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日常の舞駕家系列 

這篇的設定年齡如下 
四郎和五郎是一對異卵雙胞胎。一郎比二郎大二年,二郎比三郎大五年,三郎比四五郎大13年。年齡相差好多,可能有點怪請原諒喔 

一郎:25歲 
二郎:23歲 
三郎:17歲 
四郎:5歲 
五郎:5歲 

不過年齡差真的好萌>w< 
這本來是一篇接龍文來的

不過的就當短篇請多指教。


前言 


舞駕家平時都只有三郎自己的聲音,原因是因為父母要出去工作。而他那兩個哥哥就各自專注在畫畫和讀書上面,跟本就與三郎沒甚麼交流。活潑的三郎一整天就拉著一郎陪自己都外面打棒球,可是每次 一郎還是沒睡醒的樣子,不是被打到了頭就是接不到三郎投出的球。雖然三郎也是沒所謂的,但漸漸地發覺,與一郎玩真的不開心,所以也不怎麼找一郎玩了。 


直至四年前,舞駕媽媽突然把自己三個孩子給叫進房間了,還一臉認真地對她那三個寶貝兒子說了一番話。舞駕媽媽叫三郎坐在自己身旁,低身問了一句“吶,三郎想要弟弟嗎?”三郎有點好奇為什麼母親會這樣問,可是他心裡的確很想要弟弟陪自己玩耍呢。三郎毫不猶豫地回答著媽媽“想啊!三郎最想要弟弟陪我去打棒球呢!”舞駕媽媽溫柔地輕扶過三郎的頭毛,再看著站在自己面前自己最大的兩個孩子“一郎,之後也要麻煩你囉,在照顧弟弟方面。二郎,即使溫習重要也要抽點時間照顧弟弟喲,你現在不單只是咱們三郎的哥哥呢!還有三郎啊,你也要負起做哥哥的責任呢,不要不經大腦就答應要做哥哥,做哥哥的犧牲很多東西的喔!” 

一郎和二郎都不約而同地看了看對方“難道…懷上了弟弟?”一二郎一臉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媽媽,可是三郎還是不太清楚是什麼事。舞駕媽媽還是保持著臉上仁慈的笑容,看著他們“是啊,你們倆猜得對。我和你爸最近去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我們我懷上了你們的弟弟了。還是雙胞胎呢,你爸不知多高興呢!” 

突如其來的消息舞駕一二三郎都驚訝得很,甚至愕了一下。 

二郎嘗試重整剛才母親對自己的東西。自己和一郎再次做了哥哥、三郎就第一做了哥哥。 

還是甚麼?!雙胞胎吶!!!! 

反應過來的一郎也叫聲連連,驚訝過度的一郎說話也不清不楚的“xxxx什麼xxx雙胞胎xxxx?!” 
聽慣一郎口齒不清地話, 
二郎就自動在自己腦海裡把一郎的外星文翻譯過來[お母さん,什麼?!真的是雙胞胎嗎?]舞駕媽媽還是比較聽得懂自己這個孩子的外星語的,也微微點點頭,解答了一郎的疑惑,還是不忘臉帶著笑容看著各人,輕輕扶摸著還沒有凸出來的肚皮。 

三郎一直都非常高興,每天都圍著自家媽媽轉啊轉啊,問的東西都是一樣。 
『媽媽,都是弟弟是怎麼樣子的?可愛嗎?』 
『弟弟何時才能出生陪三郎去玩啊…』 
『媽媽媽媽!讓我聽聽弟弟有沒有事情跟我這個哥哥說!』 
『媽媽媽媽!他們有踢你嗎?我給你打他們喔!』 
『媽媽媽媽!………』 

每天在舞駕家上映著這個場面,一郎、二郎早就被三郎問膩了,後來三郎又跑去舞駕媽媽裡問個不停。舞駕媽媽沒有覺得三郎煩膩,只是重覆又重覆溫和地解答三郎的問題。三郎每次都在媽媽的懷裡睡得很熟很熟,只要是在舞駕媽媽的身邊,整家人的關係也會很好。也沒曾經想過母親那天會離開他們。 

連續好幾個月三郎的轟炸,舞駕家的生氣毫無減低的感覺,距離雙胞胎出生日期愈近,三郎的心情就更是興奮。不久,舞駕媽媽誕下兩個健康的男嬰-四郎和五郎。 

四郎和五郎都很快就出院了,之前在醫院一直爸爸都不讓自己的兒子來醫院。因為醫院都有很多細菌,一直身體都很弱的三郎更是不該來醫院。若是一二郎來的話,三郎一定不高興,就逕讓他們三個都不能來就算了。首次見到自己弟弟的一二三郎,聽到舞駕媽媽和舞駕爸爸的腳步聲,三人也立即走出了自己的房間,看看自家的弟弟們是怎麼的。 

這三人就一口氣跑到弟弟們的房間,房中放著一張可以給兩個寶寶睡的、小小精緻的嬰兒床。這個房間曾經是他們的雜物房,但知道這房間是給兩個快出生的小生命,三人也很識趣地把雜物給清理好,再順便裝修一下,就便成現在他們身處的房間了。 

舞駕媽媽把兩個熟睡中的嬰兒溫柔地把他們各自放在他們的小床上。三郎馬上湊上來看,看到了四郎的睡顏,三郎看得著迷了。四郎的臉很可愛,有肉肉的小鼻,可愛的小貓嘴, 
下巴還有一課痣,皮膚又白又嫩的,很好摸啊。又看了看五郎,有一個很想吃掉的包包臉,比起四郎的鼻子直一點可是肉郤不比四少,有點厚的嘴唇,在嘴唇邊還有一顆痣。三郎也忍不住大叫“かわいい!!”三郎好玩般揉著五郎軟綿綿的臉頰,直到小寶寶皺着眉睜開眼睛,開始哭起來才被二郎警告著才記得要放開手。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五郎的哭鬧聲開始在房中擴散,一哭就連至旁邊的四郎也哭起來了。一二郎幾乎同一時間望向被告-舞駕三郎。有點帶著生氣各自抱起兩個哭不成聲的寶寶,輕輕地掃著他們的背,哭哭雖然沒有減少,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四郎和五郎也哭累了,也許是對一郎和二郎放下了戒心,安穩地被他們抱著的時候睡了。 

直到五年後,這兩個小孩還是要大哥和二哥們安慰才能不哭起來,一郎和二郎在這五兄弟之中也佔了一個不少的地位。 

One 


之前還是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國小六年級的三郎,五年後也已經高中二年級了。剛從大學畢業就找到一份不錯收入的二郎每天都會早出門,晚上也是最遲回來的,而一郎就做了插畫家,有空的時候就長期待在家裡放空、畫畫,沒空的時候就一整天待在畫廊,不過還是畫畫。所以自然,把舞駕家那兩個可愛小弟弟從幼稚園的重任就交在三郎身上了。 

三郎跑到自己兩個弟弟的幼稚園,因為社團有點所以被拖延了離開學校的時間。三郎 
“小四、小五!我來了喲!要你們等抱歉喔。”怕雙胞胎會生氣,三郎更加快了步伐,馬上跑到站在幼稚園老師旁邊的雙胞胎面前。 

見到老師的面板起來,三郎更是一直對幼稚園老師道歉,老師也責罵了三郎幾句什麼下次不要遲的就離開了。三郎跑到抱起嘴扁起來的四郎“四郎,抱歉喔。我剛學會的…啊,你不要哭啦,小五你說怎麼辦啊!不要哭嘛…”連三郎的解釋也不聽完,四郎就哭起來了。害三郎不知道怎麼辦,向站在旁邊五郎求救。不過五郎和四郎才五歲,那會聽懂三郎的解釋,五郎也鼓起包包臉別過臉不理遲到的三郎。

 

在舞駕家四郎或是五郎生氣或不高興也是對方逗回對方。一齊拿一郎的畫筆在一郎睡覺之後的臉上當畫紙也只是他們才想得出來。二郎不小心把四郎喜歡的叮噹抱枕丟到不知那裡,四郎在哭的時候,五郎也會一齊裝哭,害二郎不知怎麼辦的時候,再要二郎給他們買冰淇淋回來給雙胞胎吃,再附上一個跟原本那個一模一樣的抱枕。三郎不小心把正睡得很熟的五郎吵醒了,四郎會偷偷把三郎買的漫畫給藏起來,害三郎找了很久。還有很多不同惡作劇,舞駕家的兩位小天使,漸漸也成了小惡魔囉。


“好啦!我給你們買冰淇淋好了!”三郎突然叫了出來,為了現在雙胞胎能高興一下,只好明天吃麵包吧…

四郎從三郎的手上跳了下來,抱著五郎“小五!冰淇淋呢,冰淇淋呢!”五郎點點頭,兩人拖著小手一齊不管外面正為明天午餐哀怨的三郎,一齊跑去在不多遠的便利店。


“小四,小五!等等我!”三郎拿過四五郎的包包就上前跑。

不久,四郎和五郎就滿足地拿著一人一小杯冰淇淋從便利店走出來。你一言我一語地吃著冰淇淋。


回到家才發現一郎已經從畫廊回來了,剛吃完冰淇淋的四五郎,連嘴還沒有擦就沖到他們一郎哥哥的懷裡了。

“小四、小五,怎麼弄到嘴巴全都是冰淇淋啦?今天在幼稚園好玩嗎?”一郎不慌不忙地拿過放在他們包包裡的小毛巾出來,慢慢地為他們擦嘴。還不忙問自家可愛的弟弟,見四郎的眼睛有點紅腫,還以來是誰欺負四郎了。


四郎看到一郎就開心地在一郎懷裡蹭來蹭去,四郎最喜歡就是一郎的懷裡了“今天在幼稚園很好玩啊!老師還說明天會讓我們畫畫呢!”四郎興奮也說著今天在幼稚園和五郎一齊玩的所見所聞,五郎也一齊加入述說的份子。


待他們說完之後,一郎看了看時鐘,比起平時他們遲了一個多小時回來了“小四,不過今天遲了回來呢~在幼稚園玩太久了嗎?”

“是三郎哥哥啦!”五郎不高興地指著三郎,害他們遲回家的罪犯。還害他們不可以看四郎最喜歡叮噹,把四郎弄哭吶,五郎當然不高興。


一郎終於知道四郎為什麼眼腫腫的,輕輕地摸摸四郎和五郎頭“原來是三郎不對呢,小四、小五今天就看二郎哥哥的NEWS Zero好不好?我把昨天的錄下來了,小四和小五好乖對不對?不看一天叮噹明天可以再看呢。”一郎開了昨天的NEWS Zero給自家弟弟看,比起叮噹雖然二郎的NEWS Zero不算怎麼樣,可是一郎知道自家兩個弟弟也愛看的嘛~只有機會在電視看到NEWS Zero也會高興地在電視機前團團轉的。


“はい,最喜歡一郎哥哥了!三郎はバカ!”四郎拉著五郎走到沙發,開始看他們的電視,還不忘給三郎做個鬼臉。

一郎把三郎拉到自己的房裡,不是想責罵三郎,可是要三郎多留意時間就是了“三郎,下次去社團的時候記得要留意時間,那些可愛的小動物和自己的弟弟那一方面較重要,你該知道。”自己的弟弟最喜歡是小動物,連學校的社團也選了有關小動物的,不過一照顧著小動物,三郎的時間觀念就什麼都不管的了。“四郎和五郎還小,等他們再上國小之後,我就會讓他們自己回來的了。”一郎想著這也不是辦法,只好等弟弟長大吧…


“不行!國小還是太小,至少也要國小五年吧!”聽到一郎的提議,三郎嚇了一跳,國小才六歲吧,不行不行。至少等他們十歲吧。


“那你要答應去接小四和小五要準時。”一郎見到三郎的反應覺得很好笑,當然三郎在四郎和五郎的印象中也不是太好,弟弟只會黏著一郎和二郎都不怎麼黏三郎,接他們回家是唯一有讓他們培養感情的機會,連這也不能的話,恐怕三郎與弟弟的關係真的…


“當然了!”三郎立刻點頭答應。一郎走出了房間,把四郎和五郎叫來自面前“小四小五,我們去洗澡好不好?三郎哥哥也一齊。”

五郎點點頭,笑咪咪地回答“嗯嗯!洗白白囉! 小四…”好像什麼,五郎沖著四郎奸笑。


四郎好像明白五郎的意思,拉著五郎走回自己的房間拿睡衣。當洗澡的時候,四郎和五郎「陰謀」實行了,把三郎的睡衣全都給弄濕,雖然是被一郎和二郎臭罵了一頓,不過雙胞胎還是一臉奸計得逞的樣子,笑咪咪地看著自家的哥哥們。


吃過晚餐之後不久,雙胞胎的睡意煮浮現了,躺在一郎和二郎雙腿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二郎拍醒了坐在自己旁邊也睡著了的一郎“一郎,小四和小五睡著了呀。”

一郎朦朦朧朧地聽到二郎的聲音,揉揉眼睛便坐起來了“嗯…那把他們抱回房間吧。”說罷便抱起四郎,走到四郎和五郎的房間。

二郎看著自家大哥走路都像睡著了就提醒著一郎“一郎小心別走路的時候睡著啊,小四還在你手上啊!”見一郎沒什麼反應,二郎不滿地埋怨著一郎“一郎真是的,自己與小四小五也睡著了。起碼放下小四才睡啊!真是的!”


這一晚就隨著二郎的抱怨過去了。同時舞駕家不平靜的一日終於又過去了一天。


#
第二天,三郎再也不敢遲了去接自家的雙胞胎了,可是雙胞胎今天好像還是悶悶不樂似的。三郎就馬上問五郎和四郎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小五,今天不是學畫畫嗎,怎麼了?小四,畫呢?讓哥哥看一下好嗎?”可是只見雙胞胎都不看對方一眼,三郎好像有點明白了。

雙胞胎在鬧脾氣喲!

四郎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畫紙,用肉肉的小手打開了畫紙“三郎哥哥…我畫得漂亮嗎?我是在畫爸爸媽媽和哥哥們喔!”四郎一臉期待著三郎的回答,可是三郎郤不知該怎樣回答小人兒。


五郎也不憤地從自家的包包扒出自己的畫,小手抓住三郎的衣袖“三郎哥哥,我的比較漂亮對不對?”五郎的眼睛也不比四郎弱,水靈靈的害三郎不知道怎麼辦…


“兩幅也漂亮!小四小五不要這樣嘛~我們回家一齊玩新遊戲好不好?”三郎只好拉著這兩個小惡魔回家交給自家的哥哥處理了…這舞駕家的雙胞的確不容易對付的,希望自家的哥哥比較有方法讓這對雙胞胎和好吧…


只見這對雙胞胎完全沒有與對方過一句話,尤其是四郎,就直接看地下走。三郎害怕這樣四郎會受傷,就一手抱起四郎,四郎一點也不重,反而比同年的小孩還要瘦小,所以抱起來不會太重。但五郎吃醋,直接坐在地上嚷著也要抱抱。左右為難的三郎只能苦笑,左一個右一個地抱起弟弟們,走回正在不遠處的家。


一打開家門,一郎就只看見汗流浹背的三郎,就好奇地問“三郎?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三郎只能鬆鬆肩膀。但不用三郎發言,一郎也留意到站在三郎兩旁的雙胞胎,一郎也走上前把四郎和五郎的畫拿到手上來看“小四和小五今天在幼稚園畫的嗎?好厲害喔,有我畫畫的天份呢!”見到雙胞胎的畫,一郎也只能感嘆這兩個小人兒的畫,真的太像自己畫的…抽象畫。可是才五歲的人兒起碼會畫五官已經很值得讚許,才不會寄望五歲的人兒就能畫像自己一樣的畫。


五郎走到一郎身邊“那誰的比較漂亮?我的還是小四的?”一郎就拿著他們的畫,摸摸五郎的頭毛“如果看用色來說,小五的做的比較好呢。”聽到大哥的讚賞,五郎蹦蹦跳跳地跑到四郎面前炫耀自己“一郎哥哥說我的畫比較漂亮喔!”

一郎馬上喝止五郎這樣的動作“小五!不可以這樣說,媽媽有跟你說過的啊!無論是什麼年齡的人也一定要謙,不能夠向別人耀武揚威知不知道!更可況那個是你的親哥哥,以後不可以這樣的喔!”作為大哥的一郎,見到五郎出言頂撞自己的哥哥,就有責任指導一下弟弟。


四郎什麼也沒有說,丟下手上的包包就沖回了自己的房間, 拿著小椅子放在門後站上小椅子,笨手笨腳地把自己的房門鎖上。小小的身軀又爬下小椅子,再把自己鎖在房間裡容納得到兩個人的衣櫃裡,不作聲。


三郎本來想追上去看看四郎怎麼的,可是被正在高興的五郎拉住“三郎哥哥陪我看超人嘛~不要管四郎啦,他就只會發脾氣,愛鬧脾氣的四郎最討厭了!”五郎埋怨著一下就跳上沙發,躺在沙發上等超人的播出。

三郎嘆了口氣,這孩子自己還不是又是在與四郎鬧脾氣而已“小五,一郎是讚賞你的畫了,可是不可以驕傲的!”


“是的!”五郎俏皮地做了一個立正的姿勢給三郎,小手放在額頭旁邊,那個滑稽的樣子讓三郎笑了好一陣子了。弟弟做出這麼可愛的動作,真是讓三郎在家添了不少歡樂。

三郎坐在五郎身邊感嘆著,還是五郎就比較容易哄回,可是只餘下還沒有哄回性格最別扭的四郎了。做哥哥真的不容易啊…


一郎在二郎回來之前撥了通電話給二郎,要他回來的時候買晚餐回來“二郎,可以回來的時候買晚餐回來嗎?今晚不做飯了,小四和小五今天鬧脾氣了,你就買點他們愛吃的回來吧,麻煩你了喲!”要求二郎買自家弟弟愛吃的回來,希望這樣能讓他們不再鬧脾氣了。

二郎聽到有點亂,先確認一下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小四和小五很少這樣的啊!”自家的雙胞胎不是感情最好的嘛,怎麼突然這樣鬧脾氣了。


一郎就向二郎吐盡苦水,二郎就只知道三郎突然搶過電話向二郎求救“二哥!你快點回來啊…小五拿東西砸我了!”這更聽得二郎一頭汗水,怎麼又惹惱五郎了。

二郎不過還是約略明白自家弟弟發生什麼事的“那…那我會買回來的了,先掛了。”


三郎失望地放下了“二哥見死不救,啊!小五放下手上的漫畫,我可是存了好久錢的啦,我不小心轉了台而已啦,不過要砸我不要拿那本書啊。”轉眼五郎就已經拿著自己心愛的漫畫正想砸向自己。三郎只好向站在旁邊的一郎發出求救信息,一郎只能鬆鬆肩膀走回自己的房間。


不久,玄關就傳出開門聲“ただいま!小四小五看我買了什麼回來,是漢堡排和白汁意大利粉喔!”二郎一回來就高高舉起手上放著食物的膠袋,因為這樣能暫時把自家弟弟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屢見不鮮呢!

當然,正在客廳的五郎聽到有自己喜歡的食物就馬上跑到二郎身邊“二郎哥哥~有意大利粉吃啊!耶!”二郎的計劃成功了一部分,二郎暗自在心裡給了自己一個讚。

二郎摸摸五郎的頭毛,雖然沒有四郎的柔軟,可是都是很好摸就是,舞駕家的哥哥們都很愛摸雙胞胎的頭毛“小四呢?一齊去洗手之後就可以吃晚飯了喔!”不見到四郎在客廳,二郎也有點好奇,平時都是雙胞胎坐在玄關等自己回來的。不過再想一下,雙胞胎今天鬧脾氣了,四郎不在玄關等自己也正常呢!


只見五郎又生氣地鼓起臉走往洗手間,什麼也不回答二郎。二郎看了看一郎和三郎,倆人不約而同地指了指樓上的房間。二郎點點頭之後抱起五郎到洗手間洗好手,就自己走上樓上的房間,一郎也隨在二郎的後方“小四?吃晚飯了喔,出來吧!”再按下手把,才發現門鎖上了,二郎更是拍了拍門“小四?”


只聽到四郎在房中大叫“我不要吃!我要睡覺!”二郎有點不知怎麼辦地看著一郎,一郎也走上前拍拍門,視探地問“小四,二郎哥哥買了漢堡排喔!真的不吃?”一郎知道四郎愛吃漢堡排,希望能用漢堡排把引出來,二郎也只是能看著一郎而已,哄回四郎吧。


可是四郎的回應已經完全把兩個哥哥的想法給打破了“不要!什麼也不要吃,不要不要!”四郎這樣發脾氣真的是第一次,一郎二郎也失預算。一郎拍拍二郎的肩膀,示意要二郎回飯廳“算了吧二郎。等下小四餓了他自然會下來的了,我們吃晚飯先吧。”


“可是…”二郎還有一點猶豫要不要讓四郎一個人在房間。
“走吧,沒問題的啦!”一郎一把就拉著二郎到飯廳。


這一頓晚飯只有五郎一個吃得香,哥哥們都只擔心著自己一個在房間的四郎。


小小人兒在衣櫃就哭了好久“小五是最壞的!明明人家很用心來畫小五,小五郤說人家畫得不好…小五正壞蛋!”嘴巴裡就一直埋怨著五郎說自己的畫不漂亮,小小人兒這就是想得到五郎對自己的認同而已…


哭累了,才發現已經入黑了。小小人兒跳出衣櫃,可是伸手又不見五指。焦急上來在房裡轉來轉去,還是找不到開燈的位置,一不小心就撞上桌角“いだい!哇…好痛!小五壞蛋!痛痛痛…”小小人兒抱著頭痛苦地坐在地上,眼角濕濕的、額頭也是濕濕涼涼的。小人兒什麼也看不到,小手摸到有液體的東西還以為是打翻了水。


痛楚隨著四郎沉沉的睡著而慢慢散去,可是深深皺著的眉毛郤從未有鬆懈的一刻,從四郎睡著那一刻開始就沒有鬆開過。

房間是四郎和五郎兩個人的,五郎在睡之前也嚷了二郎很久,要二郎陪他睡覺。二郎見四郎拍門又不應,就青?打應了五郎,可是還是要給五郎睡前教育 下“小五,你是不是乖孩子?”

五郎把被子蓋到自己身上,再側過身看著二郎“五郎當然是乖寶寶啊!五郎很聽話的,二郎哥哥你說對不對?”


二郎也躺下看著五郎“那小五就要聽二郎哥哥說,不能再與四郎吵架。明天去給四郎一個道歉喔!”


五郎聽到四郎的名字,臉又黑起來了“二郎哥哥怎麼要提起四郎喔!五郎生氣地回答著自己的哥哥。


“怎麼說都是小五的錯誤啊!小五不可以這樣的!平時都是小四保護你不是嗎?可是你這樣是欺負你的四郎喔!五郎是乖孩子,乖孩子是不會欺負別人的喲!”二郎耐心地向五郎解釋道歉的原因,知道自家的弟弟是一個知錯能改的人,所以這一晚一定要讓這孩子答應與四郎道個歉。


“四…四郎平時都很保護我的!可是…五郎不想做欺負四郎的壞人啊…”五郎來到二郎的懷裡蹭了好一陣子。


“那小五該做什麼呢?”
“跟四郎道歉…”五郎低下頭小聲地說著,雖然有點不願意,但是五郎還是答應了二郎,因為真的是自己不對在先。



二郎再次把被子蓋在五郎身上,摸摸五郎的頭毛“小五真乖,那睡覺吧,雖然明天是周休日,可是也要早睡喔!”
五郎很快就睡著了,二郎看了一下放在桌旁邊的書本,不多久也就睡著了。


#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一二郎特別把家裡房間的鑰匙給找出來了,把四五郎房間的鑰匙交到剛醒來還是不太清醒的五郎手上“小五,去找小四吧。”

“啊?可是…”五郎一下子才記起昨天答應二郎的東西,又有點反悔了。


“小五,昨天不是答應了哥哥要和小四不再吵架嗎?不可說謊話的喔!”二郎蹲下來看著五郎,害五郎不敢再說任性的話了。慢慢從被窩裡站了起來,跑到廁所刷牙之後就跑到房間門口。

一二郎也就安心地走到飯廳吃三郎煮的早餐。


五郎艱難地打開那扇門之後,就看到四郎蜷縮在小角,因為四郎是背著五郎的,所以五郎走上前推推四郎的背“吶…四郎,昨天是我不對啦!抱歉喲,你不要不理我啦…”見四郎還沒醒,五郎跨過四郎,到四郎的面前打算直接拍醒四郎,可是就只看到四郎的額頭都是血,一看到四郎的五郎馬上嚇到大哭起來了。


四郎好像被五郎的哭聲吵醒了,就揉揉眼睛坐了起來看著眼前的五郎“怎麼了五郎?誰欺負你我給你打他!”一起來就看到自己唯一的弟弟在自己面前大哭,四郎不管自己額頭上的痛楚,就馬上束起衣袖,要準備為弟弟報復。


正當三郎在煮四五郎的早餐時,就聽到五郎的哭聲,一二郎你眼看我眼的,還以為雙胞胎打起交來了,三郎也立刻關上煮食爐,與一二郎馬上跑到樓上了。


可是一上樓就只看見四郎坐在五郎旁邊,一直在問五郎發生什麼事,看上來並不像打架。五郎看到哥哥們,馬上哭著鼻子跑到一郎那裡“一郎哥哥…四郎的頭…”

一郎安慰著五郎,一邊看著二郎不知發生什麼事“小四的頭發生什麼事?

四郎見弟弟走到一郎面前說自己的額頭,也走到二郎面前“二郎哥哥…五郎一來就哭哭啼啼的,我問他誰欺負他又不說…我的額頭怎麼了嗎?”二郎呆若木雞地看著四郎,平時四郎不是最怕痛的嗎?怎麼額頭都出血還不哭…


“小四?你的額頭不痛嗎?還正在流血欸!”三郎也看到了四郎的額頭,雖然傷口不大,但是還一直流著血。就拉著四郎給他看看好了。


“痛痛啊!不過五郎你怎麼哭了啦!”四郎推開三郎的手,雖然額頭是很痛,可是現在自己比較在呼五郎。


五郎從一郎的懷裡走了出來,小手緊張地拉著四郎的漢堡小手“昨天是我不對 不過之後我答應二郎哥哥不再和你吵架了!所以四郎有什麼不開心也要告訴我喔!五郎沒有事,四郎才是!誰欺負你了,我給你打他!頭流好多血啊!我給你拿ok蹦!”


“沒有人欺負我啊!不過昨天黑漆漆的 什麼也沒有看到,所以才撞到頭。真的好痛痛喔…”四郎笑咪咪地看著五郎,五郎終於理會自己了,四郎早就樂透了,雖然額頭痛得很,可是也是值得。


一郎也終於看到四郎的傷口 ,馬上跑去給四郎拿藥箱。二郎小心地為四郎消毒,可是四郎一聽到消毒這字,早就拉著五郎跑到三郎的背後。要知道消毒藥水碰到傷口可是痛得要命的…


二郎馬上喝住了四郎“小四過來!要快點消毒才可以,如果發炎那時候會留下疤痕的啦!你乖乖給二郎哥哥消毒的話,等下就給你吃漢堡排好不好?”三郎識相地把四郎推到二郎前面,二郎一把抓住四郎,不讓四郎亂動,如果消毒藥水掉進眼睛這下就真的糟糕了。


四郎不情願地二郎的懷裡亂動,可憐地抓住五郎的手“五郎…”五郎雖然不想看到四郎受苦,可是這是為四郎好的,五郎也只是回握著四郎的小手“漢堡排很好吃的喔!等下我跟你一齊吃好不好?昨天一郎哥哥和二郎哥哥特意留給四郎的喔!”漢堡排一二郎見四郎沒吃晚餐也沒有讓弟弟們吃,說是留給四郎的,昨天五郎雖然有點不忿,可是現在用來哄回四郎可是很有用。


“可是…二郎哥哥輕一點輕一點!好痛好痛!”四郎一個不留意二郎就拿著沾上消毒藥水的棉花在四郎的傷口上擦,痛得四郎連連叫痛。


“小四忍一下就好了!等下有漢堡排吃了喔!”二郎雖然也不想看著自己的弟弟慘叫,可是消毒是一定要的“好了,等貼上ok蹦就好了。”二郎把沾了血的棉花丟掉,就從藥箱裡拿出ok蹦。


五郎馬上搶過卡通ok蹦“我來替四郎貼這個!”五郎小心翼翼地為四郎貼上卡通的ok蹦,四郎見是五郎為自己貼上的,就沒有再吵了。五郎很小心,所以四郎也不覺得很痛,貼好就拉著四郎到廁所洗手。還不忘要三郎記著要給他們熱好漢堡排“三郎哥哥記得我們漢堡排,我和四郎等下刷牙之後就吃了喔!”


舞駕家的三位哥哥終於露出微笑,四郎終於和五郎和好了。這下三人寧願自己得罪雙胞胎好了,也不要他們互相得罪大家…


“四郎啊~”
“嗯!好吃喔!五郎你也吃一塊吧,啊~”
雙胞胎這樣互相喂吃,三個哥哥在旁看得一臉窩心,不知以後雙胞胎長大之後感情會不會還是這樣呢。


四郎和五郎吃飽飽就往沙發坐,五郎抱著四郎笑呵呵地說“四郎能原諒我真好!”
四郎也回五郎一個可愛的笑容”五郎是最好的,Mua~”就在五郎的臉頰裡印上一個吻。五郎也回四郎一個香吻了!



看得三個哥哥一臉羨慕,在旁亂叫“四郎五郎,不可以這樣親來親去的啊!要不你們給哥哥親一個好不好?”


四郎一口就拒絕了哥哥們“不行我就是要親五郎!五郎對吧!Mua~“還是用著那可愛的笑臉看著自己的哥哥,哥哥們只能在心裡哭…


”嗯!Mua~四郎不要管哥哥了,我們去玩你最愛的鋼琴!”這樣就丟下自家的哥哥們,到鋼琴面前玩。
四郎五郎就玩得高興了,
就剩下在哥哥們在客廳裡看著自家兩個可愛的弟弟在玩。

===== 



舞駕什麼真的好可愛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