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第五話

One


#

吶~ニノ考試後一齊去遊樂場好不好?

相葉回到家對二宮的第一題問題。每次都令二宮抓不著頭腦。

考試之後才算吧,明天就是考試了,快吃完飯去溫習。二宮在意的明天的考試,不想在考試前夕提起玩樂的他,只好叫他不要在意去玩。

可是…”
“是有人約人去吧!翔ちゃん是吧~”
“…”相葉放下手上的飯碗一臉認真地看著二宮怎麼突然這麼…”

ニノ,若是你的朋友喜歡男的,你會怎樣?相葉一句問題把二宮後面的話隱去

二宮聽到相葉這樣,笑了笑相葉ちゃん,可以怎樣嗎?我想我怎麼答你?愛是不分性別不是嗎?放下了手上的飯碗,二宮反問回相葉,這問題是他自己才能知道

可是不會是變態的感覺嗎?

二宮走到相葉旁邊相葉ちゃん,你我朋友是你自己吧?!想做就做吧!偶然任性一次也是可以的,不做怎會知道結果呢?輕輕拍拍相葉的肩膀去吧,去答應翔ちゃん吧,他等著你的回覆他,他還要去買票呢!

謝謝你ニノ,我不能安慰你反而要你教我怎麼做決擇…”相葉低下頭,一幅快哭的樣子。

我們是兄弟來的嘛!兄弟之間不會計較這些小事的,快去吧。二宮笑了笑,走回自己的房。

相葉點點頭,起來走到櫻井家的門口,按了門鈴

二宮輕輕地把抽屜裡的小本子拿出來,寫下一句又一句的密密麻麻字。

別人做到的我就是做不到

即使感情多好、相處了多少年也是不會明白我的心情即使給他聽他是不明

因為、他不是我。

#


“時間到!停筆、把試卷按學號傳上來。老師的這一句,全校同學都期待著,長達一星期的考試終於結束了。

松本拿過二宮和自己的背包,拉起二宮的手,一齊準備走出這班房走吧,我們去找相葉ちゃん和翔吧!

等一下潤!對不起,佐佐木同學我星期一回來再給你講解這條問題…”二宮叫住了松本,對佐佐木解釋了便被松本拉走了。

佐佐木愈看愈不服氣,把手上的紙條都撕掉就憑他!他憑什麼,我要你知道我的厲害!

*
幸福能長久不留失嗎?

小和為什麼你要教佐佐木?你不怕她再次欺負你嗎?松本小聲地問二宮。

有什麼害怕呢?與她成為朋友,她才不會再傷害我啊!人都是會有錯,你我也會有,就不能再給機會她嗎?二宮放開松本的手,看著松本問。

可是…”
“松潤!ニノ!你們來囉,走吧~”
相葉的大叫就把松本的話隱去

相葉拉著二宮的手就往家的方向沖去。可是一個不小心,就被前面的石頭絆倒兩人一起和大地來個大擁抱

櫻井在後面看著,笑個不停,二宮一下打在相葉的頭笨蛋!誰叫你跑得那麼快!

相葉吃痛地摸摸頭こんめん,人家想快點回去聊下星期六去遊樂場都行程嘛~快點起來去玩吧!

玩玩玩!就知道去玩!二宮低聲罵著

好了好了,先回家吧!櫻井拉過相葉往前走

二宮坐在原地,想用手按著地下起來,可是不知為什麼,就是不力氣起來,二宮嘗試了幾次,最終也失敗二宮快哭了

松本馬上走上前怎麼了嗎?為什麼不起來?拉起二宮,溫柔地拍拍他手上的沙石。

不知為什麼起不來。可能扭到吧…”二宮勉強被松本拉起來,可是一步也走不到

松本在二宮面前蹲下上來吧,走不動吧,我背你吧。二宮輕輕地爬上松本的背,閉上眼,耳輕輕地貼著松本的背。

感受著夕陽照到他身上的溫暖、感受著松本的心跳、感受著松本對自己的溫柔、享受著兩人節時光

Two


#

二宮くん,我今天沒時間可以學會那一條問題,你下課來棒球室那邊可以嗎?那你可以教完我之後再回家,那邊比較快可以回到家,好嗎?一回來學校佐佐木就對二宮作出這樣的約定,二宮見自己放學後也沒什麼好做,就隨口答應了她

佐佐滿足地回頭奸笑了一下那我們放學見吧~松本從外看著佐佐木感覺有點邪惡。

和,真的要去嗎?

為什麼不去?我可以教完她順便練習啊!潤就別再這樣啦,佐佐木さん不是你想那種人,我相信她。二宮從書包拿出自己的課本,對松本笑著解釋著

看著二宮的笑臉、見二宮還對她那麼信任,松本更不放心可是放學之相葉櫻井都有足球部的活動,自己也有籃球部的活動沒人可以陪他一齊去早點叫教練給我們放學吧,再去看他怎麼,佐佐木這傢伙也不會再敢做什麼事吧畢竟,他們的勢力都歸翔所有了

#

二宮くん你真的來了喔~見二宮真的來找自己,佐佐木希高興得快跳起來了。

嗯嗯回那道問題吧~二宮拿過書包裡的書本,正準備想開始教她的時候,突然幾個男同學沖過來,抓起二宮瘦弱的身軀丟向棒球部儲備室那邊。

這地方就是沒人會走過來,通常也只有常規的棒球部成員會走過來。今天棒球部也不用練習,佐佐木就是選定這天要對二宮下手。

這幾個人粗暴地把二宮推到牆上,一個大個子的用手卡住他的脖子,把他固定在手與牆之間。二宮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並不高聲呼叫,而是問道你們想怎樣?佐佐木さん,為什麼?我們不是朋友來的嗎?二宮掙了他們,拼命想跑去佐佐木希那裡,可是只有被前面這幾個男生推回地上而已。

朋友?可笑!松本他拒我也是被你勾引了他。我們要你叫給我叫櫻井把學生會會長還給我哥。不是屬於你們的東西,永遠都不會是你們的。

即使是多離譜的事情二宮都會答應她,可是。這次就是不能。二宮看著他們,咬牙搖頭。

佐佐木大概都知道這事沒可能二宮會答應的,她對著旁邊的男生吩咐著打到他答應為止,別輕手。佐佐木希看著二宮的狼狽至极的模樣,簡直是笑得不成樣子

接下來,對於二宮來是無盡痛苦的時間,他還不了手,唯一可以做的只是盡量蜷縮起,抱著頭,坐在地上不要…”像雨點般的拳頭落在二宮軟弱的身軀上,每一拳都幾乎讓二宮痛得暈去可是二宮還是堅持要讓佐佐木知道自己不是這樣的,一直默默地忍受著落在自己身上的痛楚。

我只是想教你那條題目…”二宮搖著頭對著佐佐木大叫。即使佐佐對自己做出這麼壞的事,心中依然相信佐佐木,不是想傷害人,只是只是被仇恨矇閉而已。

二宮扶著牆壁讓自己站起來,其他男生停了手上的動作,被二宮的堅持嚇到聽著佐佐木吩咐,只是慢慢地,見二宮被修理得這個樣子無論被打得怎麼,也要站起來堅持見二宮的身上,頭髮漸漸地沾滿泥巴這些男生心裡漸漸升起一些不忍

我都從沒有見過這麼天真的人,前一個月才欺負完你的人,怎麼會要你幫他。別傻了!我就是要利用你!

希,還要這麼久嗎?你辦法效率慢了。從棒球室後走出一個人影,緩步向佐佐木希那邊走去。

哥,你來了。佐佐木希對著那人笑了笑。

就不是一個平民嘛。抓著二宮的肩膀,一個拳頭打在二宮肚子。快給我處理好,我先回家。把二宮丟在地上,轉身便走。

佐佐木希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回想起自己最開始的目的怎麼?還要不要答應?佐佐木往前走了幾步一個大個子拉起二宮的頭髮面對著二宮蒼白的臉,再一次問道。

二宮沒有搭話,他連呼吸都疼,只堅定的搖了搖頭,只想告訴佐佐木他沒有他們是真心相愛的!只是他還沒有接受而已自己更沒對櫻井什麼。

佐佐木希見二宮倔強的模子,火冒三丈,對兩邊的大個子給我繼續打!

二宮軟弱地看見旁邊的棒球,隨手就把棒球往外可是球被牆壁反彈了,一下打在佐佐木希的腦袋上。轉過身來低下頭,抓緊自己手上寫那條題目的筆記

佐佐木希,竟然無視自己的問題,還用棒球打她,一怒之下…“你這麼愛棒球,好!我成全你!給我拿棒球棍!一下打在二宮的頭部二宮的手沒來得及護著頭部,棒球棍就重重落在他的後腦上

不消一秒二宮就往前方倒。直直地胸口落地滿地流滿多得恐怖的血

這時佐佐木希才驚覺自己的動作,丟下棒球棍就跑

當松本走到儲備室那邊,第一眼看見的畫面,就是二宮和也軟軟地扑倒在地上。

 

 

 

 

Three

#

ニノ?不是在這裡嗎?相葉和櫻井見錦經過棒球場,相葉走上前問他。

二宮くん?我剛看見他和佐佐木さん在棒球部的儲備室那邊,好像是教佐佐木さん她一條問題。松潤和大野不是和你們一齊的嗎?怎麼只有你們倆一開始看到他們在那邊,因為自己趕時間就沒留意,平時五人經常在一起,錦就好奇地其餘倆人去了那裡。

相葉和櫻井點點頭謝謝,他們一個去籃球部、一個去了書法部。大野的活動大概提前完畢了,剛去找他,他也不在,大概回了家吧。松潤等一下會來找我們的。”
櫻井答過話來。

看了看手錶,自己有點趕時間,便對他們道別二宮くん應該都在那邊等你們吧!我先走囉,明天見吧。便向學校門口跑去。

相葉雅紀被眼前的情境嚇傻了,他無論如何也不想再看見這情境再出現足球部的活動一完,相葉就興高采烈拉著櫻井來到棒球部找二宮,準備一起回家開大餐和,我們放學去買漢堡排…”一見到二宮動也動不動軟軟的扑在地下,相葉不出話來了

雅紀怎了?走吧,不是要去買材料一齊弄漢堡排嗎?櫻井見相葉忽然停下來不話,就走上前問。

そんな…”櫻井最初看見二宮也被嚇到,可是一向理性的他,知道現在要快叫救護車我先叫救護車,雅紀你先看著ニノ。我去找松潤過來。櫻井掏出手機,迅速打電話叫救護車,然後打給大野。

相葉用力地抓緊拳頭,指甲深深的嵌入肉裡,他要用這唯一的刺痛感來逼自己冷靜。

六年前也是這樣,今天是這樣…
血淋淋的地下,當時也是這樣…
二宮就像一個、一個破爛的玩偶,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

*
當松本從櫻井口中聽到二宮被打傷的事情,松本不顧一切跑去了棒球部。救護車這時來了,救護人員小心地把二宮抬上擔架。地上一大灘由二宮流出的血紅色的顯得格外驚心

松本、櫻井和相葉也上了救護車。松本低下頭,看著二宮已經沒血色的臉,沒什麼,只是抓緊二宮的手

只少還有溫度,他還沒有死去。

#
二宮一到醫院就被送進急症室,相葉看著通道上的的點點紅斑。那是二宮頭上的血浸透了擔架而留下的。相葉終於失去全身的力氣,跪坐在地上,櫻井蹲在地上安慰著相葉。松本則從未把視線離開過二宮正在急救的那處

大野氣喘噓噓地在急症室大堂裡找到他們,看到就是這一幕,他與櫻井連拉帶扯把相葉弄到座位上,問他發生什麼事,相葉什麼也不,死死地瞪著地上。

櫻井無奈地搖搖頭,正想告訴大野剛發生的事,醫生便走出來了。三人馬上圍上去,追問二宮的傷勢。

醫生點點頭,話到後腦的傷已經包紮好,也做了腦掃描,並沒有留下瘀血。不過麻煩的是他的前胸,他的肋骨大概之前曾經骨裂,以及做的保養也不是太好,倒地時的時候再之前裂開的位置再次裂開,什至加重那位置裂開的程度。起碼要卧床一個月。可是因為他剛因頭部失血大點多,引起了輕微的出血性休克,暫時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可以醒來,幸好來得及送他來,要不會有生命危險。一會你們可以去病房看他。

醫生交代完,轉身就走。松本回過神來,臉上已經布滿一大片淚水…
“至少他還活著。

相葉坐在椅子上,用雙手環住自己的肩膀。大野蹲了下來,平視著雅紀的眼睛大丈夫,和也他沒事了。六年前他也沒事,現在他也不會有事的。相葉的眼淚還是繼續的流,大野只好安撫地按了安他的肩。翔陪雅紀先去看看和也,剩下的事交給我吧。

可是和的家人呢?松本從未見過二宮的家人,也好奇為什麼二宮的家人到現在還不來。

和也的親人只有我和雅紀。松潤留一留下。下這一句,大野便轉身走去為二宮辦住院的手續。相葉站了起來,蹌踉地走往電梯。

*
“松潤,你愛上和也了,對不對?

松本不驚訝大野這句話,因為他平來就沒打算隱瞞任何人,特別是大野智-二宮的家人沒錯!我是喜歡小和,智你早知道的不是嗎?

大野雖然什麼也不,但是一直在這四人身邊是看到很多的,作為最年長的一個,他其實有很多責任。

我現在是和也的監護人。我在生日之後去申請的。我不希望和也再受到傷害,他是我唯一的親人,我要保護他。大野一臉認真地看著松本,告訴松本他的目的。

和也對我來也是很重要的。你需要保護他,我更不會讓他受到傷害。無論誰…”松本著,眼中漸漸浮出二宮剛才血淋淋躺在地上的畫面,松本愈愈心虛了

松潤,我不是迫你什麼,也不是不相信你對和也的愛。我只是想和也為的是什麼?他明明可以還手,為什麼他要堅持。他若是為了你我心甘情願把他給付給你。大野拍拍松本的頭大丈夫。好了,快去看和也吧。

you are my soul soul .....」松本的手機突然響起,打開手機,是櫻井打來的,松本對大野點點頭,便接了電話怎了翔?學校有什麼事麼?

潤,剛有人打來學校告密。打傷和也的是佐佐木希與幾個二年級生。要我回去幫忙嗎?

松本沒有很驚訝,只是簡單地回應了櫻井我知道了,我現在回去處理。你陪著雅紀吧,由我處理好了。掛了電話,松本走向電梯。

大野站了起來松潤,不需要看看和也嗎?

松本點點頭我去看他一眼就回去,順便一下資料。現在是最先處理好事情的原因、經過。我怕我在認真的看和也,我會忍不住會殺了他們…”見電梯已到,松本頭也不回踏進了電梯,松本眼裡充滿的是血絲松本的眼淚早就忍不住了。

* 
相葉隔著破璃看著二宮,因為他前胸和後腦也有傷,不能平躺也不能俯卧,所以醫生只能把他安排在一張前後也有夾板的床上。二宮被固定成一個側躺的姿勢,身上插著好幾支管子,氧氣罩戴在二宮尖瘦的臉顯然太大了。

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是要他來乘受全部的傷害明明他就是一個普通人,為什麼

身後傳來兩對不同皮鞋擦過地發出的清脆聲,相葉沒有回頭,這些聲音他已經熟悉得不得了。上天還要折磨他多久大ちゃん,他就是一定要被欺負,被棄嗎?

大野也不知道佐佐木為何要打二宮打成這樣相葉ちゃん別這樣啦,和也一定會沒事的。和也就是這樣,他很堅強對不對?

我寧願他軟弱一點,什麼事也告訴我,讓我為他分擔一些可是他沒有,他什麼都自己收在心底。這樣看著他我不忍心。這是相葉第一次一點也不樂天對他們的話,眼中什麼也沒有,淚水什麼的相葉已經流不出,眼裡的只是空洞。

櫻井把相葉轉過來面對著自己,擁入自己的懷裡雅紀我知道你很擔心ニノ,可是智君也不是了嗎?ニノ他很堅強的。放心吧,明天我們明早早點來,現在先回家洗個澡、換件衣服,好好睡一覺。不定ニノ他明天就醒了。看見相葉眼裡空洞的眼神,櫻井心疼地把相葉擁入自己懷裡,那怕只有一絲的安心感,櫻井都想給相葉

*
“佐佐木兄妹明天要他們來訓導室找訓導主任。終於把二宮的事情處理好,松本對領袖生吩咐了一句便掛線了

腦海不斷浮現出二宮血淋淋躺在地下,松本拍拍自己的臉不再讓這些話面再出現。

也許,我不是太自信,和也也不會受傷

#
這一晚,二宮和也還在昏迷中,何時能醒來也不知道。可是餘下的人無一個能入睡大野閉上眼睛,聯想到一個又一個二宮受傷蒼白的臉,頻死的樣子;相葉坐在自己家中的沙發上,回想二宮和自己的一點一滴,對著廚房痛哭;櫻井守在相葉旁邊,一直安慰著相葉;松本躺在自己的床上,恨不得時間能也點過去,讓他去醫院找二宮。

 

TBC......

~~~~~

我終於寫完這篇

我概會被巴飛

我寫的時候也快寫不下去了

廢話不多

先逃(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nsi
  • 超心痛小和!不過好好看喔!!潤要好好的教訓佐佐木兄妹阿!
    期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