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第五話(完)Coffee Mocha.jpg  
One
#

兩人自那天休息天之後,雖然兩人沒說什麼的,可是在相葉他們四人眼中,是看得出來的。


松本和二宮工作時就算沒說話,也會知道對方正需要什麼,自然就會放到對方的旁邊。


正如二宮正想要巧克力醬,松本會自然地順手放到二宮的旁邊。松本需要咖啡杯,二宮也會很自然地拿了咖啡杯,放到松本面前。


所有事都變得好像很理所當然似的,兩人微小的互動,卻不知閃了旁人。相葉雖然笨笨呆呆的,但還是看得出兩人異常地合拍。


唯一看不出的就是,二宮臉上掛著那笑容生硬。


相葉再一次只顧著留意松本二宮的小動作而不小心給打翻松本沖的咖啡,二宮二話不說就盯著相葉“相葉氏,你這個笨蛋不要再打翻咖啡好不好,咖啡豆很貴的你知不知!還有Toma你快點從智君那裡滾出來幫忙…那笨蛋一個人處理不了。”二宮怒沖沖地連看到的生田也給拉了進來,相葉可是打翻了松本的一番心機,生田又在大野那裡偷懶!店裡的東西誰來做啊…


相葉扁扁嘴躲到櫻井那邊去,二宮就一次性地從廚房把生田和躲起來的相葉一齊抓到自己面前。


生田相葉兩人一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似的,你眼看我眼,今天誰又踏到了二宮的底線啊…


大野見生田被拉走了,既然麵包也放進了烤爐,就擦擦手就走到店面去,只見相葉和生田低下頭,而二宮卻一臉憤怒的。


大野見自己戀人差點就被二宮斥責,急急忙忙跑到生田旁“ニノ你怎麼了啊?斗真進來是幫我的啊,你怎麼這樣又怪責他啊。”生田見大野的來到,馬上又逃到大野邊去,相葉就躲到櫻井那邊去。


二宮打了一個哆嗦,挫挫腳把四人拉開“總之,相葉氏你再打翻咖啡的話,我就扣你薪水!Toma見店面多人 就不能走進廚房去找智君!翔さん,你完成了我們今個月的財政報告沒有?智君,你的麵包完成了沒有,放了進烤爐並不代表已經完成了喔!”當然二宮沒放過他們四人,總之怎麼樣被把問題掰回來。


松本在一邊偷笑,卻苦了店裡的人啊…


二宮扁扁嘴回到自己的位置,嘴裡嘮叨著各人的不認真對待。松本見沒有訂單,就走到二宮身邊“カズ,你就別再在意嘛,就是一杯咖啡而已。”知道二宮是因為相葉打翻了自己沖的咖啡而感到不憤,可是二宮有點過份在意就是了。


二宮扁扁嘴看著手上的咖啡杯,玩弄了一下咖啡杯。每一杯咖啡也有價格的,更何況那是松本沖的咖啡…


二宮默默地看著咖啡杯,什麼東西也沒說,松本拍拍二宮的肩膀“カズ…”總是二宮有點怪,就算二宮不故意改變自己,也沒什麼的。二宮是否為了遷就自己而故意改變自己?


二宮把手上的咖啡杯放到咖啡機前,再次向松本笑了一笑,就再次專注在咖啡上。


果然…這樣的我,才不是真正的自己。


正值夏天,店裡也會按客人的要求而調低了空調的溫度。本來身體不是很好的二宮,也微微地冷得打了一個顫抖。


不過平常也這樣,二宮也沒怎麼處理,再次把專注在咖啡上。突然肩上多了一件外套“店裡的冷氣有點大,你的感冒剛剛才痊癒沒多久,別再著冷。”松本溫柔地為二宮披上外套,要二宮小心自己的身體。


二宮輕輕地點點頭,微微發出只有一個音節的鼻音,可是心裡有點溫暖。



相葉和櫻井當然目睹整個過程,嘆了聲…二宮和松本一天回來就變成這樣,全部人都嚇了一跳,還來不及惆悵二宮的轉變,二宮就開始要他們工作了。


全部人除了櫻井先行帶著相葉走,終於好不容易捱過了一天,大野當然一下班就把生田拉走,順便去找櫻井算帳!


“竟然丟下我和斗真在店裡,櫻井翔是找死了…”以上是大叔大野智唯一一次憤怒的發言。


當然二宮和松本雖然是害各人辛苦的罪罪魁禍首,可以兩人各懷心事也不是怎麼好過。


當二宮和松本沉靜地收拾好,松本就抓住了二宮“吶,カズ我有話跟你說,可以先坐下好好的聊一下嘛?”松本認真的眼神,盡管黑夜的謐靜也遮蔽不了,二宮愕了一下也拉開椅子坐下在松本的對面。


二宮故意勾起了笑容,甜甜地看著松本“怎麼了潤君?”雖然這都是假裝出來的,二宮心裡知道,可是卻不知道看得松本一臉痛心。


松本牽起了二宮的手,小小的漢堡手松本那修長而又闊大的手輕易地握住了,二宮當然也感覺到松本手心出了汗“カズ,有什麼事我不是說過不要放在心裡的嗎?你不要再假裝了,看見你這樣強顏歡笑,我真的很心痛…カズ,和我在一齊真的這麼痛苦的話,我寧願我們不要在一齊了。”二宮看著松本那緊張自己的眼神,知道自己就算多會裝也是逃不過松本的眼睛的。


放下了臉上的笑容,二宮的椅子挪到松本旁邊“潤君,抱歉讓你擔心了。潤君並沒有讓我辛苦,只是我不習慣這樣而已。”靠在松本那這些年唯一一個能讓自己安心的懷裡,放軟了身子閉上了眼睛。


松本撫摸了一下二宮的臉,看著二宮“カズ…不要緊的,你做回自己就好了。”只要是本來不會讓自己辛苦的你,那才是最好的…


二宮微微地點了點頭,睜開了眼睛“潤君,我們回吧。Mocha和Hazelnut也是。”說完就和松本一人抱起一隻小傢伙,一齊回去了。


一路上兩人手牽手,微弱的街燈拉長了兩人映在道路的身影,黑沉沉的影子中映不到兩人的內心,黑暗中沉澱著說不出的甜蜜、或是個人內心的黑暗…


Two
#

兩天後小栞回來的時候,看見松本和二宮現在關係變好了,就提出松本一齊住的提議。


這時二宮才醒覺到松本為什麼會暫時沒地方住“潤君,話說你怎麼暫時沒地方住了啊?”二宮拉著小栞在松本面前,松本卻有點故意逃避二宮的眼神。


“是…是因為我把住的地方退租了…”松本小聲地說…卻得來一大一小的驚訝叫聲。


“潤君你說什麼,退租?”
“潤哥哥你怎麼退租啊!這樣不是沒地方住了嘛!”


松本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抓住了兩人的手“所以,你這裡能不能容納下我呢?我會好好的付房租和水電煤費用的。”松本突然氣勢增強,一臉誠懇地看著兩人,要求兩人讓自己在這裡住下。


小栞看了看自己的哥哥,見哥哥也點點頭,也大力地點頭附和自己的哥哥。松本笑得一臉燦爛,而小栞見松本開始在自己這裡住下,也毫不吝嗇地抓住松本玩了一整個晚上。


二宮答應的原因雖然真的希望松本住下來,其二算起來自己和小栞兩個人住,倒不如多一個人來住,幫忙分擔一下支出也好。


當第二天兩人回去店裡,二宮也回復了以前的自己,靜靜地和松本在一邊雙雙沖調著一杯又一杯咖啡。唯一不同的是,二宮間中會依賴著松本,有時會看著咖啡傻笑。


就這樣又來到又一個休息天,看夠二宮松本甜蜜的四人,自動在那天不做這對小情侶的電燈泡。一大早兩人起來送了小栞回學校,兩人就開始坐在家裡陪著兩隻小傢伙玩。


玩著玩著,當然兩人不免會被舔得一臉口水,放下兩隻小傢伙,松本和二宮就躺了在地上。


二宮躺臥在地上,看著天花吐出一句“不如我們玩遊戲機?”如其在家裡這樣百無聊賴地在躺臥著,倒不如玩遊戲機讓這休息天更過得充實。


松本皺起眉毛來,什麼也沒說。二宮以為松本沒所謂,就走到電視櫃前,打算拿自己的遊戲機。突然松本就抱住了二宮,悶悶地說著“カズ,我們去買東西好不好。”難得有時間共處,單單幾天就知道二宮會半夜睡不著爬起來玩遊戲機,說要松本陪自己多一點,其實想二宮不要常對著遊戲機。


二宮放下了手上的遙控器,輕輕地關上了櫃子“嗯。去買什麼?” 二宮笑了笑,松本撒嬌的聲音也滿可愛的嘛…


“日用品。”松本簡約地概括了想要去買的東西。

“那就給你多買幾個抱枕,然後你睡地上。”
“不用了抱枕,我抱著カズ就夠了。”


說著說著松本的手攀上二宮的腰,正想轉身的時候,門鈴就不識趣地響起了。


“潤君,讓我去開門先,你先陪著牠們。”說完就丟下松本和兩隻小傢伙抱到玄機去,留下松本一臉幽怨地抱著兩隻小東西。


“這裡是二宮和也先生掛號信,請簽收。”二宮還正在想誰給自己掛號信,就接過了筆簽了名。隨便地把信放在鞋櫃上就跑回客廳找松本。


松本那幽怨的眼神,二宮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拉著松本出門了“好吧~潤君我們出去買東西了啊,晚點小栞就回來了啊!”拿過自己和松本的東西,二宮就連人帶包(?)給拉出去百貨公司了。


當然,可憐了家裡那兩隻可愛的小傢伙。誰叫你們家的男(女?)主人這麼可愛,連你們的男主人也不管你們了喲~


坐上了公車,二宮和松本偷偷地把手都放進包包裡牽著,一臉甜蜜地看著公車外的風景。跟半年前愣愣看著的明明就是一樣的風景,現在的松本和二宮卻光是看著就能笑得窩心。


兩人在百貨公司每一層裡穿梭,每一層好好地玩夠,又選好了自己各需的東西。


一套餐具就讓兩人爭了半小時,二宮跟松本吵每一次也是松本贏,明明自己吐嘈功力這麼高強的,總是在松本的話後,HP值變了0。


餐具是松本選的。
牙刷是松本選的。
拖鞋是松本選的。


二宮悶悶地扁扁嘴,看著購物車上全都是松本的「戰績」,就想拿車上的東西丟松本了。


松本也當然發現到,拉著二宮就往服裝部去“カズ別生氣嘛~你來選服裝吧。快到你的生日我送你好不好?”金錢利誘二宮雖然平時不怎麼管用,不過在二宮耍脾氣的時候是特別有用的。

當然…

最後一個放假只會宅在家,而上班也只會對著咖啡的二宮選出來的,那夠周遊列國擁有豐富時尚知識的松本拗口,連衣服也是松本選的。


連送給二宮的衣服也是松本選的。


看著購物車多出來的衣服,二宮心情突然就沉了下去。雖然松本選的東西都是很適合家裡的,可是說是出來買東西,自己完全沒幫到什麼忙…


二宮自己推著購物車就別過臉,自己走在跟前自己看自己想要的東西。二宮弄悶氣的,不小心撞到了貨架,才捂著撞手停了下來。


松本走了上前,正要抓住二宮的手,二宮又拉過購物車往前走。話還沒說完,二宮又撞上了別的貨架,這次又捂著了小腿,這次松本連一步都沒有踏出二宮就蹌踉地走起路來。


松本嘆了一口氣,生氣也不是這樣生氣,像相葉一樣到處撞傷害自己身體很好玩嘛。二宮和也你這個笨蛋。


松本抱著自己選的東西跑了上前,瞬速地放下了東西就抓住了二宮,不准二宮再走一步“カズ別生氣了。”松本抓住了二宮的痛處,二宮撕的一聲輕輕叫了出來,松本就馬上鬆開了手。


二宮這樣撥開了松本的手,依舊別開了臉,不正面看著松本。潤君說得也許沒錯,自己真的生氣了,不過不是松本的錯,而是自己…


松本拉住了二宮,看著二宮這麼難看的臉,松本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一下就抱住了二宮“カズ,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這樣了。可是你這樣撞來撞去,我真的心疼的,我道歉了,你真的不要再這樣了。”二宮什麼也沒有說,輕輕地退出了松本的懷抱,放下了購物車自己走開了。


為什麼每每都是這樣…都是我的問題。
潤君沒有錯,難得的一天休息天卻被變成這樣…真的很討厭。


松本把購物車交給櫃檯就急急忙忙地跟著二宮,二宮再次失神地撞到手撞到腳。


本來只是看著二宮晃神地閒逛,但是再次見到二宮又撞到腰,瞥見二宮的眼角忍住了淚光,松本忍不住急步走到二宮的面前,輕輕牽過二宮的手,拉著二宮付了錢,自己拿著所有東西,就坐上了自己的車子。


因為怕拿得太多東西,所以叫了本家的管家幫忙把車子開出來。松本把所有東西都放在後座,就把二宮推了進副駕駛座,自己也坐進了駕駛座。


二宮依舊選擇了沉默,一言不發地愣愣看著窗外。松本嘆了口氣,從後座拿出了剛剛買的坐墊,遞了給二宮。


寧靜的環境害松本也有點慌了,可是過於謐靜的環境會更容易暴露了二宮低聲的啜泣。


盡管兩人已經在一齊了,二宮也多次答應了松本該坦承相對,可是卻每次都做不到。


每次共處的時候也只有自己一個落淚,太不公平…為什麼自己一個這麼沒用的人松本也會愛上。

“カズ…”

看見二宮萎靡不振的樣子,松本頓悟了二宮悶聲不響的原因了。由始至終二宮還是會常責怪自己的沒用,不過什麼事發生了還是會覺得都是自己的錯。


多年來,二宮就是這樣走過來。
還有,這樣自己折磨自己。


松本抬起手拭過二宮眼瞳外徘徊的淚水,把二宮輕輕地擁進懷裡“傻瓜…難道這樣折磨自己真的很好玩嘛?沒有什麼為什麼的,カズ,我就是喜歡你二宮和也。上次我沒說清楚害你傻想了,你聽著,我喜歡你就是因為你是二宮和也,喜歡上並不要必定一個理由的,知道嘛?所以不要再哭了好不好?”二宮點點頭…


沒有原因。就是因為你是二宮和也。
松本就是如此的愛上自己。


摸了摸二宮的頭毛,二宮抬起了頭,這樣松本更看著了二宮瞳中霧濛濛的一片,看著這樣忍不住低頭自己的雙唇吻上了二宮水潤的嘴唇上。


也許這樣才暫時能平息得到二宮的淚水,二宮被松本這樣一吻,也嚇得眼淚也不知道去了那裡。


“こめんね。潤君。”二宮微微還著啜泣的聲音,卻清晰地車廂回蕩著。


松本微微笑了笑,叫二宮繫好安全帶,就開車往回家的路駛出。

“大丈夫。我們回去吧。カズ。”

松本那充滿磁性的聲音,二宮也道不出什麼話來,只好微微點頭。


常常以為很簡單的一件事,原來在不同人的眼中,真的有時候會變得很因難。有時候會不自控地折磨了自己弱小的內心,有時候也會因為這樣的折磨而怏怏不樂,甚至在夜裡獨自抱痛痛哭。


身邊有著一個人,為自己分擔,不管喜怒哀樂也會共同分享,只要有著這樣的一個人在,就可以放任地依賴他,暫解心頭的苦熬。


可是一直這樣依靠著、依賴著,真的能可以繼續走下去嗎?

Three
#

生活忙不過來,間中這樣從煩囂中逃離,靜靜地打開窗子乘著車,任由微弱的風撫過因為長時間對著別人掛著笑容的臉龐,也雖然這有點小的車廂有點過份的寧謐,不過間中…間中能這樣也不錯的。


不知不覺就來到了C'est la vie,從遠處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蹲在店門,二宮有點衝動就叫了松本停車。二宮就這樣管不了松本跑了出車廂,奔到那小身影的面前。


二宮有點喘吁吁地蹲下來,把小小的身軀抱住了。松本也從車子走下來了,看著二宮,那個小小的身軀正是二宮栞。


二宮輕輕的摸了摸小栞的頭毛,輕輕地安慰著自己的妹妹“小栞,以後忘記帶鑰匙的話郵箱裡有一條後備的啊,別在這裡傻傻地等。”妹妹這樣在店裡等自己,二宮也不忍心,而且…小栞一直在自己手心哄著,小栞總有一天會長大,總是讓小栞理所當然地依賴著,這孩子不會明白人生中的艱難。


小栞抬起了頭,看著自己哥哥那對自己帶著溺愛又帶著認真的眼神,就知道二宮想著的,是未來該怎麼走的路。


松本輕輕地喚叫著二宮和小栞,兩人才望向松本那邊。小栞一看到松本旁邊有著一輛車,就興高采烈地奔到松本身邊,高興地指著車輛哇哇叫。


二宮拿著小栞的背包,緩緩地走到松本身旁,輕輕地說了聲“再次麻煩到你了,潤君。”小栞先走進了車子裡,二宮要看著小栞所以也和小栞一齊坐到後座去,松本一直看著自己,二宮向松本報以微笑,用著眼神彷彿說了聲謝謝的。


松本紳士地關上了車門,就再次開車了。因為要把車泊回本家,松本幫忙把所以東西拿到家裡,又再回去駕駛那輛車回去。


一進門二宮才憶起剛才簽收的信件,一手提著剛買回來的日用品,一拿著信件坐到沙發去。把日用品擱在一邊,二宮就打開了這封信。


正常來說,會寄來的都是帳單而已,二宮輕輕拿出信紙,光是信紙散發著淡淡的咖啡香味就讓人精神一振。


二宮晃神地看著信紙,對…不能讓小栞過份依賴自己的同時,自己也不可以一直這樣下去。一直為著等待松本的歸來而努力,一直抵達到現在,可是才發現自己停滯不前,在松本或是大家的呵護下一步也踏不出…


該去…還是留?


小栞剛換了家居衣服從房間走出客廳,就見自己哥哥這個六神無主的樣子,也不禁擔心地輕喚著二宮的名字…

“和也哥哥…”

聽著小栞那句和也哥哥,二宮晃到不知那去的魂魄才歸來肉身,招手把小栞招到身邊來,看著小栞的眼睛卻道不出什麼。


要離開這裡,到外面去進修何其容易。盡管眾人的反對,只要跟大野的母親去說說,這店的位置就會給自己留著,這點自己可是確確實實的肯定著。


先說對松本的感情,雖然在一齊的時間不長,可是一直自己還是對著這段有點虛幻的感情感到忐忑不安,別說放不下,應該是說自己連扛起也感到困難,離開一段時間,可能會好一點。


可是,問題就在眼前自己的妹妹小栞身上。小栞才剛滿九歲,國中還有一段時間,而且…作為小栞的哥哥,也不能這樣把小栞丟下讓其他人顧。


小栞模仿著自己踮起了腳尖摸摸自己的頭毛,笑得一臉可愛的看著自己的哥哥。二宮窩心地抱住了小栞,小栞比別的小孩乖巧作為哥哥的自己一定知道,有時去接小栞放學,也見小栞拒絕了同學去嬉戲的邀請,奔到自己的腳邊。


盡管在店裡只幫忙到一點點,那怕就是那一點點也堅持著。這一點倒是作為妹妹的小栞教懂自己的。


二宮輕輕地抱住了小栞,小栞沒說什麼,知道哥哥有話想要說,小栞也只是靜靜地等待著“小栞,你說哥哥該不該出去走走?但是一去就不知多少年,可是我卻…”對著小栞說自己擔心她,二宮說不出口,要是這樣說小栞
會跟自己一齊哭出來的。


小栞笑了笑,小手卻在擦拭著眼眶晶瑩的淚珠“和也哥哥,想做就去做啊!不用擔心小栞的喲!小栞有智哥哥、斗真哥哥、雅紀哥哥、翔哥哥、亮哥哥還有和也哥哥最喜歡的潤哥哥。我們會幫你看著屬於爸爸媽媽還有和也哥哥的C'est la vie。”的確,小栞一猜測的沒錯,二宮擔心的是自己二宮栞。而小栞也猜到二宮其實松本的事也是放不下,只是一直逃避著…


二宮看著小栞,完來妹妹跟自己一樣,都是這樣愛逞強。


小栞兩隻小手都沾滿了淚水,二宮笑了笑輕拭過小栞眼邊的晶瑩,小栞見哥哥久違地真心笑出來,也勾起了笑“同學常說沒有爸爸媽媽疼小栞很可憐,不過小栞其實一點也不可憐、不孤單。小栞一直都被這麼多的哥哥哄著疼著,和也哥哥自己對我很好,自己不吃也會好的吃好的穿,爸爸媽媽小栞一出生都死掉了,而我唯一的親人就是和也哥哥,和也哥哥哄著我疼著我,小栞很幸福的。所以也是小栞的關係,一直把和也哥哥留在身邊,不過和也哥哥喜歡咖啡
的心小栞還是知道的!所以,和也哥哥就去做吧!不要管小栞,想怎麼做就去做。”小栞緊緊的握著拳頭,笑得一臉幸福的。不能總是任性地拖累著二宮!


二宮點點頭,到底該怎麼辦。
參加那個比賽的時候,完全沒有留言到第一名可以有一個機會去國外進修。

信封裡還放著一張機票。
到底去還是不去。
盡管小栞這樣說,二宮還是猶豫不決。


二宮再次沉思著,小栞輕嘆了一口氣,就拿過二宮剛買回來的日用品逐一放好。


不知道放到那裡去的,就交給了二宮。
而二宮接到手中的,正是一對紫黃色的抱色的抱枕和一對紫黃色的情侶杯。

眼淚又再次有想湧出來的感覺

二宮拼命把迫回眼眶中,二宮剛起來把手上的抱枕和杯子放回房間去,松本就拿著做菜的材料回到來。


松本興高采烈地拉了小栞到廚房一同煮飯,卻留意不到二宮一齊在客廳凝視著的信。


本來以為做了二宮喜歡吃的蛋包飯會讓二宮高興一點,誰知二宮一口也沒吃過留了句給小栞吃吧,就放下了勺子回房間關上了門。


小栞眼睛滾滾看著松本,雖然大概知道自己哥哥為什麼這樣,可是松本卻不知道,想著要不要告訴松本好。


松本把二宮的那份分了一半給小栞,笑了笑說和也哥哥等下就沒事的了,就低頭繼續吃飯。


小栞也只是點點頭,把飯都吃了。之後就告訴松本自己會洗碗的了,要松本先去了解一下二宮是怎麼情況。


只有自己一個的房間,不用開著燈,在漆黑一片的摸著其中一個抱枕的時候,那一瞬間,二宮再也控制不到自己了,放任地讓眼淚奪眶而出,默默任由流之不盡的淚沾濕新買回來的紫色為主以黃色作襯托的抱枕。


其實自己不知道該如何去作決擇,很徬徨無助。


松本這時推門進來了,房中的燈亮起來,二宮抱著抱枕的哭泣樣子全映進眼底裡。


看到胡亂放在床上的信,松本拿了起來閱讀起來,松本看完沒說什麼,只是拿了一點換洗衣服遞給了二宮,讓二宮先去洗澡。


信上沒說二宮要離去多少年,唯一告訴了閱信人的人,二宮要是下了決定,最快就可以起行。


松本也洗澡後,兩人就關了燈躺在床上,為著松本的沉默二宮也沒多說什麼 ,兩人各懷心事的一整晚也沒睡好。

從這天,兩人就沒說過一句話。

第二天,二宮提早關店,集合了大家說清了經過,就遞給大野作為小栞監管人的表格。二宮既然主意已決,大野也很爽快地答應了,二宮說會盡量寄小栞的生活費回來,大野卻決奪地回絕了二宮。


二宮只是低著頭,點點頭。大野見二宮這樣沉默,就拉著二宮到一邊,跟二宮聊了一下C'est la vie該怎麼辦,二宮說早上已經跟大野的母親談好,大野的母親卻把責任交回了大野。


大野的母親是這樣說“直至二宮君你回來之前,C'est la vie將會是大野智的物業。”


大野大概明白了二宮所交代的所有東西,咖啡沖調師這個位置要是松本要遲去,就叫錦戶來幫忙,把兩間店合併了。早上起來的時候,二宮已經致電了錦戶,而對方也已經答應了。


二宮一直逃避著的話題,大野在最後還是提了出來“那Mocha和Hazelnut,還有松潤,你打算怎麼處理?ニノ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逃避就可以的了…”大野不是不知道,二宮逃避的話題。從開店開始,二宮就開始忙著種種事情,一句話也沒有跟松本聊過,從一邊看知道二宮在逃避跟松本說任何一句話。


聽見大野這些質疑的問題,二宮抬起了頭“智君,Mocha和Hazelnut是潤君的,你問錯人了。而潤君,我自有時間給他解釋清楚…之後的事情,お願いします。我先和小栞回去了。”二宮推開椅子,就拿著自己的背包和牽過小栞的手離開了店裡。


其餘的人並沒有離開,連小栞也離開店了,五人就坐到一齊商討著。相葉和生田對二宮的不捨,瞬間在店裡關上那刻爆發出來,兩人雖知道這一直是二宮的目標,難得二宮有這個機會,兩人也不能加以阻止,也只能把這份不捨留在心底裡。


櫻井看了看松本,松本罕見地一句也沒有說過,櫻井有點擔心地詢問著“松潤,真的這樣ニノ離去嗎?”松本點點頭,就是知道既然這是二宮的決定,松本也會支持他。


大野也看著了松本,拍拍松本的肩膀“松潤,真的不打算跟ニノ好好聊一下嗎?ニノ,下星期一ニノ就要飛了,只餘下幾天而已,有話要說就要珍惜餘下的時間。”松本輕輕地點點頭,回到家二宮對自己的態度依舊,不過松本跟本找不到一個適合的時候說給二宮聽。


家裡的那對抱枕,依舊被擱在一邊。
家裡的那對情侶杯,依舊還沒有使用過。

也許這就是上天給我們的考驗,沒有人知道二宮何時歸來,而二宮卻遲遲不能面對松本的愛,而兩人需要的是時間,十年的時間只是一個開端,也許再一個三年或是五年,二宮才能正視到感情。


這樣的日子過了好幾天,轉眼間就是二宮起飛的前一天,晚上看著二宮再次點算完行李,松本就拉住了二宮“カズ。”


二宮輕輕放下了手上拿著的東西,看著松本,這是二宮從決定了去進修那天開始,二宮第一次正視著松本的眼睛。


松本深深吸了一口氣,抓住了二宮的漢堡手“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上次讓你等我,這次就由我來等你,直至你終於能接受到我為止。我知道你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不過不要緊,我們有的正是時間,去做你喜歡的東西同時,去尋找吧。カズ我永遠會在C'est la vie等你回來的,為了襯上你,在你成名回來之前,在感情上也好,或是在各自的目標也好,我們一齊努力,好不好?”


二宮輕輕點點頭,關上了燈就埋頭在枕頭上。這是最後的一晚,在松本的身邊。


既然這是自己選擇走這條路,就要走到底。不能不途而廢,而在C'est la vie等著自己的,卻是自己喜歡的人、家人、朋友。


不想來到的一天,來得特別快。天亮了,二宮闊別了床,就起來把放在房裡的行李推到玄關去。而唯一等待著自己的早早起床,為自己準備早餐的松本。


二人默默地吃過早餐,二宮坐上了松本的車子到成田機場去。二人依然靜靜地一句話也沒有說,可是兩人並沒有感到孤寂,細聽著對方的呼吸聲,相反這樣才在最後真正感覺到對方的存在。


把所有的行李都在登機的時候存好,松本一直送二宮到出境大堂,松本輕輕地抱住了二宮,一言不發的。二宮並沒有推開松本,良久,松本緩緩地道出一句。

“再見了,カズ。”

二宮點點頭,也小聲地在松本耳聲說著“こめんね,潤君。還有, ありがとう 。”二宮緩緩地退出了松本的懷抱,從松本手中接過自己的背包,向松本揮手,報以一個微笑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松本笑了笑,抬起了頭。離開了機場這個永遠充斥著離別的地方。


在飛機上,二宮輕輕喃道。

再見了亮君。再見了Mocha。再見了Hazelnut。再見了智君。再見了翔さん。再見了Toma。再見了相葉氏。再見了C'est la vie。再見了小栞。


二宮看著手上戴著掛著MJ兩個英文字的手鏈,微微地笑了笑。

你的咖啡,已經沉在我的回憶裡了。

最後,
再見了,松本潤。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ki
  • 我發現我都沒再動態那邊看到志依的文ㄝ...
    這算BE嗎?我覺得回國就大丈夫拉(##
    總之總之就是這樣的結束了~~
    繼續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