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禁斷文。無法接受請自行離開。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嚴禁轉載。

蛋糕背後有甚麼秘密?背後的意義是甚麼?蛋糕令人的感覺是很甜,還是很容易令人變胖?這些都不是它背後的意義!在他-二宮和也的心中,絕對並不是這是這樣的!他從小到大,心中都抱着那個想法:蛋糕的存在是為了滋潤大家的心,為大家帶來幸福的!自小立志要做一位出色的蛋糕師傅的二宮和也,現在在一間小小的餅店裏當蛋糕師傅的他,慢慢地向自己的夢想進發!

 

 

 

~二宮端出份精緻的蛋糕,讓他的好朋友試試他的新作品「麻理ちゃん,試試我這件蛋糕好不好吃?」

麻理推開那件蛋糕「我不要!你每次都是這樣,約我出來就是幫你試食,你當我是白老鼠還是你的好朋友?!自從的認識你之後,我也不知胖了多少?!」

二宮把蛋糕推回去「這是低糖蛋糕,不會胖的,試試看嘛!」

麻理把蛋糕推走,再一巴打在二宮的臉上「二宮和也,你還是不明白嗎?你做的蛋糕令我感到討厭,同時你也令我感到討厭!我們絕交吧!不見!」

話畢,便轉身拿起包包走。

二宮站在原地,手摸著被打的臉,心想:蛋糕真正的意義,也許我未能完全讓你明白!

 

~餅店老闆大野智與二個陌生人約了二宮一起談店裏的事務。大野向二宮介紹「這兩位是松本さん和櫻井さん,我們的店將會與他們作,並改名和搬到市中心。」

二宮失神地坐在大野面前「喔...

大野拍拍二宮的背「ニノ。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二宮回過神來「喔!對不起!你好喔!松本さん,櫻井さん。」

櫻井說著「今天我們要談談人手方面的分配,暫時我手上的員工資料有蛋糕師傅﹣二宮さん,大野さん是麵包師傅,松本さん是咖啡師,你們有問題想問嗎?」

二宮不明白地問「為甚麼要勞煩老闆來做事呢?為甚麼不請人?」松本回答「沒有啦!只是這是我們的興趣,不算是勞煩啦!」

大野補充「我們只差一個服務員而已!」松本又問「為甚麼是差一個,我記得是差兩個的!」

大野回答「我找了知念了,ニノ,你不是有一個竹馬沒有工作的嗎?介紹他來也好啊!」

二宮搖頭「千萬不要!那家伙不打破碟子已經很好的!」三人同時說「這就請他吧!人事方面的都談好了!」

二宮埋怨著「喂都不聽人家說話...」大野沒有理會二宮「那ニノ,你明天就他出來吧!到那時候我們才談細節吧!」

 

 

 

 

第二天,他們一齊約好來談細節,並把店名改為「Arashi CCB

二宮在櫻井正想離開的時候拉著他「櫻井さん,的們來談一下好嗎?」

櫻井坐下「請問二宮さん有甚麼事嗎?」

二宮聽見櫻井這樣叫他,心裏不會太滋味「井ちゃん,你真的不認得我嗎?」

櫻井搖頭「對不起,我之前認識你嗎?我們昨天好像才是第一次見面的!」

二宮強忍著眼淚「我會令你記回我的!」

說罷,便站起來,向街的未端跑去!」

櫻井不明白二宮為甚麼對他這樣說,但他靜靜地坐在椅子上,想想自已真的認識二宮嗎?

二宮跑回家,拿着那隻陪伴他多年的小熊,頹廢地躺在床上「你都不記得我那我們那寶貴的回憶還算甚麼?!」

二宮很傷心地回想了過去,不知不覺地睡覺了。

 

 

~~櫻井和二宮在五歲的時候,因父母的關係,而認識了大家。當時小二宮與父母到公園玩耍,剛好碰見了小櫻井與他的父母。

他們的父母叫他們一齊玩。小櫻井走向小二宮「你叫甚麼名字?我叫櫻井翔,你可以叫我翔哥哥!」

二宮扁起小小的嘴巴抗議「我叫二宮和也,為什麼我要叫你翔哥哥?小和就是不要!」

小櫻井也訴苦「因為我比你大,所以你要叫我哥哥!」

「小和就是不要!不要!不要!」

他們的父母看他們正在吵架,就跑過來問櫻井「媽媽,他不叫我做哥哥,明明你說過我比他大的!」

小二宮回答「我不要叫井ちゃん做哥哥啦!」二宮的父母一聽「小和你剛剛叫他做甚麼?」二宮回答「井ちゃん!」

二宮的父母拍手叫好「翔,不如你叫小和做みやちゃん,和就叫翔做井ちゃん,好嗎?」

小櫻井回答「好啊!那みやちゃん我們去玩鞦韆子不好?」小二宮回答「好啊!去玩囉!」



這次之後,二人的關係都變得很好,直至他們六歲的那年。小櫻井和小二宮在那天分開之後,再也沒有見過面了。

那小櫻井拉着小二宮的手「對不起,みやちゃん,我們要搬家了,不能再見面了!」

小二宮大哭「小和不要!井ちゃん你不要走,我要跟你一齊玩!嗚

小櫻井回答「みやちゃん,我答應你,我長大後一定會來找你的還有這隻小熊是送給你的!」

小二宮停止了哭泣「真的嗎?謝謝你!」小櫻井點頭

 

 

 

二宮每天都做一件蛋糕給櫻井,但櫻井在公司的事務根本多到沒時間讓他休息,二宮只好每晚都把蛋糕扔掉。

松本發現後,便叫二宮把蛋糕,讓給他食,不要浪費食物。

松本又在吃二宮的蛋糕「二ノ,你做的蛋糕真好吃!」

二宮微笑了一下,轉眼間臉又變傷心了松本繼續問「二ノ除了蛋糕之外還愛吃甚麼?」

二宮回答「我啊?我小時候最愛和井ちゃん一起去吃漢堡排和蛋包飯!」

「二ノ很喜歡翔ちゃん嗎?」

二宮點頭「是啊!不過……我是不是應該放棄啊?他都把我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二宮看氣氛不是太好,就反問松本「你呢?有喜歡的人嗎?」

松本苦笑「我和他在四歲時相處了一段時間,曾保護過我,我一直暗戀着他,不過他現在已經忘記了我……

二宮笑了笑「原來你和我的經歷都一樣喔!」

松本笑了笑「二ノ為什麼會愛上做蛋糕呢?是因為翔嗎?」

二宮搖頭「不是,是因為我的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對我說蛋糕是一種充滿愛的魔法的甜品,會令吃的人感到幸福的!

而且在我國中的時候,有一個神秘人每個星期都送不同的蛋糕食譜和鼓勵字句給我,我能堅持做蛋糕直到現在也是全靠他!所以我最愛蛋糕了!」

松本看見二宮的頸上的鏈子「你這條鏈子……

「嗯這條鏈子是我小時一個朋友送的!上面的[J]字是代表他的名字,可惜我已經不記得他的名字了!不過這條鏈子我當它是護身符了,每天都戴著它。」

松本看了看手錶「我也差不多要走了,明天見!」松本回家把二宮小時送給他的鑰匙圈拿出來「你只記得五歲時的東西,郤不記得我們之間的記憶,不過不要緊,只要你幸福,我已經非常滿足了!」……




 

 

 

二宮看櫻井最近也沒有來店裏,剛好今天是櫻井的生日,所以他就做了一個蛋糕親自送到櫻井的公司。

但二宮卻看見櫻井的女朋友親呢地靠在櫻井的身旁,二宮難過地把蛋糕放到接待處,哭着跑回家「笨蛋井ちゃん!說謊的井ちゃん!!」

櫻井走過接待處,員工把蛋糕交給櫻井「社長,剛剛有一位叫二宮的先生送給你的!」

櫻井點頭「嗯~麻煩你了!」櫻井和他的女朋友在這一天吵架了......二宮郤毫無怨言地陪着櫻井,做蛋糕給他。

漸漸地櫻井對二宮產生了愛意「二ノ.我可能愛上你了......在這幾個星期,真的謝謝你,你可以和我交往嗎?」

二宮用水靈靈的眼睛看着櫻井「真的嗎?不過你的女朋友......」櫻井摸摸二宮的頭「大丈夫,我會處理的了!」

 

櫻井帶著二宮到一所公寓門口,櫻井表下了門鈴,二宮好奇地問「井ちゃん,我們去那裏?」

櫻井摸摸二宮的頭「等一會你就會知道!」二宮嘟起小嘴「井ちゃん,說嘛......

這時門被打開了,那是櫻井的前女友﹣松島美央,她一看到櫻井,便抱著他「翔我好想你喔!那天是我不對啦,對不起,原諒我嘛

櫻井推開美央「對不起,我已經不再愛你了,我們分手吧!」櫻井轉身便離開了。

美央追了上去「翔上次我任性了,對不起

櫻井用力地撥開她「問題不是在此美央!」櫻井那一撥,令美央一時站不穩,滾了下樓梯。櫻井馬上送她去醫院。

醫生叮囑美央不要劇烈運動,大幅度的動作..... 
櫻井抱歉地對美央說「美央さん,真的很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美央奸奸地說「那作為彌補,我要住在你的家,直到我的傷全好!」

櫻井看了看二宮,二宮微微點頭「那我叫司機一會到你家拿一些行李吧!我有點事要處理,二ノ我一會去接你」 



櫻井和二宮慢慢地沿着海濱走着,二宮拉着櫻井的手「井ちゃん,我想我們還是等松島さん的手全癒了才一齊吧!我不想再刺激她了!」

「但是...

二宮笑了笑「不要但是了!她有需要的話可以找我幫忙!」




櫻井一回家就看見美央在客廳。櫻井就問「怎麼了,還不休息?」

美央拿出一疊相片「你和我分手的原因是他嗎?二宮和也,今年26........

櫻井拿起相片「你找人跟蹤我?不過也沒甚麼,我是跟他在一齊!」

美央生氣地說「你算了,星期六陪我去買東西!」

櫻井脫下西裝外套「隨便你!」




星期六那天,櫻井帶着二宮和美央到商場買東西,美央不滿地訴苦「翔,你不是陪的買東西的嗎?干嘛他也在?」

櫻井笑了笑「我陪你,但我沒說過幫你拿東西喔!二ノ是來幫你拿東西!」這時櫻井的手機響起,他掛線後對二宮和美央說「公司有點事要我回去處理,我先走了!」




二宮跟着美央到後樓梯,美央笑了笑「二宮和也,你別裝了,你陪我的目的是為了笑我不能得到翔的心吧?!」

二宮堅持否認「我只會想幫你而已!」美央大叫「幫?你別再在貓哭老鼠了!」說罷便跑出商場,二宮也追了上去,但二宮看見她走出馬路時,被車撞倒了。

二宮立刻送美央去醫院,也通知了櫻井,櫻井趕到醫院時二宮的眼睛充滿了血絲「美央她還沒醒嗎?」二宮點頭,櫻井坐在床邊的椅子上。

不久之後,美央醒過來了「這裏是...

櫻井回答「這裏是醫院,為甚麼你會被車撞倒的?」美央指着二宮「是他推我的!」

二宮否認「我沒有!你在說謊!」櫻井也否認「是啊!你再想清楚!二ノ是不會這樣做的!」美央大喊「是他!!!他的眼睛不是紅紅的嗎?!他一定是為了剛才推的事而哭!」二宮一直搖頭,眼角流着眼淚,櫻井再次否決美央「二ノ為甚麼要推你?他不會沒動機就做任何事情,他怎會推你?!」

美央毫不冷靜地大叫「他有!他不想我住在你家!他想我死!」

櫻井望着二宮「二ノ你有沒有這樣想過?」

二宮低下頭「有但我只是不想松島さん住在你家而已。」

美央生氣地指着二宮「你承認了吧?!翔.....替我作主......

櫻井恨恨地瞪着二宮「我竟然愛上你這個惡毒的人,你快滾!別讓我再看見你!」

二宮看着櫻井「你寧願相信這個女人的片面之詞也不相信我!」

「我不是不想相信你!是你令我無法相信你!我們到此為止吧!」..........

 

 

二宮已經再也哭不出來,二宮離開了醫院,不自覺地拿了手機出來,撥了松本的號「潤くん在那裏?我可以去找你嗎?」

松本從二宮的聲音聽出二宮正在哭「我在店裡,怎麼了嗎?」「我到店裡才跟你說!」

松本擔心地等着二宮,二宮一來到就被松本抱着,二宮一直在松本的懷裡哭「潤くん,井ちゃん他不要我了!」

二宮把一切都告訴了松本,松本安慰着二宮「大丈夫です,我會幫你查清楚的,他不相信你,我相信你!」



 

二宮哭累了,便睡覺了。松本輕輕地把二宮抱上車,送回二宮的家。

 

第二天的早上,二宮寂寞地坐在床上,回想起日昨天的事情,眼淚又不自覺地流出來了。

二宮一邊慢慢地走向廚房。一邊低聲說着「井ちゃん也不信我,我在世上也沒有生存的意義了。」

他拿起水果刀,坐在地上,冰冷的雙眼看着冰冷的利刃,用力地在白皙的手腕上接劃下深可見骨的痕跡,二宮躺在地上,毫不猶豫地合上了眼睛,

不管任何隱約聽到的大叫聲,指門聲,哭泣聲,救護車的聲音..........

 

 

 

 

二宮一打開眼睛就笑着「被救了!」

松本看到二宮醒了,便離開病房到天台冷靜一下自己,松本用手大力地用拳頭打在牆上「當時的承諾的並沒有忘記!我保護不了你,我真沒用。」

這時的二宮趁松本走開了,相葉哭累睡覺了,大野去買東西了,拔掉手上的滴管

慢慢地走向天台,二宮走向天台的邊沿,這時松本也看見了他。

正當二宮想從天台一躍而下的時候,忽然二宮感到有一鼓力量把也向後拉。

二宮倒在地上,一直壓在心底的憂傷,一次性爆發了出來,他邊流着淚邊大喊「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不讓我去死,我已經一無所有了,求你讓的去死吧!」

松本一手抱緊二宮「甚麼沒有了!你還有我嗎!」

說罷便從衣服的袋子裡拿出一個鑰匙圈「這是你給我的!上面的『N』字是代表『Nino』你還記得嗎?」..........




 

 

 

小二宮看見一堆都比他大的哥哥在公園的滑梯旁邊圍着,小二宮這個好奇寶寶立刻鑽進人群,看見了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孩坐在地上哭,旁邊的一個哥哥就笑着「矮子!我像你這麼大都比你高了!」

小二宮擋在小松本的面前「喂!你們要不要臉的啊,這麼大也在欺負比你還小的!」

那大哥哥大喊「我要不要臉關你屁了事啦!」小二宮從袋中拿出小丫叉「你們再欺負他,別怪我的丫叉對你們不客氣喔!」

他們明顯害怕地退後了一步,不過還是大聲地說「算了,我們才不要跟你這個黃毛小子計較!我們走!」

那男孩抬起頭「謝謝你救了我!我叫松本潤。」

小二宮微笑「不用謝!我叫二宮和也,你可以叫我小和,媽媽也是這樣叫我的!我可以叫你小潤嗎?」小松本高興地點頭。

 

 

 

小松本和小二宮每天也在一起玩,有一次,小二宮不小心地擦傷了手掌,便坐在地上嘩嘩大哭,小松本上前扶起小二宮「大丈夫ですか?小和?」

小二宮抽咽着「我我不要保護小潤啦!上次小和害怕得很啦!現在我連自己也保護不了!嗚

小松本站起來,拍拍自己的胸口「那我不要你保護了,小潤要變得更強,來保護小和!」

小二宮停止了哭泣「那我們約好的啦!不要後悔喔!」

 

 

 

不久,小二宮要回家了,因為小二宮到媽媽的娘家才認識小松本的,現在他要回去了,他們都不捨得對方,但事實卻要把他們分開。

二人在離別前,各自準備了信物給對方,二宮準備一個鑰匙圈,即是松本手中的那個;松本準備的項鏈,正是二宮頸上的那一條。

 

 

 

 

二宮輕聲地問「你你就是小潤?」

松本抱着二宮「嗯~現在的我有力量去保護你了,我不會再讓你再受到傷害的了!」

二宮出院後,在松本的陪伴下,也開始淡忘櫻井,因為櫻井把所有店裡的股份都賣給了松本了,因此二宮就也沒看見過櫻井了。



 

 

 

 

 
轉眼間,二宮過了兩年沒有櫻井翔的生活。二宮已經變回跟以前一樣。

二宮剛巧翻開中學時收到的食譜,發現了所有食譜都有松本的簽名,便一手把所有的食譜放進袋子,一起拿去找松本。

二宮從袋子中拿出食譜「潤くん,一直以來,哪個神秘人就是你嗎?」

松本笑著「你終於發現了啦!」二宮又問「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松本走二宮身旁「你和我曾經約好,我們要一起做出色的蛋糕師傅和咖啡調配師的!」

二宮靠在松本的肩上「潤くん ,謝謝你一直沒有忘記我!」

 

 

 

 

櫻井在事後找關於美央撞車的事,經兩年的搜索後,當時的其中一個目擊者,高木さん,她是美央的小學同學,因為兩年前出國留學了,所以櫻井才找不到她。

她想也想不到,美央要她把事實隱瞞是為了破壞別人的感情。櫻井知道事情的的起因後,便立刻走去找美央「松島美央,你騙了我兩年了!」

美央心感不妙裝作不知情「翔~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櫻井生氣地抓着美央的手「你撞車的事,跟本與みやちゃん的事!你走!不要再讓我的看見你在我家出現!」

美央立刻跪下求櫻井「你原諒我吧!我不會再有下次的了!」

櫻井冷笑「你以為你還有下次的機會嗎?」

櫻井立刻跑到店裡找二宮「みやちゃん,我記起你了,對不起,原諒我好嗎?」

二宮冷冷地把櫻井的手撥開「這位先生,第一我並不認識你,而且請你自重一點。

第二這裡是員工休息室,要買蛋糕的話,請你到那邊,到時候知念和相葉服務員會你服務的!」

這冷冷的回答,二宮的每一字都像刀,一下下地刺向櫻井的心。櫻井的心仿如流出一滴滴血。

「みやちゃん,不要這樣,你說過你不會不愛我的!」

 

二宮背着櫻井,強聽着一直在眼中打轉的眼淚「但從那天你把的趕出病房的時候就再也不是了!」

櫻井再次抓着二宮的手「對不起,原諒我吧!」

二宮愈來愈大聲地叫「放手.....我叫你放手!你說對不起就可以了嗎?!這兩年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你趕走我之後,我曾經傷害自己,我當時真的想從天台跳下去,我當時真笨,我竟然為了你這個混蛋....

二宮拉高自己的衣袖,一條條刺眼的疤痕映入櫻井的眼簾「みやちゃん,ごめんね...

二宮的淚水已經忍不住了,他的聲音夾帶了一些沙啞「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不想再受你的傷害了!」

二宮跑出了店,剛好碰見了松本「小和怎麼了嗎?」

二宮低下頭「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

松本叫也叫不住二宮,這時松本發現自己的手上沾有二宮的淚水,他馬上跑回店裡。

 

松本心想《只有他才會令小和哭,一定是那家伙》

 

 

 

松本走進休息室,就向櫻井揮拳「你還敢來找小和?!」

櫻井站起來「我愛他,我就要他回到我身邊!」

松本又向櫻井揮拳「你沒有資格說愛他!」櫻井抹去嘴角的血,向松本反擊「我沒資格,但總比你這個乘人之危的好!而且你不可以懷疑我對みやちゃん的愛!」

松本停下手上的攻擊「我沒有乘人之危!我認識小和的時間比你長!」

大野和相葉及時阻止快要打架的兩人(雖然他們已經正在打架),大野提出「你們在這裡吵也沒用,決定權在ニノ的手上,你們要公平的話,那你們比賽好了!」

櫻井點頭「好啊!比什麼?!」

大野笑了笑「比你們的愛人最愛做的東西!」

櫻井問「打遊戲機?」

大野搖頭「不是!」

松本說「做蛋糕?」

 

大野拍手「答對了!由ニノ來決定誰的蛋糕最好吃!」

松本和櫻井竟然異口同聲地答應了!

 

 

 

二宮看着桌子上的手機,手正想接撥號鍵的時候,又害怕地縮了回去。二宮心裡很猶豫,到底他心裡是愛想,雖然自己並沒有對松本說過『我愛你』,但他們兩個人心裏都知道,他們是真心相愛的。

二宮用了一星期的時間想。直至二宮鼓起勇氣接下撥號鍵,二宮慢慢地把手機放到耳邊「潤くん我還是不知道如何在你們兩個之間作決擇...

電話的另一邊卻傳來大野的聲音「ニノ,你喜歡蛋糕嗎?」

二宮嘆了口氣「喜歡不過現在不是就這的時候吧?!」大野回答

「現在就是要說這的時候!你喜歡蛋糕的話,那你現在馬上來店裡,讓蛋糕幫你決定!」

二宮一打開店門,看見有兩個蛋糕放在桌子上,大野向二宮示意「どうぞ,先嘗嘗這兩個蛋糕,然後把你喜歡的蛋糕放到這個碟子上。」

二宮拿起叉子,看着桌子上的黑森林蛋糕和芝士蛋糕,首先吃黑森林,口中散發着少少的苦味,甜絲絲的味道卻沖不走黑功克力的苦澀味,意外地這個蛋糕給二宮帶來幸福的感覺。

 

二宮再吃另一個蛋糕,芝士的香味慢慢從口中散發,香氣中還夾帶着清新的檸檬香味,還帶着一絲絲甜蜜的感覺。兩個蛋糕二宮也喜歡,他想了想

 

《每個蛋糕也有自己獨有的特點,他們也是,無論是松本還是櫻井。既然蛋糕能同時喜歡兩個口味,為何他們就不可?!不如自私一點,同時愛着他們兩個也是可以的!》

 

二宮放下了叉子「我決定好了!」

 

松本和櫻井看着二宮的一舉一動,期待着二宮的決擇。

誰知二宮把兩個蛋糕都放在碟子上「請原諒我的任性,我不能在你們兩個之間作決擇,因為你們兩個都是的所愛的!潤くん和井ちゃん也是!」

松本和櫻井抱着二宮,二宮抬起紅紅的臉兒「你們不會怪責我的吧?!」二人搖頭「傻瓜,我們開心也來不及呢!謝謝你選擇了我們!」

 

 

 

 

 

 

 

媽媽!

蛋糕真的能帶給人幸福喔!

因為我也感受得到!

真的很幸福喔!

和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しより☆栞 的頭像
しより☆栞

永遠の冬

しより☆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