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第四話

一進來看到人氣變了一萬六千多嚇了一跳阿
不過對嵐的事變了一所不知OAO


One
#
天色變得更沉鬱,鬱悶的空氣中,雨水卻毫無出現減少的徵兆。沙沙的雨聲更讓松本更加煩亂,一點一滴的雨水滴落在二宮身上,松本都緊張一分。

 

於是松本走到一旁,把二宮輕輕地挪到自己的背上,就打開傘子往診所走去。

 

不過剛把二宮挪到自己的背上,松本就聽到二宮迷迷糊糊發出的聲音“巧克力…榛子…千萬不要像一樣,一次又一次被遺留下來,只有我在,我也絕對不會把你們丟下的…”二宮的聲音在沙啦沙啦的雨聲中若隱若現,松本也聽得不清楚。

 

於是松本就抬起手摸了摸二宮的額頭,好燙!這個溫度會把腦子燒壞的。


於是松本又加快了腳的步伐。

 

松本管不了自己身上的水,幫二宮先先登記,見二宮昏昏沉沉的樣子,就先讓二宮坐到一邊去。護士見松本如此狼狽的樣子,也好心地各自地了毛巾給二宮和松本。

 

診所並不多人,輪候了不是很久,二宮就能見到醫生了。醫生給二宮檢查完,大概明白了二宮的情況。

 

幸好二宮只是感冒有點重,所以才會這樣。還有,有點過累了,再加睡眠不足,所有讓感冒嚴重了。

 

這個醫生也是二宮一直看的醫生,每一次腰患複發也是他開止痛的藥給二宮的。不過這個醫生最讓二宮懊惱的是…每次都再愛嘮叨自己。

 

二宮見醫生時終於頭腦清醒了一點,不過還是昏昏沉沉地乖乖把自己的不舒服全告訴醫生。

 

這次大概是醫生來看二宮,看得最輕鬆的一次了。

 

⒈不用走路自己送上門
⒉終於肯乖乖地告訴醫生有什麼不適
⒊再加有人陪著二宮,可以幫忙叮囑二宮

 

光是這三點,以二宮的脾性這次看診能做齊的話,醫生要回家開香檳慶祝的了。

 

醫生當然「只是」一直叮囑二宮不能太勞累,當然這次見松本在旁,也有吩咐了好好地看著二宮休息。

 

二宮就心感不妙了,平時都是自己來看的,這次有松本在,這個明明只是比自己大幾年的醫生,竟然叫了松本好好「照顧」自己,光是想到這,二宮就知道會有點慘…

 

松本繼續聽著對二宮的叮囑,二宮自己出了醫生房,就等護士抓好藥。

 

為了避免松本的「照顧」,二宮拿了藥,急急忙忙地付了錢、吞了藥就想自己回去了。

 

當然馬上就被剛走出醫生房的松本制止了,松本一把抓住了二宮的手“カズ我跟你回去。小栞會由智君和Toma送回來,我們直接回去你家就好了。”聽醫生說,二宮雖然是他的病人,可是每一次都不是二宮找他的,而是二宮的朋友相葉、櫻井、大野或是生田把他這個醫生抓上去二宮家去看他的。

 

二宮想要掙脫松本的手,可是在別人面前做這些抓破自己臉皮,二宮故意壓低聲音地對松本說“咳咳…,快放開我,咳咳…我自己吃過藥就沒事了,我會照顧自己。我會去店裡…咳咳…把小栞送回來了,不用麻煩大叔他們了。”二宮逞強地想要讓松本覺得自己沒事,誰知一出聲就咳嗽得不成樣子。

 

松本苦笑了一下,一把拿過二宮手上的藥袋搶過來,把口罩遞了給二宮就拉著二宮離開“戴上它。你要知道你現在是病人。病人說自己已經沒事,你知道這是沒有公信力嘛?走吧。”說罷就把二宮拉走回家了,松本一直沒有放手,二宮又抓不開松本的手,就只能扁扁嘴任由松本拉著自己走動。

 

整段回家的路程並不長,但是每踏出一步的時間,恍惚被故意拉長了。走了很久很久,才回到二宮的家。一進門,松本就問二宮想吃什麼“你想吃什麼?你今天早上因為比賽也吃得不好吧,一整天沒怎麼吃過什麼一定餓了,我去煮。”松本把藥放到桌上,就走進廚房,一邊問二宮,一邊洗手。知道二宮會為著比賽失眠也一定會為著比賽而吃不下飯的,松本就決定煮一頓飯給二宮吃。

 

誰知二宮頑皮地說了菜名,看見松本被瞬間嚇了一跳的樣子,二宮也笑了起來“那…就漢堡肉!”幸好松本不是在喝水,要不然一定被噴到了。

 

松本一臉憤懣的,二宮也嚇到了“カズ,你在感冒啊,你確定要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你就吃白粥。”這是你自己的身體,就是很憎恨自己也不該這樣趁機把自己搞壞…

 

松本真的生氣了。

為著二宮這個單純想要戲弄松本的回答而生氣,為著如此不想要珍惜自己的二宮而生氣。

 

二宮扁扁嘴,到最後又不是不讓自己來決定!那為什麼要問啊!!

 

松本長長嘆了口氣,只要是這小貓背的人兒一句,自己就這樣在意。這樣說大家也不好,松本只能認合命地走到二宮身旁“好了,我剛才發脾氣不對啦。漢堡肉要吃不是不行,只是要你病好了才能。粥沒那麼快就好的了,想去睡就睡吧。”二宮不出聲地點點頭,自己走到沙發上躺下。松本突然又溫柔回來,害二宮一直在臉海中盤旋的字詞不知飛到那兒去,頓時變得不會說話似的。

 

自己有三樣事情招架不來,一是小栞的眼淚;二是突然發生的事情;三就是…松本的溫柔。

 

松本見二宮呆呆地看著天花,便輕輕喚叫二宮的名字”吶… カズ”

 

“怎麼?”
“三天後小栞要去學校的教育營對不對?”
“嗯,怎麼了?”
“那天你送完小栞回去學校,我們那場比賽好不好?為了確認我們之間的事。”

 

二宮沉默了一下,轉了轉身就看著松本“嗯,就這樣決定吧。誰贏了就讓誰來決定要做的事情。”

 

松本點點頭,從房間拿了一張被子給二宮蓋上“就這樣決定。你先一下吧,等粥好了我再叫醒你。”見松本答應了,二宮在被子蹭了蹭一個好睡的位置,就把身子微微蹭過去了。

 

看著二宮閉上了眼睛,松本也走回了廚房繼續弄東西給二宮起來吃。

 

也許,這個比賽松本和二宮也把自己當作籌碼放進去了。他們沒有人做到一個公正的評審,正要是誰的咖啡能感動到對方,就是誰贏,誰輸誰贏,輸什麼贏什麼,他們也不知。

 

人生也就不過如此,總不能永遠到做到雙贏,一方得,而另一方就有可能失。

 

也就是說要是松本贏了,二宮就有可能會失去一點東西。相反地,二宮贏了,松本也有可能失去一點東西。

 

得與失,有誰知道呢?

 

Two
#

二宮閉上眼睛,很快就沉沉地睡著了,過了不知多少時間,松本才把自己喚醒。

 

松本依舊對自己溫柔,依舊地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一口一口地把白粥放進口中,甚至把每一口的熱粥吹至溫和喂給自己。可是,松本還是依舊看不出自己的內心嗎?

 

不知道松本到底對自己是怎麼感覺,心裡卻忐忑不安地猜疑著,最討厭自己的是,明明這個疑問在心底存在了已十年了,再次重遇松本時,心底湧出的那份高興,卻一次又一次被自己故意蓋滅了。想去問,卻沒有勇氣去踏出那一步。

 

因為害怕說了出來,松本就會離開。松本回來的五個月來,想要一次又一次問松本到底為什麼不回來,想要向松本撒嬌一次半次,什麼也做不到。反正卻說出要松本不要再關心自己的話,二宮想要揍自己一頓。

 

比賽什麼的,其實自己一點也不在乎,比賽前一天想的其實大部分也是松本的話。連參賽的咖啡,也是從松本那裡取得靈感。會拒絕松本的溫柔,也是不想自己會真得愛得不能自拔,對松本產生依賴。

 

這天,松本見二宮心不在焉的,也沒有再跟二宮聊什麼,二宮坐在沙發獨自發呆,松本也不知該怎麼辦,也只能隨二宮自己一個靜一下。

 

因為天雨的關係,小栞的教育營推遲了兩天,而那天剛好踏在C'est la vie的休息天上。

 

雖然雨勢並不大,二宮還是讓小栞穿著雨衣拿著小雨傘回去學校。早上的天空還沒有全亮,加上雨粉的關係,還沒有亮的穹蒼,灰濛濛的。

 

 

目送小栞蹦蹦跳跳地走進校門,跟小栞說聲小心一點,就再次撐起雨傘轉身走到店裡。

 

走到店門,從櫥窗看進去,就看見松本已經在店裡打轉。二宮把本來掏了出來的鑰匙放回褲袋裡,收起雨傘把雨傘放到傘架上,就輕輕地推開了店的那對玻璃門“潤君,真準時啊。推遲了兩天,不要緊嗎?”一開門,把門牌轉回「休息」,就走到松本旁邊。

 

松本笑了笑,把咖啡豆放到二宮面前“有多兩天準備,我沒問題啊,而且今天也是休息,這樣也不會影響到客人。既然你也來了,那我們的比賽開始吧。”見二宮什麼也帶來,就知道二宮是打算用店裡的所有東西來,沒東西要準備就逕行把比賽開始了。

 

以兩人沖調咖啡的技巧,並不需要很多時間,應該是說,雖然兩人沖調的咖啡不同,卻用了接近一樣的時間沖調咖啡。

 

二宮選了整個店裡自己最喜歡的位置,這個位置既在店裡最角落的位置,也能看到外邊的景色。

 

松本從這幾個月在店裡工作,那個位置從來也不讓客人坐的,但每一次二宮也是會選這個位置坐。熟客也知道,那個位置是店長二宮的私人位置,可是第一次來,二宮就讓松本坐在這裡。

 

松本先行嘗了一口二宮的咖啡,正是摩卡咖啡。二宮按平常的水準沖調了這一杯,曾讓松本懷念很久的咖啡,不知道松本的咖啡是什麼,二宮也只有這一杯咖啡選擇。

 

咖啡是以前的那個味道,松本嘗得到。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份溫暖。那個感覺松本也難以形容出來,可以卻能令一鼓暖流從心窩湧出。

 

松本輕輕地放下了咖啡杯,看著二宮說“カズ,咖啡很好喝。到你品嚐一下,我的「烙印」。”二宮看了看放在眼前的咖啡,眼看就是一杯普通的焦糖瑪奇朵而已,因為咖啡上的那一層焦糖,所以被常說「烙印」也不奇,不過二宮有點好奇,為什麼松本這麼在意「烙印」這個詞語。

 

二宮一邊喝著,松本就一邊在旁說話“カズ,焦糖瑪奇朵被稱為烙印,烙印,也即是時間的象徵。我相信你沒忘掉我的,這麼多年我尋尋覓覓也是為了想要重遇你,希望能從你那裡收到回答。カズ,雖然我不清楚你是怎麼想,不過我只能說,我松本潤每天尋覓的是你,每天掛念的也是你,想要每天陪著的也是你,是你二宮和也。”二宮聽到松本這番話,緩緩地放下了杯子,難以至信地看著松本。

 

松本抓住二宮的手,鼓起勇氣地對二宮說“カズ,好きだ。”說完這一句,二宮的淚光就不受控制地在松本面前落下,毫不遮掩地把自己內心的感受表達給松本看了。

 

二宮傻傻地一直用另外一隻手,想要擦掉眼淚“怎麼會這樣的,眼淚完全停不下來…怎麼會…”誰知眼淚就像外面的天氣一樣,毫無停下來的跡象。

 

二宮連話也還沒有說完,就被松本抱進懷裡“停不下不要緊,我會一直等到你停下來的。”松本的話一次又一次彷彿給了二宮定心劑似的,二宮在松本的懷裡任由淚落下,盡管衣服已經濕了一大片,松本也沒有放開二宮。

 

二宮含含糊糊地吐出幾個字,詢問著松本“為什麼…”為何就是一句話,就要這麼堅持,明明自己就是如此不行的人…

 

松本摸摸二宮軟軟的頭,這幾個月來,自己終於開始能夠逐漸明暸二宮在想什麼“カズ,雖然只是一句話,可是你就是如此讓我在意,那個呆呆的、或是精明的你都是,怎麼的你也所記掛住的。”可是卻沒想到二宮的內心是如此的脆弱,以為二宮捱過這麼多的事,就會堅強一點。不過錯了,松本緊緊地抱住了二宮,想要分擔一下二宮的痛苦似的。

 

二宮抽泣著,淚水繼續無盡地從那琥珀色的雙瞳湧出“我害怕…我好害怕。我真的很沒用,明明想什麼卻和我說什麼完全不同,我害怕會過分依賴你…再一次分離的時候卻不能自拔,我真的很害怕…潤君。”從父母一個又一個離開,自己帶著妹妹長大走到這個時刻,二宮的內心一天比一天堆積更多的不安,怕失去。

 

不管松本說什麼,二宮的淚水也只會落得更厲害,松本也只能拍拍二宮的背,給一點安心給二宮“カズ,你知道嗎?我小時候感覺你就像一杯黑咖啡似,非常的純真。小栞的出生就像為你這咖啡加上了牛奶去溫純你這杯黑咖啡的澀味。不過以後,有我在你身邊,能讓我在你這杯咖啡中加入巧克力醬,不再讓你這杯咖啡感到苦澀、辛酸,好不好?”松本用了咖啡來告訴二宮,就算路多走,有了他也不會孤單痛苦。

 

二宮點點頭,從松本的懷裡抬起了頭“潤君…ありがとう。這個給你…”說著就從口袋拿出一條手機繩交給松本。這條繩子跟十年前送給二宮的手鏈是同一款,松本怎麼也不會認錯,而上面寫著正是「NK」,二宮和也的簡寫。

 

交換信物,代表對方互相把對方的心收著,絕對不會讓別人搶走。

 

二宮把臉窩在松本的懷裡一聲也沒出,松本笑了笑“カズ你這樣你不會呼吸不了嘛?咖啡都冷了啊,你的《人生》我倒是想喝喝啊。”二宮的咖啡,大概只有二宮和評審喝過,松本就好奇。

 

二宮抬起了頭,看著松本“怎麼,你想喝嘛?等我一下,我去弄吧。”二宮一下跳了起來,走到咖啡機旁開始沖起咖啡來。

 

二宮的動作感覺是一瞬間的事,懷中還存留著二宮的體溫,轉眼間二宮就已經到了咖啡機那邊去。

 

總感覺,二宮的內心總是猜不透。

 

松本輕輕地喚二宮的名字,二宮的轉變雖然松本喜出望外,可是卻有種會隨時失去對方的感覺“カズ,以後你有什麼心事,你有什麼不安,可以讓我知道嗎?”就是因為二宮的坦白,松本有覺很有點不安,感覺二宮就算是坦白也是有點的隱瞞。

 

二宮稍微停了手上的工作,點點頭“也許…可以。”說罷便就又開始弄東西,不久二宮就端給松本一杯咖啡。

 

就是這樣互相看著對方喝咖啡,一齊研究了一下各種的咖啡,沒有旁人看著,可是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湧現。

 

松本和二宮一齊專注地看著筆記本,松本卻留意不到,二宮眼中閃過的一絲不安。

 

可是,松本唯一察覺到的,二宮不會像之前那樣避開自己。

 

兩人研究討論了多久,松本就突然想起了兩個人今天來店裡的目的“吶…カズ。比賽是誰贏了?”

 

二宮低下頭,收起了桌上的筆記“潤君贏了。我徹底地輸給了潤君的咖啡。潤君想要我做什麼?我願賭服輸的。”的確,也許咖啡的技巧自己是比松本優勝,可是松本這杯咖啡是徹徹底底地感動了自己的心,觸動到心弦。

 

松本拿過二宮的筆記,很快就放到了二宮的袋子裡“那讓我這幾天到你家住吧。我家暫時不能住。”松本站了起來,笑吟吟地看著二宮。

 

 

“欸?你說真的?”二宮驚訝地看著松本的臉,不是說真的吧…

 

松本點點頭,拉過二宮就走“沒說錯啊,快走吧我們還要去買點東西。鎖好門就走了喲。”給二宮趕快地鎖好了門就拉著二宮離開了店,往超級市場的方法跑去。

 

二宮一邊走一邊問松本,的確“我們去超級市場買菜干什麼啊?你該不是回去拿換洗衣服嘛?”比起吃飯,二宮怎麼也覺得去拿換洗衣服比較好。

松本笑了笑,本來就好像有全盤計劃似的“カズ,我的衣服晚點我會去Toma家拿的啦,我之前就把衣服放到那邊去了。”松本笑得一臉奸詐,二宮不憤地向松本吼叫。

 

“松本你是小看我一定輸是不是?”

 

松本裝傻地跑走了,二宮當然也追上了松本。相葉剛好經過還以為自己認錯人,那個真的是二宮嗎?

到底那個才是真正的二宮呢?

 

Three
#

松本拉著二宮的手在超市逛來逛去,二宮尷尬地撥開松本的手,靠在松本旁邊一齊走。

 

二宮只是在旁看著松本選東西,松本比較不在意價錢,二宮一看籃子裡有什麼貴價的東西,當然時不而遲地拿走,把貴的換成便宜的。松本每次看籃子裡的東西都不同了,松本哭笑不得地叫住了二宮“カズ,你快把我整個籃子裡的東西都給換了啊。別在意價錢吧,吃得好可是一種享受嘛。”松本摸摸二宮的頭,知道人兒節儉,可是間中一次讓自己享受一次也是可以的啊…

 

二宮搖搖頭,眼睛水漾漾的看著松本“我的胃吃不了貴東西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而且那些真的便宜很多嘛…潤君都是拿最貴的…”二宮委屈地指著價錢牌,告訴松本真的不要再拿最貴的貨哭了。

 

松本苦笑了一下,接過二宮手上拿的袋品,把原本的放回去“好啦好啦~就買便宜的,我們還要回去料理啊。

 

二宮點點頭,把貨品拿去付款,之後兩人就手牽手拿著膠袋回去。

 

二宮好奇地打開了膠袋看了看,牛肉、豬肉什麼都有“吶,潤君為什麼要買這些材料回去,我們等下弄什麼?”松本又不說弄什麼,搞得像是裝神秘的,二宮有點王滿地扁起了嘴。

 

松本刮了刮二宮的鼻子,接過了二宮手上的膠袋“為了兌現一個承諾喔。小傻瓜。”松本頑皮地起了一個花名給二宮,二宮倒是厭惡地睨了眼松本。

 

二宮很自然地回到家耍脾氣,整頓晚餐也是松本一個人包辦,而在耍小孩子氣的二宮,就窩在沙發的一角摸出遊戲機在破關。

 

直至松本捧出他們倆的晚餐,二宮也沒理過松本,不過見到是漢堡肉二宮就愕然了“潤君…這是你特意做的嘛?”二宮呆呆地看著桌上的漢堡肉,都不知感嘆松本的廚藝,還是感動松本特意給自己弄這一頓飯。

 

松本推開了二宮的椅子,先讓二宮坐下才走到自己的位置“我說過會煮給你吃,就會做得到啊。只要你喜歡,我什麼也能給你的。小傻瓜。”松本把漢堡肉推前到二宮面前,給二宮先吃一口。

 

二宮破涕為笑,松本的話總是窩心的“你說的喔。還有能不要叫我小傻瓜嘛…”不過聽到小傻瓜松本的窩心馬上減半了,從來只有自己罵相葉笨蛋,自己可不是相葉的同類,總不能讓松本這樣叫自己。

 

“那カズ,你喜歡的話,我幾時也可以弄給你吃。”

 

二宮羞紅了臉低下頭,切了一小口漢堡肉塞到嘴裡去,含含糊糊地說著“嗯。只要潤君不要離開就好了。”

 

吃過飯洗完澡,松本走出了廁所就看到二宮頭也沒擦就躺在床上玩遊戲機。松本嘆了口氣,就再次走進廁所把二宮的毛巾拿出來披到二宮的頭上去。

 

松本有點責備二宮怎麼不吹頭就跑出來,不過還是很甜心地替二宮擦頭“你啊,不擦乾頭髮會病的啊!”這人兒未免太沒自覺了,明明已經這麼大了,還像一個孩子似的。

 

二宮放下了手上的遊戲機,看了看松本“潤君在一定不會讓我生病的啊!是了你打算睡那裡?難道來到要睡客廳陪Mocha和Hazelnut隻小傢伙睡嘛?”小栞的房間就不能睡,做廳主好像也不太好…

 

松本看了看二宮的房間,地下有足夠的位置,可用“就你房間的地板吧,你睡床比較好,你腰的舊患複發可不是說笑的。還是陪牠們玩好了喔,睡廳就免了啊…”二宮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把準備給松本的床鋪交給松本就坐回自己的床上。

 

松本見二宮的頭髮也乾了,就把毛巾丟到洗衣機裡,把客廳的燈逐一關掉才走回房間“カズ,頭髮也乾了快睡吧。明天要開…”松本催促著二宮快點睡覺,話突然被自己發現的東西打住了。

 

二宮見松本突然停下說話了,按了暫停鈕看了看床鋪“怎麼了潤君?”床鋪沒有缺漏啊,松本怎麼了?

 

“カズ,你家還沒有抱枕?”

 

松本的話嚇著了二宮了,不過家裡沒有多餘的枕頭也是事實“我家只有你那一個多出來的枕頭啊…怎麼潤君?一定要的嗎?”

 

松本點點頭,有點無辜地看了看二宮“我沒有東西抱著,我睡不著的。”誰知二宮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竟然這麼嚴肅的松本,竟然也有這麼可愛的一臉。

 

二宮挪動了身子,騰出了半張床的空位給松本“睡我旁邊吧,我讓你抱著吧。”這床是父母生前用的,二宮一直為了給小栞一個好的學習環境,自己跑來這房睡了,唯一幸運的這床是雙人床,足夠容納二宮松本兩人。

 

松本點點頭,關了燈就走到二宮旁邊躺下“嗯,麻煩你了。”

 

這一夜可算是二宮自作自受了,松本抱得自己緊緊的,連轉身也轉不了,自己還要失眠,對二宮可是一種煎熬啊…

 

而相反地松本一起來,卻精神滿滿的,因為抱的可是自己尋覓了十年的二宮,現在他們終於能在一齊了,松本當然興奮。

 

好不容易睡著的二宮,難得地有了床氣,不想起來,松本凝視著二宮的睡顏,不知為什麼用手輕輕撫摸著二宮白晢的皮膚。

 

二宮睡得糊里糊塗的,感覺到臉上癢癢的,就想要撥開,誰知松本竟然在自己的額頭印上一吻…

 

好不容易推開了松本,二宮喘吁吁地彈到一邊去“唔…潤君你在干什麼啊!”一大早就親親什麼的,大概是松本夠膽對著二宮這樣做的,要是相葉櫻井或是大野生田隨便在他面曬恩愛的,那天自然會頂著一人一個大包在頭上工作吧…

 

松本撥了撥二宮剛睡醒繚亂的髮絲,軟軟地微笑著“カズ,早安。”看見剛睡醒糊裡糊塗的二宮,松本笑得異常燦爛。

 

要是永遠也能這樣就好了。不過幸福,總是要經歷過才能保存永久的。

 

一掙開眼就看著松本那溫暖的笑容,二宮揉揉眼睛,坐了起來呆了好幾分鐘“潤君早安…”呆了好一會才憶起一大早被吃豆腐的事實“潤君!你怎麼一大早就…就親我啊!”二宮扁扁嘴看著松本,被人這樣吃豆腐,他還是二宮和也來的!

 

松本傻傻地聳聳肩,點點二宮的額頭“誰叫你這樣可愛,我會忍不住親你的。”的確,二宮的睡顏比平時還要吸引,松本有點慶幸只有自己在旁。

 

二宮撥了撥松本,鼓起了臉“要不是潤君整晚抱住我,我也能睡得好好的!”說著說著就伸了一個大懶腰,早點起來就能逃避松本的吃豆腐…都是松本害的!!!

 

松本把人兒推了出客廳,拍拍人兒的肩膀“好嘛,不生氣啦,以後我再也不會這樣啦!吃早餐吧,是你喜歡的食物喔!”二宮看著桌上的早餐,算吧,就放過潤君吧…

 

總起碼好過被叫醒的嘛…


二宮偷偷地笑了笑,松本卻不知道二宮笑什麼。

問二宮什麼事,也只說沒事。

什麼嘛!

=====
回來了回來了TAT
一個月阿,多長久的一個月呢
暑假作業沒做完,這就真的慘慘慘阿!
這個假期碼好整篇文了喲!!!
咖啡今天放完了第四章,下一章就是完結~(灑花~)
很不幸的,這是BE結局喲ˋˇ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ki
  • ㄟ!!完結??!!
    我嚇到了,本來還想說這個暑假應該不會END,結果下集就END!!
    看到BE我也不驚訝拉~~就像是BE是應該的一樣XDD
    等你唷~~((是說這次等夠久的
  • 對阿…本來這篇是打算在暑假一定會完的阿,雖然在早半個月前打完整篇文,但因為上不了部落,所以就遲遲沒有更文喲,真的抱歉呢,讓你等久了。
    番外就當作賀文滋潤一下嘛~
    哈哈,我愛寫BE不是BE也怪(欸?!)

    しより☆栞 於 2014/08/26 13: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