時候因為松本單方面以為二宮喜歡櫻井,但卻知道櫻井及相葉是相愛的而給打了櫻井一拳,害那星期櫻井不得不抹厚一點粉底了。

“那要不是Leader給出來勸阻,我想阿,你就得跟Johnny 桑解釋囉。”幸得大野及時勸阻,按照二宮的猜測,松本恐怕會把那時尖臉的櫻井翔給揍成現在如此的腫,然後呢…就當然給事務所也就是喜爺爺他老人家給好好問候一番。同時,嵐關係很好之名聲沒了,因此這國立六年也沒能達成………以下可省略一萬字二宮的推測。

“ カズ我倒是真的感謝那時我揍了翔君一拳阿。要不是我這一拳,你怎會給坦白呢?”為了竹馬相葉,二宮那是義無反故的,說句話‘我喜歡你’字面上容易,要從嘴巴出來難而已…

要是不相葉每天哭嗓著臉找著他說松潤不讓他跟翔醬在一起,這恐怕他的瑪利奧就會死上不下幾百條命。

“這…嘛,潤君我們睡吧。你也累了吧,讓你策劃演唱會辛苦了。晚安了,潤君。”失禮的話題就免得松本再來取笑自己,二宮笑了笑輕易的帶過了話題,自己蓋上了被子就閉上了眼睛,這回二宮真的累了,兩人終於有一點兒時間相處,二宮就已經很滿足了。

“嗯,晚安了。 カズ。”松本把燈關上,躺回床上,抱住了二宮,輕輕在二宮的耳邊說。

二宮埋在被子中,微微偷笑了一下。
希望能永遠這樣下去喔!

====

莫名其妙的一篇
在此給隊長大人先說聲生日快樂喲


放心,沒賀文(笑)

 

至於我呢

打算間中把現實向的串連成一個系列

待我多寫幾篇便弄這個系列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細胞
  • 和也和J就算過了十五周年也要繼續這麼幸福唷!!!
    對不起我來留這一篇的言,因為我沒有看古文系列...(對不起
    如果看到他們這麼幸福,翔君就算被打一拳也甘願吧,反正還有雅紀陪嘛(笑)
    和也是個心思細膩的人,對嵐更是如此,所以J要好好安撫(加餵飽?)和也才行呢!!
  • 小雪(yuki?),古風系列沒看也不要緊啦,不是很多人接受到的嘛...

    人家翔桑可是媽媽桑,對所有人也溫柔,也難怪潤以為他一腳踏兩船呢, 他們能幸福也真好阿
    和也想的都比其他人多,因為他常只會吐嘈,也不太會比自己的心情說出來
    潤君會喂飽和也,也會喂飽自己?

    しより☆栞 於 2015/04/07 23:04 回覆

  • 細胞
  • 哈哈,要叫小雪或Yuki都可以的:)
    小詩有想過要寫SA嗎??我總是寫不好呀...
    和也的心思真的很細膩,也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之一(別告白#
  • 小雪~(笑)
    我其實長文都是櫻葉當副cp 的,不過真的要寫的話就得去補補櫻葉的文了..

    しより☆栞 於 2015/04/07 2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