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第三話

Coffee Mocha.jpg

今天我不用被催就完結你這一章了啊(曬花
不過好困啊!!
一點多還在打文真的不人道啊OAO
都是友人的問題!!
=====
One
#
聽到了門鈴聲,相葉急忙地跑到玄關打開門,就看見低下頭不出聲的二宮。相葉見自己的竹馬這樣,馬上把二宮拉進屋裡“怎麼了ニノ?翔ちゃん、Toma、大ちゃん,ニノ他不知道怎麼了!”二宮沒有因為相葉的話說一句話,繼續低下頭看地下。相葉慌起來把屋裡的人全部都找出來了,希望其他人能幫忙一下。

三人聽見相葉的大叫,馬上從客廳跑到玄關去,大野看著二宮這個樣子,什麼也沒有說就走到二宮的旁邊,輕輕拍拍二宮的肩膀,就和相葉一齊拉著二宮去客廳坐。

四人一齊看著二宮,所有人也不知道二宮發生了什麼事,小栞也回了家,可是他們知道二宮再不說一句話,這樣的氣氛會持續很久。

大野和櫻井很冷靜地等待著二宮,不過二宮這個樣子,之前如何難過的生活二宮也沒有露出過這樣的樣子,現在因為某些事情卻讓二宮痛苦,大野和櫻井心底也湧起一絲不忍。

相葉和生田卻完全相反地追問二宮發生什麼事了,只見二宮一直搖頭,什麼也不說。

“ ニノ發生什麼事了啊?你不要什麼也不說啊!”
“是啊,相葉ちゃん說得沒錯,你什麼也不說我們幫不了你的啊?!”

大野看了看二宮,二宮的眼睛佈滿血絲 ,很明顯就是曾經哭過,相葉和生田的追問下,本來已變回乾澀的眼睛,又重新充滿了霧氣。

大野看了看櫻井,櫻井也明白大野想說什麼,點點頭就走到相葉和生田的面前“雅紀、生田君,你們先回房間,這裡有我和智君,我們會跟ニノ他好好地聊聊。”櫻井把生田和相葉推回房間,就回到二宮和大野的身邊,沒有了相葉和生田,現在整個客廳也靜下來了。

大野看了看二宮,二宮擦擦臉上的淚水,突然笑了出來“大叔、翔さん,我很笨對不對?常常都以為發生什麼事都是自己能解決得到,原來自己什麼也做不到,就連自己想什麼也解決不到……”二宮臉上雖掛著笑容,可是大野和櫻井完全看不到二宮那份笑意,相反只能看到二宮那雙琥珀色的眼瞳中看見了二宮的自嘲、孤單。

大野輕輕地把二宮抱進懷裡,二宮也沒有反抗,只是靜靜地閉上眼睛聽著大野的聲音“ニノ,雖然有時在某些地方會有點笨,可是你的咖啡的確非常感動人心的,不管之前發生了那麼多因難的事,雖然我們幾人好像有幫過你忙,但其實大部分都是你自己處理的,是你沒有察覺而已啦。你已經做得很好啦。”大野輕輕地掃二宮的背,雖然平時呆呆的大野智,其實把這些看得很清楚的,不過什麼事二宮也會自己扛上身上完成,明明就是很累也要不會讓小栞覺得自己很累的樣子,大野平時在一邊看就知道二宮對著客人或是小栞都是裝出來的。

不過作為妹妹的二宮栞,其實也約約知道的,所以不管發什麼事也不會胡亂對二宮發脾氣,除了是二宮故意有玩弄心想要戲弄她,小栞才會生氣。小栞這樣的乖巧其實也幫了二宮不少的忙,不過什麼也自己處理的性格,弄得二宮好像從媽媽死後的那一天開始,也沒有休息過似的。有時不管是相葉、生田、櫻井或是大野也想要讓二宮休息一下,最近才弄一個休息天給二宮,不過雖然好像還要比日常更累似的。

櫻井也附和著大野的話,想要讓二宮不要這麼傷心,不過好像有點弄巧反拙的感覺“ニノ啊,智君說的話沒有錯的啊。ニノ一直也很努力的,為的不是要等松潤回…啊ニノ你當我沒說過啊!”櫻井猜到二宮大概是因為松本的關係才這樣,誰知自己嘴快,竟然把松潤說了出口。

大野見二宮勉強拉起的笑容,瞬間落下,就知道櫻井沒有說錯,二宮今天這樣是因為松本的原因,松本來了快三個月,大野也大概猜到松本就是二宮這些年等待的人。

大野放開了二宮,一臉認真的看著二宮的臉“ニノ,我們沒猜錯的話,松本潤就是你之前重開C'est la vie的原因之一,對不對?”二宮再次回到剛進門的沉默,櫻井看了看正在看著二宮的大野,想要對大野再這樣說下去二宮也不會說,但大野沒有理會櫻井的眼神,繼續對二宮說話。

大野拉高了二宮的衣袖,銀色的鏈子就映在三人的眼裡“那時候松本留下的手鏈你還留著不是嗎?你別說這是你自己買的,上面那小小的MJ是松潤自己故意去叫人幫他做的,那時松潤說把這銀鏈給子給弄丟了,原來是送了給你。ニノ,你應該知道這鏈子價值不菲的,那你還不拿去把它賣了,那原因大概只有你知道。”二宮盯著手上戴著那銀鏈,這銀鏈是松本十年前送給自己的。那時松本喝完那杯咖啡,竟然把銀鏈放在錢的下面,用一張紙來夾著銀鏈,那時紙上寫的只有一句話『我等你的咖啡。』

二宮那時跑了出店,叫住了松本的背影,不過松本也沒有回看過二宮“カズ,我會再來這裡喝你的咖啡,這銀鏈送你。”記得二宮自己想要追上松本,可是松本已經上了車,父母也把自己叫回了店裡幫忙,二宮就一直保存著這銀鏈。

二宮緊緊抓住自己戴著銀鏈,既小又沙啞的聲音詢問著大野和櫻井“大叔、翔さん你說我該怎麼辦…這麼多年來好像只有我一個等待著他,好怕他會忘記對我說過的東西,只有我一個人笨笨地等著這裡。他回來了,我卻當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現在還說了要他不要再管我的話… 我該怎麼辦”二宮委屈地說著說著,眼眶也終於滴出淚水,兩行淚水劃過了二宮白晢的臉蛋。

相葉和生田靠在門聽著客廳三人的對話,光是聽到二宮那微弱的抽泣聲,相葉和生田就也想跟著二宮一齊大哭,把所有的痛苦都哭走。

大野對二宮笑了笑,竟然這麼多年也沒有在他們哭過的二宮,這麼容易就因為松本的關係就大哭了一埸“ニノ,沒有一個人是絕對的啊,你確定了你對松潤的感情就去接受和對松潤付出啊。”二宮竟然是如此地在感情上做了弱者,平時的二宮絕對不會這樣的,二宮是一個理性的人,也想不到會因為感情上的問題,而弄得二宮如此的慌張。

櫻井拍了拍二宮的肩膀,微微笑了笑“現在不夠勇氣也沒問題的,只要兩個人活得高興就可以了,不要因為怕對方不喜歡就去逃避。當時我、雅紀、智君、生田君也是經歷過不同的事情才能走到現在,有可笑的、有痛苦的,每天你也喝著的咖啡也說到這個戀愛的甜酸苦,不過怎麼也可以繼續走下去的。而且我相信松潤他也是喜歡你的,如果單單因為你一個單單去等待,也不會發生今天你和松潤的事對不對?

而且我相信松潤也是在尋找你、想愛你該明白的,要不然因為你一句‘想要在外國開一間咖啡店’就在大學的時候直接往外國跑,他就是在意你那一句話和對你的承諾才會這樣做的,ニノ好好去對待松潤對你感情吧,不要再去逃避了,再一次的逃避你就會成了這場愛情遊戲中失敗者的了。“二宮的想法、松本的想法也只有作為旁觀者的他們知道,也許他們再這樣下去,不論是松本或是二宮,兩人也會受傷的,在這邊有大野跟二宮說好,而松本就等明白,自己好好地跟松本私下聊吧。

二宮說不出聲,就一直默默地抽泣著,大野說的話更讓二宮的那雙淡褐色的雙瞳湧出更多的眼淚,大野再一次把二宮擁進懷裡。

櫻井見二宮這樣哭,向大野點點頭就走進房間,剛才自己答應了相葉和生田會告訴他們發生什麼事的,不過只見生田一打開門,相葉就衝上前緊緊地抱著櫻井,不肯放手。

生田笑了笑看著櫻井,指指門“我們全都聽到了啊。”櫻井笑了笑相葉,聽見那些話就這樣了嘛…..

櫻井拍拍相葉的頭,笑了笑相葉的動作“雅紀,好啦好啦,現在智君在和ニノ獨自聊一下,我們先關門吧。”

相葉扁扁嘴,坐到生田旁邊,生田有點不知這兩人在玩什麼了,就只能在苦笑。

櫻井歪歪了頭,突然想到“雅紀,我們明天去吃炸雞,好不好?”要哄回相葉唯一超有效的方法就是食物。

不過果然有效,相葉一臉開心地點點頭,告訴櫻井除了炸雞還有什麼好吃的東西,可以順便拉著大野和生田去吃個夠。

相葉走到房門前,微微地打開了門向外窺看,原來二宮已經哭累睡著了,本來已經每一天沒有睡好,二宮終有一天沉沉地睡著了,大野也瞥見相葉在窺看,從房間拿了被子給二宮蓋上,把客廳的燈調暗了,就走到相葉他們那裡。

大野輕輕敲門,相葉見大野來就走開了,於是大野推開門“相葉ちゃん、翔君、斗真我想建議一下之後的事。”房裡的三人點點頭,大概大野也是說二宮的事,大野見所有人也答應,就關上門坐到三人的面前。

生田輕輕坐靠大野那邊,用毛巾幫大野擦乾二宮在大野肩膀的淚痕“智,ニノ沒事吧?要我們好好地跟松潤說嗎?“因為有二宮他們兩人才會認識,要是說大野和自己不在意二宮就是假的,大野彷彿把二宮當成弟弟般對待了,現在二宮這樣痛苦,相信大野一定很難過。

大野突然按住了生田的手,有點不冷靜地吐出一句“我們不該在這段感情中插手,而且問題不在松潤身上,而是在ニノ那裡。”大野用右手輕輕撥開了生田的手,左手卻緊緊地握住,生田也只能輕輕地把手覆在大野左手的拳頭上。

櫻井笑了笑,看二宮明天也大概不能好好地工作一天,既然給二宮回店裡,倒不如讓他在二宮在家裡準備後天的表賽“不如讓ニノ休息一天好不好?後天反正ニノ後日要去比賽。”

大野點點頭就拉著生田一齊回房間,櫻井卻拉著了相葉。

相葉有點不明白地看著櫻井,等待著櫻井的話。櫻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著相葉那自己一直覺得充滿天真可愛的眼睛說“雅紀,自從認識了你,我這杯咖啡終找到了伴侶,你就如一塊方糖或是牛奶,為我倆這段感覺添上了甜蜜,使這一杯咖啡有著甜蜜、痛苦、辛酸。雅紀真的謝謝你。”櫻井一臉認真地看著相葉,說出一段無比甜蜜的話。

相葉腦子當機了好幾分鐘,還沒有重整好,就在傻笑“翔ちゃん,你是向松潤學的是不是?”相葉一開口的話,簡直讓櫻井的臉被拉暗了,竟然連相葉也知道,櫻井有點失落。

“欸?!雅紀知道的啊?”
“不是啊,我猜的啊!”櫻井瞬間噴血…到底自己的戀人有多奇蹟啊…

Two
#

二宮在大野那邊睡著了,小栞醒來發現自家的哥哥一整晚也沒有回過來,就緊張地拿起家裡的電話致電大野“智哥哥嘛?和也哥哥一整晚也不在家,你知道他在那裡嘛?”一撥通了電話,聽到大野的聲音,小栞就一口氣地問大野知不知道二宮的去向。

大野看了看還正躺在沙發睡得正熟的二宮,再跟小栞簡略地解釋“小栞,你現在餓的話就在學校買早餐來吃,和也哥哥一整晚都在智哥哥這邊,不用擔心。午餐我們會送午餐給你的,然後今天放了學按平時一樣來店裡,和也哥哥今天要在家裡準備一些比賽的東西,小栞明白嗎?”盡量地解釋得清楚一點給小栞聽,雖然讓小栞聽得有點困難,不過小栞還是大部分理解得到大野的話,說了聲放學在店裡再見,小栞就掛了線。

櫻井一大早就出了門,這時相葉和生田才醒來,大野跟兩人說了聲,往廚房拿了兩份早餐出來“相葉ちゃん、斗真,你們先刷洗好,吃過早餐就出門吧,我去把ニノ昨天放在店裡的咖啡豆拿來,還有幫我留一張紙條給ニノ告訴他不用回店,要他好好在家準備比賽或是休息一下。那等下在店裡見,啊,還有,松潤那邊我知道翔君怎麼也會跟松潤好好地聊一下的,我們就別管吧。”說罷,就拿過包包走出了門。

相葉和生田點點頭,走到餐桌面前很快地把早餐吃光了,也按照大野的要求留了紙條給二宮,只是放的地方有點錯。

相葉放下了紙條又拿起來,盯著桌子想到底放在拿一個位置二宮一起來就會看見“吶,Toma放在這裡ニノ會不會看不到?放在那裡好呢?”相葉感覺很煩惱 但依然找不到放那裡好,幸好旁邊的是
生田,要是二宮的話,早就會狠狠往相葉的頭巴下去。

生田拿著自己的抱抱站在門口等相葉,誰知相葉一臉帶著笑意地跑出了門。生田一看就看了看相葉,前一刻不是失落的嘛!“相葉ちゃん你放在那裡了,你要玩ニノ也小心一點啊,要是他一起來就是低血壓你就慘了。”生田好心地拍拍相葉的肩膀要相葉小心,抓弄二宮的後果有時真的滿淒慘的,輕則一頓飯,重則一個月工資也好可能,雖然幸福地他們從來沒試過,不,應該是說二宮每一次也心軟。

相葉聳聳肩,一臉陰謀地跑開了。

當然,在二宮起來不久,相葉就打了一個很大的噴嚏,相葉還委屈地歪歪頭想是誰在說他。

二宮一掙開眼睛,看到的不是大野家的天花,是一張紙。二宮毫無猶豫鄰居,對著廚房大叫“相葉雅紀!你最好給我小心一點!!我比賽完才跟你算帳!欸?現在幾點了。”叫到一半,二宮才發現自己睡到自然醒的,幾點了,十二點了啊!二宮正驚訝地從沙發上彈起,不過抓過貼在自己臉上的那一張紙,二宮就停下來手腳的活動。

原來今天讓自己多休息一天啊,二宮笑了笑,把被子摺好放回櫃裡,又把廚房的碗筷洗好才離開。

一回家才憶起忘記了把咖啡豆帶給帶過來的時候,門口就竟然放著自己那包咖啡豆和筆記。

二宮笑了笑,逐一拾起咖啡豆和筆記就打開了門。

拿過眼鏡再次翻開了筆記,二宮拿著筆記就坐到沙發去,一邊揉著隱隱飛痛的腰。長長垗嘆了一口氣,早知道就不要去大叔那兒了,十多歲患的舊患又複發了,果然沙發真的不好睡。

突然手臂被一點溫熱舔過,把筆記放到一邊就抱起了旁邊剛正在舔自己的Mocha和Hazelnut“原來是Mocha和Hazelnut啊,大叔他們不知道要帶你們去店裡,不過今天就在家陪我吧,今天我整天都在家。”兩隻小傢伙蹭了蹭二宮,二宮刮了刮兩隻小傢伙的下巴,遇著腰部的痛楚就皺起了眼睛。

見二宮皺起的眉毛,兩隻傢伙很識取地不再蹭二宮,齊齊地把在沙發一角的抱枕推往二宮身旁。二宮窩心地笑了笑,原來這兩隻小傢伙也會關心自己。

摸了摸小傢伙們頭上軟軟的毛髮,就繼續拿回筆記來看,明天就是比賽,今天就是最後的一天有機會去作最後的修正。

才發現自己想的咖啡,跟本就沒有自己想要達到的水平,又再次嵌入沉思的壯態。

明天就是比賽了…自己從報名參加這個開始,就完全沒有信心。也不能拿這麼沒有水準的咖啡出去,什麼也還沒有準備好…恐怕也沒這勇氣去踏上比賽的場地。

就知道一直都是自己過分的自恃,才形成這樣的情況,不該不好好理解自己的實力就為了霎時的衝動而跑去報了比賽,早知道…

都是自己沒有好好想清楚就下的決定,不管是何時,什麼也辦不好,臨時發生的事也處理不好,真的會多次覺得自己很無用。懊悔自己的不行,有時也非常憎恨自己。

抱怨上天為何會讓自己的人生變成這樣,不如說自己的人生怎麼也是自己一手做成的。

人生,到底是該怎樣的。

二宮低下頭,幾乎把整個頭都埋進筆記本裡,人生,為何是如此的長久。

二宮想了不知多少時間才抬起了頭,勉強地站了起來。不管自己腰上的痛,直直地抓過放在自己面前的咖啡豆和筆記就走到廚房去。

要保留摩卡咖啡的概念,二宮瞥見放在廚櫃上的鹽巴,笑了笑就拿了放鹽巴的瓶子放在桌上。

耐心地用咖啡壺沖調了兩杯的黑咖啡,二宮把兩杯咖啡耐心的倒在咖啡杯裡。不過一轉身看見那站在桌上正在舔那杯苦甘十足的咖啡的傢伙就笑了笑。

當然這樣的咖啡,貓兒也不會喜歡,Hazelnut有點厭惡地退了一步喵嗚一聲就跳到二宮身邊。二宮也只能苦笑了一下,腰痛蹲下來二宮也知道是想要痛死自己才會這樣做,只能看著Hazelnut取笑著牠“榛子啊!不是什麼放到桌上的都能吃的喝的啊,你這次自找苦吃吧,好吧好吧快回去客廳和Mocha玩吧。”Hazelnut苦得伸伸舌頭,二宮也只能聳聳肩把這個跟自己一樣愛自找苦吃的Hazelnut打發出廚房。

當然,見Hazelnut終於肯走出廚房,二宮也習中精神,把自己想要表達的味道嘗試弄出來。

巧克力醬、鹽巴、黑咖啡,就是這杯咖啡的重點。

弄完這杯咖啡,二宮好好地試了一次味,終於第一次滿意地為著自創的一杯咖啡而點頭。

再為著這杯咖啡記下重點的時候,二宮才發覺都已經黃昏了。二宮見小栞還沒有回來,就好奇地致電給店裡的人,大野接過了電話,要二宮放心準備比賽,晚一點櫻井和相葉會帶小栞去吃晚飯,然後松本會帶小栞回來,店裡有他們就可以。大野完全不給二宮說的機會,二宮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大野就掛了線,二宮聽著話筒傳出的嘟嘟聲,總覺得今天所有事情好像讓大野都給自己操控著似的…

只能看著話筒也苦笑了一下,二宮再次走到廚房把自己記下的筆記再研究研究一下。

再次抬起了頭看時間的時候,二宮自己也驚訝了一下,自己竟然站著看筆記有四小時…

還是該說今天的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間就過了好幾個小時。

站得久,腰部的痛楚當然相對地變得更嚴重,每走動一步都好像被狠狠抽了一下似的,二宮只能拖著身子,一步又一步艱辛地去拿了藥、倒了一杯水,好不容易把止痛藥給吃了下去。

剛把止痛藥吃下去,手還在揉著腰的時候,小栞就領著松本衝了進屋裡。 一看到小栞,二宮馬上把手放下,露出關懷的笑容遮蓋痛苦的臉色。

不過看到松本,本來對小栞溫柔的臉馬上冷下來了“原來是松本君啊,謝謝你送小栞回來。小栞沒麻煩到潤哥哥嗎?沒就好了,小栞先回房間好不好,哥哥有點事想要跟潤哥哥說清楚。”二宮一眼也沒有多看松本,表面的道謝過後蹲下看著自家的妹妹,詢問小栞有沒有麻煩到松本。見小栞乖乖地點點頭,二宮也放心,不過也隨即舊患就觸及了神經,冷汗隨即便從二宮的額頭流下。

小栞點點頭,向松本揮揮手,便提著自己的背包走回房間去。

松本看到小栞關好了門,就走到二宮身旁打算扶二宮到沙發去“ カズ,明天的比賽準備成怎麼樣?你的腰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明天還能參加比賽嗎?”當然二宮立刻把松本的手甩開,誰知自己卻站不好,正在跟地板來個懷抱時,松本就接住了二宮。

二宮想要掙脫松本的懷抱,誰知卻發現自己的腰跟本痛得動不了“你!快放開我,我不是說叫你不要管我嗎?我的家事、包括我的所有事都不要管,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你想怎麼?放我下來!”二宮睥睨地看著松本,誰知松本不管沒有好好聽自己的話,卻一個公主抱地抱起了自己。

松本正在走動的腳突然停下來,盯著二宮那雙本來忍痛導致濕潤的眼睛“カズ,我勸你還是別動,我想你的腰本來已經有問題,你這樣掉在地上我可不擔保你會不會帶來行動不便的問題。而且第一,我不想你病了小栞、還有那兩隻小傢伙沒人照顧。第二,請問我從來有答過你不要理你嘛?”當然,松本說的論據十足,再加上松本那強悍的眼神,二宮頓時也想不到什麼反駁松本。

“你…!”

松本見二宮不再出聲,再次提起了步伐走到二宮的房間,慢慢地用背推開房門,輕柔地把二宮放在床上“你最好現在就給我好好休息,要洗澡的話也要小心一點,明天就是比賽,我相信你也不會這樣折磨你自己。還有,只要有我一天,我也沒打算要改變對你的態度,就這樣。”轉身走出了房門,拿過自己的東西,摸了摸硬要蹭著自己褲腳的兩個傢伙,就離開了。

小栞聽見大門的關門聲,耳朵才離開門,二宮和松本的吵架聲小栞不是沒聽到,小栞點點頭,似乎明白了什麼。

算了吧,和也哥哥現在暫時也玩不到機動遊戲,而且潤哥哥與和也哥哥也暫時不能一曾出去。

也只能放棄。

Three
#
此晚的夜總感覺比平日的夜長,合上著眼睛一覺也只是過了一個小時,硬著頭皮撐著身子去了洗澡。洗好再次躺臥在床上,卻徹夜輾轉難眠,二宮自己心裡陳列了三個主要原因。

第一,為了準備比賽,喝了不少咖啡進肚。
第二,擔心明天的比賽加上咖啡因的影響,導致失眠。
第三,就是松本跟自己說的話。

二宮把臉埋進枕頭裡,想要拋開所有事情。可是越是這樣想,比賽的事或是松本的話越是在腦海裡回盪著。

各種各樣的話,彷彿都困在腦袋中,逃不出。枕頭開始緩緩地散開一大片淚痕,在黑沉沉的晚上裡,也只有二宮一個人知道自己的痛苦。
種種悲傷痛苦,每每撐強忍耐,總是獨自承擔。

這些年來,大概二宮也知道自己已經習慣種種的痛苦。只是,不管獨自落淚多少,胸口散發的悲傷,只會有增無減,每一次就比一次痛苦。
也許哭完一場真的會比較容易睡著,二宮到醒過來的時候也已經早上了,比賽是正午開始,雖然總算是睡著了,其實也是比自己調的鬧鐘早了一點點。唯一慶幸的是,松本要自己昨天要自己好好躺在床上休息,腰總算沒這麼疼。

二宮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天花好一陣子,沉思著自己要做的事情,把自己一定要做的事情在腦海中列了出來,二宮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從那時開始會這樣做,不過有時事情不是按著這個列表做的話,二宮就會慌了手腳。

而且,今天的比賽,不容有失。

把小栞送回了學校,Mocha和Hazelnut也交給錦戶顧。二宮拿著全部比賽所需的東西,走回了C'est la vie,寫了一張「休息一天」的紙,貼在店門上。

正打算轉身離開,卻發現五人已經站在背後。大野踏上前,拍拍二宮的肩膀“C'est la vie的店長去比賽,作為副店長的我,當然帶著店員一齊去比賽場地讓大家為你加油啊。

記著,比賽的時候什麼也不要想,我們都在支持著仔,包括松潤也是。”最後一句大野故意在二宮耳邊說,其他人聽不到,二宮也只能點點頭,自己走在前方。

半決賽規則是在限定時間裡煮好十杯大會指定的花式咖啡及評審向參加者的發問時間。表演得最好的五人將會晉升到決賽。

而決賽則同樣地在限定的時間裡沖調好三杯自創咖啡給評審,並向評審講述自創咖啡的特色、原料、味道等等的資料。

在半決賽中,雖然各個參賽者都勢均力敵,但二宮還是輕輕鬆鬆地晉級了。咖啡豆以及所有沖調咖啡的物品全由大會提供,這回合要比的是實力。而第二回合的是要比參賽者對咖啡的認識,也同時大部分進不了決賽的人都是栽在這一回合。

二宮對咖啡的認識一定不會輸比別人,而唯一五強裡都有的是,對烘焙咖啡豆的認識。二宮雖然曾經想要去學烘焙咖啡豆,不過由於家裡發生的事,導致被迫放棄了,而二宮所認識的知識,全是二宮自學及請教錦戶學回來的。

到了決賽,評審一說開始,二宮就緊張起來了。

一開始把巧克力醬倒進杯裡,另外在咖啡中放進鹽巴,並輕輕倒在巧克力上,再上冰塊。

看似簡單的一杯咖啡,卻在花了不少時間在沖調咖啡上,因為大會給的並不是咖啡店一直用的咖啡機,而是比較麻煩的虹吸壺。

不過,最後還是順利地煮好三杯咖啡。

評審逐一試嘗了三個參賽者的咖啡,等待兩人的講解,二宮終於聽到評審叫著他的名字。

“參賽者二宮和也,請你上前講解你這杯咖啡。”

二宮深呼吸了一下,抬起了頭走前了一步“我這個參加作品的名字是《人生》,這杯咖啡的靈感是來自Coffee Mocha和單純的一杯咖啡加鹽。我以巧克力醬替代了棉花糖,以鹽巴替代了了牛奶的位置,並加入冰塊。
最表層的冰塊,代表的是人世中的冷嘲熱諷;在中層的咖啡,是代表著人生中的痛苦,而鹽巴代表著的是人生中的阻礙;而最底層的巧克力醬,代表著的可以是人生中的成功或是虛幻冥想。

咖啡加上鹽巴,充分體驗到一段成長路途上的阻撓。咖啡豆是用了酸味較重的摩卡咖啡豆,體驗出人生中的辛酸。

有時甜蜜,也只是虛假的現象。或是真的是成功,不過總會在甜蜜中體驗出苦楚。還有,杯表面的水珠,以及杯墊那個水滴的圖案,就是代表了一個人感到痛苦或是感動而落下的眼淚。

人生中的酸甜苦,就是我整杯咖啡的概念。謝謝。”二宮向評審點點頭,就走回自己的位置。(作者先提一個,這杯咖啡到底味道如何作者不知道,單純是作者想出來的,請免當真。)

評審們一臉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又商議 了好一陣子,二宮卻只是毫不在乎地收拾自己的東西,好像已經有心理準備會輸的感覺。

相葉看得也好像為二宮感到不值似的,要不是櫻井拉著他,相葉早就衝了下去。要是真的這樣的話,二宮明明在比賽勝出了,也馬上會被取消資格…

評審這次商討了很長的時間,全場的人鴉雀無聲地等待著,直至評審開始拿著賽果從站了出來。

“現在先公佈第四名………”到了公佈到只餘下兩人,評審還沒有讀出二宮的名字。

全部人都嚴肅地屏住呼吸看著評審,評審拿著象徵勝利的錦旗,示意要餘下的兩人站到他的面前“四年一度的比賽,大會很高興可以從全國不同地方的幾百個咖啡愛好者裡選出百多人參加半決賽,最後選出五人最好的咖啡沖調師,現在第五名和第一名也在這裡。

今屆的參賽者也是非常熱愛咖啡的同志,從比賽中學懂的,請慬記在心中,結果畢竟也只是一段歷程,輸了也只是像是二宮參賽者說的阻撓一種,這次的比賽也許因為五會參賽者的作者也很出色,單憑味道是不能分出勝負的,所以今次的比賽商討的時間也相對長了,讓各位久等了。
在全國裡勝出第一名的是,以一杯咖啡的每一種材料代表人生各種的經歷,喝這杯咖啡的時候,雖然會想到為何會嘗到這麼甘苦的味道,後來又喝到了甜甜的巧克力味,絕對是一杯會讓人反省人生的一杯咖啡,第一名你是絕對值得擁有的,二宮和也就是今屆的第一名。”評審走到二宮面前,把錦旗交給二宮,當然也有放著獎金的信封一同交給二宮的手中。

待與多個評審拍照完,二宮終於能拿著自己的東西離開,誰知五人已經在背後等著他“ ニノ(カズ),恭喜你勝出了比賽。”二宮點點頭,拿著自己的東西就打算離開比賽場地。

這時大野拿出已經接通錦戶的手機遞給二宮“ニノ,有一樣事情錦戶君也要跟你說的,你先接了電話。”大野走到二宮旁邊拿過二宮的東西,讓二宮接過錦戶的電話。

錦戶的聲音很慌張似的,二宮也有點好奇“亮,怎麼了?”錦戶在電話傳出的喘氣聲,二宮就感覺有點事發生了。

“Mocha和Hazelnut不知跑到那裡去,我剛去拿了咖啡豆給客人,轉眼就不見了牠們倆了。”錦戶緊張地對二宮說,想必也已經在街上正在尋找那兩隻身影。

二宮大約知道了發生什麼事,對錦戶說了句話,把手機拋了給大野,就瞬速地跑了出會場。松本也跟著跑了出去,跟著二宮走上了計程車。
一下了車,二宮就好像發了瘋地在街上大叫兩隻小傢伙的名字,松本也只能幫忙在街上跑了跑去,尋找兩隻傢伙的身影。

“Mocha!Hazelnut!你們在那裡啊?”
“你們快出來啊,你們會不會在街上被其他貓狗欺負的啊?”
“巧克力,榛子…我不會再罵你們笨的了,快出來了吧。”

二宮每走一步就抽抽鼻子,可能前一晚沒有睡好,操勞過度讓二宮有點像是病了,再加上積聚在天空那黑壓壓的烏雲,松本就想要把二宮先拉回家“カズ,不如先回去,我帶你看醫生,你病了。加上等下一定會下大雨,這樣你的病會更嚴重的。”松本輕輕地抓住二宮的手,讓二宮看著自己的臉,暫時不讓二宮再這樣尋找下去。

二宮沒有理會松本,撥開了松本的手,繼續低頭尋找“你別理我,而且Mocha和Hazelnut是你的!讓牠們淋雨你還忍心?牠們已經被前主人丟棄過一次,你還想拋棄牠們嘛?你要回家就自己回去,我要找到牠們才回去。”二宮任性地撇下松本,自己繼續任由風雨吹打也要尋找兩隻小傢伙。

自己已經被一次又一次拋棄,二宮不想再讓兩隻小傢伙好像自己一樣受苦。

這個二宮和也,松本他從來也沒看見過。慌慌張張、倔強、不理智的他,幾乎跟平時的他完全相反。

盡管松本為二宮撐了傘子,二宮的衣服還是逐些逐些地被雨水沾濕,雨水一滴滴地沾濕二宮的髮絲,落在地上的水窪或是衣服上。這時松本的手機響起了,手機傳出來的是相葉高興的聲音“松潤,告訴ニノ不用找了,Mocha和Hazelnut見下雨自己跑來店裡了。”聽見相葉的告知,松本也鬆了一口氣,叫了相葉先帶小栞去吃晚餐,就掛了線。

松本馬上走到正蹲在地上的二宮,把一把就拉起“カズ,不用再找了,Mocha和Hazelnut回了店裡,平安沒事。カズ?カズ!你怎了?” 松本一看二宮的樣子,二宮的臉色更差了,臉頰紅通通的嘴唇卻白得像白紙一樣。話還沒有說完,二宮就倒進松本的懷中。

松本急忙地抱起了二宮,管不了雨水的拍打,立刻跑到最近的診所。
真的不要嚇我,カズ。

=====
第三話完吃!!
志依我呢,沒兩個星期都回不來了啊!
我要補眠啊OAO
等下去衝書展(讓我多一點嘛!!
好了,下次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ki
  • 請潤君好好照顧nino~~
    整篇好有成就感阿(雖然不是我打的拉~~
    我本來期待會有那麼一點點的甜說~~
    這篇志依打算讓他HE還是BE呢?
    我希望是HE((所以呢?))
    掰~~~~~
  • 當然啊!!!(潤可是非常在意和也的!
    成就感?!(哈哈是嘛
    下篇會甜的啦~放心(欸欸?!
    這篇一定是HE的,因為我答應了我師父了
    掰~歡迎再來玩(?)

    しより☆栞 於 2014/07/17 18: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