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番外

One
#

年復年,日復日。一分一秒這樣就從指縫流走。當年曾經傻傻許下的承諾,盡管是傻,可是卻忘不了。一杯咖啡彷如一段感情,這話常聽著,那到底我們當年的感情是怎樣的一杯咖啡?現今,又是什麼?


那年我等了你十年,而現在五年了,你還在苦苦等候嗎?我倆傻過、痴過、傷心過,那之後我倆真的擁有幸福嗎?


十五歲那年,你說會回來C'est la vie找我。二十五歲那年,你說會等我回來,盡管是多麼的長久。


到底一個承諾真的是如此的強大嗎?
承諾太虛幻了,很難讓人盡信。
而我當年選擇相信,而你呢?


你最終盡管讓我等了十年,但是最終我卻從你的懷裡逃走了。因為自己的軟弱,逃避了你的愛。


二宮放下了手上拿著的咖啡杯,嘆了一口氣。周邊的人當然懊惱,從五年前二宮來到這裡開始,一個如此出色的咖啡沖調師,竟然是如此的沉默寡言。


二宮和也,一個由日本遠來進修的咖啡沖調師。五年來,為要裝備自己,多次參加多個世界知名的大賽,從而變得在世界上獲得巨大名譽的人。二宮去了一間知名卻峽小的咖啡店拜師,在店裡幫忙順便學習了五年。


店長當然驚訝,雖然當年那個比賽的主辦單位有事先跟店長說過,作為一個隻身來國外的青少年,一直學習著外語,一直在店裡工作。當然,以二宮本來的天賦當年店長是非常願意錄取二宮這個素味某面的年輕人。


在世界知名了,二宮依然不肯到別的咖啡店去,一定堅持著要留在這間小小但是培育自己走這一步的咖啡店。不過踏進來國外的第五年,二宮開始猶豫了。


到處常傳出松本潤這個品評咖啡的專業人士,二宮每每聽著都存有一點懷疑,松本潤,是否忘記了自己呢?


店長見二宮今天的狀態不太好,反正這樣的二宮之前也是做不到什麼,就把二宮叫回去休息了。


二宮點點頭,脫下了圍裙放到櫃裡就拿著自己的包包回去了。店長也只能嘆了聲搖掙頭,二宮最近常是這樣,看來這小小的店始終留不住二宮了。


緩緩地走在國外的路上,從一開始覺得陌生,到現在走習慣了,才發現怎麼也差了一點…

少了那個人的話語。

漫無目的在路上踏出一步又一步,總算走回了這個在國外的居所,關上了門二宮管不了自己的衣服,直接攤在床上,把臉埋在枕頭裡面。


大概就進修才真正清楚地明白了,我們的感情。
怎麼辦,潤君…会いたくて


來的時間愈長,二宮才發現,心裡想著漸漸地,全都是松本。
我二宮和也喜歡松本潤。
不是單純的喜歡,而是愛。


差不多每晚也徹夜難眠,沖的每一杯咖啡都是想著松本,真狡猾,明明就不知道你是不是這樣想,卻自己一個在白擔心。怎麼辦,潤君,我愛上你了,愛得不能自拔。在我想要逃避和忘記的同時,而你卻讓我深陷其中。


這時門鈴響起了,二宮拖著身子到玄機打開了門,原來是店長。二宮招呼店長到沙發那邊坐下,遞上了清水。


店長接過了水杯,凝視著水杯好一陣子,良久才開口“Mr.Ninomiya,差不多也該回去本國了吧。”見二宮一天比一天失神,再留住二宮也沒有辦法,知道二宮不是那種不會容易向別人表達自己所想的,店長這次選擇了為二宮為言。


二宮驚愕了一下,店長看清了自己的迷茫,盡管自己一句也沒有說過,竟然卻能猜得這樣精確。二宮微微點點頭,坐到店長的一旁,很自然地拿了一個抱枕墊著腰部“也許,店長我還沒有下決定。因為這次回去大概以後也不會回來幫忙了。”比起腰部隱隱發出的痛楚,猶豫更是充斥著整個大腦,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處在那一個立場上。


店長拍拍二宮的肩膀,遞上了一張到東点去的機票“Mr.Ninomiya,既然決定了就回去吧,店裡雖然沒了你這樣的人才,可是還是餘下的人也會努力,而且現在人才輩輩,一定會找到一個好的人才。你就放心回去吧,盡管我們不知道你這些年的煩惱,可是大家還是非常的支持你的決定,大家說不捨得你,有空來這邊旅遊,要來幫幫忙喔。大家一定會想念你的咖啡。”這張機票其實店長已買下有一段的時間,打算送給二宮餞別的禮物,可是一直沒有機會拿出來,現在終有機會了。


二宮搖搖頭,機票並不便宜,而且…自己還在猶豫。


店長把機票塞到二宮手裡,命令二宮收下“你一定要收下,這是店長的對你最後的命令。”二宮只好點點頭,把機票放好。


店長突然就抱著了二宮,輕輕地拍拍二宮的背“Mr.Ninomiya,回去要保重。相信在日本一定有人正在等待你的,怎麼也好,我知道你的心也是屬於那邊的。”


二宮微微點點頭,不知道等待自己有餘下誰呢?

店長說了聲再見,就離開了二宮的公寓。二宮看著店長送自己的機票,拿出了手機發了個信息給大野,告訴大野他將會回來,大概就會在這星期五回去。


最後在登機那天,拿著行李到了店裡跟自己工作五年的伙伴道別,就乘上去機場的車。

回去了,修得了名譽,但是感情呢?

自己也只是告訴了給大野回來的事,如無意外地那個見面一定哭得一塌糊塗的相葉沒出現,二宮也鬆了一口氣,自己再次乘上了回家的車子。


二宮沒有先回去C'est la vie,回去家放下了行李,看時間也不早,大概知道小栞差不多放學了,就按著大野告訴自己小栞學校的地址,在門口待著自己沒見五年的妹妹。


等了好一陣子,看著自己的妹妹和一個男生從學校走出來,二宮就緊張起來…
才國二這樣早就有小男朋友!二宮栞這孩子不單是胃口大,膽子也大了!


二宮爽利地走到小栞旁邊,叫住了小栞。小栞本來聽了也有得好奇,剛找到聲音的來源,二話不說地就丟下同學跑到二宮那邊去了“和也哥哥!”管不了在學校門前,小栞直接奔向自家哥哥那邊,依舊還是用著軟叭叭的聲音叫著孩時對二宮的稱呼。


二宮總算能放心一點了,起碼這孩子沒有只顧著同學而不理這個五年不見的哥哥。


看著當年只剛滿九歲的小人兒竟長大了這麼多,穿起學校制服有板有眼的,也不計較了。


二宮什麼也沒有說,讓小栞更好奇二宮為何什麼也沒有說就回來“和也哥哥啊,你怎麼突然回來了?是不是和也哥哥被解僱了啊,欸,沒理由的啊,和也哥哥在國外這麼有名,沒可能沒人僱用你啊!”小栞搖搖二宮的手,以前小小的人兒也長到自己肩膀高了,不過這招撒嬌招數還是依舊沒變。


二宮彈了彈小栞的額頭,這小栞還是不能以當年的心態對待的啊“你啊!是不是怕我回來不讓你拍拖就不喜歡我回來啊!唉…連妹妹也不想自己回來,在店長多做幾年,多參加幾個比賽也不要這樣回來嘛…”二宮假裝失望地嘮叨著,可是卻真的有點擔心自己真的不該回來嗎…


小栞當然馬上辯解,自己當然沒有拍拖這檔事“小栞當然想和也哥哥回來,只是有點嚇到而已。而且,剛剛那個是比較友好的同學而已,他只是有時候也回來店幫忙啦!我們絕對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啦!我們快回去吧,和也哥哥你有沒回去店那裡?”小栞的辯解二宮也是半信半疑,為了不讓二宮再問下去,小栞也成功轉移了話題。


二宮點點頭就牽著小栞的手,不再說什麼了。也許這些年自己也習慣了沉默,對著至親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是為著回到店裡感到一些不知所措。


小栞看了看自己的哥哥,二宮的沉默的確有點嚇著她,五年前總是在自己面前嘻嘻哈哈的哥哥,五年之後竟然變得沉默寡言…


來到店的門口,二宮看著寫著C'est la vie的牌子,開始泛黃的牌子讓二宮微微笑了。我回來了,C'est la vie。


小栞見二宮一臉懷念的樣子,拉著二宮的手就推開了店的門。最先嚇著的是坐在窗邊的櫻井,隨著櫻井的視線,相葉和生田也相繼留意到二宮了。


站在咖啡機前的錦戶,見到相葉和生田流露出如此驚訝的表情,也放下了手上的東西,探到望向店門那邊。


生田急急忙忙地衝進了廚房把大野也叫了出來,各人看著二宮都大驚失色,唯有大野一人悠哉地從廚房走出來。見不著松本,二宮本來帶著一點期待的心瞬間沉了,結果還是自己過於一廂情願了嗎?


大野頂著一臉還沒睡醒的樣子,看見二宮才記起了二宮會在今天回來的事“啊…糟了我忘了告訴他們今天你回來…”那天去完釣魚看完信息就累得沒了這回事了,大野突然驚醒到眾人幽怨的眼神…


作為副店長的大野,急急忙忙地關了店,親自收好客人的杯碟,為要逃避二宮的責罵,逃得一時就是一時!等松本潤回來就…不是欸,要是松潤回來一定會比二宮更加罵慘自己…想著想著大野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氈…


二宮有點傻眼的看著大野,這人何時變得這樣會逃…“智君,你放下你手上的東西吧…我不會罵你的。”不過二宮倒是只是把大野叫回來,自己也沒有要責怪大野的心,叫大野別逃了…


大野點點頭,坐到生田的旁邊。不過除了相葉一個,其他人都覺得二宮變了。五年前的二宮,總對不會這樣就放過大野的,二宮從國外回來,變得更沉默,更加不會表達自己了。


看著勉強笑著的二宮,這樣的二宮只會讓眾人擔心。


相葉激動地抹了二宮一臉淚涕,平時怎愛吐嘈相葉的二宮,也只是推開相葉,彷如失去了語言能力似的。


大野看了看生田,生田點點頭,走到一邊撥給松本“喂,松潤?你本家的工作完結了嗎?你工作結束後可以回來店裡嗎?”剛好這天去了本家幫忙的松本,既然松本也不知道二宮回來的事,就把松本喚回來店裡。


在座的所有人也知道,這時二宮最想見到的人,就是松本。


“Toma店裡發生什麼事了嗎?我正在回來的路上,很快就到了。”雖然生田的話既不趕又不急,可是有種感覺發生事情來了。


“嗯,店今天早早就關掉了。既然你快到了也不詳細解釋了,你到了就知道發生什麼事。”說完,生田就掛掉了電話,坐回大野旁邊。


相葉熱哄哄地抱過Mocha和Hazelnut給二宮抱著,這隻小東西也長大了不少,二宮終於回來了怎麼也要讓二宮過目過目,好歹這兩隻東西養得這麼肥肥胖胖的也多虧自己啊。


二宮看著兩隻小東西,皺了皺眉毛“榛子和巧克力是不是胖了?”看了看相葉那興致勃勃的樣子,二宮大概就知道這是相葉給牠們喂胖了。


小栞幫著自己哥哥抱住了Hazelnut,之前這麼黏二宮的Mocha,一嗅到是二宮的味道就毫不吝嗇地蹭著二宮。當然,相葉看著Mocha這麼黏二宮,有點不憤就在一邊扁扁嘴,嘮叨著Mocha丟下了他。


櫻井也只是在一旁安慰一下相葉,順便就抓過放在桌上的咖啡來喝,卻吐吐舌頭說著咖啡都涼了的話。二宮輕笑了一下,放下了Mocha,默默地走到咖啡機面前。


熟練地沖調了一杯咖啡,簡簡單單地地端出一杯Coffee Latte放到櫻井面前“不介意的話,Coffee Latte。”櫻井樂意至致地點點頭,二宮的咖啡很久也沒喝過,櫻井很快就端起了咖啡杯抿了一口咖啡進嘴裡。

然後,毫不猶豫地說著好喝。

二宮看著櫻井的樣子,瞬間卡住了。
為什麼自己不能在各方面也這爽爽快快的,要是這樣的話,這些年走過的路會容易一點嗎?


大野見二宮突然梆緊的臉,輕輕地喚了聲二宮的名字,二宮才從冥想中回過神來。這樣看得生田和大野一臉心疼,明明才第一天回來,卻多次見著二宮如此難過的樣子…


二宮有點不知該說什麼,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跑到咖啡機面前多沖了幾杯咖啡給各人。錦戶正想要叫住了二宮,這時店的門打開了,走進了正是松本潤。


咖啡機把松本望向二宮的視遮蓋了,松本還一臉不知發生什麼事地走到人群中拉了張椅子坐下“發生了什麼事要這麼急把店給關了?欸?亮君你在這裡的,那誰在沖咖啡?”坐下才發現錦戶原來不是在沖咖啡,好奇誰在沖咖啡。說罷,就撐起了身體走到咖啡機那邊。


二宮一轉身就怔怔地看著松本,差點沒拿穩手上的杯子,二宮低過頭把咖啡拿到桌子給大野他們,就跑出了店裡。


那怕再留在店裡,再看多一眼松本,再聽到松本的聲音,眼淚就會忍不住的了。無時無刻都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明明最想看見到的人在自己面前出現了…


松本當然也追上去了,原來生田要自己回來的原因就是這樣,是二宮回來了。自己又驚又喜,但二宮就這樣跑走了。


不能,不能再失去他了。
五年前的事就到此為止,自己這次怎麼也不會再讓二宮再從自己身旁溜走。


看到二宮跑進家裡,松本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見二宮竟然蹲在沙發一旁抱著腿哭泣。松本脫下了鞋子,就靜靜地走到二宮身後,從後環抱著二宮那比五前更瘦削的身軀“カズ…拜託不要再走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回來,我還等著你的回答,不要再逃了。”松本的聲音帶了些小的沙啞,二宮知道松本哭了,因為自己的歸來而落下了二宮也沒有看過的淚水。

盡管二宮沒有看見,二宮是知道的。

聽見松本啜泣聲,二宮的頭就更是往腿埋著“こめん,潤君。”自己對愛情的軟弱,受傷害的原來不只是二宮自己一個人,付出感情卻一次又一次的松本,也是受害者之一。


松本也把臉窩到二宮的肩膀裡,知道其實這五年,兩人也辛苦,各有各的理想,卻忘不了兩人之間的這段未了的感情,每天每夜也被這糾結而纏繞著。


“カズ,我還是這麼的喜歡你。你呢?”多年埋藏在心底的愛,盡管兩人五年前也不能表露出來,那,經歷過種種之後回來,是否會接受呢?


二宮輕輕點點頭,松本的話沒法讓二宮打住淚來,反而更加像打開了的水龍頭,一直一直無止境地流出“潤君,我也是。我,喜歡你。”好不容易才等到了這天,松本的話更讓二宮覺得,這些年的所有也無所謂了,現在有了松本就可以。


松本走到二宮的面前,抬起了二宮的頭,看著二宮泛著霧氣的雙眸“カズ,以後這樣就好了,不要多想,我永遠也在你的旁邊,有什麼事我也會幫你分擔。”二宮抽了抽鼻子,破涕為笑,露出了一個松本從來沒有看過如此甜蜜的笑容。


讓二宮落淚的只有松本,而唯一令讓二宮笑逐顏開的也是只有松本一個。


見松本情緒終於穩定下來,松本拉起了二宮到廚房,兩人洗洗手就一齊做晚餐了。


這一晚沒人打擾他們倆,他們都懂的。松本和二宮之間,需要的是獨處。


兩人雙劍合壁地一齊下廚,在廚房二宮第N次逃過松本的豆腐手,好不容易就做了一頓既有漢堡肉又有蛋包飯的晚餐。


二宮先坐到餐桌前,松本隨外拿著兩隻杯子出來。一對兩隻紫黃色的情侶杯盛著果汁,由松本端上。二宮有點愕然地看著杯子,是五年前那天去買的。沒有丟掉,太好了。


二宮瞬間停住的樣子,松本笑了笑“再不吃的話,漢堡肉就要冷掉了喔。”二宮睨了眼松本,拿起了叉子把一口漢堡肉放進嘴裡。


Size有點大的肉這樣放進嘴裡,難免二宮會嗆到,再弄得嘴角都是醬汁。松本拿起紙巾就幫二宮擦嘴,二宮卻定著看著松本。


松本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坐回了椅子上“怎了カズ ?這樣看著我。”二宮卻放聲笑出來了。

“吶,潤君,我們第一次去百貨公司那次,我避開了你幫我擦嘴了。只是現在想回來,覺得有點不意義的感覺。”二宮靜了下來看著松本,回想起來五年前的事情,真的覺得自己以後真傻。


松本摸摸二宮的頭,把自己的杯子靠到二宮的杯子旁邊“嗯,不過怎麼傻,現在也是過去了。現在的我們,就像這對杯子一樣,永遠也要靠在一齊。你說是不是,カズ?”二宮笑得一臉幸福地點點頭,要永遠靠在一齊喔。


吃完飯洗過碗,松本竟然從房間拿過兩個抱枕就把二宮一齊拉到車上。二宮雖然不知道松本想做什麼,不過這樣的寧靜就好了,只要對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用過問不要去查探,有什麼好瞞的,反正要瞞的也瞞過了這麼多年。


兩人來到了一片無人的草地,松本拉著二宮躺在草地上,一人拿著一個抱枕看著星空。


二宮看著的滿怖繁星的蒼穹,輕輕的笑起來了“潤君,你把我拉出來就是在看星星?”雖然二宮知道自己這樣說,什麼詩意浪漫都會跑光光,不過二宮還是問了出口。


松本側身看著二宮,笑得一臉自信“怎麼,這裡是我找到,故意帶你來看一下的。星和月總不能在城市看得清楚,竟然被我找到這一個地方看到如此美麗的夜空。就是我竟然找到能夠沖到這樣出色的你一樣。”在這麼多人的世界中,尋著了二宮,這就是命運。

你和我的命運。

二宮仰看著松本,輕輕地說了一句。
“ありがとう,潤君。”


二宮輕輕地閉上了眼睛,松本俯身就吻上了二宮的雙唇。

ありがとう,カズ。

沒人來阻止我們,盡管路多難走,只要有你在陪伴著,也沒所謂了。所有所有都變得無所謂了,因為有了你。

而這,就是我們的愛情。

=====

阿啦啦~潤君生日快樂喔!

番外曬糖糖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ki
  • 果然是HE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就說嘛這篇太適合HE了XDDDD
    是說電腦依舊不甩我...沒跟我講番外發了QWQ
    害我好久好久才看到QQQQQ
  • 唉?!這個我沒有回覆我還真的現才留意到!!!

    しより☆栞 於 2015/02/15 22:38 回覆

  • 細胞
  • 小詩XDDD
    一切都是電腦的錯><
  • 哈哈對嘛?!是我忘了看啦(被打
    啦啦我錯了

    しより☆栞 於 2015/02/16 1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