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第八話

One

#

一陣強光把二宮從睡夢帶了出來二宮有點艱辛地坐了起來。打量了一會客廳是自己家的客廳自己原來在沙發睡著了

家裡沒有任何回來的痕跡相葉大概沒有回過來在櫻井那邊過夜了二宮看了看時鐘時間還是很早,約了大野的時間還沒有到再躺一下也可以

二宮合上了眼睛稍作休息剛起來又睡著的事情二宮覺得大概只有大野做得到二宮自問實在做不到只要是醒了,二宮很難才能睡著只要有什麼聲音二宮會醒了所以淺眠的二宮一直以來的睡眠都不是太好難得地睡得很熟是太累了吧。

大野是約了二宮早一點在學校練習因為這次沒有學會裡的人願意參加表演的人大野也頗噢腦的時候相葉就自告奮勇去幫大野自然松本和櫻井就被拉去了二宮也因為相葉的關係被拉去了雖然大野和松本也有反對但二宮不知道今次為何特別堅決要參加為了不被松本責備二宮央求大野另外私底下教他舞步

二宮躺了一會,就起來準備要去找大野的東西不自覺地發現,全身的關節位置都很疼二宮沒有理會可能是練習過度而引起就收拾好東西就離開了家門。

一路走回學校的時候,二宮遇見了也是正想回學校的若葉。自然地,二人就一齊回學校了。二宮也沒有因為松本對自己的話而去刻意改變對若葉的態度。

一路上,都是若葉開玩笑的抱怨話語。前一天的夏祭,沒有與他們好好把攤檔的遊戲玩過就離開了。二宮也不好意思地抓抓頭道歉,自己也丟下了相葉和大野自己回家了。

大野也遲到了,若葉和二宮並沒有打算停下他們之間的話題,繼續聊到大野的來臨。

他們也只是聊一個話題而已。

就是松本和二宮之間發生過的事情。

二宮自己也被嚇了一跳,竟然會對別人了這麼多的事情。二宮的臉上泛起一層又一層的甜蜜。若葉也只是唯唯喏喏地笑著,聽著二宮的述

有時候人很幸福的時候連天也會嫉妒的時候它就會收回你一切的美好甚至給予至殘酷的惡夢

大野來到就開始練舞,直到黃昏。松本好幾次撥打到二宮的手機。但沒人接聽。松本打算是約二宮另一天去玩的,二宮也應該有空的。

正當松本正想找到二宮家門在他的時候,松本看見二宮和大野在一起。松本不慌不忙地走到他們二人的身邊。只見這兩人在討論一些問題,聊得入神並沒有發現松本的存在。松本輕輕拍拍大野的肩膀智,你們在聊什麼?

二宮慌忙地避開松本的眼神,把視線放在找鑰匙上了。沒什麼。慌張地找,當然沒找到鑰匙。大野看了看松本,掏出自己的鑰匙,把門開了我們只是在聊文化祭的東西。學生會也大概要開始準備開學之後的活動了,松潤也應該有很多活動啊。進來聊吧,不要一直站在外面好了。語畢,便和二宮雙雙走進了屋裡。二宮背著松本走進屋裡,心裡終於鬆了口氣。文化祭的事情被松本知道的話,二宮一定會被轟的。幸好有大野為自己解圍。

大野走到沙發前坐下松潤,找和也有什麼事嗎?”
“喔!我是想問カズ明天可不可以與我到海邊走走而已。

二宮沒有走到大野松本二人的身邊,只是站在一邊點點頭,對松本示意可以。二宮的冷漠?還是突然對自己的逃避,松本是有點驚奇。難道就是因為昨天那句話,二宮就對自己有所避忌?松本不敢胡亂去下決定,對於昨天的話,松本雖是很後悔把話問了出來,但郤沒有要道歉的意思。因為,他的沒有錯。無可否認,若葉和二宮的感情是好了很多,但是那一種感情,松本也不可莽下決定。

松本隱隱約約見到二宮手上的傷痕,靜靜地走到二宮身邊,便更清楚見到二宮手上的瘀青。昨天還沒有出現的傷痕,一個下午就已經佈滿在二宮的手上。松本緊張他的傷勢,但更想知道二宮受傷的原因。松本拉起二宮的手,看個仔細カズ,你的手怎麼了?

剛巧松本抓住了二宮的手腕,前幾天開始發出陣痛的手腕關節,這一下更讓二宮的眉毛皺起來,更立即拉開松本的手只是不小心撞到了桌子而已。沒事。二宮把手藏在身後,以免松本再抓住自己的手。

松本有點擔心地打量了二宮,最近總是覺得二宮瘦弱的身體,變得愈來愈瘦小,是沒有好好吃飯吧。松本看了看大野智,今晚我來煮晚餐吧,在這裡一起吃。好不好?作為大野的後輩,即使是二宮的親人也不可沒有禮貌,在決定在這下廚的時候,也不防詢問大野的意見。

好喔。相葉ちゃん整天都想再吃潤做的菜。大野點點頭回應著松本。要知道櫻井做的菜真的沒人敢吃下去的,松本和櫻井經常都是出外吃的,而相葉和二宮都是走來自己那裡吃飯。平時好不容易才能吃到二宮和松本煮的菜,現在松本自動提出要煮晚餐,大野也沒有拒松本的理由。

但是冰櫃裡沒有材料。記得要去買喔。這句大野還是會記得出來的,罷便揮手回自己的家裡,拿自己的寶貝出來擦擦,找天等文化祭完了再出一次海好了。

在門關上那一刻開始,房子裡再沒有傳出任何聲音。二人對望了很久,但什麼話也沒。只見二宮死著地板;松本也只著二宮的臉看。良久,松本拖起二宮的手,一齊去相葉打工的超級市場。松本依稀記得二宮曾過,相葉很喜歡在超級市場打工,不是因為有工資,而是因為那裡的人都很友善。老闆也會讓他隨便拍照,雖然是小本生意,但郤在這個地區很受附近的居民愛戴。

今天我們煮什麼好呢?松本突然停下看著二宮,嚇得二宮栽進松本的懷裡。

潤做主吧。我不太想吃東西。”
“カズ是不舒服嗎?”
“不是啦只是不想吃。不過是潤做的我都會吃。二宮輕輕地搖搖頭。

松本拉起二宮的手,松本知道二宮的手有傷痕,不敢再用力抓住二宮的手,所以松本放輕了手的力カズ要是不舒服真的要告訴我們,你受傷、還是生病我都會擔心你的。

二宮點點頭。但二宮想表達的是什麼?答應松本,還是應付聽聽就算?確實只有二宮知道。松本也沒有過問,只是拉著二宮到超級市場買下一些二宮喜歡吃的材料回家。

我今晚就煮漢堡排和蛋包飯好了,カズ你呢?松本在超級市場逛了一陣,最後想到做什麼食物,就問一下在旁邊什麼不的二宮。

只是一個字的回答

松本看了二宮好一陣子,到底自己還是沒有了解你,還是你不肯放開一點呢?感覺二宮對自己的態度與以前剛在電梯裡問他東西的一模一樣。

'你為什麼就是愛用這個臭臉對別人?'
''
'什麼?煩,什麼意思?'
''
'你就不能多幾個字嗎?'
'對著我不認識的人我就是這樣。電梯到了,不見。'

潤,家裡沒有番茄汁了。我去買。二宮一句話就把松本從以前的與二宮的對話拉回來,的確那時的二宮很愛沉默,沉默就愈沉默。幾乎都沒見二宮對相葉和大野以後的人任何東西。當時松本有去棒球部問錦亮,錦即使二宮在棒球部也還少話語,從來都不聊家裡的事情,只棒球的東西。

不要走。松本拉著二宮的手,不讓他離開自己身邊。
“可是要買…”
“我和你去買好了。

突然松本覺得會失去二宮似的,但毫無徵兆,是自己太敏感?

回家之後,松本還是著二宮,二宮也沒有怎樣理會松本,直至松本把菜煮好。二宮依舊笑咪咪地把漢堡排和蛋包飯吃下去。還是一樣的笑容,但是松本總是覺得二宮的笑容是勉強擠出來的。什麼都好像在避開某些話題,松本愈是覺得二宮對自己有所隱瞞。

潤。明天我可以帶結他去嗎?去海灘二宮突然想帶著自己寶貝的結他去,好像會比較有氣氛似的。

可以喔。

去什麼?我也要去!相葉聽到去某地方,心情又高漲起來了。

松潤和ニノ要去海灘喔。雅紀你也想去嗎?櫻井把站起來的相葉再次按回他的座位。

當然想啊!智也想去釣魚吧!”
“釣魚好喔!”
“松潤,我們明天一齊出去好嗎?櫻井當然是要問一下松本才能答應相葉,要不是松本不答應那怎麼辦。

好啦,那明天早上九點在樓下等吧。遲了不等你們喔。松本沒理由去打擊相葉高漲的心情,只好答應了。反正跟櫻井一聲,他們會給自己和二宮一些私人時間的;智就不用了,他只顧著釣魚,大概不會和相葉一齊瘋的。

在晚上,松本收到一則由大野發來的訊息[松潤,和也比較不愛與外人自己在想什麼的,要知道他多一些需要多一點時間。智留]

的確松本得沒錯,大野真的只是帶著釣竿和一些釣魚用具在樓下出現。至於相葉一早就被二宮叫醒,沒到約定時間就在樓下等待。原來櫻井和松本比他們倆早到樓下,自然相葉就撲到櫻井身邊,二宮就靠著松本等大野。

松本失了一點預算。他們好像忘了帶午餐,早餐他們還是有去買來吃的,可是午餐就完全忘了。

到了中午,正當相葉想吃點東西,他們才發現好像沒準備五人份的午餐,只有二宮帶來的一份可以讓兩個人吃飽的午餐。相葉和櫻井一面失望地看著二宮,這兩個吃貨沒午餐大概也沒心情玩下去。二宮白了他們一眼好了,我帶的你們當午餐好了。

這兩人感謝地接過飯盒,坐在沙上有有笑地吃起午餐。二宮和松本走到較遠的位置坐下來,松本就問宮カズ,你不吃午餐可以嗎?

二宮點點頭,抱起自己的結他我不想吃。潤,你想聽什麼?

カズ喜歡的歌都可以。”
二宮微微笑了一下,便自顧自彈起歌來,結他的聲音是動聽,加上海境所有東西都很美妙。

待在太陽下愈久,二宮的臉蛋就愈紅,松本拉過二宮到一邊坐下カズ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我?

潤有時候不知道的東西有太多了。我也有很多你的東西不知道。不告訴你的有時候是出於好心而已。”
“沒什麼了…”

打算在這海境面前,二宮還是那樣子什麼也不。松本也只好轉換話題。カズ有想讀的大學嗎?

二宮想了想潤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可以先告訴我你打算大學之後是不是回松本家的集團做總裁好不好。

二宮是很認真地看著松本,那堅硬的眼神,松本也嚇到了。二宮突然為這話題認真起來,松本是曾經有為自己所問的問題想一下的我媽媽打算送我出國讀大學之後再回來集團工作,所以我才問カズ有沒有想讀的大學,如果暫時還沒有打算的話,到時候我們可以一齊出國。而且翔好像也打算在大二的時候和我一齊到國外。

我是還沒有決定,可是翔走了相葉氏怎麼辦?相葉是對拍攝或是生物那些有興趣,可是櫻井走了,相葉一個人留在日本可以嗎?

這還沒有決定好,可能翔會帶相葉一齊去國外。

別隨便定好我們之後要走的路!突然二宮這一吼,松本驚訝地看著二宮。這是二宮第一次發脾氣嗎?二宮生氣了嗎?雖然是嚇到了,但是松本還是有些高興二宮終於肯表達自己在想什麼。抱歉,我只是說說而已。

二宮不好意思地把頭埋進雙腿之間,剛剛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瞬間的疚感立刻湧上心頭。

カズ其實我寧願你出來。即使不常這樣,但偶然表示自己不好嗎?カズ你今天就好好玩一下吧。放鬆一下自己不好嗎?松本摸摸二宮柔軟的頭毛,輕輕地

二宮抬起頭看著松本,笑了笑栽進松本的懷裡ありがとうね,潤。”
自己有多久沒這樣笑呢?在松本身邊真的很舒服、放心。可是這樣下去,壞事情會來的。

松本揉揉二宮的頭髮,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松本一個不留心,二宮就突然調皮跳上松本的背上,笑咪咪地抱著松本。松本原來還被二宮的搗蛋嚇了一跳,但想了想就沒那個驚訝了,還跟二宮開玩笑吶~カズ,你再不下來我就把你丟在沙上囉。難得二宮會這樣玩,松本就和二宮一齊瘋一下。

潤才不捨得呢。潤不會放我下來的。依舊的淘氣、一樣的笑容、天真的動作,從遠處看著的大野,窩心地看著,七年了,二宮久違的笑臉。

全速前進!!!往相葉氏那邊去”
二宮一聲叫聲,松本就變成二宮的馬,跑啊跑。專屬二宮的松本潤,一直在二宮身邊。

翔ちゃん看!ニノ騎在松潤上面玩,我也要!!”
“啊?!松本潤你這樣玩我?櫻井一聲細細的埋怨,埋怨著松本怎麼要玩這些遊戲…
“?我來了喔!不管櫻井怎麼反應了,相葉一聲之後就跳上櫻井的背上。翔ちゃん,我們沖啊!!往ニノ那邊跑!!

四人在沙灘追追逐逐,體力漸漸和時光一同流逝,不知玩了多少時間,四人已經累透躺在沙灘上。
“カズ輕了呢。”
“そうですが…”

四人走到沖洗區,把沙沖走之後就坐在長椅等大野把釣具收好。二宮早已經躺在松本的雙腿上睡著了,相葉走過的時候,松本還不忘瞪一下相葉,示意叫相葉不要吵到二宮。

相葉其實也很累,不久就靠著櫻井睡著了。
“松潤是不是有心事?櫻井見松本的樣子好像頗沉重的,見松本很久也沒有這樣,就關心一下他。

?何もない…”
“可是松潤的樣子不像沒事喔…”
“翔ちゃん,如果相葉ちゃん有些東西隱瞞你,你會怎樣?松本向櫻井提出了這問題,起初櫻井是很驚訝,但經一番思考之後,櫻井得出了一個答案。
“松潤,你問這條問題我先不問原因。但每人都會有每個人的私隱,答應把事情告訴你,至於告不告訴你又是另一回事。想要告訴你就告訴你,還是要瞞著你,取自於那人的決定,你也不能干涉他的想法。在這裡想那人有什麼隱瞞你,不如從好那方面去想想,那人不告訴你只是不想你有什麼損失或是擔心對不對?

翔ちゃん也許你是對的。可是,我寧願他會告訴我,不論是什麼。松本在聽到櫻井的話,思考一番之後忍不住發出心的感慨。

看著二宮像嬰兒般的臉蛋,

在苦惱中松本潤選擇不再跟櫻井商討這個事情;看著一望無際的海灘,松本忍不住低頭看了一下已經躺在自己雙腿熟睡的二和也。看着眼前像嬰兒一沉睡的二和也,松本突然覺得,二宮雖然不是帥氣迷人,但郤意外的長的很是治愈系,也許這也就是自己喜歡上他的原因之一。如果醒来後的他也是樣子的平和,也許會更加惹人愛。只是為什麼你就是一定要滿身是刺的活着、像烏龜什麼也不告訴別人只會收在像龜殼的心裡,做個刺猬、烏龜就那麼開心嗎?心裡這樣思緒的松本突然發現原来自己的心其實一直都是在被眼前的這隻只小狗狗牽動着的,想逃也逃不了吧。在樣的開心中,伸出手輕輕摸了摸二宮的頭。

松潤、翔ちゃん,走吧。我釣到一些魚,回家煮來吃吧。大野走到四人面前,拿著自己的戰利品要他們回家。

這個世界,往往幸福與不幸福,奇蹟與平凡,僅僅只是隔了一條線。但這條線隔開的距離究竟是多大,你不知道,所以才要活得好。是的,暑假快結束了,睡著的也快睡醒了吧,好好準備面對殘酷的現實。

 

#


Two

那天回家之後,吃過晚餐之後,松本和櫻井就回家了。自那天起,松本都不怎麼看到二宮。只見相葉中午就出去打工,郤不見二宮的蹤影。已經是暑假的最後一個禮拜了,離上次去海灘也過了二個多禮拜,到底二宮在干什麼了呢?每次中午去找他的時候也只有相葉一個人,松本就決定早上去找他。本來打算二宮還沒有出門,可以跟他好好聊聊,但打開門的依舊是還沒有睡醒的相葉相葉ちゃん,カズ呢?

相葉打了個呵欠,揉揉眼睛ニノ他出去了。

出去了?現在才八點欸。是不是他還沒有出去,你不知道而已。這麼早就出門了,松本不相信地質問回相葉。

是真的啦。我也要刷洗呢,松潤啊,ニノ回來我就讓他給你撥個電話吧。不了,再見。今天上早班的相葉也要開始準備,急急忙忙地應付完松本就關門。

二宮和也你到底最近怎麼了,人不見、電話短訊一概都不回。

松本也只好回家,剛轉身就見到櫻井,櫻井就順便邀請松本一起去咖啡店吃早餐松潤還沒有吃早餐吧,一起去咖啡店吧。我們也該聊聊學生會的事了。松本點點頭,隨著櫻井的背後走到咖啡店。

剛坐下,櫻井就隨便叫了兩杯咖啡和一些三明治,見松本的頗愁苦的,櫻井就問松潤,怎了。

翔ちゃん,你覺得カズ在逃避我嗎?”
“即使這樣你也只在嘆息不是嗎?”
這句話完全是嚇到松本了,一向櫻井都是那種半愛開玩笑的,但連續兩次了,櫻井是半責怪的氣氛對自己這些話。

我還能怎樣呢?去罵他又不是,去問他就只會被他拒松本沉重的心情被櫻井弄得更沉重了,松本不是不想知道,他也想去解決,但就是二宮這種收藏自己的性格,讓松本感到苦惱。

松本潤,你是喜歡他就感化他啊。他是喜歡你,但你有沒有真的去感受他對你的愛呢?一直以來,我就覺得做主動的只有你一個,是不是ニノ還沒有接受你,我不知道。但以ニノ的性格,他總是比較難會躺開心扉,我對相信你能讓他打開的,但時間去認識他真心是一定需要的了。而且兩個人在一起,「信任」也是很重要的。我不是什麼愛情專家,但我也只希望你們真的會在一齊。我和雅紀作為你們的朋友,也希望你們會幸福。

也許翔ちゃん你是覺得我是不去處理這事,但是カズ避我,我也不能跟他好好聊一下。松本喝了一口咖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你要是覺得ニノ你,你有沒有真的去找他呢?要是他有心去你,就算到天岸海角你也是找不到的。可是,照你這樣,我並不覺得他特意去你。他是不是有事要準備,例如比賽啊表演啊類似的東西要準備。櫻井雖然不知道二宮最近在做什麼,但依松本他是有規律性地出去,依他的判斷的話,他不覺得二宮在與松本玩貓貓。

我不…”
“翔ちゃん!!你們在這裡喔!從窗外見到松本和櫻井兩人,馬上走進店裡找他們,突如其來的叫喊,打斷了松本的回答。

相葉隨便就坐在櫻井旁邊了,松本想起剛才相葉早上的東西,就一臉好奇問相葉相葉ちゃん不是要去超市打工嗎?怎麼還在這裡啊。還不忘看看相葉的胸前,依舊是掛著二宮送他的相機。聽是相葉發覺自己喜歡拍照的時候,剛又快到聖誕節了,二宮把自己去參加鋼琴比賽贏回來的獎金全拿去買那部相機給作生日禮物和聖誕節禮物給相葉。相葉還之前二宮是打算用來找老師好好指導他一個月鋼琴,或是去買瑪利奧特別版遊戲碟的,可是就為了那部相機而放棄了。

之後還不知為什麼,二宮連鋼琴也放棄,是不想再提高家中的支出,由一個星期一次,漸漸變到一個月一次、數月才一次,最後從高一開始就暫停了沒再學。

為了相葉二宮能放棄自己最愛的東西,那到底為什麼要收藏自己。這是松本一直也想不清楚。

松潤想趕我走啊那我回家吃好了。相葉的一句再次打斷了松本。

不是這個意思的。松本慌張地回答。

笑了啦。我是因為記錯打工時間啦,原來今天不用去打工,但ニノ又沒有給我煮早餐,所以就下來買點吃的。相葉拍拍松本的肩膀,解釋自己沒有去打工的理由。

原來是這樣。”
“是喔,你們剛在聊什麼啊?”
“我們在聊ニノ櫻井毫不猶豫就回答了相葉,郤換來松本的一下白眼。

ニノ什麼啊?相葉一臉好奇地詢問著這兩人,只見兩人你推我讓的,最後還是讓櫻井回答我們在聊ニノ去了那裡而已。只是最近見不到他出門,又不知道他去那裡所以有點好奇。

啊?ニノ,他剛給我留便條他去了學校。還今晚要我自己吃耶。相葉拿出剛從家裡發現我便條。

カズ在學校。松本接過相葉手中的便條,激動得馬上站了起來我要去找他,翔ちゃん我知道我該對カズ些什麼的了。我先走了,早餐你先付著,下次我再請你好了。著便拿著自己的東西走了。

決定好就這樣吧就問清楚二宮到底是怎麼想這段感情也許沒開始但種在他們之間的戀愛種子早就已經萌芽就算二宮不在醫院時的他們都已經知道對方的心意但就是不知道二宮對自己和這段感情的看法心意是收到了但二宮的心思郤看不透、知不清松本毫無打算減速就往學校奔去。

#

#
“大叔今天會遲一點點喔,他要去看他考進那一間大學和科系。二宮掛了手上大野的電話,對著坐在一邊正在弄光碟的若葉。在到了課室沒多久,二宮就收到從大野打來的電話,從電話傳出大野匆匆忙忙、氣喘的聲音,聽到這聲音,二宮也不敢再催促大野快點回來,就叫他小心一點就掛線了。

二宮君知道大野君想考那一個科系嗎?若葉好奇地問一下二宮,在若葉眼中平時的大野在學會做的東西就只有讀書和跳舞。雖然大野平時都呆呆的,但是起學業的話大野可是非常認真地對若葉解釋。若葉也只是聽大野在高中選修的是理科類的,但就不太清楚什麼課系的東西。

好像是想去考醫學院,但是他呆呆的,就算是考上了、做上了醫生,他對病人有服力嘛,想考去真的去考了,從來也沒想清楚,真是的。二宮一邊罵著大野,一邊走回若葉旁邊坐下。大野想考什麼科系,二宮當然知道,大野早就在七年前開始一直要做什麼醫生的,是被那事影響吧。七年了,大野始終還是沒有放棄,要大野讀書不是不好,可是就一直得過且過所以就在國中三年時重讀了一年,直至高中開始才真的認真起來。二宮曾勸告大野不要一時意氣而選了醫科,可是郤被大野倒教訓了一頓,什麼他不是因為一時用氣,又教訓二宮什麼不快決定自己的未來。二宮是從來沒有看過大野這個樣子,所以之後也不再對大野太過分,平時作為表哥的大野,已經被二宮欺負了不少次,二宮當然只是什麼也沒就回避了大野的問題。

醫科院?大野君好厲害欸!

還沒有考上,真的考上了才為他高興吧。二宮擺擺手,半取笑意味地回答道先練舞吧。

松本奔去學校,一腦子只是想快點見到二宮但完全沒想到二宮在學校干什麼或許不懂、不知也是一件好事總比一些知道了答案郤被殘酷的現實打沉了

松本奔跑著,二宮舞蹈著。一個人的身邊的景色瞬間改變一個人的身邊的景色始終如一;一個人愛挑戰一個人愛原地踏步;到底兩個人的心意相同就能真的在一起嘛

'太天真吧'…

就是有時候要天真一點才能保持一樣東西

こい就是一個好好的例子。

==============

其實我想停下來寫已經是很久的事

因為自己寫得又不是很好

我寫這篇文之前都有猶豫

到底是不是不應開始這篇文

為了這文我停下了古文那一篇

但是讀者沒有留下留言

其實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失敗間中

看到有人來留言我的確是很高興

可是回看一些自己喜歡看的末子作者

覺得自己真的不如他們

不如放棄算了

但是不想你們讀者失望所以就一直寫下來

我只是隨便埋怨一下而已

為了你們這些唯一的讀者

還有我自己寫這文背後的目的

我不會棄文的那怕只有一個讀者也好

謝謝再次地看完我的廢話

=======


嘛這篇之後大概就開始虐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