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第十五話

One

#
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鬧鐘吵醒的。二宮慢慢從床爬起來的時候,原來已經差不多到與錦戶的約定的時間。二宮隨便抓起一件外套,拿過帽子正想站起來的時候,頭部突然傳來的劇痛讓二宮又坐在床上。二宮摸摸自己的額頭和手心,其實不太燙,反而有點發冷。自己從自己的藥盒找過醫生隨時開給自己的止痛藥,慢慢地站起來走到廚房倒了一杯溫水,就把藥吞下去。


再坐再在椅子好好休息了一會子,藥物很快就起了作用,頭部的痛楚有好好舒緩一下,就重新拿回自己的帽子就出門了。

走進電梯裡,二宮靠在一邊的牆,雖然頭痛的痛楚依然,但二宮不希望這樣就錯失了最後看大野表演的機會。而且錯失了,自己唯一大野證明自己幸福的那一瞬間。最後的一個親人,二宮不想失去這機會。一直默默守在自己身邊的大野,此刻二宮想為大野祝福。


像電梯一樣,在默默見證著的點點滴滴關於這幢大樓的所有事。
錦戶就站在屋舍外的不遠處,二宮悄悄走到錦戶身旁叫喚著錦戶的名字“亮,我來了。”二宮走到錦戶旁,二宮的聲量很小,而且沙啞了不少,一時錦戶沒認出來。


錦戶打量了二宮一會,直至二宮把田罩拿下來,這錦戶才認得出二宮“ニノ?原來是你喔,我還以為是誰呢!身體還好嗎?都整個月沒有上學了。”錦戶起初還是嚇了一跳,二宮再次說一次剛說的話,錦戶倒是抓抓頭髮,不好意思地對著二宮說“抱歉喔!ニノ突然認不出你了,怎麼突然全副武裝的,又帽子又口罩的,不像你啊!”二宮的確戴著帽子和口罩真的很難認出來,再加上二宮不想再次增加自己剛而稍稍而不再痛的頭,二宮故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所以錦戶光是聽聲音認不出來,二宮也覺得是正常的。


二宮沉默了一會兒,思考了一會該如何對錦戶解釋再回答他“身體還好。至於這些嘛,就因為…因為暫時的皮膚問題,所以就要保護好一點。”二宮決定不把原因告訴別人,反正讓其他知道是皮膚問題也不是問題,總之不能曬就是了。要是讓別人知道自己真正的問題,會很麻煩的,二宮也不想惹起這些麻煩。


錦戶對二宮的謊言深信不疑,也不再二宮的病情上詢問過多,與二宮就一路走回學校“ ニノ,棒球部你今年會繼續參與的吧?部長還正在等你的回覆呢!”錦戶突然想起棒球部的東西就想要問二宮,因為二宮缺席那麼多天,一直也沒有收到有關二宮決定去留的消息,錦戶也很好奇想要知道。


二宮看一下反射了陽光的路面,毫不猶豫就回答了錦戶的問題“不了,再也不參加了。”其實事實是不能再參加,而不再參加,二宮對棒球部確實是有不捨之情,但是已經不能再參加了。


錦戶還以為二宮會留下來,二宮是棒球部的王牌投手來的,而且二宮如此愛棒球…“為什麼?ニノ你不是很愛棒球的嗎?難道傳聞是真的,你為了別的東西而放棄棒球了。”錦戶很驚訝二宮的回答,熱愛棒球的二宮竟然不再參加棒球部的活動,聲音也變得很激動,本來對傳聞表示不認同的錦戶,現在動搖了。


二宮馬上否認了錦戶的話,可是竟然會有傳聞關於自己“我也是身不由己,可是我真的再也不能再參加棒球部的活動了。加上聽相葉氏說,一年生有一個叫龜梨和也,他的棒球打得不錯,叫部長可以讓他試試投手的位置的。”二宮聽到錦戶對自己放棄棒球而感到惋惜,雖然是有點感到溫暖,但是隨即而來卻是心酸…


錦戶對二宮的話一向都不懷疑,聽二宮否認的語氣,也明白二宮也是不希望變成這樣的,也只是確實地給二宮一句話“ニノ ,棒球部永遠都會歡迎你的。而且龜梨君的棒球真的還需要磨練的,你可以以前輩的身份教他,來幫教練也好。你有空就來一下吧,教練雖然平時沒有說什麼,可是他真的很喜歡你的。”自己退部還要推薦一個未見過的後輩,錦戶實在有點佩服二宮為何可以次他人做到這個地步。


二宮只是輕輕點頭,表示了解錦戶的話。但是實際上,棒球什麼的,已經不能再打解。即使如何努力,再也回不了球場,再也不能好好享受太陽的溫度,玩棒球的樂趣。


因為已經回不了那個時光。


錦戶的攜帶突然響起,錦戶停下來接過電話“喂,我是錦戶 ”
電話的另一頭傳出大野的聲音,錦戶望過去二宮那邊“我是大野智。突然又致電給你,真的抱歉,能讓和也聽一下電話嗎?”聽到是大野的聲音,錦戶很快就跑上前把自己的攜帶交到二宮的手上。


二宮看一下錦戶,錦戶嘴形說著『是大野君打來的』也接過攜帶“大叔有什麼事嗎?怎麼不直接打給我。啊,原來我沒帶,抱歉。”二宮摸摸自己的口袋,才知道原來自己沒有拿攜帶。


“和也,等下你能帶一點午餐給我們嗎?”
“嗯好啊。就這樣吧,我等下回家拿回攜帶就去買給你。”
“嗯,謝謝你。”
“不用謝。先掛了,等下見。”


二宮把攜帶交回錦戶,跟錦戶說了一句就跑回家拿攜帶,等下在校門口等。


#
二宮很快就回來,二宮還買了四人份的午餐,錦戶也就隨著二宮到大野他們練舞的地方,順便幫二宮拿一些飯盒。

文化祭常常都是分為兩個表演場地和兩個表演時段。第一個時段也是大野表演那個時段,是全體學生必須到禮堂觀看的。是要為那些畢業學生領袖在台上有最後的一場表演,為學生們帶來最後一場精彩的表演,為要讓畢業了的學生領袖們在母校這裡正式完美地劃上句號。

學生領袖是包括前學生會的成員,前學會會長以及前首席領袖生等等職員。籍此在台上直接舉行交接職務的儀式。

在所有表演之前,學生會正副會長會一同請出他們的職員,由於開學第一個月的是交接期,全校學生都不知道學生會會選出那些職員,所有職員由當届學生會會長直接在台上任命他們,所有人都不知情,所以這也是學生會神秘之處。

二宮和錦戶就這樣拿著便當就走到大野他們的練習室,二宮輕輕敲門。松本應門,本以為大野是叫外送的,一看到二宮松本也愕然了“カズ?怎麼是你和錦戶君的,智君不是叫外送的嗎?”二宮拿過錦戶手上的便當推開了門就走進去,把所有便當放在桌子上“大叔就是叫我來送便當。”二宮雖然很淘氣地說這樣的話,可是還是有好好把便當放好的。


二宮拿著單據遞給大野,攤開手要問大野拿回便當錢“大叔,你的咖哩便當一個、 翔さん的蕎麥麵便當一個、相葉氏的炸雞便當一個,還有潤的意大利粉,價錢寫在單據上了,外送服務要收附加費的,快給錢。”二宮突然變了一個向人收錢的樣子,全部人除了相葉和大野不驚訝之外,每一個人都嚇了一跳。


不過松本還是比較冷靜一點,拿出自己的錢包就把錢放到二宮的手上“カズ便當錢我來給吧。這裡有餘下的你去到外面的攤位買一下你想吃的東西吧,你都沒怎麼吃好的。”松本雖知道二宮今天還是不太想吃東西,可是繼續下去二宮也會營養不良的。所以叮囑二宮有什麼想吃就去買好了,不要餓壞就好了。


二宮點點頭,知道松本的錢包最少面價也只餘下這張,松本給自己的錢鈔當然有很多的找換,可是錦戶在這,二宮也不好把錢退回松本,還是回家之後再把錢退回松本好了。


相葉和櫻井相當高興就打開了便當來吃,二宮深深地嘆了口氣“兩位你確定要現在吃嘛?等下跳舞不會跳不動嗎?”二宮盯著相葉和櫻井兩位吃貨,警告兩人小心等下的表演有什麼突發的事情,那就別怪他狠心要禁制他們的吃量了。


相葉和櫻井大約也感到二宮的意思,只好乖乖地合上了飯盒。可是看著食物又不能吃,兩位只能對著飯盒嘮叨…

二宮簡直沒眼看下去了,飯盒那個袋子還有一些餅乾的“袋子裡還有餅乾的,你們倆就先吃吧。才十時也沒有,剛剛早上有吃早餐啊!”二宮再次感嘆這倆人在一齊的時候,還有在食的時候,精英中的精英-櫻井翔還是有不為人所知的一臉。


松本和大野還是一臉冷靜地坐在一邊研討舞步,錦戶看著這情形,就走到二宮的身邊“ニノ,我還是先走吧。”二宮把餅乾拿出來就跟著錦戶想一齊離開。


這時,松本放下了手上的紙張,突然叫住了二宮“カズ,等下我去找你。你打算去那裡?”二宮停下了腳步,思考了一陣子就回答了松本“我去我們班弄的那個攤位。”的確班房已經太久沒有回過去了,一下子回到了校園,就很想回一下班房。


松本點點頭,還是不忙叮囑二宮一句小心一點就坐回自己的位置。二宮也關上了房門,離文化祭的開始還有半小時,二宮和錦戶都是在學校閑逛而已。


這時錦戶才說話,剛才錦戶的身份在房間裡待真的有點尷尬,所以都不太敢說話“有一個跳舞這麼棒的表哥真好呢!大野君之前在學校可有人氣呢,相信等下台下的反應一定很熱烈呢!是啊!ニノ你好像學生會正副會長都很熟似的,還有那個天然系的相葉也很熟嘛!”錦戶對於他們五人的關係也很驚訝,平時不愛出聲的二宮竟然和這些大人物有這麼好我關係,錦戶也想不到。


剛好走過玻璃窗邊,二宮更是壓低了頭走過那處“大叔沒有那麼厲害吧。我是跟他們有點熟,可是學生會的東西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的。相葉是我從小認識的朋友,我們一齊合租一個單位住的,原來相葉氏那家伙有那麼有名,我都不知道呢!吶,亮我們還是進禮堂吧,一直在學校閑逛也不好吧,先進去吧。是喔,亮等下要去班裡幫忙嗎?”二宮在躲陽光的同時也有回答錦戶的問題,大野和相葉在學校的人氣原來自己一概都不知道,有時真的覺得有點失敗的感覺,即使是最親的人也不清楚他們。不過為了不讓這個繼續延伸下去,二宮精巧地把話題轉過別處。


錦戶點點頭,二人就往禮堂走去“等下會去幫忙。ニノ你明天會回來上學嗎?”但錦戶只見二宮看著地板,什麼也不說就一直走著。錦戶不敢再追問下去,感覺二宮有很多事情在煩惱著,一時也答不上問題。


二人走進了禮堂,二宮和錦戶向領袖生報道之後,二宮才正式回答錦戶剛才提出的問題“明天,我應該會正式回來上課的。大叔雖然沒有正式回答我,我今天回去再問一下他,他應該會讓我回來的。表演快開始了,我們快找位置坐下吧。”大野昨天只是把所有醫生發的所有東西看過一次就離開,也沒有回答自己,就算錦戶不問這個問題,自己也打算再問大野一次。


在這個文化祭開始之前,在禮堂內的領袖生會收到由學生會給人名單,領袖生只要記下名單上的人所坐的位置,交給負責燈光的同學,到選出學生會成員的時候,就直接向那些學生打燈,示意要他們上台就可以了。剛記錄二宮和錦戶的領袖生,在他們倆人所坐的位置記了記號。
這場集會以及文化祭隨著禮堂的門重重地關上就開始了。這時禮堂的燈全部關掉,只餘下台上講台的位置打了燈光。後台走出兩個司儀,隨著他們的介紹,這年的文化祭前的表演就這樣開始了。


“因為去年的學生會會長佐佐木勇不能出席這次的文化祭,所有請我們去年的副會長佐藤健出來和今年學生會會長櫻并翔和學生會副會長松本潤出來,舉行正式的交接儀式和選出學生會職員。”司儀熟練地把苦練多次的稿子讀出來,並且熱烈邀請在台後的三人。


早就換好制服的松本和櫻井跟隨著一身西裝的佐藤從後台走出來。二宮緊緊地盯著台上的所有人,此刻的松本和櫻井散發出的氣質,也是二宮真正第一次感受的。之前感到的只是一點點的差距,可是此刻松本所散發出的是無形的吸引力,讓所有人都會知道他的認真的感覺;還有,一股讓人感到遙不可及的一種感覺。這…是一種很深切的感覺。


交接的過程二宮沒有習中到,所以一點印象也沒有,到回過神來,櫻井已經接過學生會會長的牌子,站到講台面前。

“在之後的一年裡,請大家多多指教。今年由我櫻井翔領導的學生,將會一個以為大家服務為前提,盡量為大家帶來一個舒適又愉快的校園生活。政綱在接著的集會上詳細地告訴大家。現在我們將會選出我們今年的學生會職員。”隨著櫻井那暸亮的聲音在禮堂傳開,每年學生會最重要的時刻又來臨了。

松本拿著手上的名單,逐一把人名讀出來。相葉雅紀,生田斗真,錦戶亮…等等五六個人的名字逐一被松本叫到以及顯示出在屏幕上。有人開心,有人失落。正當錦戶還在高興的時候,二宮發現到最後一個人的名字遲遲都沒有被讀出。是沒有人選嗎?


這時二宮還正為松本和櫻井擔心的時候,射燈都打在二宮身上了,松本和櫻井同時把二宮的名字叫出來“最後一個學生會職員,二年A班的二宮和也。”二宮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錦戶就一同把二宮推出台了。


儘管有人不憤、有人不滿,但是這已是決定的的事實。待所有人上到台,松本再繼續自己的演講“各位請這一年多多指教。今年本學生會特意從高一生裡選出一位學生會職員,目的是為了可以讓同學們的素求能透過生田君而傳到我們學生會這邊,藉此讓本學生會為同學多做一點事情。也要在此提醒同學們,因之前發現多宗欺凌的事件在學校發生,甚至有同學進醫院。同時今年學生會及學校的領袖生團體更會注要這方面,我們學校也不想再出現同樣的事情。以上。我把時間交回學生會會長櫻井翔以及司儀。”松本提及了高一生能當選職員的原因,這樣的確為不少台下的同學解決了疑惑。不竟之前學生歷屆的學生會也沒有高一生能當學生會職員的。即使是這樣說,當然選擇人選的時候,兩人也下了一番功夫。最終從多人中選出了生田斗真這人。同時也嚴厲地道出學校欺凌的問題,在二宮那次受傷的事情之後,學校的確花了不少時間去把這事瞞天過海。

 

櫻井和司儀走到台前,櫻井一聲令下,這一年的文化祭正式開幕。學生會職員、松本和櫻井也緩緩走了下台開始欣賞學生的表演。生田斗真就在二宮走過的時候,二宮一手拉住正想往舟?自己位置走的生田“Toma,很久沒見。”回想起過來,二宮從國中畢業之後一年,一次都沒有聯繫過生田。這次也是一次久違的見面。二宮知道自己叫住生田的目的,為了誰也好,只要大野能明白生田的感受就可以。


生田回過頭,才發現那是二宮,雖然算不上是驚訝過度,但也是嚇了一跳“ ニノ,很久不見。怎麼了嗎?”生田和二宮走到一邊角落聊,松本雖然不知道二宮要做什麼,也不太理會二宮,就和櫻井走回後台準備等下的表演。


二宮只是直接道出自己找生田的目的,不想拖延太長的時間“大叔的表演,你看仔細一點吧。我要說的話就是這些。”二宮說完這一句就和錦戶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儘管生田不明暸二宮的意思,二宮也沒再多解釋,為大野的就只是這樣,二宮也沒有必再多做一步,餘下來就看大野的表演和生田到底能不能看出來。


當大野走上台,學生們都尖叫出來。跟錦戶說的一樣,大野在學校的名氣真的很高,一下子的喧嘩聲,突然襲來的聲音再次刺激著二宮的神經,再次的疼痛讓二宮不得不捂著耳朵。


隨著音樂的響起,學生才漸漸安靜下來。二宮也慢慢放下雙手,這時二宮終於能專注在大野松本相葉櫻井四人的表演上。即使曾看過一次他們的排練,也曾練習過這支舞,加上這首歌是大野要求自己寫的,二宮可說已經對這次表演瞭如指掌。但坐在台下看這表演,二宮發現自己想的錯了。


他們四人每一個舞步也有大野的意義,同時散發出的光輝,都讓二宮愕然。音樂響起、舞蹈動作的開始都深深吸引了全場的目光,連本來在聊的人,全部都停下了他們的話題,把目光投向台上的四人身上。這就是他們魅力所在之處,瞬間讓人感到幸福而又感到遙不可及的感覺。


每一個舞步都是為你而創的
每一個音符也是為你而奏的
你看得出來嗎?


大野真的有一個沖動要把心中所想吶喊出來,可是不論在什麼不方面也不容許。音樂停下了,生田似乎已經明白這場表演的意義,正想離開的時候,大野就開始自己的演講“在此,我大野智先要感謝大家,我很榮幸最後能在這裡作最後的一次演出,這的確是一個難以忘記的體驗。這是所以學生在這學校的最後舞臺,亦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終於來到這裡了,我這目標還差一點才完成。在坐各位都知道這一支舞是由我親自編的,雖然編這支舞是為了在為了在這裡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各位看到也就是這樣,但是實際我這支舞是為一個而編的,也想在這向那人傳遞我的感受。因為這是我們唯一的媒介,也許我這有些自私。可是也是謝謝你們沒有拿雞蛋丟我,再見了櫻丘學校!再見了,各位。”大野把自己想了一整晚的稿子,毫不猶豫地對著全部學生說了出來。也許這個時候有的是不捨,但始終不能停留在此,原地不動。所以在決定這演出的時候,大野就下了決定,若是生田拒絕了自己的,大野不再提起對生田的感情,專注在自己的學業上。


大野看了看同樣站在台上的三人,同時向大家鞠躬,布幕也在從覆上了舞臺。生田呆滯地看著布幕好一會,才明白這支舞的意義,大野所表達的感情。大野一直喜歡的不是自己的姐姐生田優,而是自己。


生田沖了進去後台,一跑進去就看到大野了,生田沒有直接告訴大野自己的答覆,相反生田問了大野一個問題“為什麼?”原因是什麼,即使等待也不在意嗎?為什麼要在這裡告訴自己?


大野看著生田的眼睛,毫不猶豫地回答了生田的問題“好きだ,這份感情不知不覺已經在萌生了,到我察覺的時候,我們都已經分開了。這幾年我嘗試釐清這份感情是不是真的,直至我接到這表演的通知,我就決定要從舞中告訴你我的感情,因為我知道這次我們兩人一齊在這間學校的唯一時間。”這份感情一開始大野也是模糊不清,直至二宮和松本在一齊,大野就認清它。他大野智,喜歡他生田斗真。


生田只是愕在原地,此時此刻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話,因為大野之前從來沒有提及這樣的事情,大野突然說這麼認真的話讓他真的方寸大亂。


大野知道生田未能冷靜,也不再多說話,就這樣打算離開。生田見大野正要離開,終於移動那雙石化了的雙腿,從後抱著大野“智,不要再離開我了…”一直沒有大野智在學校的這一年的校園生活,即使多精彩也是沒有色彩,徒勞無功的一天天。


差不多一年多的時間沒見過大野,原來就是為了向自己表明心意,生田的確反應不過來。大野那包包臉垹緊的一個早上的臉終於勾起笑容“這就是我一直等待著的回答。斗真,謝謝你沒有拒絕我。”大野很高興地轉身看著生田,為著此等待以久的答應及這人,而感到無比的歡愉。


#
二宮待此場表演完結,就與錦戶一同離開了禮堂,到自己的班房裡。錦戶一早就被編好工作,今年這一班同學有三十人左右,工作分為三大範疇。收銀和坐在門口做接待的有五六個人幫忙,而餘下的分為女生女僕五人及男生執事五人在班房裡作服務生。餘下的人都是有學會工作而不能長留待在班房,剛好錦戶就被編進去執事的一員之中。


二宮與錦戶默默不作聲就慢悠悠地坐回班房,可見同學們都在幫忙準備活動的東西,做女僕和執事的同學都開始更衣了。二宮站在錦戶後面,起初都沒有同學發現,可是突然一個同學回班房的時候叫了二宮的名字,班長就探頭出來。


果然是二宮,班長很熱情地叫了二宮進去,但其實是有求於二宮“二宮君,既然你回來了,可以拜託你等下在班裡幫忙嗎?女生有一個同學突然不舒服了,可以拜託你嗎…求求你!因為餘下來的全部是男生,而且他們都不適合…”班長一來就映求二宮幫忙,二宮沒有問清楚就點頭答應了。


可是接到的是女僕服裝的時候,二宮反問班長到底自己答應了他做什麼崗位,一聽到的是女僕二宮想後悔也已經不能反悔了,可是班長保證女生一定會好好替他化妝的,還有沒有合適二宮的西裝,就算想換做執事也不行。這下子二宮再也沒有理由不幫忙了。


二宮只好不情願地穿上了女僕裝,讓女生化妝。本來泛粉紅的臉頰連胭脂也可以不用,就是輕輕掃上一點粉底,再換個髮型,二宮就已經變了一個小美女,讓班裡的看的時候起初也認不出了。
文化祭會在禮堂的表演完結一小時後開始,只是這一個緊緊的一小時要完成場地布置,換裝,食物和喝料準備也只是務勉強能完成,班笁的同學匆匆忙忙地趕上了文化祭的時間,各人準備好所有東西的時候,文化祭就這樣隨著廣播正式開始。


這次文化祭二年A班的主題是咖啡廳 班房分為兩邊,一邊是女僕負責的,一邊就是由執事所負責的。二宮就這樣混在四個女生女僕之中,當見到有客人來的時候就給一個燦爛的笑容歡迎著客人,還要說一些害羞的話“主人,你回來了,歡迎回家。”女生的話大概也能接受,可是對於二宮來說,若被別人認出來的話真的很羞恥,所以二宮故意提高自己的聲音,加上化了一點妝,連錦戶也一時認不出來的話,也不怎會認出來。


一時口快答應了班長,況且暫時有時間,而且二宮也不好意思推搪班長,這下子就只能待松本他們來的時候,把自己接走。


就這樣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就過去了,幸好沒有人認出二宮,不竟二宮一開學就沒上學一個多月,幾乎連二宮這人的存在也不知道。松本櫻井把所有暫時的事情都完成了,就去三年B班找相葉一齊到二年A班去。
櫻井和松本一踏出學生會,幾乎四處馬上響起尖叫聲,櫻井和松本對於這些聲音只是笑了笑,櫻井還溫柔提醒一句旁邊的女生“提醒你們只是今天這樣好了,如果上學天在走廊裡走喊的話,會被領袖生記名的喔。”說完就追上了松本的步伐,繼續與松本有講有笑地走到三年B班的班房。
相葉一看見櫻井就毫不猶豫地拋下自己手上的工作,一個飛奔撲向櫻井那邊,可是高興過頭卻看不放在一旁的椅子,沒能成功撲向櫻井就先與地下來個重重的懷抱。


櫻井見狀就馬上扶過相葉,卻只見相葉一臉笑臉看著自己“雅紀你沒事吧!你真是的,小心一點喔!”櫻井沒這人的辦法,這間學校大概只有相葉這人跌倒了還笑咪咪地給你一個陽光笑容給你的 人,就只是相葉這天然君吧。


相葉吐吐舌,還是一樣的笑臉看著櫻井和松本“好啦,我們要ニノ一齊回家了 。”不過這才是相葉,他櫻井所愛的那個天然相葉雅紀。說罷便拉著相葉往樓梯走去。


不夠五分鐘,相葉一看見是女僕咖啡廳心情又再次高漲起來,一直嚷著要進去坐一下。不過反正他都知道二宮在這裡,就留在咖啡廳裡等待著二宮也不常是一件好處。


二宮離遠就看到櫻井他們三人,就馬上走到他們面前,松本和櫻井認不出也認不出來二宮,直至二宮主動走過去表現身份才認得出二宮。
松本打量二宮的裝束好幾次,看到二宮下巴那顆痣才真正認很出來“カズ?你是カズ啊!這有點短不是嗎?”松本這時留意到二宮的裙子,二宮這樣被松本說才發現自己穿著的裙罷還要比校服短一點點,二宮的臉瞬間變得更紅。


雖然如此,但二宮還是靠在松本耳邊,要松本快把自己接回家“潤…我們走吧。不要再坐了,這樣穿著真的很不好意思…”松本拉拉松本的衣袖,松本脫了自己的外套,溫柔地蓋在二宮的身上,走到坐在一邊看著大局的班長說“班長,我能先把二宮帶走嗎,他真的不能過於操勞的,今天他就這樣。麻煩你了。 カズ、相葉ちゃん、翔ちゃん我們走吧,等下還要找智君。”松本的話就不是疑問句,實際上只是名義上通知一下班長要把二宮帶走而已。


班房外的同學都盯著二宮和松本看,同學們都不知道那是二宮,只是以為松本把一個漂亮的女生帶走而已。松本想到可能這樣裝束離開會比較好,同學認不出二宮,也不會找二宮麻煩,班裡的同學有松本在也不夠膽子把這女生是二宮和也的話說出去,所以松本沒有讓二宮換衣服就把二宮帶走了。


二宮一句話也沒有說,就一直被松本拉回家。松本在電梯裡撥過二宮的劉海,摸過二宮的額頭,實際上二宮還有一點燒就跑出去,幸好這樣的衣服沒有再讓二宮繼續發燒,加上出門時有吃藥,所以這時候二宮的燒也退了”カズ,沒有不舒服吧?”松本也只是怕二宮有不舒服還去幫忙,所以才有點生氣,不過見二宮沒有再發燒也不再計較了。


本來低下頭的二宮,抬頭看著松本,理所當然地回答“我沒事,不過有件事我想要求你。能讓我明天回去上學嗎?大叔還沒有答應我,能幫我跟他說一聲嗎?有潤在,大叔會讓我回去的。能嗎?”二宮知道松本很大機會反對自己去上學,可是二宮很有自信松本在學校更會我緊自己,所以二宮藉著這一點就央求松本讓自己上學再幫口對大野說。


松本看著二宮堅決的眼神,看得出二宮不是說笑的,他既然今天會回去,也就代表二宮已經下了決定了。亦知道二宮不會為任何事而退縮的,他說得出的事情,就算何人反對也不會阻止到他,這也許就是二宮的任性。松本不打算再次阻止二宮決定的事情,只是自己在學校再看一下二宮好了“好,不過你要答應有什麼事都要告訴我。我等下跟你一齊和智君說一下。”說罷就拉著二宮走出電梯,二宮露出一絲笑容,就抱著松本的手走出電梯。
時間真是會讓很多東西改變。
半年多前,那天他們在電梯裡第一次聊天;現在過了就這樣半年多的時間,就已經有這麼大的轉變;由二宮不肯多說一句話變成二宮主動對松本說話;陌生人變成戀人。還有一樣,就是把正常健康的二宮變成一個病人。
一打開家門,就看見大野和生田都坐在沙發上等待他們的回來,二宮管不了自己穿著的衣服,看了看松本,坐到沙發前站下。隨後櫻井和相葉也回來了,也是跟二宮松本的反應一樣,起初也是被這嚴肅的氣氛嚇了一跳,不過還是乖乖地坐在沙發聽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大野見所有人都到了,也就開口說話“和也、相葉ちゃん,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們說。就是我那邊的家要和斗真一齊住,因為他說這一個月都找不到宿舍,可以嗎?”大野一臉嚴肅地看著相葉和二宮,盼望他們不會反對。相葉很從容就點頭答應,不竟生田是自己兒時好有,就不能見死不救的嘛。


二宮沉默了一陣子,坐直了身子看著大野,問他“大叔,你為什麼要問我們呢?這個家你是一家之主,除非你打算樣他白食白住才有必要要告訴我們不是嗎?而且我相信斗真會負責一些費用的,斗真我沒說錯吧?”二宮見大野這樣問自己和相葉,也不是因為費用的問題,就反問回生田會不會付房租。


生田點點頭,拿出紙筆出來放在桌面上“ニノ這裡你寫下要付的費用吧,我每個月準時交給你好不好?”生田知道二宮的脾性,一定要記下來才會答應的,所以在學校與大野聊完的那段時間就跑去找紙筆。


二宮接過紙筆,可是什麼也沒有寫下,只是收起了紙筆“斗真,我等下再拿給你,現在我有件事要問大叔的。大叔你昨天還沒有答應讓我上學,你考慮好沒有?”生田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二宮也搬出自己要大野回答的問題出來,在眾人面前要大野回答自己。


生田好奇地看著二宮,大野又什麼都不回應,氣氛變得又很嚴肅。
櫻井首先發言,見二宮和大野對峙了一段時間,櫻井首先打破僵局“ニノ,你身體沒問題吧?不要勉強自己去上學喔。”生田聽到櫻井的問題反而很驚訝,二宮竟然會身體不適。“ ニノ,你病了嗎?”生田馬上望向二宮,只見二宮繼續看著自己旁邊的大野,一言不發。


大野拍拍生田的肩膀,要他別擔心“和也的事情不用擔心。既然他也說過醫生都讓他上學了,那就不用擔心好了。和也,我答應你,你明天可以上學。“二宮笑了笑,反正大野的處事一直都是我行我素的,這下子也不要管好了。

“ありがとう。”

二宮說完就拉著松本走回自己的房間,關上了門。生田看著放在飯桌上的那一個盒子,就站起來拿過盒子再坐下“這個盒子我沒猜錯是放著ニノ要吃的藥吧。智,能告訴我,這一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生田沒有打開那個盒子,但是生田的確沒有猜錯,這個盒子就是放著二宮的藥。這一年,到底發生什麼事,生田什麽都不知道,這時生田想從大野裡得到答案。


“和也這一年真的發生很多事呢。重傷送進醫院也試過,被欺凌也試過。甚至得了重病。很多很多的事情,斗真你不在的這一年,我們都經歷了很多。”大野面不改色地回答著生田,但其實回想起這一年的事情,大野就真的非常心酸,上天給予二宮的痛苦,也太多了。


生田很驚訝大野的回答,二宮的過去他是知道的,生田以為二宮這一年就是過得很平常,但是原來不是這樣。此刻生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就只能放下了盒子。


他們沒有再說話,大野自己也沒有東西可說,松本跟二宮在房間聊了一會,不久就從房間走了出來,告訴大野一聲二 宮不打算吃晚餐就與櫻井回去了。生 相繼也把盒子放回原處就拿著自己的東西與大野回去了。相葉見所有人都回去了,自己也回房間去。


不知道為何這一刻特別漫長,二宮好不容易睡著的時候也已經半夜了。


Two
#
二宮在鬧鐘響起之前就已經醒來了,也不再打算睡下去,早一點起來弄早餐 這樣時間比較充裕。
如常地起身刷洗,如常地做早餐,如常地把相葉喚醒,這些習慣都重新回來了。


二宮把開相葉的房門,再次見到相葉胡亂睡在地上的睡覺的睡姿,都讓二宮突然感到非常懷念,同時也很有趣。

二宮坐到相葉旁邊蹲下,起勁地把相葉搖醒,暫時來說打醒相葉也只是白費力氣,相葉也不會醒過來。相葉矇矇矓矓地看見二宮,揉揉眼睛抱著埋怨就坐了起來,嘴裡還小聲嚕叨著二宮為何要這樣早把他喚醒“ ニノ干嘛這麼早把我叫醒啊…”即使相葉多小聲,二宮還是聽到的,聽到相葉這樣說,二宮該笑還是該哭呢…明明就已經遲了一點才走進來把他叫醒。


二宮還是白了相葉一眼,把放在桌頭的鬧鐘拿起往相葉丟,狠狠地拋下一句就往客廳走“相葉氏,你還是看一下時間吧。不過你要選擇再繼續睡也沒有問題,只是我會把你那份早餐交給翔さん,到時候還有白吐士吃的。”相葉馬上迅速地摺好被子,就往廁所跑。幸好二宮有把相葉叫醒,要不然這下子相葉連吃白吐士的時間也沒有。


就在二宮差不多弄好早餐,大野生田櫻井和松本也來了。本來是松本來做早餐,可是既然二宮已經弄好了,松本也只能跑進廚房幫二宮把食物放在盤子是。


相葉剛從廁所走出來的時候,松本和二宮就剛剛好把早餐放在桌上。相葉看到二宮久違做的早餐,整個人的情緒又高漲起來“ ニノ做的早餐啊!”二宮沒有管相葉的大喊,只是看著松本,問他味道如何,松本吃了一口滿意地點頭,二宮就掛著笑容吃完早餐。


待其他人吃完早餐,除了大野因為晚一點才有課,其餘五人就一起這樣走回學校。五個學生會成員這樣走進學校,也真是震撼的。幸好櫻井前一天警戒過一次他們不可以尖叫之後,他們踏進班房之後都沒有喧嘩的聲音,一天上學的時間就開始了。


在早會之前,二宮拿著醫生證明書和家長信到教務室找自己的班導,班導看到二宮回來也很驚訝,不過還是詳細地彷二宮問關於學科上的問題,二宮接過由老師寫的各科重點,就問班導“老師,那個今天有體育課,我能幫我告訴老師說,我不能上那個體育課。麻煩你了。”班導點點頭,就與二宮走到體育老師的位置,把二宮的情況再告訴一次給體育老師聽,表面看似平常,但其實真正惡魔從現在這一刻開始。


早會過後,二宮如常地回班房上課,因為在家裡有松本給的筆記,所以基本上二宮不需要怎麼努力就已經追回同學們的進度了,也不要怎麼擔心上課會聽不懂。小休的時候,相葉突然又跑過來班房找二宮,二宮再次聽到那宏亮的聲音,二宮就猜到是相葉,也放下了手上的書本就走到班房外“相葉氏,有什麼事嗎?還有!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在我班房外大叫大喊我的名字好不!”二宮狠狠K向相葉的頭,再次警告相葉不要隨便大叫。


相葉抱頭埋怨著二宮,再次小聲地咕嚕著“ニノ就不能小力一點嘛,大ちゃん要我來看一下你,我才會來啊…”二宮知大野叫相葉來也就算了,也不再向相葉追究下去,反正班上的同學都習慣相葉的大喊了。


二宮正打算回班房時,相葉再次叫住了二宮“ニノ,翔ちゃん叫你放學之後去音樂室找他喔,說是有關於比賽的事情。”二宮看著相葉,突然覺得戴著眼鏡的相葉,有點像是秘書的感覺“吶,相葉氏,你什麼時候變了翔さん的專屬秘書啊!你可是學生會的成員喔!”二宮頑皮地戲弄著相葉,平時相葉都會反駁自己的,可是這一次相葉只是笑了笑“ニノ這樣說你是松潤的秘書吧。我不多說了,等下你班要去上體育課吧,自己要小心一點喔。放學我們再來找你。”二宮有點愕然於相葉今天異常的冷靜,相葉竟然會叫自己小心一點,難道真的有這個必要這麼嚴重對待嗎?


#
好常地跟同學換好衣服就到操場去,可是太陽的光線,讓二宮在一旁停下來。松本看到二宮這樣停下來,也和二宮坐到一旁,跟二宮好好小心就跑出去了。


同學們都好奇二宮為什麼不走出來,甚至有人正在上課時偷偷地跑過來問二宮,二宮只能夠低下頭,什麼都不回答。


二宮獨自一人看著充滿著陽光的操場,被陽光照得光燦燦的同學們,這時二宮終於理解了,終於看出這個問題了。


頓時二宮心裡就像是被挖空似的…
只是一線之差而已,這就是被奪走的東西了。
看著松本耀眼的背影,二宮只開始真正了解到自己真正的渺小,自己的不足。


之後這一天之後,二宮再也沒再在學校用心地笑過一次了。
=====
終於碼好文了,感覺最近都打了很多呢.
是太悶了吧
不過怎樣
這篇也只餘下一至兩篇了
最後謝謝你們看到這裡。

附上一張陽光燦爛的國立競技場

sportgrou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