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個人創作,不好古風的請回

〔肆〕

忘〔肆〕

櫻井提出那主意到軍訓去,大野頃刻嗆到,也不能說是裝傻,只是他這十一歲的皇子,在皇宮活了都十一個年頭,那話只是說給在一旁的奴才們聽。

真正的話底話,恐怕只有大野明白,而這話才是嗆到大野的原由。

午休時,乘殿堂裡沒奴才,兩個娃又熟睡了,櫻井義正辭嚴,道明自己要到軍訓那營地的因由。

相葉松本兩人若無其事的聽著,當然沒大野的動作這麼誇張,大野那呆傻的樣子可是騙得了皇宮的人,卻騙不了眼前的這三人。

“皇兄,軍營那羽信大人,雅紀讓五家族的人在營中查,他那受取賄幣的事兒,再加上其他違反大嵐律例的罪行,風月及雨堯兩人倒是找到不少。但唯獨找不到他那是為麗妃奸細的破綻,非我們去不可似的。此人恐怕再留在軍營中,對社稷、朝廷、父皇、丞相們也沒宜處。

要是他設法加害於我們,相信他也會自身難保。”風月雨堯兩人尋到的證據,足以讓他死很多次。而他不想臨終也這麼不風光,恐怕他也不敢莽下決定。

唯只怕他聽命於人,而非除他們不可,就得另作別計了。

“但,這次去軍營恐怕是一次賭注,賭上了我們六人的性命。所以,小雅今日離宮後,望汝能和武丞讓五大家族的高手幫忙,混在護衛之中。”

自知皇宮裡的護衛的能力不及五大家族的人,相葉雅紀一人卻沒這叫動五家家族裡的人的能力,而他相信五大家族丞絕不會拒絕武丞。

“是的。卑職領命。”相葉一跪,對著大野也很自然的跪下來了。

“明日定要帶和也他們倆去嘛?”松本一言道出,顯明聽出了松本不想二宮去冒這個險。

“小潤,但是小和他不在,羽信恐怕不會露出他那狐狸尾巴。因他首要除掉的目標是小和,次要才是咱們倆皇子。”二宮出生沒多久,朝野中散播謠傳的正是羽信這身份次於兩丞相的大將軍,大野恐怕他誓不能忘卻那天羽信的話。

‘皇上,並不需要求證,二宮和也並不是皇子,而是孽畜!’

正是這一句,讓他那皇弟落在民間!本應二宮是一個堂堂大嵐的三皇子,卻被這人貶得一文不值,他這做皇兄的,這一口氣怎麼也吞不下去。

“皇兄...”看清大野眼裡默默散發著的怒火,櫻井瞥了一眼大野倆看回倆伴讀...

“大皇子、二皇子,卑職聽父親說,像是今日打算跟皇上談妥和也的事似的。”從這大野的眼神就得知大野到底有多寵二宮,要不然以這懶洋洋似的大野,怎會有這全盤計劃呢...

“先放下休息一會兒吧,待一下太傅來連這休息也沒,只怕皇兄沒這耐力了,大家就歇下吧。”讓大野冷靜下來才再聊這事,不竟他們才是一群小屁孩而已,盡管他們觸及了大人的事兒,可是他們怎聊也是無補於事而已,倒不如讓這人給睡一下,免得適得其反。

說到底他們能做的,也只不過是保護著二宮,一切證據也不能讓宮中的奴才幫忙,只能靠行走江湖的五大家族幫忙。

說皇宮是一個眾人也望眼欲穿的地方,但那皇朝中的黑暗,也只是朝中人以及皇親國戚能觸及。

朝中人誰不曰:此地,不易久留。闇,慧者亦辨不清,事也不分皂白。

#

朝政之事,皇子未冠干涉。此嵐國明文規定男子志學,即十五必行冠禮。現,大皇子亦未及志學。朝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唯有文武丞相焉。

古語曰: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自寧定帝登基,兩丞松本勇、相葉勝吾,就是這帝的明鏡。因此,他們的指評連皇上也不得充耳不聞。這朝堂上,兩丞可不畏那皇上皇權。

“稟皇上,臣有事啟奏。”松本丞相聞十日一土上己回殿,便與相葉丞相一同道個明暸。

“兩位卿家,為何有事不於早朝中啟奏,而兩人連衭到殿來呢?皇上可知這兩個卿家的脾氣,既然兩人連衭到來,一定是為了什麼。

“那臣不防直說了,為何六年前公正不阿的皇上會被蒙騙了呢?在皇上眼中,難道和妃真的有對不起皇上的事兒嘛?”這一來,他可要讓皇上明白,和妃的事兒可是怎麼的一會事。

“不要再為和妃的事而勸服朕。”這皇上一拍桌,可沒打算要接受兩丞的勸喻。

“皇上可記得為何和妃會選擇追隨皇上呢?而當天皇上在那孩子刺下的梅花印記的意義在何呢?”相葉丞相一聲反問,皇上一時無從而答。

“皇上,汝可是和妃的恩人阿,難道皇上就認為和妃是一位忘恩負義的人嘛?做為皇上,就可不理會別人的感受嗎?單單是是和妃一人也不能理解,那臣還能信任皇上能體會社稷各的感受呢?

皇上,安危在是非,不在於強弱阿。”

他們倆不單是為和妃而打抱不平,國家的安危在於皇上明辦是非,而不於國力的強弱,單單這事就不能讓皇上明暸,他們倆可配得起當這嵐國的左右丞嗎!

“那兩位卿家可拿出證據來證明和妃她是清白的嗎?”皇上知道這兩位卿家可不能拿什麼來壓到他們,他們隨時可來一個辭官也可以,唯一就是要證據才可。

“那皇上,為何不在那孩子在皇宮時滴血確認呢?”

“這...”皇上面對著兩丞的質問,也只是再次的啞口無言。

“要是臣拿到了証據的話,皇上就得公正地處理這事。要是二宮和也那孩子是皇子的話,皇上就得為他平反這事。要是臣的話是錯,兩臣為了此次失態,辭去丞相一職。”相葉丞相可為了證明自己的決意,不防賭上這丞相一職。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一,雖令不從。

“名不正,則言不順。總之如何朕要看見證據,朕要批閱奏章,你們退下吧。”免得這兩丞再加以壓力,皇上讓他們退下了。

總之無論如何也得找到證據,可是二宮和也這孩子當年離開了皇宮,一個侍女能帶到嬰兒去那兒呢。

那孩子還好嗎?

“兩位卿家慢著,你們言下之意,是否知道那孩子的去向?”皇上剛俛下頭,這兩丞相可沒離去就抬起了頭。

“喔?皇上不是說二宮和也並不是汝的子嗣嘛?皇上不是認為和妃不忠於汝嘛?”皇上心裡始終沒忘那小人兒的存在,這皇上只是嘴巴硬,心裡可記掛著那人兒與和妃的...

“咳...咳朕只是問問而已,勿多想。”皇上這一咳嗽可盡透他那作掩飾的話語...

“請皇上安心,二宮和也他在臣等保護下安然無恙,一日不為他平反,一日他也不會有事。”相葉丞相一言勝於松本丞相多句質問了,恐怕別的皇聽著兩人的諷刺,他們倆的性命早就丟了。

“那...還是沒事兒了。”皇上聽著知道二宮那孩子沒事兒就好了,可鬆了一口氣...

皇上那怒氣早就散了,都六年了,還怎能再氣憤呢,只是在朝臣中並沒這理由下旨把二宮找回來而已。

這兩丞就是深知皇上心裡所想的,才故來‘諷刺’,這兩丞在皇宮裡臉上掛著的笑靨始終如一,但卻連皇上也不知兩丞的心事...

可見這朝堂中,可是知人口面不知心阿!

#

這終於聽完太傅的課,這大野智好不容易才捱,阿不,聽完課去,他那‘好’二皇弟就退下了所有人,抓住大野不讓他回自殿去。

“皇弟阿,都聽完課了,還不讓我回殿去嘛!我這皇兄真做得慘兮兮的,明天難得休個息讓我去休息去唄!”這大野臉嘴就是騙得了人,這話都說得他這皇弟不理了。

“皇兄,汝這嘴巴就不能停一下,這騙得了奴才可騙不了咱們。人都走了,你還討什麼?”櫻井讓生田二宮從屏風後走出來,當這大野智的話沒一回事兒!

“小翔話可不是這樣說的!來來來,小斗小和倆過來這邊坐。”大野當知道自己那話是為重要,這兩皇子都謹言慎行的,兩人終日走在一起宮中的人可會起疑的,像他每每也只道些沒心沒肺的話,就當他是說給那些打聽小道的奴才聽吧,反正這朝中誰不說這大皇子呆頭呆腦的呢!

“對了,小和與小斗兩人翌日到軍營營地去,必須自稱‘宮’‘斗’明白嗎?總之,一切小心為上。”櫻井撇開了大野那難登大雅的話語,去給兩小人兒叮嚀去,可知軍營多的就是兵器,統帥更是居心叵測,教人怎能放心得下!

“草民知道。”這話從兩人嘴一出,大野就皺起那雙八字眉。

“小和小斗在予面不許自稱草民、奴才的!不是叫了你們自稱小和小斗就可嗎!”大野不高興兩人自稱如此貶損的稱呼,由其是二宮!

就是因為讓二宮能回復皇子,盡管未冠就私下查找與二宮的事兒,大野那想要讓二宮回復皇子身份的心情可重,這大野智豈會讓二宮自稱草民呢!

“可是,二皇子不是說不可不分尊卑的嘛...”生田瞥了眼櫻并,盡管大野為長,櫻井為次,始終櫻井那讓人懼畏的氣勢還是嚇著生田了。

“二皇子,看小斗都快哭出來了,難道就這私下叫也成問題?”松本倒是不忍心生田被這皇子嚇得淚兒都在眼角去了,連松本也幫個嘴。

“欸?既然小潤與雅紀也說可以的,那也不是不可...”就連松本也這樣說,櫻井似乎沒理央再拒絕,唯沒這幾人辦法,這不過是一個稱號而已,小孩的,雖然他櫻井翔也是,也用不著管阿。

“小雅,所有東西可準備妥當?”見相葉魂不守舍的,大野便叫起相葉的名字來,把他那魂魄掰回來。

“回大皇子,一切準備妥當。”松本見相葉沒反應,便為他回答了。

“相葉雅紀,你今日怎麼了。是不擔心翌日的事兒?”櫻井一聲問起相葉怎麼了,相葉卻露出一臉笑容。

“卑職沒事兒,所有東西可準備妥當,就算起岔子了,也有卑職來擋,卑職可是有打不死的身軀。”相葉苦苦的笑了笑,他這當臣子的,不管怎麼樣也得用身軀來為大野和櫻井抵擋所以敵人。

#

旭日尚且還未完全昇起,大野就一臉未睡醒的坐在馬車上了,嘴裡喃喃訴苦,櫻井天未亮就從貴賢殿到他甄凱殿去,他可未睡夠呢...

“皇兄,這軍營營地雖不用長途跋涉去,但也離汴城有一段路程,豈能待日上三竿時才去呢,皇弟他們也每日卯時起,難不成要咱們等皇兄一人呢?且坊間也留傳一句‘早起的鳥有蟲吃’,皇兄可要早起阿!”櫻井再次對著大野嘮叨一句又一句,這囉嗦話也只有大野會當耳邊風而已...

“好了好了,皇弟,咱們就說別的吧。”再不想要聽到他那皇弟的聲音了,只想快點見到兩個會為解圍的人兒。

“山在上,風在下。”馬車停下後,外面聽出了暗號,也讓人打開馬車門。

“智哥哥、小翔哥哥,小和與小斗來了喲。”兩個小人兒穿著平時喬裝的衣服,雲岡武與霧峰連的幫忙下,兩人蹦上了馬車,一下子就坐到大野兩側去。

“大皇子、二皇子,這是風月凌、雨堯陶、雪露霞、雲岡武,霧峰連。五大家族所派來追隨著小雅的五兄弟。”站在相葉的五人尊敬地向兩皇子行禮,才抬起頭。

“雪露姑娘決定要隨一同去嗎?畢竟余還是一介女流...”大野試探地問著已坐上馬車的雪露,帶了點兒擔心...

“大皇子請放心,冒犯說句雪露的功夫可比二皇子的功夫還要好,請即管讓他隨去,加上雪露的醫術比軍營中的軍醫還要好,萬一有個什麼事,都能有個照應。”要知除了雪露只比相葉年長三年,其他的都比相葉年長五年左右,功課比只是只當功課傍身的兩個皇子較為深厚。

“風月雨堯坐進來,皇子有事要問。雲岡霧峰到出面去馭馬。”相葉輕聲對著只隔一帆布的兩位隨從,那嚴肅寧靜的一刻,連櫻井也恐到了。本來馭馬車的兩個侍從,在丞相門前就讓兩人先回去。

“大皇子、二皇子,請問有何事要找卑職呢?”這風月毫不畏懼這兩皇子,在軍營待過絕非平凡阿!

“之前雅紀、不相葉他讓汝查的東西是否屬實?本皇子並不想錯怪他人。”在五兄弟直接叫相葉名字似乎不太禮貌,立即改回了稱呼,免得這落掉相葉在五兄弟前的威望。

“回二皇子,卑職們找尋已久,羽信大人除了一切與麗妃所關的事都藏起來,其他行賄等多項違反大嵐律例的罪証已呈上邢部,只是一個口喻,邢部只會把一切罪証呈上給皇上,請兩位皇子放心。

公子例外更有下令讓我們五兄充當侍衛伴在皇子們後。”兩堯知這風月話不多,都把話搶來說了。相葉亦知這五人的性格,繼續讓風月說下去,說著得罪人的話似。

“喔?五兄弟這是稱相葉為公子的阿,真的是聞所未聞阿!”這聽見雨堯對相葉的稱號,未曾聽聞倒是讓櫻井的好奇...

“二皇子,這是因為...”相葉急忙的想要辯解,但是卻被櫻井一聲斥喝著。

“難道相葉伴讀汝有何事兒可隱瞞著本皇子,右丞與江湖五大家族的關係可說根深蒂固,這事兒要是汝想澄清的話,就別說了!有事兒也不必在這兒給道明。”這相葉雅紀怎麼就把在意的事兒都給換了,從來就不想要兇這人...恐怕這回宮去這人可長時間不理采自己了...唉...自作自受了。

“皇弟阿!可別這樣斥喝相葉,相葉也是想要澄清一下而已...”大野一看就知他這皇兄,一兇相信他這皇弟又軟了...

“皇兄,本皇子在問風月雨堯兩人話,是他插個嘴進來的,並不是吾故事找揸的。風月,這五大家族的事兒待回再處理。”櫻井這話可讓相葉的臉瞬間沉了下了,起身便離開這馬車,幫忙馭馬去了。

“二皇子,雅紀哥哥他...”相葉這動作可真嚇著了馬車裡的人,兩小人兒也說了一句...

“隨他吧!風月雨堯就坐進來。”櫻井依然沒打算即時追回相葉的心機,讓這兩人坐進來,免得馭馬的人過多了就好...

風月雨堯也聽命,只是他們可真的看到他家公子竟然有如此落魄的一面...本時威風懾人的公子竟然就這二皇子一句而後了魄...這二皇子果真不簡單阿!!

“公子怎了出來了?還是讓我們把風月雨堯叫出來,讓公子進回去?”雪露這姑娘一看相葉走出來馭馬就感覺他家公子有不妥,女子是比男子細心的...

“不用,吾想要馭馬的。而且是二皇子讓他們倆坐進去的。”相葉隱藏著這臉上的表情,接過馬鞭便不打算再說話。

“可是公子...”雲岡也想要問他家公子發生什麼事兒了...

“連你們還要不滿吾嗎?吾走就行!”見這軍營的地方,相葉跳下了馬車,不知往那裡去了...

霧峰只好往馬車裡稟告,他家公子不知為何自己跳下了馬車了...

當然一聽見,櫻井可擔心相葉是否有受傷,但回想來,應該沒事兒。

“待會他自會回去,不用擔心。”

“軍營恐怕到了,話就說到這兒。對了,霧峰汝到這附近找找相葉,一時辰後不見才回軍營去。”大野揭開這窗的布塊,只見不遠處便是軍營營地,就停止了對話,要霧峰幫忙給找一下相葉。

剛下馬車,一干人等就站在營門等待。

“參見大皇子、二皇子。”眾人齊齊整整地向兩人下禮,兩位倒不驚訝,這世面他們倆早就看透了。

倒不如說,櫻井翔腦子裡都是想著相葉的事兒,跟本就沒心要聽這些人行禮。

“本皇子只是與皇弟來參觀一下,何必勞煩羽信大人親自接待呢?請起

請起。”看櫻井沒反應,大野那呆傻的樣子,先讓對方鬆了一口氣,但,這可只是一點兒事情而已,不能不說大野這臉,沒人會想與他為敵

“微臣等接待大皇子、二皇子,是臣等幸福阿!大皇子何出此言?”其他人低俛著頭,對著這臉上全掛著虛偽的臉容,早就看得懨了!

“這兩位小兄弟可是皇宮新來的奴才,在這軍營中有所冒犯可不要怪責他們,他們是宮、斗。那,就請羽信大人領路到一個能作休息的地方去,這剛才來路程並不短,本皇子與皇弟都累了,需稍作休息。休息過後,就讓兩位伴讀來領路就好了。”這大皇子說的話,他作臣的那裡敢不理!

“回大皇子,微臣待會也得去皇宮一趟,兩位伴讀在這軍營也待過,臣放心交給他。來回這裡,也得待到未時才能回來,大皇子、二皇子那時就請自便了。對了,這兩位兄弟可是丞相府的兩位養子?要不然皇子怎會帶在身邊呢?”這兩孩子的身份的確讓他給懷疑了,盡管這兩人多乖巧,還是讓這人給挑出來道了!

“大膽!羽信汝是否懷疑本皇子與皇兄?皇兄說是新奴才就奴才!汝竟敢質疑?”被羽信一話找回了魂魄,櫻井在旁大聲一吼,這羽信頃刻收了嘴巴,總算知道這人的疑心有多重!

羽信領個路就匆匆離開了,讓不知這羽信聰明,要不然也不會當到這大將軍如此長時間!能得這皇上寵信足足五年,說長不長,唯一知及的,只是這人在皇上寵幸麗妃後才坐上這位置,恐怕這人有的可是麗妃,甚至是太后當後援!這一去朝堂,恐怕也去給麗妃告密去...

但,有他們兩皇子在,羽信這人休想再在朝堂上存在!誰有份兒趕二宮離開皇宮的,就要他碎屍萬段!管你是誰,這朝堂可是他們三人的天下,不早日取根,這朝堂將來盛行恐怕不是廉潔,而是貪婪!

=====
停更了不知很多天了(有一個月嘛?!
期中考嘛....這大家也明白了囉
我嘛...就多溫了一點兒囉...(誰管你!
那下次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